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許州長史趙公墓誌銘(並序)

故許州長史趙公墓誌銘(並序)
作者:張九齡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293

公諱某,天水隴城人。其先受賜於周,所食者趙,下逮襄子,大為諸侯。貽子謀孫,克用保國,有功有伐,無代無之。曾祖某,隋尚書左右仆射淮寧郡公;祖某,金紫光祿大夫殿中監贈工部尚書武強公;父某,符寶郎:皆發聞馨香,係祚蕃衍,不高位者,則人望焉。公惇師舊業,允迪淵懿,包君子大雅之量,有古人獲心之賞。修詞以達其道,則質文相半;履行以顧其言,則剛柔並克。弱冠以門子調補湖州參軍,轉相州司兵參軍。學以入官,思不出位,格言清論,始誦今行。屬太上皇養德在藩,擇賢為吏,公首其舉,王曰爾諧,於是引為相王府戶曹參軍,轉法曹參軍。及龍德既亨,鶴鳴有應,往而利見,縻以好爵。迺授朝散大夫雍州錄事參軍,綱領諸曹,罔有不率。秩滿,除洛州伊闕縣令。事舉其中,斂從其薄,惠小鎮大,徇公滅私,政之在人,今而遺愛。俄遷徐州司馬,未幾,轉陝州司馬許州長史。千里將騁,六轡她廂,得之自心,動而中節。故其四參州事,再入府寮,一宰畿邑,三為郡佐:莫不所居而績宣其用,所去而頌因其跡,豈伊苟然?厥繇尚矣。開元八年春二月,疾作革,乙丑,終於官舍,春秋若干。某年冬十有一月庚午,歸葬,夫人崔氏祔焉。公自然淡泊,不屑勢利,守道貞固,與命推遷,故曆年多所,移官數四,不過參佐而已,豈亦直道之云乎?然而卑以自牧,約而能濟,推厚居薄,內居其仁,急病讓夷,外多其義,不曰君子,其能爾乎?有子曰令言,次曰令則,泣血加人,抑情就禮,哀窀穸之事,恭惟先君之德,驗之所履,附之斯文,以傳無窮,以慰罔極。銘曰:

猗嗟令德,寬仁合道。景行行止,風流肆好。名取公器,善為身寶。誌所以立,政所以宣。入官惟允,蒞事其然。是儀是式,不忘不愆。今也終古,後之克祚。子孫禋祀,春秋霜露。茫茫九原,斯焉永慕。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