揮塵錄 (四部叢刊本)/後錄卷三

後錄卷二 揮塵錄 後錄卷三
宋 王明清 撰 景汲古閣景宋鈔本
後錄卷四

揮麈後録卷之三

五六      汝        隂  王  明清

宋興巳来宰輔封國公者巳見宋次道春明退朝録

 自熈寧以後者今列于後

 陳丞相 王 文公舒荆 王 文恭郇𡵨韓獻肅

 章子厚 韓 文定 蔡 元長嘉衛魏楚陳魯童貫涇成益楚徐豫

 何正憲 鄭 文正崇𪧐余源仲豊衛劉文憲

 鄧子常 王 黼崇慶  蔡  攸英燕 白 丞相

 吕忠穆 張 忠獻和魏秦忠獻莘慶兾秦魏益張循王濟廣

 韓蘄王英福秦熺  陳  文恭信福湯進之榮慶𡵨

 虞忠肅濟華史文惠永衛魯魏陳正獻申福梁文靖趙丞相

五七王丞相信福兾魯周丞相留丞相京丞相魏謝丞相

蔡元道作官制舊典極其用心甚爲詳縝但事有抵

 牾或岀於穿鑿者有所未免明清甞略引舊文以

 證數項于印本上僉貼呈似遂初尤丈延之深以

 歎賞其帙尚存尤丈處不復悉紀姑以一條言之

 熈寧三年許將以磨勘當遷宰相王安石方欲抑

 三人之進取遂轉太常愽士𥘉下筆方成大字堂

 後官以手約定具陳 祖宗舊制當遷右正言安

 石乃改大字右筆作口字囙知前軰堂後官猶能

 執 祖宗之法耳時先公掌外制乃見而知之者

 明清以謂磨勘吏部成法非宰相所得而專縱使

 有之王荆公之文過執拗丗所共知當新法之行

 雖韓冨歐范司馬諸公與之争悉不能回其意豈

 一堂吏能轉其筆耶元道云先公即延慶王荆公

 薦李資深時⿱⺾⿰𩵋禾 -- 蘇子容李才元宋次道繳其改官除

 監察御史之命荆公改授延慶即爲書行延慶字

五八仲逺文忠齊之子也别命書讀始此

方通興化人與蔡元長郷曲婣婭之舊元長薦之以

 登要路其子軫宏放有文采元長復欲用之軫聞

 之即上書訟元長之過旣逹乙覽元長取其䟽自

 辯云大觀元年九月十九日勑中書省送到司空

 左僕射兼門下侍郎魏國公蔡京劄子奏伏蒙宣

 示方軫章䟽一項論列臣睥睨社稷内懐不道效

 王莽自立爲司空效曹操自立爲魏國公視

 祖宗神靈爲無物玩 陛下不啻(⿱艹石)嬰兒專以紹

 述熈豐之說爲自媒之計上以不孝刼持人主下

 以謗訕詆誣恐赫天下威震人主禍移生靈風聲

 氣熖中外畏之大臣保家族不敢議小臣保寸禄

 不敢言顛倒紀綱肆意妄作自古爲臣之姦未有

 如京今日爲甚爰自崇寧巳來交通閽寺通謁宫

 禁蠹國用則(⿱艹石)糞土輕名噐以市私恩内自執政

 侍從外至帥臣監司無非京之親戚門人政事上

 不合於天心下悉結於民怨若設九鼎鑄大錢置

 三衛興三舎𥙊天地於西郊如此之𩔖非獨無益

 又且無𥙷其意安在京凢妄作必持說刼持上下

 曰此先帝之法也此三代之法也或曰熈豐遺意

 未及施行仰惟 神考十九年間典章文物粲然

 大備豈蔡京不得馳騁於當年必欲妄施於今日

 以罔在天之神靈凢欲奏請盡乞作御筆指揮

 行出語士大夫曰此 上意也明日或降指揮更

 不施行則又語人曰京實啓之也善則稱巳過則

 稱君必欲 陛下歛天下怨而後巳是豈宗社

 之福乎天下之事無常是亦無常非可則因之否

 則革之惟其當之爲貴何必三代之爲哉李唐三

 百年間所傳者二十一君所可稱者太宗一人

 而巳當時如房杜王魏智慮才識必不在蔡京之

 下竊𮗚正𮗚間未甞一言以及三代後丗論 太

 宗之治者則曰除隋之乱比跡湯武致治之羙庻

 幾成康自古功德兼𨺚由漢以來未之有也京不

 學無術妄以三代之說欺 陛下豈不爲有識者

 之所𥬇也元豐三年廢殿前𪠘宇二千四百六十

 間造尚書省分六曹設二十四司以揔天下機務

 落成之日車駕親幸命有司立法諸門牆䆫壁輒

 增脩改易者徒貳年京惡白虎地不利宰相盡命

 毁坼収置禁中是欲利 陛下乎是謂之紹述乎

 括地數千里屯兵數十萬建置四輔郡遣親信門

 人爲四輔州緫管又以宋喬年爲京畿轉運使宻

 諷兖州父老⿰⾔𭥍 -- 詣闕下請車駕登封意在爲東京

 留守是欲 乗輿一動投間竊發呼吸群助不知

 宗廟社稷何所依𠋣 陛下將措聖躬於何地臣

 甞中夜思之不覺涕泗横流也臣聞京建議立方

 田法欲擾安業百姓借使行之豈不召亂乎又况

 數年間行鹽鈔法朝行夕改昔是今非以此脫賺

 客旅財物道途行旅謂 朝廷法令信如寒暑未

 行旬浹又報鹽法變矣鈔爲故紙爲弃物家財蕩

 盡赴水自縊客死異郷孤兒寡婦號泣𥸤天者不

 知其幾千萬人聞者爲之傷心見者爲之流涕生

 靈怨歎皆歸咎於陛下然京自謂𭧂虐無傷柰

 皇天后土之有靈乎所幸者 祖宗不馳一𮪍以

 得天下仁厚之德㴠飬生靈幾二百年矣四方之

 民不忍生事萬一有壟上之耕夫等死之亭長嘯

 聚亡命於一方天下嚮應不約而從陛下何以

 枝梧其禍乎内外臣獠皆京親戚門人將誰爲

 陛下使乎京乗此時談𥬇可得陛下之天下也

 元符末年 陛下嗣服之𥘉忠臣義士明目張膽

 思見太平投匭以陳巳見者無日無之京鉗天下

 之口欲塞 陛下耳爲邪等賊虐忠良天下之

 士皆以忠義爲羞方且全身逺害之不暇何暇捄

 陛下之失乎柰何陛下以京爲忠貫星日以忠

 臣義士爲謗訕詆誣或流配逺方或除名編置或

 不許齒仕籍以言得罪者無慮萬人矣誰肯爲

 陛下言哉蔡攸者垂髫一頑童耳京遣攸日與

 陛下游從嬉戲必無文武堯舜之道啓沃陛下

 惟以花㘽恠石籠禽檻獸舟車相㗸不絶道路今

 日所獻者則曰臣攸上進明日所獻者則又曰臣

 攸上進故欲愚 陛下使之不知天下治亂也乆

 虚諫院不差人自除門人爲御史京有反狀 陛

 下何從而知臣是以知京必反也臣與京皆壷山

 人也案䜟云水遶壷公山此時方好看京諷部使

 者鑿渠以遶山日者星文謫見西方日蝕正陽之

 月天意所以啓 陛下聦明者可謂極也柰何

 陛下略不省悔黙悟帝意止於肆恩赦開寺觀避

 正殿减常膳舉常儀以荅天戒而巳然國賊尚全

 首領未聞梟首以謝天下百姓此則神民共憤

 祖宗含怒在天之日乆矣 陛下勿謂雉鳴乎鼎

 榖生于朝不害 髙宗太戊之徳九年之水七年

 之旱不害堯湯之聖古人之事出於適然今日之

 事禍發不測天象人情危慄如是伏惟 陛下留

 神聽覽念 藝祖創業之難思履霜堅氷之戒今

 日氷巳堅矣非獨履霜之漸願 陛下早圖之後

 悔之何及臣批肝爲紙𤁋血書辝忘萬死叩 天

 閽區區爲 陛下力言者非幕陛下爵禄而言

 也所可重者 祖宗之廟社所可惜者天下之生

 靈而自忘其言之迫切 陛下殺之可也赦之可

 也竄之可也臣一死生不繫於重輕陛下上體

 天戒下顧人言安可愛一國賊而忘廟社生靈之

 重乎冐瀆天威無任戰慄之至謹俻録如后臣讀

 之駭汗若無所容臣以愚陋備位宰司不能鎮伏

 紀綱訖無毫髪報稱徒致姦言干浼 聖聽且人

 臣有將必誅之刑告言不實有反坐之法臣(⿱艹石)

 是事死不敢辝臣(⿱艹石)無是事方軫之言不可不辯

 伏望 聖慈付之有司推究事實不可不問取進

 止 詔軫削籍流嶺外後竟殂于貶所元長猶用

 其兄會爲待制家間偶存此䟽録以呈太史李公

 仁甫載之長編當是時也元長領天下事誰敢言

 者軫獨能奮不顧身無所回避如此使 九重信

 其言逐元長元長悟其說急流勇退則 國家無

五九後來之患元長與軫得禍俱輕三者備矣

宣和元年八月丁丒 皇帝詔大晟作景鍾是月二

 十五日鍾成 皇帝以身爲度以度起律以律審

 聲以聲制鍾以鍾出樂而樂宗焉于以祀天地享

 鬼神朝萬國罔不用乂在廷之臣再拜稽首上頌

 明明天子以身爲度有景者鍾衆樂所怙於昭于

 天乃眷斯顧揚于大庭罔不時序億萬斯年受天

 之祐此翰林學士承𭥍強淵眀之文也偶𫉬斯本

六十謹録于右

王寀輔道樞宻韶之子少豪邁有父風早中甲科善

 議論工詞翰曾文肅蔡元長薦入館爲郎後以直

 祕閣知汝州考满守陜年未三十輕財喜士賔客

 多歸之坐不覺察盗鑄免官自負其材受辱不羞

 是時羽流林靈素以善役鬼神得幸而輔道之客

 兾其復用乗時所好昌言輔道有術可致天神岀

 靈素上抳不得施蓋其客亦能請紫姑作詩詞而

 巳非林之比輔道固所不解然實不知客有此語

 也輔道甞對別客謂靈素太誕妄安得爲 上言

 之其言適與前客語偶合工部尚書劉炳子蒙者

 輔道母夫人之姪孫也及其弟煥子宣俱長從班

 歆𧰟一時時開封尹盛章新用事忌炳兄弟進思

 有以害其寵未得也𥘉炳視輔道雖中表然炳性

 謹厚毎以輔道擇交不慎踈之㑹炳姑適王氏於

 輔道爲㛐一日輔道語其㛐曰某乆欲謁子蒙兄

 弟奉從容然不得其門而入柰何㛐曰俟我至其

 家可往𠉀之輔道於是如其教𠉀炳於賔舎乆之

 始得通炳逡巡猶不欲見迫於其姑勉強接之旣

 就坐談論風生亹亹不勌炳大歎服入告其姑曰

 乆不與王叔言其進乃尔自恨不及也因遣持馬

 人歸止𪧐其家自是始相親洽殆至興獄朱及𡻕

 也前客語旣逹靈素靈素忿怒泣請于 上且增

 加以白之曰臣以覉旅荷陛下寵靈而姦人造

 言累及君父乞放還山以避之不然願置對與之

 理上令逮捕輔道與所言客姚坦之王大年以其

 事下開封使者至輔道自謂無它亦不以介意語

 家人曰辯數乃置無以爲念也至獄中刻木皆出

 帋求書且謂輔道曰昔⿱⺾⿰𩵋禾 -- 蘇學士坐繫烏臺時衛獄

 吏實某等之父祖⿱⺾⿰𩵋禾 -- 蘇學士旣出後毎恨不從其乞

 翰墨也輔道喜作歌行以贈之處之甚怡然而盛

 章以炳之故得以甘心矣因上言詞語有連及炳

 者乞併治之 上曰炳從臣也有罪未冝草草炳

 旣聞 上語不疑其他一日 上幸寳籙騑蹕齋

 宫從官皆在焉炳越班靣奏簾外曰臣猥以無狀

 待罪迩列適有中傷者非 陛下保全巳虀粉矣

 再拜而退炳旣謝巳舉首始見章在側注目瞪視

 惶駭失措深以爲悔翌日章以急速請對因言寀

 與炳腹心誹謗事驗明白今對衆越次上以欺罔

 陛下下以營惑羣臣禍將有不勝言者幸陛下

 裁之 上始怒是日有 旨内侍省不得収接劉

 炳文字炳猶朱知之以謂事平矣故不復閑防章

 旣歸遣開封府司録孟彦弼携捕吏竇鑒等數人

 即訊炳於家炳囚服岀見分賔主而坐詞氣慷慨

 無服辭彦弼旣見其不屈欲歸而竇鑒者語彦弼

 曰尚書几間得寀一紙字足以成案矣遂亂抽架

 上書適有炳著撰藁草飜之至厎見炳和輔道詩

 尚未成首云白水之年大道盛掃除荆𣗥奉髙真

 詩意謂輔道甞有嫉𢙣之意時尚道目 上爲髙

 真爾鑒得之以爲竒貨歸以授章章命其子并釋

 以進云白水謂來年庚子寀舉事之時炳指寀爲

 髙真不知以何人爲荆𣗥將寘陛下於何地豈

 非所謂大逆不道乎但以此坐輔道與客皆極刑

 炳以官髙得弗誅削籍竄海外煥責授圑練副使

 黃州安置凢王劉親属等苐斥謪之并擢爲祕書

 省正字數日而死出現其父巳爲蛇矣華陽張德

 逺文老子蒙之壻也又并娶德逺之妹目覩其事

 且當時亦以有連坐送吏部與監當故知之爲詳

 甞謂明清曰德逺死無人言之者矣子其因筆無

 惜識之文老甞爲四川茶馬東坡先生賦張熈明

 萬卷堂詩即其父也文老愽極羣書尤長史學發

 言可孚故盡列其語又益知丗所傳輔道遇𪧐𡨚

六一之事爲不然云

王景彛故弟在京師太子巷初開寳間江南李後主

 遣其弟從善入貢留不遣建宅以賜故都人猶以

 太子目之也從善死後歸王氏宣和𥘉崔貴妃者

 得幸祐陵未育子有劉康孫者⺊祝之流以術𮐃

 恩甚厚爲遥郡觀察使言之於崔之兄曰王氏所

 居巷名旣佳而宅中有福氣冝請於上崔遣人告

 於妃妃以致懇 上 上喻京尹王革令善圖之

 革即呼王氏子弟導指意王諸子愚騃不知時變

 遲遲未許崔欲速得之㑹舎旁有造磬者時都下

 𥘉行當十錢崔訹人誣告王諸子與鄰人盗鑄革

 即爲掩捕鍜錬黥竄而没其宅遂以賜崔崔氏旣

 得之 上幸其居設酺三日榮冠一時未幾崔命

 康孫禱於宅中樹下適有争寵者譛於 上及中

 宫云崔氏姊弟夜祠𥙊與巫覡祝詛叵測㑹 上

 甞夢明節劉妃泣愬以爲人猒勝致死 上因以

 語妃妃抗 上語頗不遜上怒付有司捕康孫

 等窮治康孫𣢾承實甞以 上及崔妃所生年月

 禱神求嗣且祈固寵呪詛則無之猶坐指斥詔臠

 康孫於宅前國毉曹孝忠併坐流竄孝忠亦倖進

 爲廉車二子濟渙俱冒館職至是皆斥之孝忠甞

 侍明節藥故也仍命懸康孫首于所祝樹上制云

貴妃崔氏乏柔順進賢之志溺姦滛罔上之私惑

 于竒邪隂行媚道散資産以掠衆譽招術者以彰

 虚聲祝詛同列以及於死生指斥中宫而刑於切

害談命術以徼後福挾猒勝以及乗輿可降充庻

 人移居別院崔兄除名㛐姊妹並逺外編管距王

 氏之籍不及一𡻕云陳成季迪云時任大理卿親

六二鞫其事

承平時宰相入省必先以秤秤印匣而後開蔡元長

 秉政一日秤匣頗輕疑之揺撼無聲吏以白元長

 元長曰不須啓封今日不用印復携以歸私苐翌

 日入省秤之如常日開匣則印在焉或以詢元長

 元長曰是必省吏有私用者偶倉猝不能入倘失

六三措急索則不可復得徒張皇耳

蔡元長晩年語其猶子耕道曰吾欲得一好士人以

 教諸孫汝爲我訪之耕道云有新進士張觷者其

 人游太學有聲學問正當有立作可備其選元長

 領之㳙辰延致入館數日之後忽語蔡諸孫云可

 且學走其它不必諸生請其故云君家父祖姦憍

 以敗天下指日䘮亂惟有奔竄或可脫死它何必

 解耶諸孫泣以愬于元長元長愀然不樂命置酒

 以謝之且詢以救𡚁之䇿觷曰事𫝑到此無可言

 者目下姑且收拾人材改往脩來以補萬一然無

 及矣元長爲之垂涕所以叙劉元城之官召張才

 叔楊中立之徒用之蓋繇此也耕道名佃君謨之

六四孫觷字柔直南劒人後亦顯名于時巳上二事尤丈延之云

靖康中有解習者東州人爲郎于朝未甞與人接談

 虜𮪍南㓂擇西北帥守時相以其謹厚不泄謂沈

 鷙有謀遂除直龍圗知河中府習別時相云某實

 以訥於言故㝷常不敢妄措辝於朝列今一旦付

 委也如此習之一死固不足惜切恐 朝廷以此

 擇人廟謀悞矣解竟没於難丗人以饒舌掇禍者

六五多而習廼以箝口喪軀昔所未聞也外舅云

薛紹彭旣易定武蘭亭石歸于家政和中 祐陵取

 入禁中龕置睿思東閤靖康之亂金人盡取

 御府珍玩以北而此刻非虜所識獨得留焉宋汝

 霖爲留守見之并取内帑所掠不盡之物馳進于

 髙宗時駐蹕維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上毎寘左右踰月之後虜騎

 忽至 大駕倉猝渡江竟復失之向叔堅子固爲

六六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帥 髙宗甞宻令⿱冝八 -- 𡨋捜之竟不𫉬向端叔云

靖康𥘉童貫旣以誤國竄海外巳而下詔誅之

 欽宗喻宰執云貫素姦狡須得熟識其靣目者衘

 命追路即所在而行刑庻免差誤唐欽叟時爲首

 相云朝臣中有張澂字逹明者與貫往還冝令其

 往 詔除澂監察御史以行澂字逹明有一小女

 十餘𡻕玉雪可憐素所愛時天寒欲夘飲忽聞有

 此役駭愕戰掉柚拂湯酒椀沃其女立死逹明號

 慟引道怨欽叟切骨至南雄州而貫就戮明年欽

叟免相留京二聖北遷虜人立張邦昌爲主且驅

 廷臣連衘列狀欽叟僉名畢仰藥而殂建炎中逹

 明爲中司適欽叟家陳乞䘏典逹明言欽叟不能

 抗虜之命雖死不足褒贈繇是恩數盡𥨊至今不

六七能理也俞彦時云

馮檝濟川雷觀公逹靖康中俱爲學官于京師皆蜀

 士也而觀以上書得之檝寔先逹焉一日檝出䇿

 題問諸生經旨觀摘其疪訐之於稠人中曰自王

 安石曲學邪說之行蔡京挾之以濟其姦遂亂天

 下今日豈可尚習其餘論耶檝曰子去𡻕爲學生

 甞以書属我求爲蔡氏館客豈忘之耶前牘尚存

譸張爲幻乃尓是繇同浴而譏祼䄇也二人大忿

六八坐是論列皆絀爲監當邵公濟云

賀子忱𠃔中靖康中爲郎或有薦其持節河北者子

 忱微聞之忽就省户作中風狀顛仆於地呼之不

 醒同舎郎急命舁之以歸即牒開封府乞致仕得

 勑買舟南下𥘉無所苦也李𨗿彦思以武官爲樞

 宻都承旨朝論亦將有所委任亦効子忱之舉時

 聶山尹都以謂此風不可長翌日啓 上以謂𨗿

 詐疾退避後來何以使人 詔邈降兩官除河北

 提點刑獄兼攝真定府日下出門竟死於難子忱

 紹興𥘉以李泰發薦落致仕又三十年爲參知政

六九事晚節末路持禄固位而巳向荆父云

秦會之甞對外舅自言靖康末與莫儔俱在虜寨粘

 罕二太子者謂搜㝷宗室有所未盡儔陳計於二

 賊乞下宗正寺取玉牒其中有名者盡行根刷無

 能逃矣會之在傍曰尚書之言誤矣譬如吾曹人

 家宗族不少有服属雖近而情好極踈者有雖號

 同姓而恩義反不及異姓者多矣平時冨貴旣不

 與共一旦禍患乃欲與之均以人情揆之恐無此

七十理粘罕者曰中丞之言是由此異時之

王劉旣誅竄適鄭逹夫與蔡元長交𢙣鄭知蔡之嘗

 薦二人也忽降𭥍應劉炳所薦並令吏部具姓名以

 聞當議降黜宰執旣對左丞薛昂進曰劉炳臣甞

 薦之矣今炳所薦尚當坐而臣薦炳何以迯罪京即進

 曰劉炳王寀臣俱曽薦之今大臣造爲此謀寔欲傾臣

 臣當時所薦者材也固不保其往今在庭之臣如

 鄭居中等皆臣所引以至於此今悉叛臣矣臣亦

 不保其往願 陛下深察 上𥬇而止由是不直

七一逹夫即再降㫖劉炳所薦並不問亦丈老云

明清前録記靖康中贈范文正恐是悞書近日李文

 授孟傳云當時迺是進擬忠宣 欽宗改文正之

 名付岀身仍於其矜其旁批云不欲專崇元祐文

七二授云得之於曾文清文清呉元中妻兄冝知其詳

温益字禹弼 徽考以端邸舊僚即位未乆擢尹開

府 欽聖因山曾文肅爲山陵使益爲頓逓使梓

 宫次板橋以人衆柱折幾䧟時外祖空青公侍文

 肅爲山陵所主管文字偶問左右曰蝢逓使何在

 不虞益之在旁忽應曰益在斯由是怨外祖入骨

 髓時蔡元長巳有中禁之授使運力爲引重至於

 斥文肅于 上前元長大感之遂以爲中書侍郎

 興大獄欲擠文肅父子於死地頼 上保全之得

 免未幾益卒於位後元長復用其子萬石爲閣學

七三士以報之曾玉𨺚云

東坡先生平生爲人碑誌絶少盖不妄語可故也其

 作陳公弼希亮傳叙其剛方明敏之業殆數千言

 至比之 長孺非有以心未易得之然其後無聞

 心竊疑焉比閱孫叔易外制集載其所行陳簡齋

 去非爲叅知政事封贈三代告詞始知迺公弼之

 孫取張巨山所作去非墓碑視之又知爲公弼仲

 子忱之孫焉簡齋出處氣節翰墨文章爲中興大

臣之冠善𢙣之報時有後先其可謂無乎

揮麈後録卷之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