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山先生全集 (四部叢刊本)/集序

文山先生全集 集序
宋 文天祥 撰 景烏程許氏藏明刊本
目録

重刻文山先生文集序

吉安舊刻文山先生文集簡帙龎雜篇句脫誤嵗乆漫漶

㡬不可讀中丞德安何公遷來撫汪右既出素所養者布

之教令復表章列郡先哲以風厲士人會郡守浦江張公

元諭始至即舉屬之張公手自編緝𨤲𩔖剔訛出羡帑選

良梓刻将半致中丞之命於洪先俾序所以校刻之意嘗

𮗚孟子論北宫黝孟施舍之養勇而有感焉彼其不挫與

無懼者(⿱艹石)詛盟而要結之終其身不可觧也夫二子憑氣

者也猶有爲之所者以主於中矧其進於是者耶洪先於

是反覆先生之事取證其詩與書因得其平生之詳而論

之始先生弱冠及第憂歸四年授京兆幕而邊⿺辶䖏𧺫董奄

力主和議首應詔數其罪乞斬之以安社稷且自罷免既

改洪州復自罷㝷用故事以館軄召進刑部郎而董奄復

用又上䟽求罷自知瑞州轉江西提刑爲臺臣論罷後兼

學士爲福建提刑即又連論罷如江西巳而權學士院草

制忤賈似道嗾臺臣劾之罷其少監及除湖南運判又論

罷之遂引錢(⿱艹石)水例致仕去當是時年纔三十七耳當其

甫入朝著非有兵革艱大之委而國事它屬又無臺諌紏

刺之權其言與否宜未有訾及者乃不䏻一日稍待何哉

人之遭蹉跌者徃徃回顧而改歩三巳不愠古人難之今

罷而仕仕而復罷經歴摧創至于六七志愈堅氣愈烈曽

一不以自悔此其中必有爲之所者矣且自始進而⿺辶䖏

休當盛年而甘退處目爲猖狂而不辭置之危地而不改

彼非異人之情也亦曰爲世道計吾之心未䏻巳也與吾

相持而不使其直遂者𫝑也吾屈𫝑而違心耶亦求以自

盡耶是故事寜無成不敢隠忍以諱言言寜不用不能觀

望以全身身寜終廢不欲玩愒以𠑽位其必爲此不爲彼

决絶審固於死生之間秋毫無所皇惑是先生之平生也

今觀其文辭矯乎如雲鴻之出風塵汎乎如渚鷗之忘機

械凛乎如匣劔之藴鋒芒至於陳告敷宣肝膽畢露旁引

廣喻曲盡事情則又沛乎如長江大河百折東下莫有當

其騰迅者此豈一朝一夕之故偶得之者哉及其灑泣入

衞捐 --捐家餉軍流離顛頓岀萬死一生以圖興復力既不支

猶以拘囚之餘從容燕市收三百年養士之功跡愈乆而

灮不㓕使天下後世曉然知有人臣之義莫不以爲處

死之難古今未(⿱艹石)是烈者不知其屢罷而不悔爲之者誠

豫也使幸而不値其變則處死者人必不聞不幸而聞於

人人且歎其難矣或擬之憑氣而莫䏻原其所以爲心使

先生平生所養卒不暴白於天下後世是尚爲知論世矣

乎夫不幸非人所常値也値其幸而能自盡則亦何至於

屢罷夫惟求自盡而不免屢罷則知决絶審固於死生之

間盖有大不得巳而非先生所願明矣非所願而必豫爲

之所逆知其不免而未嘗少動古之知所飬者盖如此有

世道之責者其思有以豫待之哉洪先生先生之鄉想慕

其平生設以身處而𭰹有感於養氣之説因序集而并著

之嗚呼使人人皆知所養不徒仰嘆先生之難將於世道

必重有頼二公風厲之意至是效矣

嘉靖三十九年庚申二月望後學吉水罷洪先頓首謹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