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襄州刺史靳公遺愛碑銘(並序)

故襄州刺史靳公遺愛碑銘(並序)
作者:張九齡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291

江漢閒州以十數,而襄陽為大:舊多三輔之豪,今則一都之會。故在晉稱南雍,在楚為北津,厥繇嚨雜,亦雲難理。而前此領郡,鮮能安人:或寬或猛,或拘或抗,跡多弗類,俗亦弗寧,是以天子念與我之理,而公受煩卿之寄矣。公名恒,字子濟,其先某人也。祖帥,幽州長史;父禮庭,奉天討監察御史。世不苟合,義在難進,雖無充量之位,而有積善之烈矣。公性持重,有器望,即溫而厲,居敬而簡,度量可以軌物,德義可以服人。而先王遺言,率由好學,君子行道,必本忠恕。浚源水潔,厲翼雲翔,故一舉為拾遺,已有遠致;三入為御史,侃然正色。當時知音,謂且大用,而尚書理本,郎官選才,亟踐諸曹,克妖蝦議。及再典大郡,遂佐益州,攝御史丞,都督西南軍事。原軫超將,豈惟上德?翁歸中立,實兼文武。

先是兵連蠻徼,歲轉軍儲,擾我公私,費以巨億,公迺急其所病,思有以易之,建大田於雲南,罷饋糧於巴蜀。向之窬重阻,冒毒瘴,負擔以踣斃,垂耳於剽掠者,每十有五六,及公底績,盡境賴全。至於是邦也,政實有素,今也惟行,不違其方,以索其極,莫不教之誨之,優之柔之,從者善之,否則威之,先德後刑,端本肇末,物知所勸,事則有經。率訓者眾多,變薄為厚;感惠者深遠,既和且均。夫然後人斯恥格,庭少諍訟,參佐閒失,屬城晏如,其始也一年而政成,其終也三年而頌興,愛之如父母,畏之如神明。開元十二年,以理跡尢異廉使上達,天子嘉之,稍遷陝州刺史。暨解印去郡,攀車盈途,或願借無緣,而人吏遮道;或瞻望弗及,而老幼啼呼:如是者五裏已終朝,十日迺出界,而皆有言曰:「舍我何之?」及聞公之喪,哀可知矣:市為之罷,舂以之輟,惠愛之結深,古今之感一,藎為仁由已,而遺德在人者,其若是乎!郡中士大夫,與門生故吏,聚族而議撰德,是以刻石立紀,彼鯛陽之陋;墮淚成碑,此峴山之績。銘曰:

英英靳公,宣哲秉彝。為我髦士,作人元黽。倜儻大節,磊落瑰詞。人亦有言,天實資之。御史直繩,郎官高選。動必兼遂,能皆再踐。糾遏邦慝,彌綸事典。遂及我人,化流樊沔。激厲素風,抑揚善政。約紀為法,急人所病。物故推誠,事匪忘敬。感被於下,仁明在詠。舉德不鮮,涉道載深。穆然清風,莫其遺音。係公既沒,厥跡可尋。勒石是圖,以尉心。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