揭文安公全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三

卷第十二 揭文安公全集 卷第十三
元 揭傒斯 撰 景烏程蔣氏密韻樓藏舊鈔本
卷第十四

揭文安公全集卷 --卷(⿵龹⿱一龴)之十三

      揭 曼碩 傒斯 著

      門生前進士爕理溥化校録

  饒𨼆君墓誌銘

臨川饒國華卒之明年其孤得正馳書京師請

銘曰先子且属纊曰吾生無𠩄成名没必得故

人揭君銘余十五年前過臨川遭國華扵道要

余至舍行二三里至太原之谷其山四高環合

如城中有良田美木水聲淙淙与禽鳥之聲相

亂坐予屋西别墅悠然之亭諸子玉立觴酌屡

行復徘徊濯清釣雪諸軒亭之間花氣襲衣竹

隂滿地使人冷然忘帰為留一日而去自是嘗

一再過之不謂𡘤然死矣悲夫君早孤事母鄭

孝謹為人端重和粹好讀春秋左氏傳䏻通諸

史始末重賓客楽施予浮沉郷里與時高下及

諸子既長皆讀書有守定持其家乃泛大江浮

雪夢弭楫漢水之上入鹿門求龎公遺迹登峴

首訪羊公墮涙之碑扵是扁舟東下覌六朝故

都泝彭蠡而還方謀厯齊魯燕趙之郊而不待

矣鳴呼遽如是而已乎君長余一歳耳余雖生

何益忍不銘君㢤君諱應舉其先南豊人曽祖志

通祖宗父文祖配呉氏子男三得正得貞益女

二長刘次適余孫男一瑞生女一君卒以至順

元年十月七日年五十八葬以某年月日墓在

某原君嘗𣣔買書数千卷 --卷(⿵龹⿱一龴)割田建義塾以教郷

里子弟未遂而𣳚是尚在後之人銘曰不角而

勝不求而𠯁悠然太原之谷庸非斯人之福

  蕭景能墓誌銘

㤗定三年九月五日廬陵蕭祥嘉景能以疾卒

瘞矣其妻之兄郷貢進士劉性粹𮕵告𠩄知

 揭傒斯曰女弟之夫䔥祥嘉生而甚賢不幸年

 廿六以殁生而無𠩄成名殁無以表𩔰扵世女

 弟甚哀之願得為之銘庶幾為不没也敢請問

 其善状則曰祥嘉少有志操嘗以古人自期篤

 學好問未嘗有子弟過父早䘮事其母刘生母

 張及二兄𦘕礼與人交和易簡諒言必可復諸

 經皆通大義諸子史方術百家皆能提其綱領

 其要雖進士程文未嘗苦學下茟輙出人上尤

 喜為SKchar詩以漢魏晋為宗下此惟陳子昻李太

 白𮧯應物以為稍近扵古長短句則曰周美成

秦少㳺姜尭章吾師也又多藏三代彞𪔂罍洗

漢魏金石刻唐宋名人圗畵墨蹟之属客至賦

詩弹琴圍碁賭酒連日夜不厭平居焚香黙坐

不知斯世為何如時其父在京師為翰林曺承

㫖勛及其弟監察御史都賢𠩄知聞其學薦𠑽

博士弟子員念其母不果行湖廣行省舉茂材

籍教官中亦不就不知者往往誚其濶迂弗頋

也没之日弔者皆為之慟以為使不即死學不

至古人不止必且舉進士否亦必不肯睢盱噂

沓以媒其身以辱其親此女弟之𠩄甚哀而願

銘之也幸終賜之銘夫良人者婦人之𠩄天也

不幸不與偕老爱之而不改哀之而不㤀古有

之矣未有能圗不朽于金石又有賢如粹𮕵者

能成其志敢不述而銘曽祖超祖子貴父均衝

以賑粟致位贑州平凖庫使漢陽府漢川縣河

濼使俄以近臣薦授奉訓大夫瀋陽 王𫝊府

断事官㝷以例罷娶劉氏継亦劉氏即粹𮕵之

妹也皆無子有女二人次則君没始生以兄之

孫継善為之後葬以卒之明年某月日墓在某

郷某原有文集三卷 --卷(⿵龹⿱一龴)藏扵家銘曰生惟古兮是

 求没追古兮與㳺嗟今古之人兮不使之子而

 少留

   鄭𨼆君墓碣

 士莫貴扵知礼然貧而知礼易富而知礼难富

 者驕吝之原禍福之樞也故貧而知礼不失其

 身富而知礼不失其家豫章之新建侯溪里鄭

 君季明其富而知礼者乎君字明仲兄弟三人

 君為仲叔父蚤世以為叔父後然寔未嘗去父

 母之側其習詩礼執孝友甚謹父母嘗曰爾雖

 為叔父後他日分財固不爾殊也及父母終兄

 弟異財𣣔岀分君辞曰夫既有𠩄受矣卒辞而

 兄弟情好益篤事其兄如父視兄弟之子如子

 每食一人未至筯不先舉人不知其異㸑也與

 人交必誠必信称人之善人不以爲謟折人之過

 人不以爲怨簡而周直而和臨事無留難吾直

 也SKchar摧山倒海之𫝑不以爲撓吾詘也雖𧊵蠆

 之毒莫之或攖人有園田雖接壌未嘗敢利将

 不守猶委曲扶持之必不守乃倍賈償之人有

 患难必肯救之人有忿争必理解之歳豊必積

 粟以偹水旱歳飢必不貴糶以先郷里年踰四

十即獨䖏一室或與二子同寝齋閣以督其學

褒衣博帯望之翼然知為古之有礼者㑹歳賔

興語親故曰先子在宋固嘗試補博士弟子員

矣而䧏年不永弗終厥志余雖老敢㤀之乎遂

躬率子弟使試有司尚継先志至治二年秋七

月淂末疾五日而没是月十一日也年七十有

六十有二月廿日塟邑之盡忠郷華表峰之麓

後六年乃以龔先生道原𠩄為状請銘余自徔

太史後執論譔之事多矣富而好礼未有若龔

先生𠩄陳者可不為之銘君之先徙自臨川曽

大父珉大父璇父文富𠩄後父曰夢彂配夏氏

先十二年卒子男二元昇元麒女一適熊元恭

孫男四大同大覌許州定孫女五長適夏粛次

許適揭頑閭曽孫男二𩔰孫虎生銘曰物之隆

封必崇家之豊礼必恭殖有礼天𠩄視貽孫子

視𠩄履噫吾其跂而

  楊𨼆君叔芳墓誌銘

清江楊天芳字叔芳抱疾且十載将没自誌其

墓曰世無昌𥠖公誰知我者盖自傷也没且葬

其子覌奉乃祖之命来請銘余雖不𠯁追踪古

人不可謂不知君者忍不銘以慰其父若子之

悲乎其世曽大父諱必通大父諱𠃔成父名辰

龍皆為儒其容秀整清峻進退有度其行事親

孝不𡚶交母聶氏䘮致客𢾗羣其學以礼義為

夲博而不雜其文𥠖司業立武李舍人珏呉學

士澄皆称道之其配㷱氏其子𮗚其女長適甘

惟逸仲適䔥鑑季適黄升其生至元丙子十月

二月廿有七日其没延祐甲寅九月十日其葬

㤗定四年十月某日邑之茂材郷鍾山其葬䖏

也嗚呼君負高才生盛時又有科舉可以取禄

 位没猶拳拳焉恨無昌𥠖公託其名不亦大可

 哀耶銘曰父甚慈老而𡘜其子子甚賢弱而䘮

 其父没十有四年始復于土祖孫依依兮尚其

 帰輔

   楊𨼆君叔宏墓誌銘

 𢎞農楊氏遍天下多賢而好文其世居清江之

 水南者傳至宋登仕𭅺𠃔成新塗杯山廵檢應

 斗皆負竒才實學不𫉬志以没為當世𠩄恨而

 杯山君有子曰継孫字叔宏甫知學即慨然以

 歎穆然以思題其讀書之室曰學軒曰吾之學

将何學乎學吾先世之𠩄學而已先世之學果

何學乎學為聖人之事而已聖人之事果何學

乎忠君孝親敬兄友弟皆聖人之事也吾富貴

利達之不知遑恤他為于是朝夕是軒身益修

家益齊郷邑之譽益帰而君子皆謂楊氏之必

興矣年五十三竟奄然以死天道竟如何㢤君

孝友和𥙿好賓客能為詩不求甚工徃徃道人

意中事其學守家法娶張氏子四人心方直方

義方正方皆修𩛙謹篤孫四神明𩔰貴方力學

君生以宋咸淳八年壬申九月十有三日卒以

元㤗定二年乙丑七月廿有五日葬以天暦二

年己已四月九日墓在邑之茂材郷升平里小

溪山之原銘曰人知其學天知其命命與學違

我則有定嗟叔宏甫學乃其性而命之微孰敢

不敬

  甘景行墓銘

豊城甘君諱果字景行早以群學諸生受業熊

先生朋来之門及長好為詩至元之末與邑人

蔡黻熊坦等十人結社龍澤山中方是時國

取士非一途或以藝或以貲或以功或以法律

其最上者以文章荐可立置舘閣然皆不好唯

以治田園躬考養奉䘮𥙊給公上礼賓客䘏貧

乏暇則讀書教子而已天暦至順之間天下大

旱蝗民相食天子下詔賑粟五百石以上與秩

有差三百石召旌其門君岀粟或賑或貸或為

粥以食日𠩄活以百計而不受賞未幾家人失

火尺椽不留人皆弔之笑曰昔有非有今無夲

無君何弔焉新搆既定以至元改元十有二月

八日卒年六十七将以某年月日葬于某其友

熊君椅以書致其孤之意請銘君之先丹陽人

南唐時有曰徔矩者為豊城兵馬銓轄因家焉

其子稹在宋𥘉為監察御史稹孫令詢始居邑

東功曺山下之滎陽之里逮君盖十五世云曽

大父文昭大父應欽父一清宋登仕𭅺君兄弟

四人君次居三兄日槃日榘弟曰栗娶周氏生

子熹爕継黄氏生三子堅垕塤他姬子二圻丁

生丁為兄槃後余與君居同邑生後先才五歳

常讀書君之詩慕君之詩慕君之為人而未及

識今竟不可復識矣而得銘君墓幸已銘曰世

貴以位君以德義世富以利君以施惠龍澤之

 山高與天連君去不囘君詩在焉

   故榮禄大夫陕西䓁䖏行中書省平章政

   事呂公墓誌銘

 陕西等䖏行中書省平章政事呂公賜還之六

 年薨三月而葬未葬旬有五日請銘公諱天禖

 字吉卿世家遼東之咸平今為燕人曽大父諱

 元仕金為監軍太祖建帝號之八年以其衆北

 㱕徔光猷皇后弟入事上承光𠖥者餘二十載

 大父諱惠堅及夫人董氏以順聖皇后媵臣為

 皇子北安王保傅能恭慎純慤得幸上殁謚恂

恪父諱合刺亷直多巧思為𥘉建金玉局使奏

釋𠩄𫉬宋間諜鉗𮡧輸作者及渡江𠩄俘童男

皆教以工事世守其業厯工部侍𭅺尚書将作

使中書𠫵知政事拜大司徒獨立不阿𫞐臣阿

合馬𢾗欲害之不能幸哥誣䧟丞相安童則力

為之辨焉天子心膂没贈金紫光禄大夫謚忠

惠生五男子公次居四兄天麟天祐皆至大司

徒至元廿有九年公徔忠惠公入見上即以公

可大任忠惠方選将作僚属上詔用公忠惠不

可遂以奉訓大夫同知異樣搃𬋩府事奏免𠩄

負金帛甚夥成宗時自秘書監為将作使八年

人未嘗見豪𩬊私進集賢侍讀學士遷大都留

守兼少府非上共必節雖𫞐貴莫敢干以私至

大之末擢河東山西道肅政亷訪使以母老辭

改礼部尚書又以母SKchar去数詔起固辞後四年

用為夀福院使乃起仁宗四年上思其祖父勲

勞嘉其誠篤特拜集賢大學士與聞國政自奉

訓大夫至是六遷為榮禄大夫每議論朝廷之

上慷慨切直不為詭隨大臣多不便之遂称疾

家居㤗定之際関陕連歳大旱父子相食死徙

 者十九文宗即位䛇起公為陕西等䖏行中書

 省平章政事以撫其民公曰民急矣即日就道

 晝夜兼行及到官宣布天子徳意𤼵楮幣百萬

 緡米萬斛命有司賑之公乃齋不食三日以哀

 𥸤天其言曰天𣣔䧏大癘干民民乃能力作佐

 國家以事天地神祇臣老不能力作佐國家以

 事天地神祇而受天子命以撫寕其民民有罪

 宜悉加臣身毋乆亢旱以殺吾民天乃大雨一

 雨五日是歳大熟民始稍稍有復業者至順二

 年冬以疾奏乞還京詔許之父老聞之相聚而

𡘜于庭曰凡吾民之有今日者皆公之賜也故

吾民得公則生不得則死公何忍⿺辶䖏棄吾民而

㱕也復大𡘜公力疾厚撫喻之強留至明年出

関未至京上数問李平章至否既至入見上上

迎勞之曰朕乆不見卿思卿甚勤聞卿在関中

天格其誠民𬒳其澤凡使関陕還者皆誦卿之

德良用嘉歎故召卿還因賜之酒且曰卿病愈

當大用卿公稽首謝曰臣素無行能陛下寄以

方面常惧弗称况敢當大任乎至元三年春月

三日公疾始将属纊且戒令薄葬属子孫世世

以忠孝報國言訖而薨年七十将以四月三日

葬城西岡子原先塋惟吕氏自公之曽大父帥

衆㱕國今百廿有五年矣世以忠謹事上父兄

継𠫵大政継以大司徒開府至公四世盖謙譲

亷退如漢萬石君家既閒居十有餘年及以関

中之飢起公則如救水火其SKchar國爱民之志為

何如也臨終猶以薄葬忠孝為属嗚呼賢㢤公

娶曹氏生大都人匠搃𬋩府達魯花赤某同知

異様搃𬋩府事延夀而卒継鞏氏無子卒継康

里氏有子曰野仙他SKchar子二曰大都孛羅孫男

四曰靈童今宿衞士曰悟篤思不華完者帖木

兒伯顔帖木兒銘曰自古為國㒺不以臣豈曰

以臣維老成人而無老成何以為國如彼䝉叟

𡨋行擿埴蒼蒼者天胡不恣遺瞻彼晨星日既

烜之嗟嗟呂氏世忠世厚孰謂伊人弗與國

望而不見聼而不聞國豈無人而公不存我覌

四方飢饉荐臻孰與濟之如公在秦公既逝矣

不我作矣雖不我作無㤀國矣有子有孫有繹

其承㒺子之塋公其永寕

  奉議大夫平江路嘉定州知州甘公士亷

   墓志銘

 宋建隆二年江南李主遷都南昌其臣有甘徔

 矩者以丹陽兵徔開寳中子禎遂以列侯居豊

 城李主入宋乃爲宋人禎生宗宗生十子其一

 曰椐居邑中後三百餘年有諱朝舉字士亷者

 沉鷙亷敏以功業自許㑹朝廷以法律治天下

 其故人官嶺南乃往求爲群吏得𥙷韶州太守

 信其亷郡吏服其能部使者聞之辟以爲椽居

 乆之遷海北海北方大治威SKchar任煩苛君一裁

 以正海帥𫉬諸叛𥠖無輕重皆下獄當死君閲

 其獄出脅従者五百餘人民為立祠廣西帥思

 得強明吏以自佐復辟椽其府尋丁父艱服闋

 還府藤容二州山猺為乱佐元帥萬奴擊之帥

 聞民多與猺通𣣔盡殺之君力諌不可且曰民

 居近猺猺𭧂其民吏不䏻制姑徔猺保妻子以

 待官軍也今𣣔并罪其民而誅之是SKchar民以資

 猺也若舍民而專事討猺民必并力而誅猺破

 可必矣帥徔之即督兵進擊其酋聞之果大恐

 自縳詣轅門䧏不𢧐而定帥及部使者交上其

 功不報遷南湖復以母SKchar去㤗定𥘉起椽湖廣

行省時高昌王行平章事問疑彂难辯荅如響

大噐重之秩滿朝廷遣使與南䑓監察御史銓

廣選首用為廣西帥府經厯盖嶺海之間歳荐

飢賓栁慶逺諸猺為冦乱不止故選任之也既

下車廣儲偹簡郵傳省征歛以養兵息民居歳

餘請討諸猺事聞䛇遣湖廣行省平章刘脱𭭕

搃河南浙江西湖廣四省兵四萬人討之君迓

境上固言攻討之䇿必自近始近者服則逺者

自徔今近而狂猘莫若古縣猺栁州皂洞首李

氏者有衆数千夲吾撞義兵強勁可用而有司

貪𭧂激使為乱今大軍甫至至則以古縣猺責

之威乱方張遣一信義素孚者招之必至計日

而㓕古縣之猺㓕諸逺猺必自解而歸刘愎諌

自用不聼未㡬誘至李首及其親黨六人皆下

獄皂衆聞之大怒殺桞州萬户與諸猺不可制

矣刘駐兵数年卒無功至順二年春詔班師君

亦以病滿三月謝歸而廣西部使者馮麟郷舉

治㝡湖南部使者管不八舉才任風憲元統元

年調官京師授奉議大夫平江路嘉定州知州

兼𭄿農事命未下而卒是歳七月念四日也得

 年五十五其甥曽利用䕶䘮南歸子九成等以

 至元四年二月八日葬廣豊郷食禄里邵坊之

 原夏九成以南安路搃𬋩府照磨鄭德中𠩄爲

 状請銘曽祖諱露祖諱𤼵父諱叔良贈承直郎

 龍興路搃𬋩府判官母聶氏贈恭人娶于氏封

 恭人子男三長即九成将仕佐郎韶州路樂昌

 縣主簿兼尉次九思南寕軍史次九萬女一適

 楊修惟君與余同里而君仕越余仕燕邈然不

 相聞盖廿餘年矣㤗定三年余試進士湖廣君

 實以行省椽馳驛迓余始二見後八年余任藝

文監丞君調官京師始𠕂見不謂見不数月而

君竟以丧㱕可哀也㦲銘曰堂堂其英烈烈其

聲有言必徴有施必行懐抱利器惟𠩄剸治弗

頋以畏有倫有義鄉黨非戚嶺海非䟽爾毁爾

譽我亷我愚以公為忠以守為考以勤為政以

粛為教出無𠩄資入無𠩄㱕生一布𮧯沒一布

𮧯有臣如此弗考以死何以銘之清白遺子

  故贈奉訓大夫滕卅知州飛騎尉追封滕

  縣男文君墓銘

大傅SKchar吴文温介新深州判官周紀致其外舅

武昌治中文君渊之辭曰渊早頼祖父之訓起

田里習國書由國子生歴髙郵塩官兩郡教授

𠥾江平凖行用庫使湖卅録事溧陽州判官呉

縣尹知昌國州武昌治中凡七遷其官致位五

品幸無大𨵗在昌國時朝廷推恩贈先父𫯠訓

大夫滕州知州飛騎尉追滕縣男母追滕

縣君渊今年六十有七矣亦既請老于上不知

當復㡬何年而先君墓道未有所表夙夜是惧

敢請紀文温皆滕人文温又文氏壻問滕州君

𠩄為状則曰滕州君之為人也勤儉朴素既辱

在田野不得列名仕版效才當時渾渾乎若無

異于常人也然里中緩急苟𠩄有無不應其求

其家人或以他辭拒輙詬曰苐𩓑我常有何淂

不與人共之若等将舉無求于天地間耶吾知

滕卅君者如此復問渊為政何若曰在潥陽時

卅民蔡有一孫為某寺僧他惟一僧居孫上計

去是僧其孫即淂為主寺未有間㑹有以愽

于卅者賂訐者楮幣千緡令引僧又許賂君千

五百緡渊疑之亷得实又知同列皆受賂明日

故晚出岀則獄已具吏抱牘請𥙷署渊不可厯

問皆稱實無僧訐者具服僧得免在昌國𫉬海

冦数十其渠言奉化卅尚十餘人具言某人居

某𠩄歴歴可畫如𠩄指移奉化捕之悉械送無

遺渊察之皆畏慎慈順人也必非盗乃使皂卒

易服詐為所𫉬盗歴引群盗辨之言非盗人人

同且各言某盗為某状此名是而人非亦人人

同詰其渠果挾𬽦誣之也悉縦之継又舉最于

吴吾知渊之為政者如此然後知滕卅君之為

德人滕舟君之冝有後而渊又能推孝以為忠

而紀文温且善志人之志余淂以為名滕州君

諱順字某父諱郁世為滕滕縣人君以某年

月日卒年若千以某月日塟縣東北胡山漷水

之間洪村之原縣君丘氏子男四曰某某某季

渊也孫男若千人女三婿即文温餘未行銘曰

不曰髙乎積壌成山張而為屏翰翕而為重関

不曰深乎積流成河蒸而為雲雨鼓而為濤波

一人重義百世𫎇利一人好善百世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羡有髙

者胡有深者漷文氏積之百世𠃔鑠

  逸士徐君墓誌銘

吾郷之士以好善為貴不辱為荣父賢子孝兄

友弟敬累数萬世而不厭者有隐溪徐氏溪出

𠩄居之東龍澤山中即其祖漢孺子讀書之䖏

溪之上有諱輿字德載者尤徐氏之賢者㓜而

䔍學長而更事外圎而内方上敬而下順不遺

迩不㤀逺不矜小智不忽小善急人之难憫人

之窮勇與義俱不待勉強後至元五年三月廿

有六日年五十四竟以疾終婣族茹悲閭里增

歎載念國𥘉盗起郷境其祖友諒𡚒義庇民萬

死一生執其羣醜室家相慶世保子孫厥父以

荘承忠襲厚年将八袠好德弗諼冝𭙶敬養⿺辶䖏

哭乃子天道悠𨗿实𥨸惑焉然有四子文箱楫

駟檢身力學将世其羙孫支擢秀一男六女依

SKchar下足慰目前将以十月已酉塟佛嶺之盧

岡其弟珏状其行請銘余昔甞聞君有美地⺊

塟者睨焉⺊宅者規焉因以與之不以為德嘗

市大木築室将伐貪夫狥利造辭以争因以譲

之不以為弱心有𠩄嫉人因毁之事有𠩄𬽦人

因短之日為佞䛕終身薄之冣其善行斯可銘

已其配呉氏盖先十二年卒銘曰𨼆之水弓

流沄沄爰匊衆芳于溪之濆匪以娱人于以怡

親親今獨來身去為墳親匪獨来亦有諸孫諸

孫日長親日以老墳今惟新忽焉宿草我思其

人隐溪之道惟德之行惟善是寳有才弗用身

之隐也有德弗報命之殞也展矣若人邦之彦

  逸士陳君墓誌銘

逸士陳君諱殷字嘉靖世居䂊章之豊城故色

晋雷煥掘劍䖏曰營塘里里故家莫尚陳氏陳

氏之賢莫尚嘉靖其曽大父亨大父世興父應

軾皆事髙尚而家範斉肅如素官君少孤母王

教育之年十五而天下易代辟地母家因受學

舅氏慱覧強記尤好讀梁太子統文選故下茟

爲文章皆有規矩事定而㱕始與世相酬酢應

機合變動無遺䇿伯氏嘉謀毎讓其能才與學

躋德與年長宗族郷黨咸属望焉伯氏蚤世撫

孤育㓜如見伯氏田園第宅中𡻕載斥乃法朱

氏家礼改作先祠冬至以少牢祠始祖春秋祀

先祖悲哀泗如見𠩄𥙊凶年飢𡻕発廩賑貸不

待𭄿分新知舊好交際以義不事姑息晚重構

𠩄居堂署曰楽善大書其門曰當平世遂安居

以示終焉之志元統復改至元之𡻕正月朔旦

又大書其兩楹曰行仁自孝悌始起家在勤儉中

以垂訓子孫三月廿日以疾䘚年七十三且属

纊子若姪皆涕泣固求一言以自克乃瞪目而

言曰可以終身行之者和而已遂卒三年九月

庚申塟折桂郷禄城里其配王氏墓南又明年

孤植以𠩄親熊君椅所為状請銘余甞聞君

甞有奴死𬽦家者𬽦大恐祈哀于門君曰吾豈

以此報𬽦者謝去之又有啇糴粟誤持賈羸而

君弗知啇頃自𮗜與其徒更相怨君聞故得实

曰吾豈以此為利者立還之君盖盛德人也𠯁

以法扵後世矣君娶王氏為婦為母内外皆儀

之先二十年卒得年四十二継雷氏亦有淑德

先三年卒得年六十四子男三果迪植果為伯

氏後廸先九年卒孫男三伯庸伯寕受生女四

曽孫男二普奴德奴女一銘曰時俗之日𮥠兮

忠厚之日衰𠔃嗟若人而天不憗遺予倀倀其

何之已而已而庻其後之可期兮

  何先生墓誌銘

至順二年夏詔以集賢大學士全公嶽柱平章

江西行省事秋具書幣遣使帥撫州太守即𨼆

所聘孫先生轍何先生中而孫不起何先生既

至以為龍興郡學東湖宗濓二書院賔師明年

春與其子渡江逰西山主丁氏夏六月二十有三

日以疾䘚丁氏為具棺歛命其子為位受吊諸

大夫士皆㑹𡘜後三日子成孫奉柩以㱕明年

十月十有三日塟邑之清原妣夫人唐氏之兆

其門人李粛以状至京師請銘于先生所與逰

者掲傒斯曰何先生海内故人執論譔之亊而

相知深者惟子舎子無冝銘者噫余以兄事之

者盖三十餘年矣余不銘誰宜銘先生諱中字

太虚一字飬正世為撫卅樂臣宦族曽祖諱詵

伯祖諱夢龍父諱天聲登宋咸淳辛未進士苐

官至主管刑工部架閣文字以才畧與伯兄兵

部𭅺中時齊名文丞相建都督府皆置幕下先

生少穎㧞以古學自任天下載籍靡不貫穿藏

書萬卷皆手自校讎廣平程公鉅夫清河元公

明善負天下知人之鍳皆器遇之至大𥘉二公

及栁城姚公燧東平王公構皆在朝遂北入京

師以文章自通㑹諸𫞐臣用事内外翕翕居兩月

天大雪竟不别而去歸與諸門弟子講易詩書

春秋大江之西同郡呉先生澄號天下儒宗又

為中表兄然每推譲不敢置弟子列積所著書

曰易䫫象二卷書𫝊𥙷遺十卷通鑑綱目測海

  二卷通書問一卷䪨𥙷疑一卷六書綱領

一卷𥙷校六書故三十一卷知非堂藁十卷支

頥録二卷薊丘述逰録一卷其門人潘懋𩔗聚

刻之先生之學可謂弘肆深愽矣然生世六十

有八年連蹇愁悴者十八九書幣一入谷而客

死三百里外不知天之恝然于斯人者獨何㢤

豈其多學善著書亦天之所忌邪此固穷士之

𠩄自託者吾不知其何故先生娶陳氏有三男

子曰長孫在孫成孫四女嫁士族孫男一人銘

  夫容之髙  吾其跂而  鰲溪之𭰹

  吾其厲而  先生之沒  SKchar其起而

  靖逸䖏士熊公墓誌銘

集賢所號靖逸䖏士熊公豫章豊城善源里人也

諱召子字南翁少豫章先生朋来十二𡻕先生

世與公連墻以居後家郡中先生每歸里必舍

公所公至郡中必舎先生𠩄兄弟自爲知已公

愽覧載藉好論古今事如生其時性抗直辨是

非枉直如别黒白雖大官豪吏一語失度即靣

折語琅琅不少衰然卒如公言人有言論失寔

舉措無節于名義或有𠩄𨶕必詬辱之人亦莫

之敢怨退自悔艾而已盖皆出乎正也故鄉之

人依之以爲安視之以爲去就雖紛争辨訟可

一言而觧公早以儉勤起家而以儉勤終身不

少易其常後至元五年十有一月十六日卒年

八十三将以十二月十八日塟冨城鄉交陽之

原其諸孫請銘謹系之曰曽大父諱海大父諱英

父諱誠孫娶雷氏生子男二雅先十九年死盗

京先五年以疾卒女二長適范希𩦸次適范世

隆継黄氏孫男三克爱績嗣祖克爱早世無子

以嗣祖為之後女六曽孫男二長即嗣祖次普

福女二玄孫男一長夀公之塟實與子京同其

兆云嗚呼余與公居相隣世相好情義之相與

殆未有過于吾二家者然自余窃禄于朝不相

見者動十餘𡻕余間每一書還公必杖䇿詣門

訪出䖏余書中亦徃徃問公安否盖跡雖䟽而

情則至親也又聞余未還時公数向人言吾苐

得與掲曼碩一見而死吾不恨矣吾當忍死待

之及余還即買羊載酒躬相慶劳其喜見顔色

猶親子姪不知余之不肖何能得此于公也其

亦以先世之故與公未沒前一日余犹及坐公

榻前相與論當世事不知竟為永訣也悲夫

銘曰

  欝交陽兮𥥆深  結重雲兮愁隂

  望君子兮不見  𣺌千古兮傷心

  傷心兮何極   郷誰歸兮里誰式

  孫既子兮子又孫  承惠澤兮其无斁

  劉先生墓誌銘

吉之永新儒師劉先生諱友益字益友是爲清

江公非先生九世孫曽祖諱宗信父諱縡世以

家學爲邑人師父剛SKchar介特獨立無朋而以先

生爲之子故少與物忤先生少好學貧不能淂

従里之多書者借而讀之朝借暮易暮借朝易穷

晝夜讀不絶聲過目輙記間爲人慵書以給膏

火父母憐而禁止之乃掃别室羃窓户竟夕危

坐黙誦如是数年貫穿六經包羅百氏至天文

地志律暦象数山川聮落都縣廃置皆可指畫

而談毫髪無遺也宋之仁郷里豪猾並起為亂

與伯兄真長従弟人暐皆遇害先生絶而復⿱⺾⿰𩵋禾

飢困踰年乃卜築髙山之間殿門著書不與世

接以聖人之志莫大于春秋継春秋之迹莫尚

于通鑑綱目凡司馬氏冝書而未書者朱子書

之冝正而未正者朱子正之恐朱子之意不白

于天下後世乃著通鑑綱目書法五十九卷盖

厯三十年而後成天暦中邑進士馮君翼翁傳

其書至京師國子先生得之大驚曰昔者王道

衰而春秋作春秋𨼆而綱目興書法不作綱目

之義又将㣲矣故聖賢之述作雖殊𠩄以扶天

綱立人極一也遂録副在官俾六舘諸生傳習

至順三年三月三日昧爽先生疾作犹正衣

冠危坐至午而卒年八十五以某月日塟邑之

禾山郷大豊之原娶陳氏継叚氏子男三矩衡

莭皆克紹先業孫男十曽孫男一又明年夏馮

君調官京師矩具状介以請銘馮君曰先生外

和而内剛外通而内介言簡而要不迂濶于事

其誨人也諄諄善誘白鬚丹頬神情蕭然真

有道者嗚呼若先生者苟見于用當何如哉銘


  百圍之木  不為斧柯  蹄涔之水

  不為江河  元有天下  先生在野

  先生在野  志在天下  百世之上

  先生此心  百世之下  先生此心

  先生不作  山髙水深

  劉福墓誌銘

廬陵劉福字孟介五𡻕好學日記千言不知有

童子之楽父母每憐之十𡻕聞科舉行即大喜

㤀晝夜廢寝食蒐獵經史旁入㨗出務為無𠩄

不知聞有學出已上便徃與交聞有大人先生

便徃貭其所疑祈寒極暑不SKchar人亦莫不楽告

之以道然一資以為進士之文如是数年學大

進雖宿學有不逮又恨以年不得試于有司或

曰今天下州郡以國書設教官可淂遂因言者

求之三年而後得然卒不好数数語人曰吾不

能取一苐為父母荣不数為人聞有以進士及

第者輙俛首終日食則嘆寝則䆿語父母暁之

百端終不釋或又曰子欲為甚可隐年以即事

世若此多不可数乃瞋目訶曰子教我以欺君

𫆀去然怏怏日益甚父母及其従父皆以為SKchar

先逹劉嶽申彭士奇羅曽𭰹爱之亦皆以為SKchar

未幾果得疾疾且革猶手不釋卷未甞就床第㤗

㝎三年十有二月八日嘔血死将死嘆曰吾生

不在科舉後沒不在科舉前命也然世必有知

我者銘我得銘吾不恨矣言絶而卒卒年二十

四明年夏余至廬陵其父及其従父偕其友以

銘請嗟夫忍不銘哉惟古者士生八𡻕入小學

十五入大學而敎之必時故傳曰春秋教以禮

樂冬夏教以詩書又曰春誦夏絃秋學禮冬讀

書因其時順其氣恊之以隂陽動静之樂和之

以藏修㳺息之莭以成其學由司徒大樂正以

登于天子而爵禄之故人無夭礼而噐可閎也

今也教之不以其時學之不由其序及爲之選舉

則又限之以年𡻕使奇才英鋭出𩔗㧞萃之士

恒欎欎而不得竟伸其志愚鹵鄙陋者或媮慢

SKchar㳺得以玩𡻕愒時此劉孟介至于嘔血而死

也雖命焉其志有𠯁悲者乃志而銘之使其英

邁勃勃之氣常得以振頑𡚒懦爲有志之所𭰹

 恤也曽祖紹明祖惠可父國瑞母曠氏娶歐陽氏

 無子女一人方七𡻕以沒之明日塟里西溪之

 上太平原銘曰

   名不建兮心不摧身不待𠔃時不来吾銘

   汝弓吁可哀

   吾讀吾書齋銘

  惟皇降𠂻  萬物偹我  或昏以迷

 或岐而左  煌煌六藉  如日䴡天

 由之斯聖  睎之則賢  而倀何之

  而思孔悲   孰之子歸  而有餘師

  伊予云遘   蕭氏克有  日就月将

  誰掖誰誘   曰諺有之   吾讀吾書

  亦既従政   惟書之劬   吾書伊何

  匪聖弗讀  成已成物   惟日不𠯁

  于以名齋   于以表志   凡百君子

  尚廸弗替

   孝友堂銘

  孝首百行   友列五常   為仁之夲

  為政之綱   學由兹始   行由此推

  善由兹長   慶由此基   是以孝友

  著乎讀書   君子述之   為世之模

  不求父慈   而責子孝  不求弟恭

  而責兄友  父無不是   其責在子

  弟有不恭   或自兄始   子知盡孝

  敢望父慈   兄知盡友   弟恭敢期

  父無不慈   弟無不恭   惟孝惟友

  克誠于中  一有弗誠   必SKchar尤

  日復一日   化為冦𬽦   范則有匡

  㕍則有行   而况為人   敢不自強

  孝盡生慈   友恭亦爾   孝慈友恭

  百世之祉   子復為父   子必紹之

  弟復為兄   弟必效之   父父子子

  兄兄弟弟   惟贑孫氏   以克永世

  何以克之   勝𥝠窒𣣔   家為一人

  族為一俗   既貴弗驕   既冨有礼

  一家興仁   里為之羙   蘇子説剛

  乃祖是敬   子孫孝友   鄂國是命

  我作銘詩   式篤爾慶   神之聼之

  有永無竟

   潭心齋銘

金溪洪君王純其先府君𭈹碧潭遂取翰林學

士呉先生賦碧潭詩語名其齋曰潭心爲之銘

出下出泉  混混其源  流而爲川

 瀦而爲渊  渊淵其渊   潭潭其碧

 含星爲珠  沉月爲璧  其止非息

 其應不留  溶溶而春  湛湛而秋

 𮗚静于動  知静之用  用無不周

 若未嘗動  𮗚動于静  知動之静

 廓乎省容   表裏交映  惟渊之深

  又名曰潭   視潭之碧  于彼潭心

   思無邪齋銘

  為學至難   莫㣲于思  一出一入

  或公或𥝠   其思伊何  曰誠而已

  思有弗誠   毫𨤲千里   其誠伊何

  恐惧戒慎   莫𩔰乎㣲   莫見乎隠

  暗室屋漏  上帝是臨  一動之㣲

  敢有弗欽   誦詩三百  一言以蔽

  曰思無邪  乃義之至   熊氏力行

  而以名齋   俯仰周旋   㴠泳聖涯

  大而化之   尭舜執中   朂哉思乎

  㒺或弗恭

   讀書䖏銘

  古者讀書   學之一事   力行是務

  記誦其次   苟非讀書   孰稽古典

  讀而弗學   去聖逾逺   古之讀書

  于以明道   今之讀書   資以為𭧂

  生皆厚也   遷乃去之   人不知學

  若之何其   其書伊何   易書詩礼

  春秋茟削   日星埀紀   秦漢以前

  傳注未立   學必專門   難學易入

  秦漢以後   濓洛並起   著述紛紜

  易學難至   學之而至   匪由他人

  學而弗至   何有于身   其學伊何

  由䝉而聖  洒掃應对   窮理盡性

  毫𨤲靡間  德乃日新  一日復礼

  天下歸仁   羲皇之上   唐虞之際

  若友其人   若共其治  動之斯應

  為乃有功   三綱既立   五典克従

  求之非艱   具在方册   行之非艱

  中道勿畫  欲知詩書   扵此其處

  趙氏行之   名齋其寓   既修于身

  復齊其家   始施于邦   如玉靡瑕

  好正嫉邪   崇夲抑末   制財以寛

  用刑以活   擴而充之   儀于天朝

  惟是正人   萬世之標   我作銘詩

  以規以頌   凡厥讀書  朂哉体用

   忍恕堂銘

  古之學者   有紀有倫   忍以㝎性

  恕以求仁   維忍伊何   存仁存礼

  維恕伊何   推人以已  忍為恕用

  恕為忍基   凡忍之道  維恕之思

  忍不由恕   宿怨藏怒  維忍而恕

  母我母固  以聖而忍  耕稼陶漁

  以賢而忍  九世同居  苟不思恕

  亦豈克乆  舜有大焉  為孝之首

  有羙袁氏  兄弟怡怡  合堂以居

  忍恕是師  我田我廬  先君之有

  我兄我弟  先君之子  惟忍惟恕

  維德之力  子子孫孫  永保勿失

  方寸間銘

 察日月于孤竹之竅 𭔃天地于秋毫之杪

 萬物皆偹吾不知其多 一物不㽞吾不見

 其少 是曰方寸間者 臨通衢 俯深沼

 外有幽花芳草之植 内有圖書瑟琴之繞

 容坐客十数而有餘 閲朝暮萬変而未了

 吾方以為大 人猶以為小是未能逰乎方

 寸之表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