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攻媿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七十三

卷第七十二 攻媿集 卷第七十三
宋 樓鑰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武英殿聚珍本
卷第七十四

攻媿集卷七十三

     宋   樓   鑰   撰

 題跋

  跋揚州伯父所藏魏元理畫卷

   蓮荷

爾雅釋草言荷最詳其莖茄其葉蕸其本蔤其華菡萏

其實蓮其根藕其中的的中薏觀魏君墨戲曲盡形狀

殆無餘藴又有熟芡生菱鳧茈之屬一一如生袢暑尤

宜觀之所謂宛然坐我水仙府也

   桂花

伯父揚州持節擁麾幾徧東南襟度髙勝所至多與雅

士游若魏君元理之畫徐公明叔之書皆擅名一時者

桂花才一枝諦觀佳處疑有秋風生其間

  跋龍眠二馬

余家藏白氏長慶集乆矣近又得吳門大字者周伯範

模欲得舊本以所藏龍眠二馬遺余古有以妾換馬者

矣以書換馬自攻媿始可博一笑

  跋趙共甫古易補音

小學之廢乆矣陸氏經典釋文可謂詳盡近世讀書或

至苟簡率意誦習字有不識者始加閲視有訛謬終身

不自覺知而况補音乎吳氏好古博洽始作詩補音雖

不能變儒生之習而讀之者始知詩無不韻韻無不叶

祛所未悟有功于古詩多矣吾友趙共甫又取其説以

補古易之音用志甚勤逺以示余閲之不去手鑰老矣

習氣未除頗為是正一二目昏成嬾媿不能盡力也噫

凡將爰歴等書今不復見惟許叔重説文解字為小學

之本顏黄門家訓稱其檢以六文貫以部分櫽括有條

例剖析窮根源集韻雖博贍于攷古則未可全據共甫

今本諸呉氏多以集韻為證更當以説文解字定之可

傳無窮呉氏之書不知者以為苟然而已共甫祖其餘

論鑰又喋喋及此皆謂之癖可也雖然自當有好之者

  題拳毛騧

杜少陵觀曹將軍畫馬圖詩云國初已來畫鞍馬神妙

獨數江都王又云昔日太宗拳毛騧近時郭家師子花

名畫記江都王緒乃霍王元軌之子多藝善書畫鞍馬

擅名陳后山亦謂一紙千金不當價人傳此馬為江都

筆誠有之長安志太宗昭陵有六駿在陵後曰拳毛騧

金石録昭陵琢石象平生征伐所乗六馬為贊刻之此

馬神駿耐戰是横行萬里堪託死生者史稱秦王自起

兵以來前後數十戰身先士卒輕騎深入雖屢危殆而

未嘗為矢刃所傷今觀帝手書親乗之馬槊箭之瘡十

有二處而不及其身真大人哉攷之史其平黑闥也洺

水大陣信然榖州乃河南府之新安福昌二邑武徳元

年改榖州至顯慶二年始廢此言合鬬蓋征世充時黑

闥乃在山東也

  跋趙振文經幢碑

趙振文為臨安郡從事寄示小碑得于井中蓋錢氏專

知囘圖酒務曹從暉所立經幢也從書會同十年嵗在

丁未七月十五日試攷之石晉嵗在丙申改元天福三

年戊戌契丹耶律徳光改元會同至天福九年晉改元

開運至開運四年嵗實丁未契丹入汴滅晉六月劉知

逺建國曰漢仍用天福十二年正契丹會同十年是丁

未一年實晉之開運而漢仍稱天福契丹則日會同也

明年戊申漢始改乾祐錢氏兼有兩浙自唐乾寧二年

至皇朝太平興國三年凡八十五年當五代時貢奉中

國不絶惟唐明宗時安重誨奏削鏐王爵元帥尚父以

太師致仕時嘗稱寶正年號安重誨死復鏐官爵復用

中國正朔今乃用契丹年號耶律滅晉時大赦改晉國

為大遼國開運四年會同十年意必亦頒正朔于諸

國故錢氏用之此史氏所未見也錢𢎞佐以是年卒而

俶立史不書月舊五代史𢎞佐以漢初卒于位而倧立

漢祖入汴之嵗十二月倧為胡進思所廢此蓋𢎞佐已

卒當倧之時也因併著之

  跋王伯長定武修禊序

定武本凡湍流帶右天五字全者皆謂在薛紹彭之前

然不能知嵗月之乆近此誠善本王順伯謂是熙寧前

摹拓于中山者為可貴近見畢少董所藏董氏淳化間

本尤為精好自言為兒時親在定武見青石本帶右天

三字已闕壊大觀再見之與舊所見無異則五字未必

皆紹彭劖損也更當攷紹彭在中山時嵗月云

  跋余襄公題崖碑

襄公以孤生起嶠南忠言劘上顯于慶歴嘗出居庸闗

口伐戎酋于九十九泉退其二十萬之師西邊亦賴以

定晚而經制五管前後十年如交趾大理特磨南詔之

國皆可以頤指氣使使坐廟堂眞可以鎮撫四夷乃終

于南方人之功業不惟有時亦各自有地如伏波之在

南孔明之在蜀蓋非一人不然昭陵非棄才之主而公

之用不得盡為可歎也此帖字有顔體石崖天齊人物

亦俱與之相髙云

  跋李莊簡公與其壻曹純老帖

韓文公潮州表柳河東囚山劉賓客謫九年文愈竒而

氣愈下盛哉本朝諸公如忠宣之徳度元城之勁節東

坡先生英特之氣行乎患難髙掩前人莊簡公流竄瀕

死重以愛子之戚尤所難堪家書中言議振發略不少

貶其氣何如哉三誦以還慕仰不已純老姓曹氏諱粹

中吾鄉之善士有詩傳行于世真冰玉也

  跋金花帖子綾本小録王扶盛京

集賢王公金花帖子其孫鄜州謂端拱二年太宗朝第

三牓者誤也當以益公所攷為正尚書宋公名白時以

翰林學士禮部侍郎知貢舉其同知貢舉則知制誥李

公沆帖子花押蓋二公也咸平元年知舉四人楊給事

礪李舍人若拙梁司諫灝朱祕丞台符盛公帖子花押

乃此四人也太宗以至道三年上賓咸平改元真宗諒

闇遂不廷試而敕下禮部放牓登科記亦稱省試故猶

得以帖子報中選者非以不臨軒策試而廢兹制也知

舉止列祖父不及三代糊名復于淳化三年至是已七

年矣藝祖一朝進士凡十五舉多者不過三十餘人太

宗朝取士寖廣至二百餘人獨孫何一牓放三百五十

五人諸科合千餘人後世但駭其多而不知前兩年詔

權停貢舉至是集闕下者萬人太宗既多取之而後連

四年俱有權停之詔次五年為至道三年三月以大喪

不暇及至咸平之初詔以乆停貢舉頗滯時才令禮部

據合格人内進士放五十人諸科百五十人來嵗不得

為例于是進士孫僅等及高麗所貢竝賜及第此小録

所載五十一人是也祖宗時貢舉之疏數取士之多寡

惟上所命非若近世之定制也鑰髙曽先祖仍三世登

科中遭兵燬故書無一存者先祖少師元豐末年焦蹈

牓丙科後從年家章氏傳當時小録雖印為大編而與

今制不侔者已十餘條又嘗見嘉祐二年章衡牓東坡

兄弟小録與焦牓者不殊今始見王盛二家金花帖子

及綾本小録前此真未聞也諸公跋語如載知舉家諱

私忌等外若韻腳明主空一字案此下有脱落字句詩限六十字

以上成論限五百字以上成皆與今小異今止書第一

人此直書狀元外氏書其母之封五十人貫開封者三

十七人不應如此之多按端拱二年有㫖國子監生竝

須品官子弟開封府有户貫者充豈以此故士子多用

開封貫耶貫建州者二人一日建寧軍一日建州書事

不同如此者非一祖父俱存者今曰重慶而第四人張

景書榮侍下父祖未仕者書不仕三代名下書皇任者

柳河東作陳京行狀云五代祖某陳宜都王曾祖某皇

會稽司馬祖某皇晉陵郡司功參軍父某皇右補闕云

云或謂書皇者以表其仕于唐也此又不然多有稱皇

不仕者又或止書見任某官每一頂各空一字皆與今

不同此牓止五十人可以綾書不知前此孫何一牓三

百餘人亦可以綾書耶小録之作近亦屢有輕以意改

者要知典故所在前人多有深意一遵其舊可耳吁又

何止此耶司諫祕丞各稱其官楊公為翰林學士而止

稱給事李公知制誥而稱舍人亦因可見前朝之官稱

云楊公開國之初為第一人李公為乾徳四年進士第

五人梁公與其子固俱為大魁朱公則孫何牓第二人

主文極天下選宜乎得人之盛僅繼兄何固為盛事劉

燁子岳父溫SKchar是終身不聴樂者中山劉子儀參政李

子淵皆在此牓髙輔國曾祖季興祖從誨俱為南平王

蓋荆南髙氏輔國之父保寅不知在從誨十五子中為

第幾人與繼冲俱歸本朝者也吕䝉休三代俱贈師傅

父龜圖母劉氏徐國太夫人文穆公䝉正之弟也王克

從為彥超中令之孫句希吉為中正之子盛京為文肅

公度之弟樂黄庭父史任職方員外郎是作太平寰宇

記者其任職方宜矣李山房謂知名之士幾三之一後

生寡陋不能盡知姑誦所聞一時人物不亦盛哉借摹

本於豐宅之有俊老眼不能細書令從子溉臨寫藏于

家仍備書其後而歸之

  跋雲丘草堂慧舉詩集

余頃嵗游雲巖有詩牌挂壁上拂塵讀之云朝見雲從

巖上飛暮見雲歸巖下宿朝朝暮暮雲來去屋老僧移

幾翻覆夕陽流水空亂山巖前芳草年年緑愛其清甚

視其名則僧舉也曰非季若乎僧曰此今之廬山老慧

舉也後得其詩編號雲丘草堂集及與吕東萊紫微公

雪谿王性之後湖蘇養直徐師川朱希真諸公游最後

尤為范石湖所知盡和其大峨諸詩余赴東嘉亦辱詩

為贈近世詩僧如具圓復瑩温叟輩淪落既盡而師亦

亡矣其徒覺淨求跋其後感念疇昔因為書之師老于

禪悦詩句特其餘事而能兼得衆體佳處不可以一二

數讀之者可想見其人不勞贊歎也


  跋蘇氏囘文錦詩圖

晉史載竇滔苻堅時為秦州刺史被徙流沙蘇氏思之


織錦為囘文旋圖以贈滔宛轉循環以讀之武氏及見

晉史之成不知何所據依記載如此之詳滔字連波記


之末云因述若蘭之多才復美連波之悔過故山谷題


此圖云千詩織就囘文錦如此陽臺暮雨何亦有英靈

蘇蕙手只無悔過竇連波正用武氏之記而任子淵止


以晉史注之豈未攷此記耶余前後見舊畫數本大小

不侔未有如此卷之精者

  跋東坡行香子詞


揮塵第三録載東坡自黄州移汝州中道起守文登舟

次泗上偶作詞云何人無事燕坐空山望長橋上燈火


閙使君還太守劉士彥法家者流山東木強人也聞之

亟謁東坡云知有新詞學士名滿天下一出則京師便

傳在法泗州夜過長橋者徒二年况知州耶切告收起

勿以示人東坡笑曰軾一生罪過開口不在徒二年以


下吾鄉豐吏部叔賈誼倅盱眙游南山寺有老僧云寺

舊有苦條木一段上有東坡親書行香子詞後沈于深

水中亟募人取得之遺墨如新就刻其上尋爲一軍官

買去析為槍幹矣此詞惟曾寶文端伯所編本有之亦

云與泗守游南山作則揮塵所載殆未盡豈與之同游

後乃閲其詞耶偶從豐氏得墨本既登之石又以寄施

使君武子請刻之以為都梁一段嘉話

  跋黄氏所藏東坡山谷二張帖

東坡與黄潁州父子厚善嘗書潁州之父子思詩集之

後又龍圖二女爲少公二子适遜之婦觀此祭潁州之

文與龍圖直閣二公書問情好可知子思名上字孝下

字先潁州名上字好下字謙龍圖名从宀从是字師是

直閣名从宀从辛字才叔居宛丘家藏二蘇翰墨甚富

此二十一帖及孫志康二帖墨妙亭記鵶種麥行及山

谷二張公挽詩直閣之孫約之年纔十三遭靖康之變

隨其父郎中公脱身來南能攜以自隨既又力貧登之

石其未刻者一二爾可謂善守家法者也余嘗銘其墓

亦為及此約之幼子直義以真蹟見示為記其大略坡

書皆有法石本類多失真此卷字字飛動恵州儋耳及

北歸等帖尤為老筆信可寶也第六帖云因志康行即

孫君也第七帖云乞會稽使其得請則題詩必滿浙東

矣第十六帖云乏人寫大狀不罪簡率蓋今所謂外啓

者前輩書問皆用之故云第十九帖在曲江云何時定

居少安晚節歸及毘陵而仙去曾不得一日之安也悲

黄太史張右史張浮休皆一時人物之英則潁州之賢

可知太史先自金華徙豫章潁州之先自浦城徙宛丘

嘗敘宗盟故稱從姪右史為龍圖友壻且居于陳嘗為

潁州作友于泉記故敘鄉曲浮休又周旋伯仲間任道

即汝陽守誦三公之詩使人興起也

墨妙亭記惜未登之石鵶種麥行有章草體别是一種

風氣

 祭潁州文故潁州使君同年黄兄集云幾道大夫年

 兄之靈○終焉玉雪集身為玉雪○不緩不𢪔集不

 絙○與義降升集與道○含章不矜集終焉不矜

 墨妙亭記以為吳興新集集無以字○余以事至吳

 興集至湖○乃為差乆集猶為差乆

 山谷詩仕路厭風沙集厭作困○袖有投虚手集手

 作刀

 張右史詩但使將軍桃李在集使作得○聞凶哭朋

 友集聞哀若朋友

 張浮休詩常憶之官潁上時集作憶昔○著靴騎馬

 集作乘馬

 三公詩皆親筆集中猶不同如此豈編集時嘗改定

 耶

  跋遺教經

歐陽叔弼集古録目遺教經卷第二百六十三右不著

書人名氏刻石年月世以為王羲之書石在永興歐陽

公集古録跋尾遺教經相傳云羲之書偽也蓋唐世寫

經手所書爾唐時佛書今在者大扺書體皆類此第其

精粗不同爾近有得唐人經題其一云薛稷一云僧行

□書者皆與二人他所書不類而與此頗同予知寫經

手所書也然其字亦自可愛故録之蓋今士夫筆畫能

髣髴乎此者鮮矣山谷云不知何世何人書或曰右軍

羲之書吾嘗評此書在楷法中小不及樂毅論爾清勁

方重蓋度越蕭子雲數等非右軍筆畫也趙明誠金石

録云唐遺教經正書無姓名第一千九百四十八跋云

國初時人盛傳為王右軍書惟歐公識其非是攷諸公

之論非右軍書明矣然歐公謂唐寫經手所書明誠定

著為唐遺教經則尚有可疑以世民二字俱如此寫不

空筆畫恐非唐人書或若山谷之言不知何世何人得

闕如之意也

  跋東坡紙帳詩

坡公次韻柳子玉二詩曰地爐曰紙帳此紙帳詩也集

中紋作文㲲作疊煖作暖秖作但皆可通惟以鯨為衾

則非也少陵有太子張舍人遺織成褥段詩有云開緘

風濤湧中有掉尾鯨後又云錦鯨卷還客始覺心和平

坡正用此事而編集者未之攷也此卷字畫飛動不可

形容公嘗和子由論書曰端莊雜流麗剛健含婀娜豈

自道耶

  跋陳進道所藏杜祁公詩

右杜正獻公詩翰界紙謹書三誦起敬第不知請郡四

明者何姓公自注云君侯逺祖諱郃始知其為孫氏按

四明題名記云孫郃博學髙才唐末授左拾遺淨恵院


即其故宅載于圖經唐文粹有古意效陳拾遺有哭𤣥

英方干先生詩有卜世論春秋無賢臣論皆郃之作也

又不知孫氏為守者為誰太守題名記中無之止有孫

扶在端拱中又與正獻不同時慶歴中王周以司封郎

中為守鄉人也政和七年鑰先祖少師為鄉郡兩任涉

五年在任除次對所居號晝錦坊南門内有錦照橋與

正堂相直宅之後有錦照堂在今竹洲上宅之左有堂

名以繼繡以繼王公之後也不聞有姓孫而為鄉守者

王岐公作孫威敏墓誌嘗以樞密直學士知益州道中

罹母憂服除以為陜西都轉運使未欲逺去墳墓得知

明州屬盜起山東改知徐州威敏越人王荆公在鄞時

答元規大資書有云比方得邑海上而聞左右之别業

實在敝境豈威敏以别業在此故有仁里之言又豈威

敏得請而正獻贈以此詩既改徐而不及至郡耶淺陋


姑誦所聞未必真是進道好古博雅更試攷之

 蔡君謨詩㑹亭遇資政孫公赴闕公致仕已七年時

 召歸將有西鄙之任有云新治甬上居閒逸安暮齒

 以是知亦嘗居于四明

  書從兄少虛敎授金書金剛經後

嗚呼此從兄教授少虛之眞蹟也兄少好二王書筆力

素髙後得樂毅論石刻深愛之一筆不妄下故楷法精


妙字字可敬觀者當自知之兄諱鈜少虛其字也幼有


俊才日誦千言未冠能屬文十五應鄉書中其選又十

年始入太學聲聞諸公間公試聖人肆筆成書賦薛叔


雲元鼎魁文固佳而兄之賦云元聖有作斯文在兹惟

得書之體也故肆筆以成之兄自少習書未嘗作賦時

方兼經一出而爭誦之私試惟聖人可以踐形論冠絶

一時蓋他人皆謂聖人能踐形兄獨謂可以踐形尤得

孟子之旨而文又勝蜀名士馮圓仲方李知幾石為學

官相與擊歎且曰東南乃有如此人才耶必欲寘首選

雖以異議小卻而名愈重紹興二十有九年解試為第

七名明年省試為第六名三場俱髙而堯仁如天光武

總攬權綱二論尤為世所稱述錢子和豫為參詳官批

其卷云議論雄特文勢雅健非老于史學者不及此無

有與之爭衡者方未第時嫂鄭氏不幸勉強赴省既登

丙科授鹽官尉已成見次遭伯父朝散之喪哀毁瘠甚

奉親至謹真是食在口則吐之至是欲寛伯母陳氏安

人之憂先意承志曲盡子道服闋除泰州教授未幾又

罹内艱何其多難耶乾道三年莊文太子將葬宫僚二

詹事庶子諭徳當作祭文而難于言或以屬兄為之文

曰嗚呼惟天惟祖宗啓佑我國家純篤生哲人允惟元

良及兹重離竝明家用平康於萬斯年肆用貳我宸極

承我兩朝用奉若于天休洪惟我億萬年竝受丕丕基

者庻其在兹若之何弗弔旻天降割于我家虚我主器

惟御事庶士越在外服越百姓里居罔不䀌傷心矧惟

某等有服在百僚惟我儲君既冠成人夙敏日躋弗勤

弗煩惟兹四人無能往來厥有顯徳亦罔克紀述惟速

戾于厥躬是懼若涉淵水今日月有時惟是窀穸之事

所以奉神靈于幽宮者其孰敢弗䖍肆惟靈其監于兹

雖多用盤誥語而體正文古無能易者衆作為之皆廢

尋為臨安府教授以為郡國首善為上庠之亞堅持規

矩學者翕然師尊之光宗以東宫尹京内侍知省甘昇

怙勢横恣欲廣湖上園囿諷府中移置社壇府命兄為

祝文兄執不可以書抵少尹曰依奉令旨改移社壇就

昭慶寺前築疊令譔祝文某竊以社稷繫一府利害不

可輕有改作况今皇太子殿下領尹事大體重尤難輕

議某雖聞見今社壇委是荒蕪沮洳每嵗不問晴雨只

就寺宇祠祭深失禮意此實累嵗有失修治止合芟治

增築别建祭屋孟子云祭祀以時然而旱乾水溢則變

置社稷趙岐謂其間有旱乾水溢之災則毁社稷而更

置蓋謂國之事神者既備而神或不職然後可以易置

示加責于神也今六氣順序别無災沴若今輕改社稷

神何所依祝史之文其將何辭揆之幽明事未穏便欲

望别取令旨止下本府如法修築若必欲改移所有祝

文不知所謂難以下筆未敢製譔言雖不用而聞者歎

服咸曰昔知其能文不謂風節如是之髙也淳熙改元

考試婺女得疾卒于貢院夀止四十有二嗚呼痛哉天

胡予以才而嗇其夀畀之名而奪其禄耶娶鄭氏宣和

太宰居中之曾孫再娶孫氏紹興參政近之孫郎中大

雅之女俱無子以族人之子演為後又得一子澧于民

家以其為遺體也始日者唐杞謂兄不夀且大期不逺

齋戒泥金以書此經冀望少延而竟如其言尤可哀也

兄喜讀莊子漢書故文氣有近似者嘗謂鑰曰我欲手

寫古書意所好者首以檀弓繼以天問天對之屬必與

時好不合欲名曰攻瑟編大率志尚如此甥壻盛箕號

能文自婺來明作四明八詠頗工衆方環坐讀之兄乆

與之厚字呼曰次龍沈約文體卑弱可憎君又效之耶

坐客赦然盛亦悔媿藏其藁不出鄭先生剛忠席下數

十人兄一日忽私謂鑰曰吾黙觀同舍中惟楊聖可與

吾弟為佳問之則曰惟汝二人清而有福問兄何如又

曰我雖清如無福何今同舍凋謝存者蓋寡聖可名公

冶晚得官而有子琛登甲科兄非相形者而風鑒乃如

此鑰少兄四嵗愛撫訓奬過于同氣其卒于婺也往為

䕶喪以歸兄之昆弟五人惟幼弟在其子浹裝潢此卷

以求跋痛念兄之抱負不羣宜乎逺到顧其少作與場

屋之文俱不足為兄道而區區具載于此者傷其不夀

而見于世者止此其亡也誌銘不立羣從輩行今亦無

幾鑰不書此則兄之哲蹤逺韻遂泯泯矣故書之不嫌

于詳鑰非不慕兄之書而天資不潁不及逺甚于是年

六十有七矣勉追後塵而猶如此雖覺我形穢亦無所

辭焉

  跋仲兄嚴州所書安遇山房題扁

先君銀青嘗讀葛文康公集見其父清孝公行狀云所

居以安遇名軒言遇無定遇安有常安先君欣然曰此

吾之心也遂以名所居之堂自號安遇居士先是卜夀

藏于報國山仁濟院祖妣魏國墓左因作小菴于山下

號安遇山房命仲兄書其扁後既葬于長汀而山房亦

廢仲兄遺墨尚存從子濚裝池求跋痛念父兄相繼下

世二十餘年撫卷不勝感泣

  跋王恭叔所藏淵明雪中詩圖

初寮跋祖潁所藏東坡帖言吏部趙公元豐元祐與坡

為代所藏則公使淮南時坡所行詞也言公之孫竒育

而不及棄竒蓋寮之愛壻也集中與之賡唱近三十篇

亦謂之趙十六有云何敢壻君真好友端來學道伴衰

翁與之别則曰吾詩如鐘須子撞豈可一日相參商則

翁壻之間固可知觀此圖則又知其兄弟之相與風度

殊不凡王郎示余此卷余何敢望寮君之伴我亦我家

之祖穎也

  跋先大父徽猷閣直學士告

政和間先大父少師被命守鄉邦再任至四年宣和二

年方臘起睦州連陷睦杭歙處四郡聲搖兩浙承平既

乆至勤京師遣大兵而後𠞰滅時先祖備禦甚嚴保全

郡境適召赴闕下不敢遽去奏乞侯代以安人心事定

奏聞遂升學士綸告既登之石足為家寶惟是詞臣不

知其詳襃詞既簡外祖汪公所記鑰實知之時諸父多

仕于外九伯父暨先君待次里中揚州倅卞公養直圜

在伯父館下為此跋語亦未深攷也鑰昔聞之臘之初

起本無足畏朱勔父子以花石進奉等結怨東南所在

頑民好亂者與臘相應賊勢日張其實皆村民也少隨

侍處州聞其來處也止以數舟載百餘人絳帛帕首帶

鏡于上日光照耀自龍泉山間亂鳴鉦鼓順流而下諸

邑洎城中望風而遁略無守備遂據州城又欲破温州

賴劉教授士英唱義堅守台州賴滕司户膺二城皆全

鑰嘗仕二州尤聞其詳温則處賊洪再使其徒來攻其

西呂師囊以魔術發于台之仙居既破樂清又攻其東

危甚郭少保仲荀等以西師來援始免台亦師囊之黨

攻城甚急久而後解二城雖僅免而城外皆為盜區蹂

躙殘滅甚矣越分帥府雖不至為賊所迫而剡川新昌

魔冦大熾被害最酷及寧海俱與奉化為鄰避地而來

者如織恐賊徒雜于衆中人心恟恟先祖經畫大略如

汪公之記神道碑云台越二城雖全而外境皆殘破惟

明六邑秋毫無犯為得其實矣爰是東備海道南塞新

剡寜川之衝布耳目逺斥堠戒僧寺不復鳴鐘有急則

鳴以為警賊知有備不敢犯我在諸郡中闔境獨全明

賞信罰境内之盜亦不得發發亦輒得祐陵知之深嘉

屢歎故賞之尤厚冦既平改睦州為嚴歙州為徽剡縣

為嵊亦可見當時之事變矣鑰不肖且老每念先祖之

功無有發其幽潛者會從子深以此卷求跋敬敘所聞

使後來者知之

  書機汲記贈姜子陽題其後

乾道五六年間先光禄守括蒼兄弟隨侍郡齋中無處

不對谿山之勝而山無水源取汲于谿一日試同仲兄

步至谿滸一下數百步又攀援而歸喘汗乆不定相顧

曰徒手上下猶如此彼卒輩負水而登日不下數四其

勞甚矣思有以免之竟無策而止後偶讀劉賓客集有

機汲記聱牙難曉詳究其説則啞然曰是可施于括蒼

無疑然乆無所告語姜子陽鈐轄沿檄來歸因語及此

詢問甚悉是有心于利物者因為録賓客所記又命工

作小式以遺之歸見黄堂儻獻其説而贊成兹事縱未

能筧以達于正堂但得引寘山上而運之比汲于谿者

大有間矣外而公廚及公帑釀酒之須皆可以濟下至

巖居而谷汲者亦可倣此若小有不合則又在潤澤之

功子陽幸加之意焉

  跋豫章别集案原目此首後有跋王伯奮所藏文苑英華跋清閟居士臨修褉序二首

  今竝佚其文

一詩二銘贊頌三序説四記律賦箋注老子一篇杜詩

六十首東坡少游參寥各賦春日詩十首參寥第八首

云梅梢青子大于錢慙愧春光又一年亭午無人初破

睡杜鵑聲在柳花邊山谷别集書王氏夢錫扇乃是此

詩但首句云壓枝梅子末句云杜鵑啼在柳梢邊豈山

谷愛參寥詩嘗書之扇耶山谷以承天院塔記為人所

訐遂貶宜州記文及毁壁序皆見此集








攻媿集卷七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