敕處分朝集使

敕處分朝集使
作者:張九齡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283

敕:朕受命子人,義兼君父,思致可封之地,無忘終食之閒。自有萬邦,幾將二紀,而刑政或殊,風俗尚澆,行所望而未至,顧本懷而自失。惟朕之不德,在予之過有歸;而卿等共理,忠愛之誠宜剖。至如典州當侯伯之尊,宰邑敵子男之寵,好進之輩,豈不務於政成;欲速之心,獨未思於義取。朕所以數戒敕以見意,增祿秩以勸能,何嚐有公方清白者不升,理道循良者不用?若聲績未著,黎庶未康,牧守未朝而輒遷,參佐窬年而競入:此獨為人之資地爾,豈是責成之意耶?以故一切還州,將矯其弊,卿等至彼,明諭朕意,知不以中外為隔,唯以億兆為憂。頃以天下浮逃,先有處分,所在括附,便入差科,輒相容隱,亦令糾告。如聞長吏不甚存心,致令流庸更滋,前弊未革,自行此法,即有奸生。逃者租庸,類多乾沒,長吏明察,豈其然乎!此色每年別須申省,比類多少,以為殿最。又獄訟所寄,人命是懸,近恐妨農,特原輕係,俾加閱實,迺多幽枉,都邑尚爾,郡縣可知,各以貶官,用懲主吏。自今以後,天下係囚,等應申覆;知證在遠,而就中稍重者不得過十日,次不得過五日,其餘輕科,量宜決遣不得因此,複加楚毒。且外台者,長吏主之,至如禮義不興,耕桑不勸,孤寡不恤,徭役不均,不肅吏人,不清盜賊,不懲侵暴,不糾奸訛:有一於此,是誰之過?其遊僧幻者,誑誘愚人,窮其根萌,特須禁絕。諸軍征鎮,每遣優矜,如聞比來,未免辛苦,特宜撫恤,使得安存。今農扈戒期,耕夫在野,事非急切,不得追呼。卿等至州,一一宣示,當遺察問,勿不用心。即宜好去。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