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山先生全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九

卷第八 文山先生全集 卷第九
宋 文天祥 撰 景烏程許氏藏明刊本
卷第十

文山先生全集卷之九    文集

  記

   吉州州學貢士荘記

物之在天地間自銖粟以上莫不有主名獨貢士荘所儲

以擬夫三𡻕大比士之送上春官者有司不知誰宜得之

取什伯於千萬亦無敢自必爲巳得其予奪之殆有物焉

逸史稱隋末一書生所居抵官庫有數萬錢欲取之神人

訶之曰此尉遲公錢也泉者天之利噐惟天能以與人則

夫任貢士荘者殆爲天守利噐以俟夫天之所以與人者

充是心以徃真無所爲而爲之其爲仁豈不至而爲義豈

不盡乎咸淳六年簡池趙君必禴來爲廬陵教授作興斯

文教飬畢具則按貢士荘之舊稽其所出内𡻕錢榖㡬何

廬陵士甲江右一科數路資送四五百人裒多益寡稱物

平施末之云耳於是有増田之議一之日置尹氏租爲米

八十斛二之日置彭氏租爲米一千一百九十二斛趙君

猶以爲未足則曰傳而益之其來者之事哉添差教授番

陽程君申之⿰糹⿱𢆶匹至相與詣郡請蠲賦吏持難易閣弗下永

嘉繆侯元德甫下車二君申其請侯慨然曰柰何與吾黨

校瑣瑣乎復之不崇朝予聞而異之以爲侯與廣文之用

心皆所以奉天道之不及者也古之爵人言必稱天國家

謹惜名噐自他蹊者悉名僥倖惟進士科使四方寒畯操

觚而進付得失於外有司而定高下於殿陛之親擢公卿

大夫繇此其選當是時天子宰相一不得容心於其間予

嘗謂今世惟科舉一事爲有天道行焉士脩於家試於郷

如探籌然以信夫天命之所遭而爲貢士計者積倉褁糧

共其道路先事而爲之備随天命之所與而後與之是心

也豈復有内交要譽之𥝠哉予故曰皆所以奉天道之不

及者也是宜書且夫取士於天下將以爲天下用人之常

情其窮也不爲利疚則其逹也不可以非義屈後之臨大

節㫁大事决非異時簞食豆𦎟見於色者之所能也夫使

郡國上其賢能而漢人續食之意𨼆然𭔃於學校士得以

直走行都而無僕馬後顧所望於人也輕則所以全於巳

也大是邦學者世修歐周之業人負胡楊之氣如有用我

執此以徃是舉也世道㣲有頼焉盖益可書也巳是荘創

始於尚書胡公槻隷于學者米二千二百斛有竒前丞相

葉公夣𪔂爲郡増六百三十斛有竒前教官黄君愷伯増

一千三百六十斛有竒前趙侯典椯増四百一十斛有竒

自二教創後施君郁鄭君師臯増二百五十斛有竒合今

所増通爲米六千一百斛有竒以學諭提㸃荘事劉少南

張敏子云八年八月記

   吉州右院獄空記

吉州右司理院廼開慶元年五月獄空九月又空明年五

月又空吉爲州凡三獄曰州院曰左司理院右院其一也

方千里之國未易爲理而物之不齊其情固然省刑罰止

獄訟賢者雖欲爲之而格於其𫝑之所不可長老傳說以

爲自南渡百餘年惟乾道庚寅嘉定甲申獄嘗空乾道事

不知何如嘉定間南昌張别駕𬒳㫖攝廬陵郡初張宰清

江得米南宫獄空二字勒諸珉以詔不朽洎來吉摹本遍

付諸獄不三月遂皆以空告由今推之爲長民者一念之

善感召和氣可也上有所好下從而逢之是未可知夫以

百餘年兩見之事可謂稀闊而其可疑又如此然則雖謂

之絶無僅有可也今司理君爲政寛𠃔嘗平反死事二法

應賞君不自以爲功當路論功亦不及人謂君超然利害

之表君曰吾盡吾心而巳而何賞之較君實有愛人利物

之心哀矜庶獄無所不用其至人人自以爲不𡨚獄空遂

爲常君書三考候代者未至𡻕月有竒獄空之事其二在

考内其一在𠉀代時院之設乆矣官此者㡬人得闕而來

受替而去其間可紀之盛百餘年僅僅兩見今君受任三

考巳能配此曠絶之蹤而書滿巳後迄臻三美君職於其

事可謂無愧矣此而不書後將何𮗚雖然予嘗上下世變

𮗚之自畫𧰼之化逺人心之樸日以散惟成康時曰刑措

不式漢文時㡬致刑措下此則唐𥘉死囚歸獄之事人以

爲竒盖唐虞後至今三千餘年而㫁獄之省數不過三四

海之大兆民之衆不可以一院比也然聖人得國而爲之

持之以道使民遷善逺罪而不自知其效驗近卜於期月

三年而逺亦不過於必世夫古今刑措之日旣如此其難

而區區空一院之獄又如此其不數聖人之志其遂不可

行邪雖然由君之事則百餘年間職業之可書曽不一再

而君以𡻕月爲之有餘天下事信不可爲乎神而明之存

乎其人此予所以𥘉爲世道感而以其尚可爲者深幸也

嗚呼君其母以自足哉君姓洪名松龍嚴陵人

   龍泉縣太霄𮗚梓潼祠記

龍泉邑治左出門行數百歩有太霄老子宫焉辛酉之春

予登其巔四山拱趍天宇髙曠會令方營度作梓潼君祠

邀予爲字曰元皇之殿旣爲從事六月殿成明年令若士

以書諗曰役之𥘉興君寔來辱爲之書請卒記之邑爲吉

上㳺山川清㧞民秀而文天聖以來髙科𪔂𪔂出有位至

侍從以忠直自𡚒尚論文獻者歸焉維郴實接壌桴鼓數

震令𥘉至適江上有警郴冦益乗以譟周旋軍旅不得以

間事平令謂吾幸爲禮義邑雖倥偬不容不爲俗化地况

少須暇乎稽諸圗志庭廟鱗立吾黨之士獨無所敬祀會

賔興詔下乃進諸生謀曰今三𡻕大比試者以文進將文

而巳乎意必有造命之神執其予奪於形聲之表者盖元

皇是也士之所自爲行爲上文次之神所校壹是法合此

者陟違此者黜人謂選舉之𫞐属之有司不知神之定之

也乆矣蜀山七曲神所宅之國衣冠文物莾爲風塵惟神

元命寔始吴會英靈赫赫將從君父所在而依之是以江

湖以南神迹多著此固士之所當欽崇而景仰者舎而不

祠惟缺典是懼議遂决予按詩曰相在爾室尚不愧于屋

漏又曰昊天曰明及尔出王昊天曰旦及尔㳺衍夫人一

動之㣲必有神明焉得其情於幽𨼆易肆之地兹其所以

體物而不可遺也惟經傳統謂之神未有所指名近世貴

進士科士以得失爲病自元皇廟食於是始有司桂籍之

説化書所謂九十四化變遷推移曠千百𡻕雖渉於不可

測知然神生爲忠臣孝子殁爲天皇真人取士本末實昉

於人心義理之正明有禮樂幽有SKchar神果哉其不誣矣孟

子曰天爵仁義忠信人爵公卿大夫古之人脩其天爵而

人爵從之聖賢不語怪而教人先内後外未嘗非神之意

神雖㳺於太虚而考德問業𥘉無戾於聖賢之言其在祭

法茍有以明民成教宜與祀典則神之有祠豈緇黄之宫

之埒邑有先民典刑大冠逢掖争志䇿厲爲臣止忠爲子

止孝此其内心固油然不自巳而况髙山仰止明神在前

則其戒謹恐懼工力當倍他日㧞起諸生彬彬知名則居

公卿大夫之位必將有仁義忠信之人令之此舉於人才

甚有功於方來世道非無所𨵿繫豈曰以區區科日望其

人而惠徼福於神之一顧哉柌翼殿以廡丹堊具鍾鼓供

噐如式像設居中内而父母婦子事親之道孝之属也外

而待御僕從爲臣之道忠之属也費錢七十萬有竒十萬

爲令俸餘裒多迄于城𮗚下古曰龍頭里因其名爲坊扁

額校書𭅺姚君勉筆也令方爲逺者計㢘用積餘市田以

奉祠事繼今邑之士其受令之賜永永無斁令陳氏名昇

三山人𥘉攝事⿰糹⿱𢆶匹辟今任云

   文山觀大水記

自文山門而入道萬松下至天圗晝一江撗其前行數百

歩盡一嶺爲松江亭亭接堤二千尺盡䖏爲障東橋橋外

數十歩爲道體堂自堂之右循嶺而登爲銀灣臨江最高

䖏也銀灣之上有亭曰白石青崖曰六月雪有橋曰兩峯

之間而止焉天圗𦘕居其西兩峯之間居其東東西相望

二三里此文山濵江一直之大槩也戊辰𡻕余自禁廬罷

歸日徃來徜徉其間盖開山至是兩年餘矣五月十四日

大水報者至時舘中有臨川杜伯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義山蕭敬夫吾里之

士以大學試羣走京師惟孫子安未嘗徃輙呼馬戒車與

二客疾馳𮗚焉而約子安後至未至天圖𦘕其聲如疾風

暴雷轟豗震蕩而不可禦臨岸側目不得徃視而隔江之

秧畦菜隴悉爲洪流矣及松江亭亭之對爲洲洲故垤然

𨺚起及是僅有洲頂而首尾俱失老松數十本及水者争

相跛曵有SKchar蹇不伏之状至障東橋坐而靣上㳺水從六

月雪而下如建瓴千萬丈洶湧澎湃直送乎吾前異哉至

道體堂堂前石林立舊浮出水而如有力者一夜負去酒

數行使人𠉀六月雪可進與否圍棋以待之復命曰水㫁

道遂止如銀灣山𫝑回曲水至此而旋前是立亭以據委

折之會乃不知一覧東西二三里而水之情状無一可迯

遁故自今而言則銀灣遂爲𮗚瀾之絶竒矣坐亭上相與

諧謔賦唐律一章縱其體状期盡其氣力以庶㡬其萬一

予曰風雨移三峽雷霆擘兩山伯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曰雷霆真自地中出

河漢莫從天上翻敬夫曰八風捲地翻雷穴萬甲從天驟

雪𩦲惟子安素不作詩聞吾三人語有會於其中輙拍手

鬚捧腹頓足𥬇絶欲倒盖有淵明之琴趣焉𠋣䦨踰時

詭異卓絶之𮗚不可終極而漸告晚矣乃令車馬從後四

人携手徐歩而出及家而耳目昡顫手足飛動形神不自

寕者乆之他日予讀蘭亭記見其感物興懐一欣一戚随

時變遷予最愛其説客曰羲之信非曠逹者夫富貴貧賤

屈伸得䘮皆有足樂盖于其心而境不與焉欣於今而忘

其前欣於後則忘其今前非有餘後非不足是故君子無

入而不自得豈以昔而樂今而悲而動心於俯仰之間哉

予憮然有間自予得此山予之所欣日新而月異不知其

㡬矣人生適意耳如今日所遇霄壤間萬物無以易此前

之所欣所過者化巳不可追紀予意夫後之所欣者至則

今之所欣者又忽焉忘之故忽起𡚒筆乗興而爲之記且

諗同㳺者發一噱

   鄒文叔垂芳堂記

吾郷上㳺有佳木連理生於鄒公長者之地不知㡬何年

益公取以𥙷廬陵圖誌木濵水如老蛟夭矯有騰驤怒起

之𫝑咸淳八年秋一夕大雷電以風木随水而飛又二年

秋有蓮一蔕𩀱華出于文叔北窗下苔池中文叔長者曾

孫也連理表章於乾淳間鄒氏始享有其瑞予聞長者一

再傳皆恂恂友愛同氣並根旣碩且蕃實生來仍今文叔

之庭二季競爽兩孫端美天將昌之其殆視同頴兩𡵨絪

緼坱北而未有巳乎文叔喜而命予題其堂曰垂芳夫一

草一木之㣲比于太虚僅同毛髮而卾不韡韡兄弟之親

小雅所爲賦也於吾心得無感乎予旦夕尚徘徊新堂爲

君賡棠棣之一章

  李氏族譜亭記

蘇老泉有族譜引又有族譜亭記引專言父祖子孫出於

一本不可忽忘記則以郷人不義不睦者爲戒愚嘗謂引

之詞極論骨肉之所從而動其内心之愛此宜與賢者道

至於記之所載其言他人𢦤賊之故而惟恐族䧟於不淑

羞惡之心人皆有之則此訓又親切焉西山李氏家於龍

泉數百年先世有諱榖者與頴濵逰老泉之譜引自以爲

得於靣授而切意其亭記尚未及見也今其族放蘇氏作

族譜亭以不忘先世頴濵之交以庶㡬老泉之意有名⿰糹⿱𢆶匹

祖者又修復之以紹前志爲予求字予爲之書而樂道其

美夫其譜引先世旣自得之以遺其子孫今其子孫固巳

識先世之用心矣予猶以爲未也則告諸⿰糹⿱𢆶匹祖𡻕時聚族

拜奠亭下更𩓑與蘇公亭記各各𮗚誦一過使爲長上者

復申告之曰謹毋爲郷之某人者

  蕭氏梅亭記

廬陵貢士蕭元亨江西帥平林公之孫贑州龍南縣丞之

子蚤孤有立克肖厥世於其讀書㳺息之暇有自得焉乃

作亭於屋之西偏周之一徑𬒳徑一梅亭後有廊有詩盡

壁間前方池廣五尺飼魚而𮗚之鄰墻古𣗳蔽虧映帶清

風徐來明月時至君領客于此上下談𥬇客多乃祖父舊

遊而君樂從之稱其家兒也君名亭曰梅而属其客請記

於予予昔者登平林公之門入其園䑓𮗚沼渚卉木竹石

曲折靡㬅登覧幽逺公緩歩徐坐杯酒流行古君子也退

從賛府與其次子江陵支使昻然野鶴粲然華星南金荆

玉應接不暇佳公子也今是園也亭舘日以完美草𣗳日

以茂宻元亨兄弟又從而增大之夫髙臺(“士”換為“亠”)曲池百𡻕倐忽

此孟甞君之所以感慨於雍門周者也予於君不十年間

俯仰三世昔也念其門之遭今也賀斯園之幸則告於元

亨曰天地閉塞而成冬萬物棣通而爲春方其閉塞也隂

風觱栗寒氣贔屭衆芳景㓕萬木僵立何其㣲也及其棣

通也木石所壓霜露所濡土膏墳起芽甲怒長何其盛也

天地生意無間容息當其巳閉塞之後未棣通之前於是

而梅出焉天地生物之心是之謂仁則夫倡天地之仁者

盖自梅始今君之樂斯亭而賞斯梅也其何以哉天地莫

不有𥘉萬物莫不有𥘉人事莫不有𥘉人心莫不有𥘉君

從其𥘉心而充之無非仁者使梅而有知吾知其爲君欣

然矣昔東坡記靈璧張氏園亭推本其先人之澤而拳拳

然望其子孫且將買田泗上以與張氏㳺焉予里人辱君

好舊矣宜其甚於坡之愛張氏也

   衡州耒陽縣進士題名記

衡州進士題名記設於學耒陽隷焉去年歷兵火浸湮毀

耒陽宰郴江王某始與其士刻石邑庠以自爲一同人物

邦人欝林教授周君道興介予曰縣之立是碑属𡻕大

比將作興士氣也兾子爲之記予嘉其勤不得辭按衡進

士姓名可考者自祥符省元鄭向而始景祐八人俱擢第

郡人侈爲渾化時耒陽居其三嘉定郡貢十八人耒陽又

半之間𡻕徃徃多得士今邑人於花州之䜟翹乎其未愸

也雖然科第之末不足爲儒者道天下事固有大於此者

矣衡有石鼓書院朱文公實爲記其論世俗之書進取之

業以爲志於巳者所羞言至謂學校科舉之害不可以是

爲適然而莫之救先生所以正人心破俗學者頎乎其志

也前軰之流風未逺學者之分内何限属邑之士其得無

所聞乎然則縣之此碑将以紀姓名也豈曰使人歆慕誇

羡矻矻然爲物外之歸哉夫在上有師道則在下有善人

修於家有正學則天子之庭有真儒此令尹與凡邑之士

兢兢終日而不能巳者也若夫苟焉而學泛焉而仕冐焉

而題則後人指之曰某也若何某也若何嗚呼是可不凛

凛乎哉

   撫州樂安縣進士題名記

撫領縣五進士題名記自太平興國樂公史始以迨于今

班班然雖然此記諸郡者縣又各有記郡縣皆以本人物

之出而縣又近也樂安自紹興十八年始置縣于時士文

富義豐頭角嶄出志氣凛然盖文物之發越乆矣三𡻕大

比由是而計偕者始而二三人⿰糹⿱𢆶匹而四五六七人擢奉常

第者始而一人⿰糹⿱𢆶匹而二三人斯盛矣而記未立闕也予同

年新贑州教授何君時以書來京師曰薦於鄉而仕於國

皆仕之逹也追其巳徃之不及記待其方來之不勝記特

託諸石以詔不朽𩓑假之一言辭不𫉬按圖志縣始創實

割崇仁三鄉與吉之永豐一鄉斯土也盖文明之㑹也山

川之英扶輿清淑之所蔵是故名世出於其間歐陽子之

於永豐文恭羅公之於崇仁是其人也今縣東跨西并𭣣

拾竒山水以爲一國風氣磅礴且百年於此斯文之運䆮

以張王此豈偶然之故邪雖然二君子所長非科第也有

大焉者矣登斯記也高山仰止景行行止當如何哉當如

何哉

   瑞州三賢堂記

瑞有三賢祠堂三賢余襄公蘇文定公楊文節公祠堂舊

在水南闤闠景定庚午燬于兵前守嚴陵方君逢辰遷之

稍西垂成而去某爲君代相遇於上饒君語及斯堂曰瑞

人之敬三賢也如生三年無所於祠意閔閔焉予是以亟

新之也然𡍼塈未畢像設未備子其成之成則爲之記某

至郡旣敬奉君之教遂率諸生行釋菜禮而君書三至諗

記之成某不得辭夫瑞爲郡號江西道院然在汴京盛時

爲逺小故余蘇二公皆以謫至淳熈間郡去今行在所爲

近而楊公江西人雖自蓬監出守殊不薄淮陽也地一而

時不同又守郡者與他謫異然瑞人矜而相語槩曰吾郡

以三賢重余公坐黨范文正蘇公坐救其兄東坡先生後

又以執政坐元祐黨楊公坐争張魏公配享事使此三賢

者皆無所坐安得辱臨吾𡈽噫甚矣瑞人之好是懿德也

然三賢所飬猶有可得而竊窺者乎范公忤吕丞相而去

也未㡬復用前日寅縁𬒳斥者以次召還襄公自瑞徙㤗

乃獨請嶺南便郡以歸愈去愈逺豈非所謂同其退不同

其進者耶蘇公世味素薄其記東軒謂顔氏簞瓢之樂不

可庶㡬而日與郡家收緇銖之利曽不以爲屈辱異時再

謫三徙之餘退老頴濵杜門却掃不怨不尤使人之意也

消若楊公則肆意吟哦筆墨淋漓在郡自爲一集與疇昔

道山群賢文字之樂無以異也若三賢者豈以擯斥踈逺

累其心哉夫擯斥踈逺不以累其心者其流或至於翛然

逺舉超世遺俗而三賢又不然余公用於慶曆蘇公用於

元祐蹇蹇匪躬皆在困躓流落之後楊公當𫞐姦用事屢

召不起報國丹心竟以憂死凛然古人尸諌之風嗚呼此

其所以爲三賢歟繇前言之吾知在瑞之時樂天安土繇

後言之吾知在瑞之時乃心罔不在王室嗚呼此其所以

爲三賢歟詩曰髙山仰止景行行止太史公曰雖爲之執

鞭所欣慕焉瑞人之敬三賢也又於此思之當有以稱方

君所爲欲記斯堂之意某於先正無能爲役

   建昌軍青雲荘記

大農簿趙侯守旰之明年建青雲荘成侯旦夕受代行矣

移書請記於廬陵文某曰大江以西縉紳衣冠旴爲盛旰

賔興薦士三十七江山竒氣發天地之蔵未艾也郡有庫

邑有荘皆以貢士名貢鹿鳴與計偕者僕馬道路而無虞

矣則後自念士方奏名待對皇帝王伯之規模造端發軔(⿰車刄)

如火始然柰何以旅瑣瑣病寒畯乎會南豐有寺曰安禪

燬于冦田若于無所於属於是復其租税爲屋四楹乃積

乃倉於寺之廢址命曰青雲荘錢榖有司三𡻕一會凡旴

之試御前者贐各有差所爲厚士於方來盖庶㡬焉某復

於侯曰自異學興緇黄之宫遍天下其徒蚕食阡陌相望

有志之士嘗欲磨以𡻕月聽其消亡士大夫蔽於福田利

益之𥝠非惟無救於敝更張之侯也炳然大𮗚右儒而左

釋制其膏SKchar移彼于此正合前賢建置可謂執德而不回

者矣孟子曰我善飬吾浩然之氣夫浩然者際天地而常

存不假外物而爲消長士豈以侯爲凂巳哉詩云菁菁者

莪在彼中陵旣見君子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我百朋釋者曰古者貨貝五貝

爲朋百朋得祿多也小雅之序菁菁者美其育材變小雅

之次菁莪者傷其廢禮以君師在上取其長育人材者禮

如何其廢之矧諸侯奉天子命守𡈽有國士賢者能者悉

上送春官𭄿駕續食固其所也侯推廣國家樂育之意知

盡禮而巳與之者非以爲恩受之者豈以爲不屑哉荘生

論鵬搏扶揺而上者九萬里風斯在下本放曠者寓言自

隋唐以來世人尊異科第若青雲者放之而爲之辭古之

人其身益高其心益危人以爲瞻望不可企及乃其憂責

之始士之於一旦豈真以發身爲汗漫乎哉易之𧰼雲上

於天需君子以飲食宴樂士待對時也雲雷屯君子以經

綸士澤物時也侯誠有望於人物有意於世道有以爲需

之飲食侯事也無以爲屯之經綸士責也侯不負士士亦

負侯是爲不負所學不負天子侯名孟適董荘事者前

通判臨江軍曾君稹新𡊮州萬載縣主學徐公應午貢士

庫名存而實湮以白金二十鎰𥙷其籍改庫爲田以利乆

逺其出内則𨽻是云

   贑州重修清獻趙公祠堂記

郡所在祠先賢之爲守者守得祠以遺愛然而百世之下

君子之澤有存焉者寡矣而聞其風爲之興起尸而祝之

不謀同辭識者於是上下世道而𮗚其大節焉故叅知政

事贈太子少師清獻趙公抃歷事仁宗英宗神宗以忠亮

純直爲時名臣公嘗治䖍治益治杭治越其政本之以清

淡行之以簡易寛不爲弛嚴不爲殘使在漢氏課功第能

當不在循吏下抑公所爲大過人者不寕惟是當王安石

變更祖宗法海内騷動廷臣唯諾趍走莫敢後先獨與司

馬文正光范忠文鎮唐質肅介𬱃𬱃争論不少假借至上

䟽言財利於事爲輕民心得失爲重不罷青苗使者非宗

社之福公卒去位小人相⿰糹⿱𢆶匹用事濁亂天經蘖牙禍根𠛼

舒之罪穢汙簡冊如有一个臣㫁㫁猗無他技中原遺老

炳然元龜天下後世感憤追想猶凛凛有生氣鳴呼此其

所謂大節𨵿繋於世道治亂升降而不可誣也咸淳六年

知贑州大宗丞番昜李侯雷應以公嘗辱爲是邦始至訪

公祠所在郡治故有祠與濂溪並自濂溪移祀于學前守

陳公宗禮始建公廟于城之東偏𡻕時妥侑習爲故常屋

弊且壓神不顧享侯慨然曰是不可憚改㑹𡻕豐人和庭

無徴發於是棟楹欄檻之腐敗撓折者瓴甓丹雘之踈漏

漶澷者神位祭噐之缺失不如禮者所費儉約一日新美

又更爲之門俯臨大衢非徒侈𮗚使過者敬恭焉明年夏

五落成侯時巳除湘南刑獄使者将行走書属某記之某

惟吏道苟且逐末忘本乆矣侯之先公忠清有風裁於世

侯得之見聞獨能尊事文獻景行先哲示邦人以繹教思

其淵源有自來哉清獻距今二百餘年贑石公所鑿也章

貢臺公所創也公之事逺矣而其山川猶有衣𬒳其餘者

贑人之思之曰公生而德澤在吾土公之賜也公死而典

刑在吾土公之賜也鳴呼公之在熈寕也當時小人號爲

得志富貴澌盡終歸無有贑何地也而公祠在焉後公而

爲贑者相望亦豈無可以繋去思者而公之祠巋然靈光

何其懿也鳴呼士大夫之於當世其大節可不謹哉可不

謹哉

   贑州重脩嘉濟廟記

今天子咸淳六禩大宗丞𫞐侍左𭅺官李雷應𬒳㫖知贑

州贑地大而俗SKchar山寛而田狹俗SKchar故易以譟田狹故易

以饑侯未至以爲難將至以爲憂乃七月下車膏雨霈流

嘉氣坌集民聲大和四郊以寕侯悦莫喻所從來也百姓

歌之曰我土渢渢𮮐稷芁芁孰啓我侯我神之功我氓蚩

蚩牛犢熈熈孰相我侯我神之威侯驚召父老進而問故

曰是何神也父老相率告於庭曰州之東有廟曰嘉濟自

秦漢以來血食至今我民司命匪神其孰尸之侯恤然曰

我何以得此於神哉抑神實德我我其有不致力扵神廼

籩豆乃㓗牲牷晨起詣廟以謝以祈旣竣事周視庭宇

不遑干寕始建議營度刋木于厓浮竹于津厥材既堅厥

工惟時植圯支仆撤去庳陋傭力奔走咸𭄿於事堂皇言

言廊廡嚴嚴有門秩然有亭翼然於是神位具宜廟制大

備王宫皇皇衮冕裳衣柌既畢則以其餘脩道逵以便來

㳺者葺二浮梁以便絶江者錢竒二百萬粟竒二百碩悉

出侯所節縮故役成而人不知明年四月侯除荆湖南路

㸃刑獄未行粟米在市蠶麥滿野雞犬相聞逹于嶺表

訖侯去視始至如一日焉百姓復歌之曰奕奕廟貌我侯

新之侯爲我民匪神是𥝠田有稲粱野無干戈㣲侯之賜

胡以室家屢舞𠎣𠎣伐鼓淵淵何以報侯萬有千年予時

卧山中州從事具本末來属予言其事予按祭法能禦大

菑則𣏌之能捍大患則祀之神之爲靈昭昭矣謹叙次下

方納諸廟門爲記

   贑州興國縣安湖書院記

贑興國縣夫子廟在治之北門縣六郷其五郷之人來㳺

來歌𬒳服儒雅東二百里曰衣錦郷其民生長斗絶險寒

或爲龍蛇瀆于邦經有司黽勉以惠文從事咸淳八年

教𭅺臨川何時來爲宰憫然曰使人不可化則性命之道

熄矣顧邑校曠越不克施乃夏四月即其地得山水之勝

議建書堂以風來學召其豪長率勵執事堂庭畢設講肄

有位彚試舘下録爲生員凡二十八人又㧞其望四人爲

之長冬十月令率諸生以牲幣薦于先聖先師樽爼旗章

等威孔嚴環𮗚愕𣅿屏息胥忭黧老婦子轉相傳呼然後

翕然以儒者爲重令曰吾教可行矣載命胥正秩其比伍

家使有塾人使有師如黨庠術序之意置進學日記令躬

課其凡督以無怠又上諸府改其郷曰儒學植之風聲於

是山長谷荒人是用𭄿咸𩓑進嚮文事率由訓程傳曰天

地之道浸言化以漸也風俗之積㡬千百年而令一朝變

之固若是速歟共惟國家五星聚奎實開文明皇祖制詔

天下州縣立學所在表章儒先復創書院三代以下斯文

彬彬焉先民有言地氣自北而南粤從衣冠正朔啓我吴

會自江以南悉爲鄒魯今也遐荒陋僻沐浴教恩如狂得

瘳如迷得呼王澤之滲漉日深地氣之推移日至此豈偶

然之故哉予於令爲同年進士適守是州今奉天子明訓

以字民爲職能廣學愛宣德化是爲不辱威命將上其事

於朝復諗之諸生曰昔有文翁興學于蜀受業慱士時則

張叔學官弟子畏而懐之彼何人哉叔𠔃叔𠔃又進諸生

之長諗之曰昔有文公設教于潮潮人趙德以士見招維

文與行倡于齊民其則不逺德哉(⿱艹石)人諸生拱而前曰某

等幸生明世惟師帥不鄙夷之俾𫉬有聞雖不敏敢不受

教請刻諸石以詔百世書院之制前爲燕居直以杏壇旁

爲堂左先賢祠祠後爲直舎繚齋以廡不侈不隘臨溪爲

之門堂名絜矩齋名篤志求敏明辨主善率性成德其門

總曰安湖書院某山中所題云

   道林寺衍六堂記

余行歩長沙道湘西登道林寺舊有四絶堂指沈𫝊師裴

休筆札宋之問杜甫篇章也堂之顔吾郷益國周公書之

至是百二十年公又有記𫐠蔣之竒語之竒取歐陽詢書

韓愈詩而黜裴宋公獨合古今異同有衍四爲六之說

之意度相逺如此僧志茂以屋壓字澷夀公字于石取公

之意易名衍六將掲于新堂予嘉其有二善焉𥙷唐賢故

事寶乾淳遺墨非俗衲所爲爲之嘉歎而記其後

   五色賦記

孟春之二十五日發舟石鼓越三日過衡山宰趙孟傃送

縣志遺逸門一叚云冦豹與謝觀同在唐崔裔孫門下以

文藻知名豹謂𮗚曰君白賦有何佳語對曰暁入梁王之

𫟍雪滿群山夜登𢈔亮之樓月明千里𮗚謂豹曰君胡不

作赤賦豹曰田單破燕之日火燎于原武王伐紂之年血

流漂杵前軰游戱文字足以觧人頥如此客曰更倣之作

黒賦如何予應聲曰孫臏䘖枚之際半夜失踪逹磨面壁

以來九年閉目客絶倒予曰君盍賦黄賦青如何一客云

杜甫柴門之外雨漲春流衛青塞馬之前沙含夕照又一

客云帝子之望巫陽逺山過雨王孫之别南浦芳草連天

曰黄曰青不于其蹟而于其神亦一時興致所到因反𮗚

冦謝前作惟月明千里得白之神曰雪曰火曰血皆不免

着迹且漂杵是武王一䖏事燎原與田單不相干一客改

之曰堯時十日並出爍石流金秦宮三月延燒照天燭地

一客又曰夜登𢈔亮之樓月明千里如何對或對曰秋泊

𡊮宏之渚水浸一天予謂前作巳是劣劇後來者又進乎

滑稽矣因次第其高下赤豪雄第一黒深妙第二黄神俊

第三白脱灑第四青風韻第五或以黒爲冠予亦莫知其

定因記之以諗𮗚者

   衡州上元記

𡻕正月十五衡州張燈火合樂宴憲若倉于庭州之士女

傾城來𮗚或累數舎竭蹷而至凡公府供張所在聽其徃

來一無所禁盖習俗然也咸淳十年吏部宋侯主是州予

適忝陳臬事常平以王事請長沙㑹改除於是侯與予爲

客主禮是晚予從城南竟城東夾道𮗚者如堵入州從者

殆不得行旣就席左右楹及階階及門駢肩累足𧥄𧥄如

魚頭其聲如風雨潮汐咫尺音吐不相辨侑者集三靣之

人趨而前執事㡬不可曲折酒五行升車詣東㕔㕔之後

稍偏爲燕坐爼豆設焉主人旣肅賔車不得御乃歩入燕

坐之次至兒童婦女雜襲而争先男子冠以上徃徃引去

及獻酬州民爲百戱之舞撃鼓吹笛斕斑而前或𮐃倛焉

極其俚野以爲樂㳺者益自外至不可復次序婦女有老

而秃者有羸無齒者有傴僂而相携者冠者髽者有盛𡍼

澤者有無飾者有携兒者有負在手者有任在肩者或哺

乳者有睡者有睡且蘇者有啼者有啼不止者有爲兒弁

髦者有爲緫角者有解后叙契闊者有自相𥬇語者有甲

𥬇乙者有傾堂𥬇者有無所覩随人𥬇者跛者𠋣者走者

趨者相牽者相扶擎者以力相拒觸者有醉者有勌者咳

者唾者嚏者欠伸者汗且扇者有正簮珥者有整冠者有

理裳結襪者有履閾者有𠋣屏者有攀檻者有執燭跂惟

恐堕者有酒半去者有方來者有至席徹者兒童有各随

其親且長者有無所随而自至者立者半坐於地者有半

坐杌下者有環客主者有坐復立者有立復坐者視婦女

之數多寡相當盖自數月之孩以至七八十之老靡不有

焉其望於燕坐之門外趑趣而不及近者又不知其㡬千

計也當是時舞者如儺之奔狂之呼不知其䙝也𮗚者如

立通都大衢與俳優上下不知其肆也予與侯頺然其間

如爲家人之長坐於堂而驕兒騃女充斥其間不知其偪

也予起而舉酒祝侯曰以平易近民而民近之豈弟父母

侯之謂矣侯醻且執爵前曰惟使者使民不𡨚無湮欝其

和我是以大有民予避且謝則復諸侯曰使時和𡻕豐日

星明穊舉海内得以安其生而樂其時衡與賜焉維天子

之功臣等何力之有侯拱而立侯蜀人也因與予言益州

承平時元夕宴遊其風流所親見盖出于祖宗德澤天地

㴠育之乆而今不可復得矣予愍然𥝠念之開慶景定間

衡以中州不得免於難今城郭室廬公𥝠文物猶草創綿

蕝云爾然以㡬世㡬年所爲郡而十數年間卒然脩復得

其大體非國家忠厚積累於民力愛飬有素豈望如今所

成立哉蜀自秦以來更千餘年無大兵革至于本朝侈繁

鉅麗遂甲於天下不幸蕩析(⿱艹石)鬼神之忌盈者今衡之民

務本而勤力𡻕時一𮗚㳺之外衣食其耕桒儉而不㤗風

氣淳厚猶南方建徳之國其將進而未巳者乎予爲親

懐歸得郡且行侯選表於朝有日矣惟一時民物之槩得

於目擊相與嗟嘆闊絶而欣喜不厭於心者不當無所紀

且懼夫可愛可愕之状俯仰蹉跌忽不可以復追也燕之

明日亟𡚒筆記之以庶㡬𮗚風之意且使後來者於侯政

有考焉侯名遇今居延平

   雷州十賢堂記

國朝自天禧乾興迄建炎紹興百五十年間君子小人消

長之故凡三大節目於雷州無不與焉按雷志丞相冦公

凖以司戸至丁謂以崖州司戸至紹聖後端明翰林學士

蘇公軾正言任公伯雨以渡海至門下侍𭅺蘇公轍以散

官至蘇門下正字秦公𮗚至樞宻王公巖叟 -- 臾 ?雖未嘗至而

追授别駕猶至也未㡬章惇亦至其後丞相李公綱丞相

趙公𪔂叅政李公光樞宻院編脩官胡公銓皆由是之瓊

之萬之儋之崖正邪一勝一負世道以之爲軒輊雷視中

州爲逺且小而世道之㑹乃於是𮗚焉我度皇之九年詔

大府寺簿虞侯應龍知雷州侯雍公曽孫有文學凡登朝

必與史事諸所衮龯得春秋大㫖植之風聲尚有典刑其

至雷也考圖諜訪𦒿老顧瞻山川惄如有懐乃黜丁氏章

氏自萊公以至澹菴凡十賢爲祠於西之上使海邦興起

前聞一朝皂白知所以𭄿敬賢如師疾惡如𬽦侯所爲豈

刀筆細故哉嗟乎雷何地也諸賢冠冕於此儼然而威自

太守諸生以下敬恭登降制幣薦奠如先聖先師人有常

言惟是風馬牛不相及也諸賢何以得此於南海南海何

以得此於諸賢乎哉我祖宗待士大夫忠厚而有禮稽諸

司敗嶺海則止此事上配帝王非漢唐所及雖施之姦回

容有傷惠而賢者失路靡不𫉬全祈天永命萬有斯年噫

嘻盛德事也祠經始于十年九月十月吉日落成侯謂予

同舘走書數千里至贑属予記予不敏叙其凡復爲迎送

神辭使祀則歌之辭曰 飈風起𠔃雲黄萬里𠔃故郷桃

茢𠔃祓不祥何懐乎斯宇𠔃惟獨有此衆芳海可竭𠔃神

不可忘五嶽爲質𠔃三辰爲光保我有國𠔃萬年其昌

   雷州重建譙樓記

凡並海而爲州皆有𩗗風而雷爲甚中州多山地氣固宻

城郭公府苟非水火兵革之難雖累數千百年存焉可也

南方𡻕有𩗗風㧞大木蜚大屋以爲常矧雷三靣際海當

風之衝豈獨城樓難哉太史氏虞侯應龍來爲守是爲咸

淳十年六月十有二日夜半𩗗風作厥明視譙壓而城壊

方風之來也其暈如虹有蜃氣如樓䑓及其歘霍凌轢訇

哮撞搪其聲不可名状侯曰斯樓郡以晝夜者非大且壮

無以支永乆乃筏鉅材鳩工並興設爲巍峩下臨鯨波人

聞而撫然曰天下猶海也世變猶風也昔人有言大厦非

一木可支又曰震風凌雨而後知厦屋之帡幪也侯所建

立有安天下之道焉侯之爲雷也寛而有制嚴不爲𭧂始

至蒐軍明律戮澤中爲龍蛇者獄有三年淹破其貨内者

覈丁籍實民賦老壮以時富貧有經又爲之表賢哲興學

校開其倫常示人有耻陶爲清淳訟是用希凡此皆侯所

爲反風徙鱷之本也天子聖神文武克有天命祝融受職

海若順令侯爲政知所本价人維藩式是南邦城樓云乎

 序

   孫容菴甲藁序

容菴孫先生早以文學自負授徒里中門下受業者常數

十晚與世不偶發其情性於詩今其家集甲乙丙彚爲三

帙當先生無恙時乙官湖王公介爲序丙今念齋陳公彬

筆也獨甲篇首無所属太史公將以自序云爾不幸未就

賫志以殁後二十二年先生之子演之孫應角出其本命

予序以𥙷其遺先生之爲詩縱横變化千態萬状前二公

模冩極矣後生小子於前軰畦徑不能窺也獨嘗徃來容

菴知先生所以爲詩者今夫山一卷石之多及其廣大草

木生之禽獸居之寳藏興焉今夫水一勺之多及其不測黿

鼉蛟龍魚鱉生焉貨財殖焉天下之竒𮗚莫具於山水山

水非有情者莫之爲而爲何哉傳曰山藪蔵疾江海納汙

則其所容者衆也先生之菴介於闤闠敞二尋髙爲楹不

踰丈求其領畧江山𭣣拾風月則亦無有乎爾然先生讀

書白首不輟皇王帝覇之迹聖經賢傳之遺下至百家九

流閭閻委巷人情物理纎悉委曲先生旁捜逺紹盖朝斯

夕斯焉是百世之上六合之外無能出於尋丈之間也以

一室容一身以一心容萬象所爲容如此此詩之所以爲

詩也先生名光庭字懋居廬陵富川以詩書世家今其子

惟終放情哦諷爲詩門再世眷属其孫𢡟於文學方翹翹

自厲發矢於持滿流波於旣溢以卒先生爲詩之志詩之

道其昌矣乎予里人也知先生爲詩之故與其所以積累

⿰糹⿱𢆶匹述因發之以𥙷二序之未及云

   危恕齋論序

近世有驪塘巽齋二危論行於世予讀其文庶㡬前軰之

彷彿者矣吾州恕齋危先生其所爲論積成帙學者争傳

爲矜式先生學爲桒梓之宗行爲章甫逢掖之望放而爲

文所謂仁義之人其言藹如臨川廬陵之危是或一道也

抑二危以此决科發身而先生不偶於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屋以死則所遇

之足悲也雖然遇不遇無足計也于其人而巳然則學恕

齋爲文尚從其人求之

  金匱歌序

金匱歌者郷前軰王君良叔之秘醫方也𥘉良叔以儒者

渉獵醫書不欲以一家名一日遇病數十軰同一證醫者

曰此證隂也其用某藥無疑數人者駢死醫者猶不變良

叔曰是證其必他有以合少更之遂服陽證藥自是皆更

生焉良叔𡨚前者之死也遂發念取諸醫書研精探索如

其爲學然乆之無不通貫辨證察脉造神入妙如庖丁解

牛傴僂承蜩因自撰爲方劑括爲歌詩草𥿄蠅字連帙累

牘以遺其後人曰吾平生精神盡在此矣其子季浩以是

爲名醫其子庭舉蚤刻志文學中年始取其所蔵讀之今

醫遂多竒中一日出是編予然後知庭舉父子之有名於

人其源委盖有所自來矣天下豈有無本之學哉世道不

淑清淳之時少乖戾之時多人有形氣之𥝠不能免於疾

世無和扁𭔃命於甞試之醫斯人無辜同於巖墻桎梏之

歸者何可勝數齊高彊曰三折肱知爲良醫楚辭曰九折

臂而成醫言屢甞而後知也曲禮曰醫不三世不服其藥

言甞之乆而後可信也人命非細事言醫者𩔗致謹如此

然則良叔齊楚人所云醫也(⿱艹石)庭舉承三世之澤其得不

謂之善醫矣乎予因謂庭舉曰凡物之精造物者秘之幸

而得之者不敢輕然其乆未有不發周公金縢之匱兄弟

之秘情也至成王時而發藝祖金匱之誓母子之秘言也

至大宗時而發君所謂金匱歌者雖一家小道然祖宗之

蔵本以爲家傳世守之寳其爲秘一也子之發之也以其

時考之則可矣庭舉曰大哉斯言予祖之澤百世可以及

人予爲子孫不能彰悼先志恐乆遂沈泯上貽先人羞敢

不承教以廣之於人予嘉庭舉之用心因爲序其本末如

此良叔諱朝弼季浩諱淵庭舉名槐云

   張宗甫木雞集序

三百五篇優柔而篤厚選出焉故極其平易而極不易學

予嘗讀詩以選求之如曰駕言陟崔嵬我馬何虺隤我姑

酌金罍維以不永懐如曰自子之東方我首如飛蓬豈無

膏與沭爲誰作春容詩非選也而詩未嘗不選以此見選

實出於詩特從魏而下多作五言耳故嘗謂學選而以選

爲法則選爲吾祖宗以詩求選則吾視選爲兄弟之國予

言之而莫予信也一日吉水張彊宗甫以木雞集示予何

其酷似選也從宗甫道予素宗甫欣然便有平視曹劉沈

謝意思三百五篇家有其書子歸而求之所謂吾道東矣

   趙維城洗𡨚録序

漢法殺人者死我國家式敬由獄尤於人命重致意焉情

法輕重相去一毛轉移蔽欺其謬千里吾儒坐論書史志

其大者固自以司空城旦之書柱後惠文之學爲不必講

不必講可也而一日臨事懵然受成其爲誤不少愛人利

物之心謂之何哉近世宋氏洗𡨚録於檢覆爲甚備宋氏

多所𫾻歷盖履之而後知吾邦趙君與揲甫階一命而能

有志乎民反覆駁難推䆒其極於宋氏有羽翼之功矣使

君自此有中外之迹日增月益豈曰小𥙷之哉書曰獄貨

非寳惟府辜功又曰無或𥝠家于獄之兩辭祥刑之本也

讀趙君此編而於書再三焉雖不中不逺矣

   龔知縣帥正録序

訟九五曰尚中正下四爻竟至於不訟子曰子帥以正孰

敢不正惟上九一爻犯終㐫至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帶三禠豈帥之者之罪

哉居卦之終爲險徤之極兾其矯操非百倍其力有所不

能兹易所以爲憂患之書也龔君子輝宰吾廬陵其聽訟

必据經守法不肯少委折以貮民聽凡斷筆備書之冊踰

年㡬三帙名曰帥正録大哉君之用心乎廬陵訟最繁自

君視事日以銷殺從所帥也然猶不免於有録而録不免

於再且三風俗所積其SKchar也乆矣夫豈一朝一夕之故縣

古諸侯也使君𥝠其土子其人教化之入人也深則是録

可以無作今之縣三年一替君之所試曾㡬何時讀是録

也庶㡬期月而可者矣子路問政子曰先之勞之請益曰

無倦君而以無倦行之是録也固筌蹄之粗也歟君名曰

升豫章人

  蕭燾夫采(⿱艹石)集序

選詩以十九首爲正體晋宋間詩雖通曰選而藻麗之習

盖日以新陸士衡集有擬十九首是晋人巳以十九首爲

不可及十九首竟不知何人作也後江文通作三十首詩

擬晋宋諸公則十九首邈乎其愈逺矣予友雲屋蕭君燾

夫五年前善作李長吉體後又學陶自從予㳺又學選今

則駸駸顔謝間風致惟十九首悠逺慷慨一唱三嘆而有

遺音更數年雲屋進又未可量也十九首上有風雅頌四

詩俟予山居旣成俯仰温故又將與君細評之

   羅主簿一鶚詩序

詩所以發性情之和也性情未發詩爲無聲性情旣發詩

爲有聲閟於無聲詩之精宣於有聲詩之迹前之二謝後

之一蘇其詩SKchar偉卓犖今世所膾炙然此句之韻之者耳

夣草池塘精神相付属對床風雨意思相怡愉傳曰立見

其叅於前在輿見其𠋣於衡謝有焉樂則生生則惡可巳

蘇有焉東溪君嗜詩叔曰北谷而雲谷又其弟鶴鳴子和

塤龡箎應天和流動雍于一堂所謂無聲之詩也噫謝之

樂不能兼蘇蘇之樂不能兼謝東溪君合蘇謝而一之其

樂庸有旣乎(⿱艹石)夫君所以句之韻之者予非能詩又焉能

評其歸問之二谷

   新淦曽季輔杜詩句外序

杜詩舊本病於篇章之雜出諸家註釋人爲異同淦北山

子曽季輔平生嗜好於少陵最篤編其詩倣文選體SKchar

律絶各爲一門而紛紛註釋自以意爲去取意之所合列

於本文下方如東萊詩記例而緫目之曰少陵句外予受

而讀其凡盖甚愛之旣録其副則復慨然曰世人爲書務

出新說以不蹈襲爲髙然天下之能言衆矣出乎千載之

上生乎百世之下至理則止矣虚其心以𮗚天下之善凡

爲吾用皆吾物也是意也東萊意也而北山子得之𮗚舞

劍而悟字法因解牛而知飬生予也受教於北山子矣

   忠孝提綱序

江流滔滔日夜無聲水之常也至於有觸之鳴風激之爲

波則水之所遭拂乎常矣爲臣忠爲子孝出於夫人之内

心有不待學而知勉而行者古之人都俞吁咈定省温清

行乎忠孝之實而不必以名知於人此人道之自然也(⿱艹石)

夫䖏時之變遭事之不幸始有不得巳而忠孝之名歸焉

則亦有可憫者矣帚齋郭君某有感於忠孝之事旣取古

人之大節昈分而爲之書又裒皇朝事爲後卷君之用心

所謂先立其大者吾讀其書盖世變存焉非徒纂集之末

而巳抑有𩓑與君講者率土之濵莫非王臣守孰爲大守

身爲大士君子之於天下固不必食君之祿而後爲忠親

存而後爲孝也語曰仁以爲巳任死而後巳義理之責庸

有旣乎君更以是推廣其説使人人知忠孝之爲切巳事

常也由其道變也不失其節則於世教豈曰小𥙷之哉

   八韻𨵿鍵序

八韻𨵿鍵者義山朱君時叟所編賦則也魏晋以來詩猶

近於三百五篇至唐法始精晚唐之後條貫愈宻而詩愈

漓矣賦亦六藝中之一𮗚雅頌大約可考騷辨作而體巳

變風氣愈降賦亦愈下由今視乾淳以爲古由乾淳視金

在鎔有物混成等作又爲古矧長楊子虚而上胡可復見

然國家以文取人亦随時爲髙下雖有甚竒傑之資有不

得不俛首於此(⿱艹石)朱君立例嚴用功深盖亦深逹於時宜

者朱君執此以徃一日取先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屋然後舎而棄之肆力於

爲文其於古也孰禦雖然又豈爲文哉

   壬戌童科小録序

景定壬戌童子十人挑誦國子監既中試中書如𥘉考吾

里王元吉爲首該恩許兩試太常以次九人一試童子歸

而課業當爲來科新進士否則再試能又中即待年出官矣

噫其亦咄嗟乎哉山林之士白首佔畢有終身不得名薦

書齒下士於朝者童子未離㓜學巳得以所長頡頏當時

雖其得於天者不凡而貴之也人無異辭然世之厄於命

者何限(⿱艹石)此獨不以自幸哉童子𡻕月方來而未艾也天

下事有大於科目之學者矣則將何如韓子送張童子序

曰暫息乎其所巳學者而勤乎其所未學者予謂童子其

所巳學者經也經載道書也童子向記其言語而巳而沉

潜義理變化氣質藴之爲德行行之爲事業未之及也童

子而能自其所巳學者温習紬繹深加履踐希賢希聖求

之有餘師而其所未學者徐徐而勤之不爲後也大學之

法禁於未發之謂豫當其可之謂時童子有之予也有志

乎兢辰者日斯邁而月斯征愧悔多矣敢無以相童子童

子倘有利於予言矣乎

   題家保状序

吾郷孫㓜賔善與人周旋受人託必忠吾黨之士多與爲

知識三𡻕大比其欲結保就試者率以状轉授俾上之有

司㓜賔無所愛力每科輙結至數百保榜掲之日籍中多

得人由是中禮部者常有之從事數科今又將詔𡻕人争

以㓜賔爲有驗雖㓜賔亦不能自巳一日持其籍以告予

曰君疇昔籍中人也其爲我序之予不能辭焉按周禮大

司徒以郷三物教萬民而賔興之此郷舉里選之風也考

諸族師則五家十家五人十人又使相保相愛刑罰慶賞

相及相共凡保必有連坐古以德行取人於此猶有取爾

周官之法度與𨵿雎麟趾之意固不相悖也進士始於隋

唐本朝沿襲不改日引月長弊悻浸出上之所以𨵿防禁

治者務盡其術(⿱艹石)家保状其一也科目與郷舉里選自不

同然其所以立法之意殆相似然吾州士風接歐周胡楊

之遺知所自愛其麗於族師之禁固鮮矣㓜賔作事必履

實其所受託亦不輕所任刑罰之相及相共者吾又固爲

㓜賔一保吉爲州鉅應試二萬餘然他日得之率是知名

之翹翹者㓜賔自此網羅無遺使千佛之名盡萃於一籍

則㓜賔繼今皆慶賞之日也吾爲子賀不旣多乎㓜賔曰

嗜欲將至有開必先君言且驗矣吾籍屢驗不一驗將徼

福於君請執此以徃

   又家保状序

吾嘗𮗚李肇記唐科舉事都會謂之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通稱謂之秀才

投刺謂之郷貢俱捷謂之同年有司謂之座主籍而入選

謂之春闈將試相保謂之合保旣捷列姓名於慈恩寺塔

謂之題名大宴於曲江亭謂之曲江㑹進士之爲貴於天

下其來尚矣某吉水人肯爲吾黨裒梓家保状使不煩自

投於官殆好事者介予所知識以其籍求序予前一夕夣

有持一卷來曰桂籍得此夣(⿱艹石)驗焉者是籍之人由秀才

試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出郷貢試春闈拜座主叙同年赴題名所入曲江

㑹将必自此合保始雖然使君籍而止得科目人也吾何

𮗚焉天下事盖有大於此者矣仁山蒼蒼文水泱泱歐周

胡楊休有耿光獨無追遺芳而昌之者歟吾之望君籍也

如此

   新淦曽叔仁義約籍序名公𦬊

財利在天地間爲義理之賊三代以下選舉不以德行則

士雖爲聖賢猶将從科目以進舉于郷里固得時行道之

軔(⿰車刄)也然士方窮時驟得一舉属有千里之役無所取資

不得巳侻首屈意以爲此之求是不待仕固巳賊其心矣

此義約之所以不可廢也予至新淦親黨曾君叔仁出其

所謂青雲約魁星約者其爲約視他郡特有寓公𦔳送之

例可以𮗚是邦之風矣吾黨之士凡與斯籍名薦書走在

所居者無深責行者無復顧昌其氣以從事於文蹇蹇諤

諤進奉天子之對由此培植爲他日賢公卿大夫殆此籍

有𦔳焉然則區區周急義之末者耳其於人才有𨵿係則

於後之世道不爲無益其爲義不亦大哉

   送𨺚興鄒道士序

新吴昭德𮗚或傳西晋劉仙人飛昇之地其𮗚前井猶仙

人時丹井也今鄒髙士居其𮗚亦以煉丹名或曰髙士仙

人之徒與予詰其所以爲丹則髙士之丹非仙人之丹也

仙人之所謂丹求飛昇也髙士之所謂求丹伐病也仙人

之心狹於成巳髙士之心溥於濟人且夫兼人巳爲一致

合體用爲一原吾儒所以爲吾儒也重巳而遺人知體而

忘用異端之所以爲異端也髙士非學吾儒者而能以濟

人爲心噫髙士不賢於仙人歟

   送彭叔英序

彭叔英以秀才精𨇠度推予命謂剛星居多意(⿱艹石)他日可

爲國家當一靣者巽齋歐陽先生以三命折之具爲之説

與叔英辨予命叔英旣錯下一筭又累先生齒頰顧區區

何足以當之抑叔英所以許予謂主命得火行限得金孛

羅計故至於有主殺伐等語雖然此以論項籍𨵿羽敖曹

擒虎之流則可而世固有不必如此而爲名將帥者矣非

叔英之所知也予獨以爲隂陽大化絪緼磅礴人得之以

生其爲性不出乎剛柔而變化氣質則在學力如叔英之

説某星主剛某星主柔得剛者必不能柔得柔者必不能

剛則是學力全無所施而一切聽於天命聖賢論性等書

俱可廢巳予性或謂稍剛殆柳子所謂竒偏者凛焉朝夕

惟克治矯揉懼䧟於惡敢以命爲一定不易之歸乎叔英

憮然曰予言命君言性命之矣抑予所以爲君言者自謂

不誣士固各有志子之志𩓑聞所向請轉與巽齋直之昔

葛孔明與石廣元徐元直孟公威遊學荆州嘗曰卿三

人仕進可至郡守刺史三人問其所志孔明𥬇而不言予

非孔明也予之志豈叔英得窺哉

   送王山立序

官湖王先生以文章名家其子山立無忝於弓冶之業蚤

携琴書相從諸公筆硯間旣而曰士不爲司馬子長逰不

足以爲學於是上下四方者㡬年于行今逰且倦矣湖海

之風波浸惡山林之𡻕月漸長歛其如川方至之鋭以就

于霜䧏水涸之實山立将從事乎此昔孫㤗山爲飬索遊

范文正公給以月俸三千遂得留意於學卒爲一世師表

誠齋素貧得劉氏舘以故旁捜逺紹及讀世間未見之書

南渡以來稱儒宗焉二先生之事夫人而可爲也㑹有拈

出故事以嘉惠山立者其静以待之

   與山人𥠖端吉序

與癡兒説夣終日悶悶使人欲索枕僵卧明者了了不踰

頃刻能解人數百年中事恨相見晚矣山人𥠖端吉客吾

門旬日風雨旦稍霽入吾山一瞬而還(⿱艹石)有德色問之則

山川巨細情状變態信手圗𦘕如山中生長然者何其敏

也𥠖氏祖爲吾郷羅氏葬地百年效驗翁不見端吉食其

報又能以術世其家翁信未死哉端吉遺予地予方撰屨

出郊而端吉又泝十八灘上矣臨别敘其說其歸也爲予

復來乎

   贈林梅所序

何所無花屈擅蘭陶擅菊林擅梅乃(⿱艹石)有定所然古者以

功爲地之封建後世以文爲花之封建屈之騷陶之辭林

之詩皆有功於花是故花托於斯文而後得其所焉噫九

畹三徑今無復存林之孫羲獨能世襲孤山與花周旋所

謂居其所而不遷者君充拓門庭於詩道益進豈惟克有

其土地抑亦光昭其先君之功懋哉懋哉

   送項巽可入南序

東坡作韓文公廟碑詩云作書詆佛譏君王要𮗚南海窺

衡湘坡在南方亦云兹逰最竒絶又云兹逰竒絶冠平生

當文公諌佛骨豈故欲爲掲陽之行坡不幸罹黨禍乃以

炎方爲夸自古詩人大言而非情徃徃如此吾郷項兄巽

可與𫞐之度嶺也訪予於玉虹予問子非不得巳是行何

爲則曰巽可生也有四方之志弱冠時甞一至番禺巳而

走上饒參疊山拜東岡古爲然後經潯陽出赤壁登黄鶴

樓今也又將徃見東岡吾所學子長逰也他時入南者以

風土爲憚與𫞐年未三十神澤而氣強擔簦行數千里如

適其東家是其要𮗚南海而從竒絶之逰者非詩人大言

𩔗也子長南逰江淮上㑹稽闚九疑浮于沅湘北渉汶泗

講學齊魯過梁楚以歸而平生車轍獨未至廣與𫞐今㳺

子長之所未㳺從而徧歷吴楚按子長東南故跡登淮山

以望中原以庶㡬盡見天下之竒子長作史記序三千年

事爲五十萬言漢至今又千有餘年不知與𫞐後之所書

其詳畧如何書成以諗我

   送頼伯玉入贑序

頼君成孫伯玉號竹澗五雲人自幼巳好詩長而浸癖有

甲乙藁行於人戊午出宜春道中得詩三十歸而裒以附

於乙自是以行爲趣一日以書抵予曰某也将泝十八灘

踐空同非子寵兹行彼之山靈水神未易屈䧏頼君之行

殆不苟然贑之勝䖏如欝孤如八境如㢘泉如塵外寺則

如慈雲天竺在唐有香山品題至今墨蹟如新入本朝東

坡山谷之流交有以發其竒而長其光價而東坡蹤跡之

宻精神之著又其尤者也頼君觸目爲思開口成句而騷

人墨客之遺又有以動其亹亹焉者虚而徃實而歸此行

粹宜春章貢之得其自足以成丙藁可知也君之兹役予

何能賛一辭抑予有請焉君方盛年於詩之道其所造巳

非他人以一句一字名世者比以君之資其當他有所進

乎司馬子長足迹㡬徧天下後來竟能成就史記一部或

議子長所用小於所得少陵號詩史或曰讀書破萬卷止

用資得下筆如有神耳頗致不滿韓昌𥠖因爲文章浸有

見於道德之説前軰譏其倒學然猶不爲徒文卒得以自

附於知道横渠早年縱𮗚四方上書行都超然有凌厲六

合之意范文正因𭄿讀中庸遂與二程講學異時德成道

尊卓然爲一世師表其視韓公所爲盖益深逺矣今君挑

負笈将四方上下以求爲詩予也不止望其爲前所稱

騷人墨客者因誦言諸公之失得如此君且行矣歸而求

之有餘師

   送李秀實序

三月二日予有行役宿郊外次日昧爽有來謁者視之李

君秀實也李君𥘉不之識一見察其爲能言士坐定出詩

三首其自序末句曰他事無求求者道莫教徒手只空轅

今人有好爲尊大以道統属巳自任終日暝目夜半授佞

巳者二三言曰道在是矣𨼆君授書孺子取履昔人以爲

近於鬼物徃徃𩔗是李君之求其諸此之求歟李君曰予

知不及此予丈夫也桒弧蓬矢之志将於子長逰發之噫

嘻子長盡天下之觀一部史記取資於此先民有言杜子

美讀書萬卷止用資得下筆有神耳予固爲子長惜也横

渠先生早年英邁之氣𡚒不可禦上書行都縱觀四方後

乃精思力踐以其學接孔孟之緒朱文公賛之曰早恱孫

吴晚迯佛老勇徹臯比一變至道懿哉淵乎李君所欲求

者道也則子長之終身不足師法横渠何可當也顔何人

哉晞之則是於李君之别也書此以贈

   送彭和父逰學序

彭江西三瑞之一和父其孫也家傳詩書半世以教人爲

業以兩𡻕無所於舘将遊學以問於四方命予曰可行乎

今夫大冠峩如大裙䄡如談道理非不纚纚可聴一旦有

飲食之累則棄三尺蕩四維茍可以求無飢者無所不至

和父雖失舘夷然無慼容所爲皇皇問舘之外無他筭此

之謂不失其本心悠悠穹壤獨無知心者歟

   贈談命朱斗南序

天下命書多矣五星勿論(⿱艹石)三命之說予大槩病其泛而

可以意推出入禍福特未可知也惟太乙統紀鈎索深逺

以論世之貴人鮮有不合然閭閻賤㣲有時而適相似者

倉卒不可辨予嘗謂安得一書爲之旁證以窺見造化之

庶㡬哉最後得朱斗南出白顧山人秘傳書一卷以十干

十二支五行二十七字旁施午竪錯綜交互之中論其屈

伸刑衝六害察其變動生旺官印空而爲衰敗死絶衰敗

死絶破而爲生旺官印禄馬不害爲貧賤孤刼未甞不富

貴盈虚消息𮗚其所歸和平者爲福反是爲禍其言親切

而有證予切愛之獨其所著之文可以意得不可以辭解

乃循其本文變其舊讀槩之以其凢表之以其例其不可

臆見者闕疑焉統紀十干干各一詩其辭雖(⿱艹石)專指一干

而云而十干取用無不相通故詩雖以百數其大指數十

而巳亦復如白顧之例别爲之篇以附見其後使二書貫

穿於一人之手彼此以𥙷其所不及年月日時雖相去一

字之差而於銖兩輕重爲不可誣矣斗南吉水人㧞起田

間談命皆自得之玅予謂𥘉事統紀失之者十之二三也

繼得白顧書失之者百之二三也予𮗚斗南用二書竒中

所不在論偶然而不中則反求之吾書書未甞失顧用書

者或未盡耳予又恨白顧書有闕疑也天命之至矣出於

人之所俄度者不可一言而盡也吾所見斗南論命就其

一家真白眉哉是爲序

   又贈朱斗南序

甲巳之年生月丙寅甲巳之日生時甲子以六十位𩔗推

之其數極於七百二十而盡以七百二十之年月加七百

二十之日時則命之四柱其數極於五十一萬八千四百

而無以復加矣考天下盛時凡州主客戸有至千四五百

萬或千七八百萬而荒服之外不與焉天地之間生人之

數殆未可量也生人之數如此而其所得四柱者皆不能

越於五十一萬八千四百之外今人閭巷間固有四柱皆

同而禍福全不相似者以耳目所接推之常有一二則耳

目之所不接者安知其非千非百而命亦難乎斷矣且夫

五十一萬八千四百之數散在百二十期中人生姑以百

𡻕爲率是百𡻕内生人其所受命止當六分之四有竒則

命愈加少而其難斷亦可知矣甞試思之宇宙民物之衆

謂一日止於生十二人豈不厚誣而星辰之向背日月之

逺近東西南北天地之氣所受各有淺深則命之布於十

二時者不害其同而吉㐫夀夭變化交錯正自不等譬之

生物松一𩔗也竹一本也或千焉或萬焉同時而受氣也

然其後榮者枯者長者短者曲者直者𬒳斧斤者歷落而

傲年𡻕者其所遭遇了然不侔夫命之同有矣而其所到

豈必盡同哉然則叅天地之運𨵿盛衰之數此其間氣或

数百年或百年或數十年而後一大發洩必非常人所

得與者於五十餘萬造化之中不知㡬何可以當此

而天地寳之不常出鬼神秘之不使世人可測知也嗚呼

論至此則命書可廢也𫆀因書于歐陽先生贈月窗說後

   贈曹子政劍客序

江西劍客吾郷曹子政筭命標榜也予曰子卜也而取劍

何居曰世人賣卜事謟媚捐 --捐苦口皇皇於一食之末予恨

其道之不直也如是而福如是而禍一無所回護故予剛

者之爲也予言必剛者而後能聽劍是以得名予曰噫嘻

昔人有學字𮗚公孫大娘舞劍而神劍無與於字而廻朔

赴仆之間乃足以相發今子雖爲卜而有取於劍之剛者

亦詎曰不宜哉或曰然則是腹劍也予曰惡是何言子政

豈口如蜜者邪或人語塞因書以遺之

   贈山人黄煥甫序

黄景文煥甫乃祖贑風水名術也予里大家祖地多出其

手而煥甫以術世其家前十三四年予甞以詩送之又數

年𮗜煥甫小異亟取詩更其辭而實未深知煥甫也煥甫

逰從日以宻講辨日以多今也而後探其胸中之所存果

有大異乎時人者噫知煥甫晚矣煥甫甞與予上下阡隴

凡予動心駭目以爲竒詭雄特輙掉頭不謂然至淡然平

夷澷不起人意徃徃稱不容口予始甚訝之乆而服其爲

名言也大槩煥甫之術以爲崇岡復嶺則傷於急平原曠

野則病於散𮗚其變化審其融結意則取其静𫝑則取其

和地在是矣舎是而求地亦固有之而非煥甫之所謂地

也山人之獻地者日至吾門予使煥甫徃𮗚常不滿一𥬇

煥甫曠數年始獻一地所獻真如其説予爲山人所欺者

多矣(⿱艹石)煥甫真不欺我者惜也煥甫汲汲餬口以奔走於

四方以予之近且乆㡬不相知卒然使人一見使人愛其

術而不疑斯亦難矣予甞謂能爲煥甫百指計使煥甫安

居一年必能時發天地之蔵以使予欣然而不厭予方煑

石山中計必不能及此姑遂其説庶㡬有因予而信煥甫

煥甫必能出所學以報所知是楚人亡弓楚人得之予又

何幸焉

   贈黄璘翠㣲序

黄璘吾鄰人得祖父風水之學間與之登山鋪張造化口

角瀾翻亦可愛吾舘人議以翠㣲名之翠㣲山之腰蒼蒼

欝欝之𧰼山人所得稱抑㣲乎㣲者地理書所謂𨼆𨼆𨺚

𨺚吉在其中此則麤心者所不能得其彷彿黄生齒新而

意鋭更下入細工夫以庶㡬吾所謂㣲者

   贈仰顛峯拆字序

顛峯仰宗臣以拆字之術行京師諸公贈言陳徃驗甚悉

予未即信試之且數年每言輙酬竒矣哉予問顛峯曰禍

福將至必先知之吾聖人則有教矣就字而言字心畫也

得於心應於手夫固動乎四體之一也由此而推資禀之

強弱操術之正邪生死夀夭貧賤富貴之理於其字畫之

大體而夫人之平生可一言而盡是則予固能知之今夫

卒然而遇人曰請所欲書夫人者亦倘然應之曽不經意

而子於其偏旁上下之間紬繹解說曰某宜禍某宜福則

其臨書之際豈亦有鬼神壓乎其上誘其中而運之肘歟

不然字而字耳何靈之有顛峯曰未也天下禍福之占于

其動而巳木之榮枯康節不能索之於其静一葉之墜筭

法生焉世人見墜葉多矣誰知大化𭔃此𦕈末子之𮗚字

也于其心予之𮗚字也于其心之動是法也得之異人異

人誡勿言君退思之予推其理不可得而又動於顛峯之

異則思夫聖人之於事其存而弗論者不少矣相視一𥬇

就用其言贈焉

   送僧了敬序

萬安僧了敬丙辰年來謁示予以夫子像予𥘉怪之與之

語彷彿儒者氣𧰼閱諸公賞音則知其能爲詩能讀先儒

語録又能築讀書堂以與邑之逢掖者䖏而後嘉其來意

之有以也越五年予至其宫求其所謂讀書堂者𮗚之則

方裒緡歛材召審曲靣𫝑者而啇度焉因知諸公所以亟

稱之者書其志也敬師之竟就是役者志之不忘也自佛

入中國其徒牢護其説遂與儒者之教並立於天下太顛

止於海上韓公屈與之交當時覊窮寂寞之餘以其聦明

識道理姑與之委曲於人情世故之内其於變化其氣質

移易其心志攘除其師之教未必有焉以今敬觀之則其

崛起於浮屠之中而(⿱艹石)有得於聖賢君子之説而凡精業

勤行以學韓之學者又與之周旋一室以上下於其間其

爲聦明識道理也多矣陳良楚産也恱周公仲尼之道北

學於中國孟子推爲豪傑然則敬師非僧之豪傑也歟

   吉水縣永昌郷義役序

吉水縣永昌郷某都建義役復淳熈成䂓也予同升陳君

某旣爲序則貽書於予曰𩓑賛一言使郷黨鄰里有所慿

依且庶㡬徼福於君之筆俾勿壊予懼不敢當以其爲義

設不得辭嗚呼義役之不行而差役之紛紛何甚也民無

以相友𦔳相扶持乙曰甲當役甲推之乙乙復曰甲展轉

而聽命於長民者之一語時則其𫞐在於官官無以自爲

也鴈䳱行鉗𥿄尾而進曰某宜差某有以𥝠其人則改曰

宜某時則其權在於吏一方之版籍吏胥主之髙下其手

紊於多寡之實時則其權在於郷胥閭閻之間紛争之㣲

桀𭶑者乗間而起告訐因之而差法以亂時則其權在於

姦民受役者有二三年迄無一事有不幸而殺傷盗賊䴡

於其境不旋踵家破時則其𫞐在於天今陳君與其鄉約

曰爾役月日(⿱艹石)干爾末减(⿱艹石)干爾費(⿱艹石)干至(⿱艹石)干以上𦔳

(⿱艹石)干一齊惟公是㨿䖏之者無媿辞承之者無拒色是役

之𫞐不在官與吏與鄉胥與奸民與適至之天而在吾鄉

里和氣間義之用大矣利乆逺而無訟仁也使人知有遜

譲禮也不以資奸智也盟而無敢後先信也一舉而五常

備焉豈惟義哉鄉之長上其申告子弟曰如是而福如是

而禍守約者乆處敗群者交罰使一守是法永永無斁則

其於是邦之風俗不為無小𦔳噫亦安能下其法於天下哉

  燕氏族譜序

嘗謂人之有祖也如水之有源木之有本也夫源之深者

流必長本之固者末必茂此自然之理巳然之騐也燕氏

榮㤗來自龍潭循州好山水之勝通隂陽之理歴吉之東

鄕大北溪見其江山秀䴡地𫝑盤旋於是遂徙居之榮㤗

生男貴玉勤而力斈未遂厥志而早卒孫長曰祐字天益

號爱月領職都差次曰祺字天祥號瑞軒領職通判淂其

禄淂其名㢘公可畏治政有方年逾耳順乞歸骸骨故𠡠

誥以還鄕積善成徳冝永享其悠乆也益生男宗羙清白

傳家謙恭處巳以金石締交盟以詩書立門戸善継人之

志善述人之事㔙業守成實有光於前聞人矣羙生三子

長曰希禹次曰希仁三曰希舜兄弟俱有文名以仁睦族

以礼待人(⿱艹石)河東之三鳯謝氏之彦秀者也自是子孫蕃

衍食指浩繁常於餘睱之際從容啇略故有陸賈之分長

禹受永昌鄉渀灘居焉次仁受永昌鄉青峒居焉三舜受

祖基家焉禹生國賢國賢三子曰徳祥徳勝徳卿徳祥領

職司舉徳勝領職司户徳卿領職司理徳祥之子曰均治

徒㤗和城南徳勝之孫曰子實徙廬陵華羙坊徳卿之孫

曰子昇徙永豊桃源雖星羅棋布是皆同一源也恐後世

乆逺真偽不辯故命予修諸譜系載諸詳悉以見先公一

人而來迄今有年矣雖族属䟽逺長幼尊卑按此譜歴歴

殆可見矣(⿱艹石)夫水源木本培植深固支流柯葉蕃衍盛大

亦在乎基之於前而有𩔰諸後矣為賢子孫者可不鍳哉

   龍泉縣監漕鄕舉題名引

恭惟祖宗以取士為國三歳大比所謂從数路得人古遂

江吾廬陵佳山水邑也廬陵諸老發身六一公澹庵以學

舎益公誠齊以鄕舉獻簡公以漕貢而獻簡生遂江文獻

風流又其最近且親者山川毓靈人物代興高山作止景

行行止是為題名引

文山先生全集卷之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