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數說贈吳鍾山
作者:楊維楨 元末明初
本作品收錄於《楊維楨集/27

予讀吾志觀趙達九宮一算之術,其計飛蝗推鹿肉,算某年月日時中之類,其應如神,公孫滕事之為師,欲得其術。而為此術,父子不相授受也。夫聖賢道學,固有授受,而術者之本,雖父子不能相授受也,學不難於聖賢乎?

松江吳鍾山,以大一九宮諸算之術,鳴江湖間,自謂其學傳之父竹所君,竹所有傳之其父一峰君。趙達父子不能傳其傳而傳,鍾山之傳祖父孫三世,非其天授之性,異於庸眾人遠甚,能之乎?故公卿士庶咸知推尊其術,而鍾山亦自掞其術,不輕以語人。余在姑胥時,鍾山持助教宇文氏詩來見,予不知其能,鍾山亦不言也。余遊松,鍾山又見余璜溪之上,乃曰:「先生棄官已十年,數盈十必變,數豈有往而不復、詘而不信哉!」截自四十九而往,為余下著籌前來之事。某年日起某官,某年日移某所,某年日當調內,某年日年來致事,而先生已在水之南、山之北矣。余為之莞爾曰:「日中則移,月滿則虧,天地之恒數也。進退盈縮,與時變化,君子之用數也。故君子得時則義行,失時鵲起。數之一定者在天,而用之隨變者在人,故君子以理占數也。子徒能視吾以一定之數,其能之乎用數之道,不為數禍福窮亨者乎!」鍾山謝曰:「吾能知吾之所知,特不能知先生之所能也。請書其說,將循海而歸,見予方外有道原衍禪師。禪師靜閱物之盛衰,而其所傳之道有不物之者在,與吾不異也,出余言以質之。」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