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韶州司馬韋府君墓誌銘(並序)

故韶州司馬韋府君墓誌銘(並序)
作者:張九齡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293

君諱某,字某,京兆杜陵人。其先佐夏翼商,賜命為伯,傅楚相漢,繼世能賢,休有成烈,慶流於裔。洎曾祖津,仕隨至內史侍郎戶部尚書,武德初拜黃門侍郎壽光男,克濟美名,以食舊德。大父琨,太子詹事武陽侯,能成休軌,載揚厥問。烈考展,官止少府監主簿,懿業無忝,而大位不充,天爵自高,人倫斯貴。公荷百代之丕構,傳一經之素範,簡白足以長人,文敏足以敷政。跡不由徑,必期乎直,學不為辨,每抑其華,誌尚則然,風流自遠:斯有萬里之望,豈伊百夫之特?始自崇文生明經上第,起家汾州參軍。公以為國無小而行無擇,苟履忠信,何陋蠻貊?遂求補遠郡,從所好焉。於是授泉州司倉參軍,曆廣州都督府法曹參軍。輪囷下蟠,弗以屑意,幹蠱用譽,將以明道,固已仁焉而不異於遠,義焉而不辭於難:潛亦孔昭,允謂君子。秩滿,遷韶州司馬。在郡數載,檢身一德,輔化致理,刑清訟息,宣其奮庸上國,置寘乎公卿,而矢誌南州,終於參佐。悲夫!享年五十有一,某年月,卒於官舍。粵開元六年冬十二月庚午,葬於少陵原。有子曰某,欲報罔極,思傳不朽,勒石泉戶,式昭德音。銘曰:

皇矣鼻祖,時維大鼓。黻衣作伯,彤弓用征。猗那其後,世濟其名。雖公道屈,亦樹德聲。(其一)

休烈有素,聿修無忝。言炳身文,禮充物檢。行雖欲盡,名不可掩。學古入官,蓋取諸漸。(其二)

參卿彼分,從事窮海。孰雲其陋?我惟義在。何適非宣?胡然有待?天曷我欺,人隨物改。(其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