敕渤海王大武藝書

敕渤海王大武藝書
作者:張九齡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285

其一

敕忽汗州刺史渤海郡王大武藝:卿於昆弟之眩自相忿閱,門藝窮而歸我,安得不容?然處之西陲,為卿之故,亦云不失,頗謂得所,何則?卿地雖海曲,常習華風,至如兄友弟悌,豈待訓習?骨肉情深,自所不忍。門藝縱有過惡,亦合容其改修,卿遂請取東歸,擬肆屠戮,朕教天下以孝友,豈復忍聞此事。誠惜卿名行,豈是保護逃亡?卿不知國恩,遂爾背德,卿所恃者遠,非能有他。朕比年含容,優恤中土,所未命將,事亦有時。卿能悔過輸誠,轉禍為福,言則似順,意尚執迷。請殺門藝,然後歸國,是何言也?觀卿表狀,亦有忠誠,可熟思之,不容易爾。今使內使往,宣諭朕意,一一並口具述。數纖李盡彥,朕亦親有處分,皆所知之。秋冷,卿及衙官首領百姓平安好,並遣崔尋挹同往,書指不多及。



其二

敕渤海郡王忽汗州都督大武藝:不識逆順之端,不知存亡之兆,而能有國者,未之聞也。卿往年背德,已為禍階,近能悔過,不失臣節:迷復非遠,善又何加?朕記人之長,忘人之短,況此歸伏,載用嘉嘆,永祚東土,不亦宜乎!所令大成慶等亡朝,並已處分,各加官賞,想具知之。所請替人,亦令還彼。又近得卿表云,突厥遣使求合,擬打兩蕃奚及契丹。今既內屬,而突厥私恨,欲讎此蕃,卿但不從何妨?有使擬行執縛,義所不然,此是人情,況為君道?然則知卿忠赤,動必以聞,永保此誠,慶流未已。春晚,卿及衙官百姓並平安好,遣書指不多及。



其三

敕渤海郡王忽汗州都督大武藝:多蒙固所送水手,及承前沒落人等來表,卿輸誠無所不盡,長能保此,永作邊捍,自求多福,無以復加。漸冷,卿及衙官百姓已下並平安好,遣書指不多及。



其四

敕忽汗州刺史渤海郡王大武藝:卿往者誤計,幾於禍成,而失道未遙,聞義能徙,何其智也!朕棄人之過,收物之誠,表卿洗心,良以慰意。計卿既盡誠節,永固東藩,子孫百代,復何憂也?近使至,具知款曲,兼請宿衛及替,亦已依行。大朗雅等,先犯國章,竄逐南鄙,亦皆舍罪,仍放歸蕃,卿可知之,皆朕意也。夏初漸熱,卿及首領百姓等並平安好,遣書指不多及。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