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心雕龍/情采

情采第三十一编辑

聖賢書辭,總稱文章,非采而何?夫水性虛而淪漪結,木體實而華萼振,文附質也。虎豹無文,則鞹同犬羊;犀兕有皮,而色資丹漆,質待文也。若乃綜述性靈,敷寫器象,鏤心鳥跡之中,織辭魚網之上,其為彪炳,縟采名矣。

故立文之道,其理有三:一曰形文,五色是也;二曰聲文,五音是也;三曰情文,五性是也。五色雜而成黼黻,五音比而成韶夏,五發而為辭章,神理之數也。

《孝經》垂典,喪言不文;故知君子言,未嘗質也。老子疾偽,故稱「美言不信」,而五千精妙,則非棄美矣。莊周云「辯雕萬物」,謂藻飾也。韓非云「豔采辯說」,謂綺麗也。綺麗以豔說,藻飾以辯雕,文辭之變,於斯極矣。

研味《》、《老》,則知文質附乎性情;詳覽《莊》、《韓》,則見華實過乎淫侈。若擇源於涇渭之流,按轡於邪正之路,亦可以馭文采矣。夫鉛黛所以飾容,而盻倩生於淑姿;文采所以飾言,而辯麗本於情性。故情者文之經,辭者理之緯;經正而後緯成,理定而後辭暢:此立文之本源也。

昔詩人什篇,為情而造文;辭人賦頌,為文而造情。何以明其然?葢風雅之興,志思蓄憤,而吟詠情性,以諷其上,此為情而造文也;諸子之徒,心非鬱陶,苟馳夸飾,鬻聲釣世,此為文而造情也。故為情者要約而寫真,為文者淫麗而煩濫。而後之作者,採濫忽真,遠棄風雅,近師辭賦,故體情之製日踈,逐文之篇愈盛。故有志深軒冕,而汎詠臯壤。心纒幾務,而虛述人外。真宰弗存,翩其反矣。 夫桃李不言而成蹊,有實存也;男子樹蘭而不芳,無其情也。夫以草木之微,依情待實;况乎文章,述志為本。言與志反,文豈足徵?

是以聯辭結采,將欲明,采濫辭詭,則心理愈翳。固知翠綸桂餌,反所以失魚。「言隱榮華」,殆謂此也。是以「衣錦褧衣」,惡文太章;賁象窮白,貴乎反本。夫能設以位理,擬地以置心,心定而後結音,理正而後摛藻,使文不滅質,博不溺心,正采耀乎朱藍,間色屏於紅紫,乃可謂雕琢其章,彬彬君子矣。

贊曰:言以文遠,誠哉斯驗。心術既形,英華乃贍。吳錦好渝,舜英徒豔。繁彩寡情,味之必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