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文中子中説 卷第一
隋 王通 撰 宋 阮逸 注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
卷第二

中說卷第一

王道篇        阮  逸  註

文中子曰甚矣王道難行也吾家頃銅川六丗矣上黨有銅

未嘗不篤於斯然亦未嘗得宣其用不遇退而

咸有述焉則以志其道也蓋先生之述曰時變論

六篇其言化俗推移之理竭矣江州府君之述曰五

經决録五篇其言聖賢製述之意備矣晋陽穆公之

述曰政大論八篇其言帝王之道著矣同州府君之

述曰政小論八篇其言王霸之業盡矣安康獻公之

述曰皇極讜義九篇其言三才之去就深矣銅川府

君之述曰興衰要論七篇其言六代之得失明矣

生至銅川文中子世家言之備矣時変論至興衰要論今皆亡六代𣈆宋後魏北齊後周隋也余小子𫉬覩

成訓勤九載矣大業九年自長安帰著六經至九年功畢服先人之義稽仲

尼之心天人之事帝王之道昭昭乎因祖德考聖師而明子謂

董常曰吾欲修元經稽諸史論不足徴也董常字履常弟子亞聖者

元經春秋異名也義包五始故曰元經史論謂歷代史臣於紀傳後賛論之𩔖是也吾得皇極讜義焉

去就適中權衡褒貶吾欲續詩考諸集記不足徴也前賢文集所記吾得

時變論焉化俗推移以正風雅吾欲續書按諸載録不足徴也

載言所録吾得政大論焉王言大道其制明白董常曰夫子之得蓋其

志焉非以文躰子曰然子謂薛収曰昔聖人述史三焉

字伯褒隋内史道衡之子昔聖謂孔子其述書也帝王之制備矣故索焉

而皆𫉬史有記言求言則制度得失其述詩也興衰之由顯故究焉

而皆得史有明得失窮政化則詩明矣其述春秋也邪正之跡明故考

焉而皆當史有記事稽邪正則法當矣此三者同出於史而不可雜

也故聖人分焉載言載事明得失皆史職也職同躰異故曰分文中子曰吾視

遷固而下述作何其紛紛乎史記漢書而下文躰相模无經制紛紛多且乱帝王

之道其暗而不明乎天人之意其否而不交乎制理

者參而不一乎陳事者亂而無緒乎四者由紛乱故子不豫

聞江都有變大業十三年煬帝幸江都宮宇文化及弑逆泫然而興曰生

民厭亂乆矣自漢末乱至隋○泫胡畎反天其或者將啓堯舜之運

吾不與焉命也唐太宗行堯舜之道而文中子巳死文中子曰道之不勝

時乆矣吾將(⿱艹石)之何自孔子孟軻巳來不勝時故曰乆矣董常曰夫子自

秦歸𣈆宅居汾陽然後三才五常各得其所秦長安隋都也𣈆汾

陽子郷也三才五常謂續經薛収曰敢問續書之始於漢何也子曰

六國之弊亡秦之酷吾不忍聞也又焉取皇綱乎

燕王喜魏王假齊王建楚王負芻韓王安趙王嘉也亡秦始皇也秦切皇之名无綱紀之實漢之統天下

也其除殘穢與民更始而興其視聽乎変民耳目使知有王道㒷

収曰敢問續詩之備六代何也六代注見上子曰其以仲

尼三百始終於周乎三百篇周一代収曰然子曰余安敢望

仲尼然至興衰之際未嘗不再三焉故具六代始終

所以告也告猶貢也貢其俗於時君文中子曰天下無賞罰三百載

自𣈆惠帝永平元年開皇十年凡三百載元經可得不興乎言必薛収曰

始於𣈆惠何也惠帝名哀武帝子也政由賈后天下大乱故元經起於此子曰昔者明

王在上賞罰其有差乎言不元經褒貶所以代賞罰

者也其以天下無主而賞罰不明乎晉惠猶无王薛收曰

然則春秋之始周平魯隱其志亦(⿱艹石)斯乎周平王幽王之子王室衰

微東迁居洛魯隱公惠公之子平王同時子曰其然乎而人莫之知也後人不知

代行衰周之法謂東周始王讓囯賢君非也薛收曰今乃知天下之治聖人斯

在上矣天下之亂聖人斯在下矣周公上仲尼下聖人逹而賞

罰行聖人窮而褒貶作皇極所以復建而斯文不䘮

春秋无經行礼法之皇極不其𭰹乎再拜而出以告董生董生曰

仲尼没而文在兹乎前聖後聖一也文中子曰卓哉周孔之

道其神之所爲乎孟子曰大而化之謂聖而不可知之謂神 順 之則吉逆之

則凶神在易中子述元經皇始之事歎焉後魏初年門人未逹

叔恬曰王凝字叔恬子之弟也爲御史彈侯君集爲長孫无忌所惡出爲太原令王氏家書稱太原府君夫子

之歎蓋歎命矣書云天命不于常帷歸乃有德戎狄

之德𥠖民懷之三才其捨諸後魏德被𥠖民亦天地命之也人其捨之乎子聞

之曰疑爾知命哉子在長安楊素蘇夔李德林皆請

楊素字処道煬帝時爲司徒專朝政⿱⺾⿰𩵋禾夔字伯尼善鍾律隋樂多從夔議李德林字公輔佐命掌軍書爲儀同頗自負

人知文中子賢來請謁見子與之言歸而有憂色門人問子子曰素與

吾言終日言政而不及化上正下曰政下從上曰化夔與吾言終日言

聲而不及雅知音爲声知德爲雅德林與吾言終日言文而不及

修詞爲文知道爲理門人曰然則何憂子曰非爾所知也二三

子皆朝之預議者也預朝今言政而不及化是天下

無禮也知正人不知使人從言聲而不及雅是天下無樂也知文音不知和

言文而不及理是天下無文也知華辭不知實道王道從何

而興乎吾所以憂也礼壊樂崩文䘮天下可憂門人退子援琴鼓蕩

之什蕩傷周室大壊之詩也天下蕩蕩无綱紀文章○援于眷反門人皆霑𬓛哀隋將亡

霑知廉反子曰或安而行之聖人安仁或利而行之賢人利仁或畏

而行之中人強仁及其成功一也稽徳則逺功則同而聖賢中人之徳異

賈瓊門人未見習書至桓榮之命讀書有相榮之命篇榮字春卿漢光武太子𫝊曰洋

洋乎光明之業光武明帝天實監爾能不以揖讓終乎𥘉

武立東海王强為太子強讓其弟陽陽立是謂明帝蓋天命授陽而使榮𫝊之所以終讓成美也繁師𤣥

著北齊録以告子李徳林父子俱有北斉書王邵有北斉志師𤣥撮其要為録子曰無

苟作也勿苟且表文詞而已越公以食經遺子子不受曰羮藜含

糗無所用也荅之以酒誥及洪範三德越公楊素也食經淮南王樑瀘

仁宗崔浩亦有之酒誥云越小大邦用䘮亦罔非酒灌辜洪𫈣三徳云臣无有作福作威玉食其害于而家凶于而囯時素專政故

跳荅食經以戒之子曰小人不激不勵不見利不勸勸勉也靖君

亮問辱門人未見子曰言不中不中行不謹不謹辱也言行榮辱

之主子曰化至九變王道其明乎変変於道也孔子曰三年有成九成二十七年

僅必世之仁矣故曰王道明故樂至九変而淳氣治矣栾仁之聲也裴晞曰

何謂也晞子之舅𫝊未見子曰夫樂象成者也象成莫大於形

而流於聲王化始終所可見也象成功而形容其徳一而変九而成見王化之然

故韶之成也虞氏之恩𬒳動植矣烏鵲之巢可俯而

窺也鳯皇何爲而藏乎引古驗今子曰封禪之費非古也

費費耗国用也三代巳前无此礼斉桓公欲封太山禪梁甫管仲言七十二君湏得逺方珍貢乃可封禪特設詞諫止耳非典礼所

載之徒以夸天下其秦漢之侈心乎始皇東廵上太山立石封祠下禪梁

甫以頌秦徳漢武帝用斉人公孫卿言封禪登仙遂升中岳又上太山封土有玉牒使方士求神仙千數无驗而廻此皆夸侈以欺

天下非事天致誠之本子曰易樂者必多哀輕施者必好奪家国皆然

子曰無赦之國其刑必平无幸免則不深犯多歛之國其財必

旣冨侈則用益耗子曰廉者常樂無求貪者常憂不足

曰杜如晦(⿱艹石)逢其明王於萬民其猶天乎杜如晦字克明唐太宗時

朝政典章文物皆杜所定董常房元齡賈瓊問曰何謂也疑稱天太過子曰

春生之夏長之秋成之冬歛之父得其爲父子得其

爲子君得其爲君臣得其爲臣萬𩔖咸冝百姓日用

而不知者杜氏之任不謂其猶天乎用无跡物自化天也太宗治平嵗断死罪

二十餘人幾乎刑厝粟斗三丈行道千里不齎粮王道盛矣非如天之効欤吾察之乆矣目光惚

然心神忽然恍惚夏皃此其識時運者憂不逢眞主以然

知隋運亡又未遇太宗所以恍忽SKchar叔恬曰舜一嵗而巡五嶽國不費

而民不勞何也書稱四岳此言五㪯成數欤子曰無他道也兵衛少而徴

求寡也簡則用省子曰王國之有風天子與諸侯夷乎𮮐

列於国風夷等也誰居乎居音SKchar記曰何居幽王之罪也幽王惑褒似廢申后申侯試之

周遂故始之以𮮐離於是雅道息矣王囯十篇𮮐離為始子曰五

行不相沴則王者可以制禮矣治臻皇極則五行各叙故礼行皇極也沴閭計反

四靈爲畜則王者可以作樂矣仁及飛走則⻱龍麟鳯在沼藪故樂形仁声也

遊孔子之廟漢巳後郡囯立孔子祠出而歌曰大哉乎君君臣臣

父父子子兄兄弟弟夫夫婦婦夫子之力也春秋行法君父尊詩

序人倫夫婦正其與太極合德神道並行乎言无王孝逸曰夫

子之道豈少是乎孝逸未見夫子謂文中子也子曰子未三復白圭

責言天地生我而不能鞠我父母鞠我而不能成

我成我者夫子也道不啻天地父母通於夫子受罔

極之恩詩云欲報之德昊天罔極言孔子生民之師大於生我鞠我者之恩吾子汩彛倫乎

擬人必於其倫不可汩乱謙也孝逸再拜謝之終身不敢臧否韋鼎請

見子三見而三不語恭恭(⿱艹石)不足韋鼎未見不言謂目撃道存鼎出

謂門人曰夫子得志於朝廷有不言之化不殺之嚴

不得其言而得其志楊素謂子曰天子求善禦邊者素聞惟

賢知賢敢問夫子子曰羊祜陸遜仁人也可使祜字叔子

晋𣣔平呉以祜督荆州祐綏懐吴人呉之降者欲去則聽之遜字伯言爲吴大將軍攻晋襄陽獲生口即還之二賢皆仁素曰

巳死矣何可復使不悟諷已子曰今公能爲羊陸之事則

可如不能廣求何益通聞邇者恱逺者來折衝樽爼

可矣何必臨邊也折横也衝直也麾兵横直猶辯縱横晏子用此子之家六經

畢備朝服𥙊噐不假不假曰三綱五常自可出也

以正天下子曰悠悠素餐者天下皆是王道從何而興乎

隋多无功食禄子曰七制之主其人可以即戎矣續書有七制皆漢之賢君立文

武之功業者髙祖孝文孝武孝宣光武本明孝章是也董常死子哭於寢門之外

視猶子也哭寢則太親不可視猶朋友也哭野則太踈故折中於寢門之外拜而受弔知生者弔彼弔我失其助故拜

裴晞問曰衛玠稱人有不及可以情恕非意相干

可以理遣何如玠字叔宝善談𤣥理有青恕理遣之論子曰寛矣量寛而已曰仁

寛似子曰不知也仁道至大非伹寛阮嗣宗與人談則及𤣥

逺未甞臧否人物何如籍字嗣宗口不論人之過子曰慎矣慎言而已曰仁

慎似子曰不知也仁非止慎子曰恕哉凌敬凌敬未見視人

孤猶己也以已心爲人之心曰恕孟子曰幼吾㓜以及人之㓜是恕也子曰仁者吾

不得而見也得見智者斯可矣智者吾不得而見也

得見義者斯可矣仁无爲而理智逹於未乱之前義制於巳然之後如不得見必

也剛介乎剛者好斷介者殊俗剛必果介自異薛收問至德

要道子曰至德其道之本乎要道其德之行乎行成徳德

成道德行成身道施天下禮不云乎至德爲道本周礼師氏三德云易不云乎

顯道神德行係辝子曰大哉神乎所自出也本諸身曰自岀

哉易也其知神之所爲乎无躰則无方子曰我未見SKchar義如

嗜利者也和而有冝曰義反是曰利子登雲中之城漢雲中郡唐延州望龍

門之𨵿河中有龍門縣曰壯哉山河之固賈瓊曰旣壯矣又

何加焉子曰守之以道險不可恃降而𪧐于禹廟觀其碑

首曰先君獻公之所作也其文典以逹文未子見劉

孝標絶交論曰惜乎舉任公而毀也任公於是乎不

可謂知人矣劉峻字孝標性率多毀時任昉死有子東里冬衣葛裘孝標作絶交論以譏任公之友然又彰任公

不知人耳見辯命論曰人道廢矣峻又有辯命論言管輅才髙不遇乃謂窮逹由天殊不由

人是不知命廢人道也子曰使諸葛亮而無死禮樂其有興乎

言普天之下莫非漢民志在天下非蜀而已亮未死必可功成治定子讀樂毅論曰仁哉樂

毅善藏其用智哉太𥘉善發其藴夏侯𤣥字太𥘉著樂毅論言不拔即墨及

莒二城者其志以天下爲心非兼并斉国而已仁哉夫毅不屠城善藏用也智哉美太𥘉能發明毅之仁也子讀無

鬼論曰未知人焉知鬼阮瞻作无鬼論謂可以辯幽明盖不知聖人不語之言



中說卷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