揮塵錄 (四部叢刊本)/後錄緫目

前錄卷四 揮塵錄 後錄緫目
宋 王明清 撰 景汲古閣景宋鈔本
後錄卷一

揮麈後録緫目

卷之一

乙自漢哀帝以來歴代加上 皇帝尊號

二太祖興王之兆

三滁州創端命殿崇奉 太祖御容

四祖宗規撫宏逺

五太祖藏弓弩於楊州郡治宣和間得用

六祖宗置公庫以待過客欲使人無旅寓之歎

七太宗収用舊臣處之編修以役其心

八錢氏逢辰録言朝廷典故甚詳

九章獻太后命儒臣編書鏤板禁中

十天聖中詔修三朝國史

十一昭陵降誕之因

十二神宗聖學非人所及

十三神宗置封椿庫以爲開拓境土之資

十四神宗詔史院賜筵史官就席賦詩

十五録紹聖謗語與史院

十六曽布等議復瑶華本末

十七曽布奏事上深憚服

十八徽宗好學潜心詞藝

十九徽宗𥘉郊事迹

二十程(⿱艹石)英上言皆驗

二乙鄧洵武乞正選人官稱

二二政和中廢毒藥庫幷罷貢額

二三靖康中鄧善詢隨車駕次雍丘召縣令計事

二四編𩔖元祐黨人立碑刋石

二五宰相樞宻分合因革

二六史官記事所因者有四

二七自秦相擅政紀録不足傳信

二八太祖誓不殺大臣言官

二九治平宰執進草熟狀

 卷之二

三十徽宗幸髙宗幄次見金龍蜿蜒榻上

三乙髙宗閲奏求其生路

三二髙宗興王符瑞

三三徽宗御製良嶽記命李質曹組爲古賦并百詠

   詩及詔王安中賦詩

三四近日官制紊亂

三五歐陽文忠與劉邍父書問荅入閤儀詞

三六吳縝著唐史紏繆五代史纂誤之因

三七皇玉寳運録載黃巢王氣一事歐陽文忠未曾見

三八京官朝叅差回綱舡乗歸

三九人不堪命皆去爲盗

四十宰相奏𥙷于第止授九品京官自吕文穆始

四乙通判運判所舉人數㳂革

四二磨勘進秩自孫何耿望建言始

四三富文忠封還詞頭盧襄賛執奏不行

四四張唐英述 仁宗政要與嘉祐名臣傳

四五韓魏公章子厚爲山陵使

四六韓魏公出判相州不敢預聞國命吕吉父出守

   延安乞與樞宻同奏事

四七丞相呉冲卿忌郭逵成功其孫呉侔以左道伏誅

四八新法之行施於天下獨永康無和買

四九邢和叔用章子厚語以荅虜使

五十吕氏爲侍郎者三人俱有子孫爲相

五乙邵尭夫譏冨鄭公SKchar食者鄙

五二緫管之緫字但從手不從絲

五三李濤李擇常本出一族

五四陳崇儀廟食事因

五五唐宰相以宗室進者十三人如何史賛乃云七人

卷之三

五六熈寧以來宰相封國公

五七蔡无道作官制舊典事有抵牾

五八方軫論列蔡京章䟽

五九強淵明上景鍾頌

六十王宷爲林靈素中傷與劉炳俱見誅

六一劉康孫啓崔貴妃奪王景彛故弟果報

六二蔡元長不啓印匣用印印復在匣

六三張柔直𭄿蔡元長收拾人材以救喪亂

六四解習除知河中府以箝口喪軀

六五蘭亭石刻旣存而復失

六六張逹明報唐欽叟令衘命誅童貫

六七馮檝雷𮗚同爲學官相排

六八賀子忱李𨗿詐疾退避

六九粘罕欲根刷玉牒名字頼秦中丞得免

七十鄭居中與蔡京交𢙣

七一追贈范忠宣誤作文正

七二温禹弼與曾文肅相失

七三⿱⺾⿰𩵋禾 -- 蘇東坡作陳公弼傳

卷之四

七四徽宗燕賞元霄命王安中馮熈載進詩

七五陳堯臣進退終始事迹

七六靖康中黃時偁徐揆段光逺三人上虜酋書

七占張邦昌僣僞事迹

七八夏人沮粘罕之氣

卷之五

七九論熈寧以來謚法

八十材人所畏者尉曹

八十一江氏令樊(⿱艹石)水獻下江南之䇿宋咸鄭毅夫記

   其事甚詳

八十二蜀孟昶上周丗宗書

八十三國朝父子兄弟叔姪聮名顯著

八十四黄巢明馬兒李順皆能逃命於一時

八十五蔡伯俙以神童授官食禄七十五年

八十六張𦒿燕禁從諸公

八十七韓忠獻四子奏名禮部

 卷之六

八十八韓持國入仕首末

八十九王平爲司理不阿旨以殺無辜

九十李邯鄲命諸子名

九十一司馬温公人望所歸

九十二温公不自矜伐

九十三王荆公死兆

九十四晏元獻元厚之怒人犯父諱

九十五時君卿稱王荆公於上前

九十六蔡持正之父黃裳戒其子必報陳氏

九十七王和艾德政如神

九十八汪輔之就試自知登第

九十九滕元發因舎弟申與楊元素失眷

一百⿱⺾⿰𩵋禾 -- 蘇東坡改王兵部滕元發行狀爲墓銘

百一曽氏一門六人同牓及第

百二馮京作主文取張芸叟置優等

百三曾文肅薦王兵部居言路不就

百四曾文肅爲相首末

百五中使宣押蔡卞爲右丞

百六夏人冦慶州老卒保其無他

百七趙正夫與黃魯直戯劇衘怨切骨

百八林仲平二子立名

百九⿱⺾⿰𩵋禾 -- 蘇東坡不肯冩司馬文正墓誌

百一十歐陽觀行狀異同

百十一余行之結連外界罪狀

百十二李端叔行狀文章

百十三東坡杭州湖上㑹客

百十四昭靈侯行狀首末

百十五曾文肅王大卿結爲契家

 卷之七

百十六國朝以來自執政徑登元台

百十七本朝先正 御書碑額與 御書閣名

百十八滕章敏訪荆公臨別贈言

百十九東坡知舉時劉無言論效醉白堂記

百二十晁以道跋魚枕冠頌

百卄一曾文肅夫人招李子約母妻

百卄二徐師川改陳虚中判語

百卄三蔡元度與門下士觀𦘕壁

百卄四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康功使髙麗

百卄五方逹源乞重脩汴河短垣奏䟽

百卄六東坡舟次泗上

百卄七建中士人與曾蔡啓語兩易

百卄八曾文肅幐沙粥

百卄九石豫言鄒志完再竄及降復元祐人

百三十毛澤民和蔡元度鴛鴦詩

百三一錢昻輕童貫

百三二黃魯直浯溪碑曾公袞不欲書姓名

百三三郭槩善於擇壻

百三四王慶曾不隨曾國老濟江乃免於難

百三五唐質肅公孫女識受𨤲殿名

百三六王歧公在翰𫟍命門生供經史對

百三七王兵部爲尉驗親識弓手殺人

百三八米元章𠋣蔡元長凌大漕張勵

百三九吕元直奏除李良輔名

百四十鍾正甫治鄒志完獄劉景鞠謝景思

百四一王氏書爲陳元則所得

百四二葉少藴書火於弁山李泰發藏書火於秦

百四三東坡在張厚之家再見徐君猷家SKchar爲之感動

百四四童貫以承宣使乗狨坐由是爲例

百四五趙諗僞號𨺚興

百四六髙俅本東坡小史

 卷之八

百四七陳舉摘魯直塔記貶冝州舉復以進青蛇靑錢罰俸

百四八王彦輔村里侍從

百四九范寥告張懷素變

百五十畢仲㳺杖張懷素

百五一蔡文饒館李易

百五二李漢老爲李濤五丗孫

百五三李譓進萬歳蟾蜍

百五四賈明仲治童貫第得謝踰數萬緡

百五五曾空青極力照瞩陳瑩中

百五六王宣賛召劉斯立而距李延年至興獄累賔主

百五七王倫隨李相至禁中自陳於殿下

百五八舎人草東坡復官制院吏教爲結尾

百五九陳述併治鄭良俱死而旅攅並室

百六十江子我不信卜者之言

百六一朱新仲代王彦昭致語用魯公帖及栁詞

百六二⿱⺾⿰𩵋禾 -- 蘇叔黨不從賊脅通夕痛飲而卒

百六三⿱⺾⿰𩵋禾 -- 蘇叔黨屬李植於向伯恭

百六四蔡元長貶潭自歎失人心且作詞以卒

百六五髙宗擢用徐師川

百六六葉宗諤得婦人濟江

百六七李元量魁天下

 卷之九

百六八王廷秀閱丗録載眀受之變甚俻

百六九頴彦文記 髙宗幸海事

百七十髙宗命王兵部撰楚州守將趙立死事傳

 卷之十

百七一吳傅朋上殿 髙宗自謂九里松牌不如呉說

百七二王殏掩匿 御府器玩服御

百七三髙宗從王子裳言釋苗劉鹵掠婦女

百七四錢穆収復平江記

百七五秦㑹之脩和盟胡銓上書除名張仲宗送行詞削籍

 卷之十一

百七六孫仲益作墓碑

百七七徐康國傲忽觸韓璜劉剛

百七八𫝊崧卿觸二執政名

百七九范擇善迁葬

百八十秦㑹之荅李元老啓

百八一御史希秦㑹之言罷䥴汰濫賞

百八二王承可以名同偏旁縁秦㑹之誣罔以至侍從

百八三周葵言梁仲謨語洩去位

百八四秦㑹之使馮濟川探 髙宗意

百八五方庭實強勉入廣

百八六馬子約梁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祖因議斷強盗罪不咸

百八七朱希真雪溪集序

百八八名家子知邵州希合秦㑹之按辛永宗籍其家

百八九解潜爲韓丗忠草奏配嶺外

百九十榮茂丗不受岳飛父子不𮜿之訴

百九一曾宏父小顰誦赤壁二賦

百九二髙宗問陳桷

百九三秦㑹之以姚宏不簽名卒以祈雨死大理獄中

百九四熊彦詩賀啓

百九五錢遹迎拜臈冦痛毁時政爲冦所殺

百九六李孝廣以費又試卷謗訕竄廣南死其子病又爲祟

百九七方𠃔迪以先得 御注老子爲毛逹可所賞

百九八譚稹梁師成言早來玉音可畏

百九十孟富文爲執政

二百王慶曾畏秦㑹之不爲顯仁償虜使金㑹之卒喜

二百一曾𠮷父荅啓

二百二孫立爲盗得壽州鈐轄印

二百三王公明爲王原所疑

二百四秦師垣謂魏道弼莫胡思亂量

二百五陸農師       ︻揮麈後録目卷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