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巻十八 擊壤集 巻十九 巻二十

  欽定四庫全書
  擊壤集巻十九      宋 邵雍 撰不善吟
  不良之人稟氣非正蛇蝎其情𧲣狼其性至良之人稟氣清明金玉其性芝蘭其情
  不同吟
  君子之人與已非比聞善則樂見賢則喜小人之人與巳非惡聞善則憎見賢則怒
  得失吟
  時難得而易失心雖悔而何追不知老之巳至不知志與願違
  痛矣吟
  痛矣時難得悲哉道未傳今年年巳盡明日是明年
  嵗除吟
  半百已華顛如今更皓然自知為士子人訝學神仙風月難忘酒雲山不著錢行年六十六明日又添年
  筆興吟熙寧十年
  窻晴氣和暖酒美手柔軟興逸情撩亂筆落春花爛
  影論吟
  性在體内影在形外性徃體隨形行影㑹體性不存形影安在影外之言曽何足怪
  憂喜吟
  大喜與大憂二者莫能寐二者若能寐何憂事不治
  窺開吟
  物理窺開後人情照破時一身都是我瘦了又還肥物理窺開後人情照破時能將函谷塞只用一丸泥物理窺開後人情照破時正如攜寳劍切玉過如泥物理窺開後人情照破時渇多逢美酒病後遇良醫物理窺開後人情照破時能將一箇字善解百年迷物理窺開後人情照破時情中明事體理外見天機物理窺開後人情照破時可嗟兼可唾堪鄙又堪嗤物理窺開後人情照破初不堪將勸誡止可與嗟吁物理窺開後人情照破前止堪令執筆不可使持權物理窺開後人情照破休止堪初看望不可久延留物理窺開後人情照破時欲知花爛漫便是葉離披物理窺開後人情照破時有權能處置更狡待何為物理窺開後人情照破間敢言天下事到手又何難
  喜歡吟
  平生喜飲酒飲酒喜輕醇不喜大段醉只便微帶醺融怡如再少和煦似初春亦恐難名狀兩儀仍未分
  貴賤吟
  繫自我者可以力行繫自人者難乎力爭貴為萬乘亦莫之矜賤為匹夫亦莫之凌
  措處吟
  在未定之時當難處之地方事之危疑見人之措置
  費力吟
  事無巨細人有得失得之小心失之費力
  不老吟
  人無不老理日有再中時不老必無也再中應有之
  代書寄陳章屯田
  執别而來二十春忽飛書意一何懃四方豈是少賢士千里猶能思故人世態見多知可否物情諳久識疎親我今老去甘衰朽無補明時卧洛濵
  長短吟
  君子喜淳誠小人喜欺罔淳誠嵗時長欺罔日月短
  迷悟吟
  君子改過小人飾非改過終悟飾非終迷終悟福至終迷禍歸
  正性吟
  未生之前不知其然既生之後乃知有天有天而來止物之性君子踐形小人輕命
  幽明吟
  明有日月幽有鬼神日月照物鬼神依人明由物顯幽有人陳人物不作幽明何分
  無靦吟
  事曽經見物曽持鍊天地之間俯仰無靦
  事體吟
  語言須中節義理貴從宜可革仍三就當行必再思
  自餘吟
  身生天地後心在天地前天地自我出其餘何足言
  四可吟
  可勉者行可信者言可委者命可託者天
  四不可吟
  言不可妄行不可隳命不可忽天不可違
  賃屋吟
  屋新人喜居屋敝人思去主若善修完何時不能住
  小人吟
  小人無恥重利輕死不畏人誅豈顧物議
  覽照吟
  其骨爽其神清其祿薄其福輕
  有病吟
  一身如一國有病當求醫病愈藥便止節宣良得宜
  二月吟
  林下故無知唯知二月期酒嘗新熟後花賞半開時只有醺酣趣殊無爛漫悲誰能將此景長貯在心脾
  三月吟
  滿城盡日行春去言㑹行春還有數真宰何嘗不發生遊人其那無憑據梨花著雨漫城啼栁絮因風爭肯住一片清明好意多柰何意好難分付
  一等吟
  欲出第一等言須有第一等意欲為第一等人須作第一等事
  萬物吟
  成敗須歸命興衰各有時小人縱多欲真宰豈容私只此浪喜歡便成空慘悽請觀春去後遊者更為誰
  洛陽春吟
  四方景好無如洛一嵗花竒莫若春景好花竒精妙處又能分付與閒人
  洛陽人慣見竒葩桃李花開未當花須是牡丹花盛發滿城方始樂無涯
  桃李花開人不窺花時須是牡丹時牡丹花發酒増價夜半逰人猶未歸
  光隂不肯略從容九十日春還又空多少落花無著莫半隨流水半隨風
  春歸花謝日初長燕語鶯啼各自忙何故逰人斷來徃緑隂殊不減紅芳
  十日好花都去盡可憐青帝用功深逰人莫便無憑據未必紅芳勝緑隂
  春歸必竟歸何處無限春寃都未訴欲託流鶯問所因子規又呌不如去
  用盡四時周一嵗唯春能見好花開十千買酒未為貴既去紅芳豈再來
  自貽吟
  六十有七嵗生為世上人四方中正地萬物備全身天外更無樂胷中别有春
  落花吟
  萬紫千紅處處飛滿川桃李漫成蹊狂風猛雨日將暮舞榭歌臺人乍稀水上漂浮安有定徑邊狼籍更無依流鶯不用多言語到了一畨春巳歸
  暮春吟
  花開春正好花謝春還暮不意子規禽猶能道歸去春來蝴蝶亂春去子規啼安得如前日和風初扇時禽不通人情唯知春已暮亦或呌提壺亦或呌歸去
  泉布吟
  名為泉布者無足走人間善發難言口能開不笑顔償逋小續命賙急大還丹唯有商山老非干買得閒
  牡丹吟
  一般顔色一般香香是天香色異常真宰功夫精妙處非容人意可思量
  詩上堯夫先生兼寄伯淳正叔   載
  先生髙卧洛城中洛邑簪纓幸所同顧我七年清渭上並遊無侣又春風
  病肺支離恰十春病深樽俎久埃塵人憐舊病新年減不道新添别病新
  和鳳翔横渠張子厚學士亡後篇
  秦甸山河半域中精英孕育古今同古來賢傑知多少何代無人振素風
  自處吟
  堯夫自處道如何滿洛陽城都似家不徳於人焉敢異至誠從物更無他眼前只見羅天爵頭上誰知換嵗華何止春歸與春在胷中長有四時花
  為人吟
  為人須是與人羣不與人羣不盡人大舜與人焉有異帝堯親族亦推倫人心齟齬一身病事體和諧四海春心在四支心是主四支又復逺於身
  先天吟
  先天事業有誰為為者如何告者誰若謂先天言可告君臣父子外何歸眼前伎倆人皆曉心上功夫世莫知天地與身皆易地已身殊不異庖犧
  中和吟
  性亦故無他須是識中和心上語言少人間事體多如霖廻久旱似藥起沈痾一物當不了其如萬物何
  四賢吟
  彦國之言鋪陳晦叔之言簡當君實之言優游伯淳之言調又作條暢四賢洛陽之名望是以在人之上有宋熙寧之間大為一時之壯
  年老吟
  嵗華頭上不能驚唯有交親眼更明皓皓月常因坐看深深酒不為愁傾苟於心上無先覺却似人間小後生欲約何人為伴侣江湖泛去一舟輕
  天地吟
  天人之際豈容鍼至理何煩逺去尋凶焰熾時焚更烈恩波流處浸還深長征戍卒思歸意久旱蒼生望雨心禍福轉來如反掌可能中夜不沈吟
  至論吟
  民於萬物巳稱珍聖向民中更出羣介石不疑何盡日知幾何患未如神若無剛果難成善既有精明又貴純禍福兆時皆有漸不由天地只由人
  人玉吟
  玉不自珎人與珎人珎何謝玉之純然知粹美始終一更看清光表裏真韜韞有名初在石琢磨成器却須人古人巳死不復見被褐之言不謬云
  詐者吟
  詐者固疑人天下盡行詐不信天下人其間無真話
  飲酒吟
  時時醇酒飲些些頤養天和以代茶無雨將成大凶嵗負城非有好生涯身居畎畆須憂國事委男兒尚恤家人問老來何長進鑑中添得鬢邊華
  樂物吟
  物有聲色氣味人有耳目口鼻萬物于人一身反觀莫不全備
  和王安之小園五題
  小園新葺不離家髙就崗頭低就窳洛邑地疑偏得勝天津人至又非賖宜將閬苑同時語莫共桃源一道誇聞説一軒多種藥只應猶欠紫河車
  野軒
  一軒名野非塵境嵩少煙岑送好風日月嵗時都屬已更於何處覔壺中
  汚亭
  許由為計未為深洗耳如何不動心到此灑然如世外何嘗更有事來侵
  藥軒
  山裏藥多人不識夫君移植更標名果能醫得人間病紅紫何妨好近楹
  晚暉亭
  髙亭新建礙煙霞暮景能留是可嘉最近賞春來往路遊人應問是誰家
  觀物吟
  水雨霖火雨露土雨濛石雨雹
  水風涼火風熱土風和石風冽
  水雲黒火雲赤土雲黄石雲白
  水雷⿱火雷虩土雷連石雷霹
  晝睡
  晝睡功夫未易偕羲皇以上合安排心間無事飽食後園裏有時閒步迴未午庭柯鶯屢囀巳殘花徑客稀來請觀世上多愁者枕簟雖涼無此懐
  進退吟
  進退兩途皆曰賔何煩坐上苦云云低眉坐處當周物掉臂行時莫顧人齒髮既衰非少日林泉能老是長春行於無事人知否寵辱何由得到身
  為客吟
  忽憶南秦為客日洛陽東望隔秦川雲山去此二千里嵗月於今十九年栁色得非新婀娜江聲應是舊潺湲衰軀設使能重往疇昔情懐柰杳然
  忽憶東朐為客日壯心初見水雲鄉島夷居處隣荒服潮水來時雜海商卧看蒼溟圍大塊坐觀紅日出扶桑虛生虚死人何限男子之稱不易當
  忽憶東吳為客日當年意氣樂從遊登山未始等閒輟飲酒何嘗容易休萬柄荷香經楚甸一帆風軟過揚州追思何異邯鄲夢瞬息光隂三十秋
  忽憶太原為客日經秋縱酒未成歸逺山近水都成恨髙閣斜陽盡是悲年少不禁花到眼情多唯只淚沾衣如今老向洛陽裏更没這般愁到眉
  攝生吟
  握固如嬰兒作氣如壯士二者非自然皆出不容易心為身之主志者氣之帥沈珠於深淵養自巳天地
  病中吟
  堯夫三月病憂損洛陽人非止交朋意都如骨肉親薦醫心懇切求藥意慇懃安得如前日登門謝此恩
  重病吟
  安樂五十年一旦感重疾仍在盛夏中伏枕幾百日砭灸與藥餌百療効無一以命聴于天於心何所失
  天人吟
  天生此身人力寄人力盡兮天數至天人相去不毫芒若有毫芒却成二
  疾革吟
  有命更危亦不死無命極醫亦無効唯將以命聴於天此外誰能閒計較
  聴天吟
  上天生我上天死我一聴於天有何不可
  得一吟
  天自得一天無既我一自天而後至唯天與一無兩般我亦何嘗與天異
  答客問病
  世上重黄金伊予獨喜吟死生都一致利害漫相尋湯劑功非淺膏肓疾已深然而猶灼艾用慰友朋心
  病亟吟
  生於太平世長于太平世老于太平世死于太平世客問年幾何六十有七嵗俯仰天地間浩然無所愧






  擊壤集巻十九
<集部,別集類,北宋建隆至靖康,擊壤集>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