敕平盧使烏知義書

敕平盧使烏知義書
作者:張九齡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285

其一

敕烏知義:兩蕃既已歸我,突厥仍敢犯邊,此其不順,誠可殘滅。適聞契丹及奚等並力合謀,同破凶醜,卿亦繼進,相與成功,此之一捷,使其喪氣。然鬥防困獸,誘備羸師,兵家之難,慎在終始:卿是宿將,當自明之。若見可則行,務須靈敏,固在臨事,難用速言,必圖萬全,不可輕舉。已敕守鐘肭浼蘋幔可須觀釁裁之。秋涼,卿及將士已下並平安好,遣書指不多及。



其二

敕平盧使烏知義:委卿重鎮,安輯兩蕃,動靜須知,節制斯在,而二虜將叛,來往有謀,曾不是思,信其至此!又委安祿山輕突,挫我軍威,不嚴其約,是事無豫,一朝損失,雖悔何追?但以卿忠勤,復是耆舊,雖有過失,一切不論,實欲盡卿所長,收其後效,固須易慮,以補前闕。此賊既叛,意其卻攻,每事須防,無失便也,一一並趙堪口具。夏初漸熱,卿及將士並平安好,遣書指不多及。



其三

敕平盧節度營州都督烏知義:突厥去歲東侵,已大不利,志在報復,行必再來。契丹及奚,一心歸我,不有將護,豈云王略?頃有沒蕃人出,云其見擬東行,蕃漢諸軍,須有嚴備,遠加斥堠,動靜須知,縱有凶徒,亦即無慮。委卿在遠,實謂得人,朕固無憂,一任量事。渤海黑水,近復歸國,亦委卿節度,想所知之。春初尚寒,卿將士已下並平安好,今令白真陁羅往,亦賜卿衣一副,至宜領取,遣書指不多及。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