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攻媿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九

< 攻媿集 (四部叢刊本)
卷第二十八 攻媿集 卷第二十九
宋 樓鑰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武英殿聚珍本
卷第三十

攻媿集巻二十九

     宋   樓   鑰   撰

 奏議瑣闥惷言

  繳馮輔之等轉官改易製造頭冠法服等竝皆精緻幹辦御藥院馮輔之黄鑑吳

  思忠李唐卿各轉一官内馮輔之吳思忠遙郡上轉行黄鑑階官上轉行李唐卿轉行遙郡

臣仰惟陛下即位之初憂勤抑畏臣子奉職朝廷清明

海内欣快雖水潦為災嵗事壊于垂成而人心不恐者

以政事紀綱之可恃也兹奉聖旨以御藥院改易製造

頭冠法服依淳熙十六年體例幹辦御藥院四人竝特

與轉行一官臣誤蒙陛下擢寘瑣闥不敢不以愚忠仰

圖報効臣竊惟歴代人主或出于幼沖不知爵賞之可

重或强愎自用不以法制為當守又以嗜慾荒惑不能

自克則左右近習之人乗時肆志引例破法惟其所欲

外庭不能支吾則攀援僥倖馴致亂階者多矣陛下誕

膺丕圗人心翕然詔書所至危疑之情即日盡定葢知

陛下仁孝素著而務學為急習熟世故親履時變反覆

史傳之得失洞知小人之情狀無酒色之娛絶器玩之

好專欲親近儒生講論經理此不世出之主也所望超

然逺覽削去弊蠧排抑僥倖振起紀綱惟祖宗故典是

遵惟天下公議是取則太平之期可望今即位纔及兩

月而已復容受欺罔遽出横恩以塞無厭之欲其何以

示天下夫人主恃以立臣民之上者以紀綱為急横恩

一出則是斜封墨敕自壊紀綱陛下心所備知目所親

見凡可鑒可戒之事皆當深思切慮力自振抜豈應因

仍舊例以黷初政近年以來每遇如此指揮臣僚無不

繳駮率蒙依奏後雖製造頭冠法服轉行之人亦以繳

奏終于回授而況于改易者乎今來馮輔之呉思忠竝

係武功大夫遙郡團練使若于遙郡上轉行則皆為防

禦使黄鑑見係武功大夫遙郡承宣使若與階官上轉

行則為横行右武大夫李唐卿見係武功大夫若與轉

行遙郡則為刺史夫武臣至于武功大夫則為止法正

如文臣之中大夫也武功大夫實歴七周年用七舉主

始轉横行非有功效顯著不帶遙郡如文臣不為侍從

不得為大中大夫二者皆有累數十年而不遷終身而

不得轉凡有恩賞正許回授此一定之法也臣愚欲望

睿斷將上項改易頭冠法服賞各與轉一官其礙止法

人竝與依條回授以昭名器之重以示天下之公以窒

僥倖之門以光初政之大不勝幸甚所有録黄臣未敢

書行

  繳隨龍講官等轉官

臣竊惟陛下龍飛御天凡舊日攀附之人均轉官資誠

未為過但以國家官宂至此已極而六年之間兩遇覃

霈爵賞益濫嘗攷隨龍恩例在祖宗時止轉一官多不

過兩官正縁高宗立國于擾攘之時一行官吏自元帥

府執羈靮于萬死一生之中故南京即阼之初隨龍人

竝轉四官夀皇朝雖轉四官然兩官係用建儲恩併轉

非專為覃恩也太上皇朝四官之賞葢是失于契勘陛

下不以位為樂不得已而後受臣于彭⻱年黄由沈有

開同在後省見其引義力辭其言至切心甚服之臣愚

欲望睿斷檢照祖宗之舊典裁節近年之横恩酌為中

制使隨龍講官各轉兩官曾任藩邸講堂官各轉一官

以成舊僚辭寵之賢以示陛下不敢自比于祖父之意

天下幸甚臣冒昧進言不避紊煩所有録黄臣未敢書

  繳戴勲除知閤門事

臣仰惟陛下龍飛御天潛藩舊人際千齡之會無不有

攀附之幸矧如勲者服勞五年職爲內知聖心記存擢

而用之誠未爲過然初除帶御器械臣僚以員數巳足

恐其濫額以啓倖門嘗具繳奏今奉使方歸自言閤門

舍人今旣故除卽合解罷乞祠祿而遽以知閤處之則

爲過矣始八月中臣寮之奏欲少俟他日有闕以頒成

命得旨依巳降指揮則是除目巳定又曰候有闕日供

職則陛下所以處之者可謂詳盡矣今乃猥以員數巳

足欲從朝廷乞一外祠而遂得知閤雖曰不要君臣不

信也竊見夀皇即位之初龍大淵曹覿在潛邸尤久亦

止除御帶至次年春間大淵自樞密院副都承旨覿自

御帶俱為知閤時金安節周必大相與繳論甚切且謂

二人攀附雖舊過此以往事君之日甚長儻其謹畏有

加何患身不富貴奉聖旨罷劇就閒宜允衆論尚兹回

繳可特依奏大淵别與差遣覿依舊帶御器械一時君

臣之間如此其盛然猶其進不已恃寵弄權寖預政事

貽害甚多太上皇初年譙熙載姜特立徑除知閤無有

論者公議深以為惜然猶是太子春坊又非内知之比

如勲本是士人素被眷知使事甫畢且當退靜以俟君

命不應遽有此舉上則以御帶為未足下則欲乞外祠

以徼取其所欲如控囊然若遽以知閤處之則陛下之

官非惟不足以厲世摩鈍亦不足以慰滿左右之意臣

實憂之欲望睿慈深察愚忠追寢新命今譙令雍既以

持服未可仕宦勲則當用八月十九日聖旨候有闕日

供職或恐聖意念其未有職守即乞如吳炎依蔡必勝

例權差候有闕日撥填庶得允當所有録黄臣未敢書

  繳闗禮張宗尹特與隨龍恩數

臣竊見前項指揮頗駭觀聽臣非敢故為煩瀆實以隨

龍恩數自來無有特與之法一開特與之門恐恩倖援

來者無已陛下必有難處者伏覩淳熙十六年三月十

七日聖旨隨龍講官承受官可各轉四官以承受官厠

于隨龍之數已非令典然猶不至如今日特與恩數之

濫是時承受官係劉慶祖以無官可轉已于吏部陳乞

回授今來闗禮張宗尹若果係承授潛邸奏報兩殿文

字陛下念其有勞欲與以恩數乞照淳熙十六年指揮

施行庶免開特與隨龍恩數之門以塞後來攀援之路

不為小補所有録黄臣未敢書讀

  繳隨龍人轉官并王倓等八人恩數

臣近者論奏隨龍講官及曾任藩邸講堂官轉官事乞

酌為中制講官各轉兩官曾任講堂官各轉一官得旨

依奏仰見陛下虚心應物從善如流臣不勝感涕有君

如此何忍有懐而不言尋奉聖旨隨龍官吏諸色人軍

兵等開具職位姓名可各轉四官資白身人與補保義

郎曾經藩邸應奉人可各轉四官資等臣縁未知前項

講官處分未敢論奏今又準今月十日指揮依已得指

揮官吏諸色人等轉官補官應千恩數等竝依淳熙十

六年體例臣僚繳奏數内王倓八人十四日得旨王倓

等内有官人轉兩官白身人與補承信郎陛下之不私

舊人足以示大公于天下然臣猶未有盡其愚須至再

瀆天聽臣前奏謂隨龍恩例在祖宗時止轉一官多不

過兩官正縁高宗立國于擾攘之時一行官吏自元帥

府執羈靮于萬死一生之中故南京即阼之初隨龍人

竝轉四官等事其理甚明今講官及曾任講堂官已蒙

陛下依奏減半推恩則隨龍官例諸色人霍汝翼王徳

謙以下各與轉兩官白身人補承信郎曾任藩邸應奉

人各與轉一官其王倓等八人照曾經藩邸應奉人推

恩則事體輕重與講官等一體實為允當陛下在位統

業以天下為憂身率以正無敢不服累年横恩至此裁

定天下必當稱誦聖明自此抑僥倖振紀綱惟聖意所

尚朝政清明此其本也臣職在封駮苟有管見不敢避

仇怨而負天子伏惟陛下裁赦所有録黃臣未敢書讀

  繳鄭熙等免罪後省看詳臨安府進士鄭熙等連三上書所言無禮奉聖旨竝免罪

臣竊惟陛下即位之初下詔求言章交公車來者甚衆

後省被旨看詳雖未能徧其間議論剴切有補于政者

猶未暇一一奏聞若鄭熙輩上書再三言寖不遜所乞

幸建康事尤無足採得旨免罪仰見聖主寛宏之度然

臣又有愚見不得不以奏聞古語有之狂夫之言聖人

擇焉以言求人曾未聞有所襃表而遽有免罪之旨不

可以家諭戸曉必有輕議于下者況士人上書亦間有

無稽之言甚于此者欲望聖慈葢之如天若此等人一

切容之萬一有伏闕邀駕等事自有常規寘之有司以

旨赦之庶全國體若因看詳而免罪臣等受謗而不足

道恐非所以廣陛下之盛德也臣一日之間屢有論奏

實非得巳自非賜以矜察臣實無所逃罪如鄭熙等果

有不遜之心免罪之後亦不能禁其妄發不若寢而不

問靜以待之臣懷不自巳犯分瀆煩無任戰懼之至所

有錄黃臣未敢書讀

  繳蔣介除右監門衞中郞將

臣竊惟古者侍御僕從罔匪正人其選擇之遴不徒取

其勇力也近時環衛官閤門帶御器械等即取武勇之

士又參以才諝韜略文學之人誠有古意此國家之美

事也如介以右科發身人物議論足以備環衛之列久

在閤門得郡逺去陛下親擢稱此選臣亦喜朝廷用人

之當除目之下即已書行徐攷員額則尚有可議伏見

初置環衛官以來三十餘年矣元以十員為額實精其

選内以嚴侍衛之職外以示將帥之儲今十員已足而

又除介以介之才收置于員外無不可者特以遴選人

才之地此門不可遽開一開此門權倖貴要便將攀援

而進予授苟濫則名器愈輕不可不慮也臣愚欲望聖

慈别賜處分庶免攀援僥倖寖壊成法所有右監門衛

中郎將録黄臣未敢書讀

  繳李謙召試閤門舍人

臣竊惟武臣之召試閤門舍人與文臣召試館職無異

必其人物才業足以厭服衆論不可以輕予也李顯忠

稱號名將而有孫能以文學自好嘗名薦書陛下寵以

召試宜矣臣初不知謙何等人攷其家世乃知其父師

顔曾任建康府統制于紹熙四年七月十一日乞致仕

如此則謙之服父喪方踰小祥猶在服制中也在法小

使臣遭父母喪只給假百日本非令典近方有臣僚論

奏議更此法見今看詳況本法自有願持服之文正所

以待孝子也謙為小使臣固可用百日之制矣嘗獲文

解則是願為士人而不持父母喪可乎未除而經營召

試欲玷清選則是冒哀求仕尤法之所不容也欲望睿

斷追寢成命勒令歸持父喪俟服滿而後從仕觀其見

識凡下亦不足以辱召試之寵所有録黄臣未敢書讀

  繳劉詢帶行遙刺

臣照對劉詢兩任簿書官合轉兩官酬賞得旨依劉堯

咨趙友仁例特與轉行遙郡刺史臣竊攷之劉堯咨淳

熙六年以武功大夫奉使回程特授榮州刺史則是以

奉使恩而轉遙郡非以簿書之賞也至八年始以簿書

任滿賞特授忠州團練使趙友仁淳熙四年以在殿陛

日久應奉有勞將兩任簿書任滿轉兩官恩例特典轉

行遙郡刺史此詢所引之例也臣攷之成法武功大夫

為武臣止法今來雖有趙友仁例縁友仁係在淳熙四

年至淳熙十六年太上皇帝即位之初所降指揮竝不

許以泛賞遷轉止依條法施行自此以後凡所以泛賞

引例轉遙郡横行者皆許繳駮或吏部執奏終于回授

而後已臣愚欲望聖慈特降睿旨寢罷劉詢帶行遙刺

指揮令與依條回授所有録黄臣未敢書讀

  繳王涇等放令逐便

臣伏覩上件指揮竊惟陛下聖孝仰奉三宫以涇等皆

醫官舊人故許逐便以備使令然四人之貶罪有輕重

未易以一概論也方高宗升遐之初涇追兩官勒停一

千里外州軍編管馬希古追兩官勒停五百里外編管

後省臣僚獨論涇之罪不容誅以其輕脱縱肆所用之

藥不依方書不隨病證率意自任致此禍變人人憤鬱

恨不食其肉罪大責輕縱未置死地乞斷配以副衆心

有旨王涇追毁出身以來文字特決脊杖二十刺面配

千里外牢城收管紹興三年正月指揮周昭應奉醫藥

不謹除名追毁出身以來文字刺配瓊州牢城永不放

還臣愚竊謂夀皇盡孝執禮不勝創鉅痛深之心故處

涇之罪僅恕其死而已太上皇帝之恕周昭行道之人

多知其故含怒蓄憤以致違豫者久之竄之海外聖意

可知在今日雖經赦宥不應遽使之齒于平民臣以為

馬希古尚可恕也王涇周昭之罪不可恕也欲望睿旨

將王涇周昭逐便指揮特賜追寢毋致失刑以累初政

所有録黄臣未敢書讀

  繳醫官鄭至逹改風科入内内宿

臣聞有國有家者立法定制使有司守之有司不能守

則君上當治其廢法之罪若徇一夫之請越法自便有

司能執法守而上之人反欲以一時指揮而廢法開僥

倖之門以來無涯之請則法令俱成無用矣醫雖曰伎

然先王之所甚重矧國家禁廷之所用上奉三宫所宜

精擇元豐之法選保試補其制甚嚴政和少變宣和又


申嚴之俾竝依元豐法雖奉特旨傳宣宣押等仰醫局

執奏不行可謂詳盡矣臣在後省所當遵執實縁年來

繳奏多急于大者而以此等猶為細事亦間有書行自

知其非今朝政清明凡僥倖廢法之事遇之輒論陛下

俯從如響則在臣尤不敢忽所有鄭至逹特改風科與


差入内内宿其于法制不可行者二而事體之大不可

者一臣敢陳之揆以宣和執奏之法一不可也又乾道

三年指揮内宿風科醫官以二員爲額見今溢額人且

令依舊今後竝不作闕差人二不可也是二不可者翰

林院醫官局能執奏以爲不可而聖旨特依今來指揮

則是臣所謂有司能執法守而上之人反欲以一時指

揮而廢法此于事體所繫尤重自此苟有勢援之人皆

視法令爲甚輕悉以特旨衝之則舊法幾于無用矣此

臣所謂事體之大者也臣不識鄭至達爲何人伎藝之

精否攷之案𦢌則累經繳奏淳熙十二年爲德壽宫醫

官有勞特與免試驗供職差入内内宿淳熙十三年

為醫藥有勞差充徳夀宫祗應皆為醫官局執奏奉聖

旨特依今來指揮皆為臣僚繳奏而罷不知懲創又圗

特旨以破舊法則其人頑狡可知況内宿風科醫官既

以二員為額目今已有員至逹又在三人之外又聞大

方脈以七員為額正縁千求不止已是濫額數員可見

冗濫今若不行止遏恐來者不已是醫官局能執法守

而舊法日以寖廢臣等反失其職矣是以冒昧歴歴言

之欲望睿斷追寢特旨庶使僥倖攀援之人自此帖息

不勝幸甚所有録黄臣未敢書讀

  繳謝淵請給全支本色

臣仰惟陛下奉承三宫惟恐不能順適聖意然法制之

設所以公天下而共守之有不可踰者知閤謝淵為皇

太后親弟請給依韓𠈁胄例特與依禄給全支本色有

以見陛下奉祖后之意然真俸之支則有不可吳瓌吳

琚同為太皇太后親姪同為檢校少保節度使可謂事

體至切矣然吳瓌之請真俸已久無有議者而吳琚之

請太上皇為之降旨則黄裳以給事中力陳者三四陛

下為之降旨則黄由以攝給事中又至于再三論奏而

後止疑若有甚異者無他瓌在紹興元年十月指揮之

前而琚在指揮之後者指揮既定之後若又開此門則

戚里攀援何時而已兩朝聖明終允其奏韓𠈁胄之真

俸以淳熙十五年十一月降旨正與吳瓌事體一同謝

淵之請切似吳琚臣是以不容不論欲望聖慈收寢前

項内批指揮自後若不係南班隨龍統兵戰守之人以

真俸為請者一切以定制絶之既以杜僥倖之門于節

用之政不為小補所有錄黄臣未敢書讀

  繳傅昌朝改差幹辦皇城司


臣竊惟皇城司之職不為輕選臣不知傅昌朝為何人


第以名簿籍攷之淳熙十年天申聖節皇后合得䕃補

恩澤將一名回授與本閤進奉白身傅昌朝補承信郎

昌朝所謂之官雖元係親屬恩澤而補官之日明言以

親屬恩澤回授與主管進奉之人即顯得本非親屬而

主管進奉止係一時非泛補授故頃以親屬賞典轉官

先經之部告示後有給舍繳駮皆謂依元降指揮止合

轉至訓武郎止不曾施行至今年七月二十七日指揮

云皇太后親姪女夫傅昌朝偶用本殿捧香恩澤補官

特與依親屬補授出官施行見今吏部申明朝廷未曾

轉行武翼郎夫覃恩轉官以千萬數獨昌朝未得放行

葢其出身猶未明白也若止是一時非泛出身其得閤

職已是過當難以遽當皇城司之選況昌朝見待幹辦

軍頭司猶未赴上臣愚欲望聖慈收上前項皇城司除

目俟朝廷取見出身明白放行本人轉過武翼郎然後

授之未為晚也所有錄黄臣未敢書讀

  繳李氏等依宫人例支破請給成國信國崇國三夫人李氏等係太

  上皇后親屬依宫人例支請

臣竊惟國家賦禄俱有條式不可紊也紹興元年士歆

妻梁氏支給臣僚繳奏謂一命婦之謂給事體雖若細

微然倖門一開攀援者衆蟻穴之不塞可以潰隄遂蒙

寢罷夫以士歆為宗室大老其妻一有干請猶為之遽

止今無故而給三人尤為無名吳琚為太皇太后之親

姪謝淵為皇太后之親弟其請支真俸陛下不以私害

公悉從繳奏而止李氏三人因縁戚里不從夫爵得授

國封已為幸矣若更依宫人祿式則例支破諸般請給

僥冒益甚檢照内國夫人例一人每嵗約計錢近二千

緡銀一百五十兩米四十五石綾一百二十五疋羅三

十餘疋絹六百疋綿四百兩況一日而併與三人其蠧

耗可知陛下恭儉節用為天下先中外方且冀望裁抑

内庭用度以紓國力若遽開倖門自此攀援日至何以

杜絶臣愚欲望聖慈收還上項指揮以塞戚里無厭之

請實為幸甚所有錄黄臣未敢書讀









攻媿集巻二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