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忠集 (周必大, 四庫全書本)/卷154

卷一百五十三 文忠集 (周必大) 卷一百五十四 卷一百五十五

  欽定四庫全書
  文忠集卷一百五十四承明集二
  宋 周必大 撰
  經筵講議
  周禮乾道七年九月二十五日
  庖人掌共六畜六獸六禽辨其名物
  臣聞馬牛羊豕鷄犬是謂六畜以其可畜而養也麋鹿狼麕兎野豕是謂六獸以其可狩而獲也羔豚犢麛雉雁是謂六禽以其可擒而制也或謂爾雅以四足而毛曰獸兩足而羽曰禽今乃列羔豚犢麛於六禽者何也臣按易稱即鹿無虞以從禽也大宗伯以禽作六摯而曰卿執羔大司馬亦云大獸公之小禽私之是四足之小者亦可謂之禽矣辨其名則六畜六獸六禽之名固不一也辨其物則六畜六獸六禽之色固有異也又況禮記内則所謂狼去腸豚去腦魚去乙與夫雛尾不盈握弗食之類若不辨焉非所以致謹也雖然禹菲飲食孟軻逺庖厨而周官獨詳於此何也盖節儉者帝王之德備物者國家之體夫惟聖人力行王道使鷄豚狗彘之畜無失其時七十者可以食肉然後坐享天下之奉而人不以為㤗書所謂惟辟玉食是也
  凡其死生鱻薧之物共王之膳與其薦羞之物及后世子之膳羞
  臣聞聖人未嘗暴殄天物各因其所宜而已死謂不可以生致者生謂不可以死致者鱻謂不可以餒薦者薧謂不可以鱻致者四者既辨乃可以共王之膳膳者總言食之正也薦則備其品物羞則致其滋味二者又言禮之盛也后世子言膳羞而不及薦者下君一等故也古之聖人於飲食之間制為等差如此其嚴而況大於此者乎
  共祭祀之好羞
  臣聞君子不以天下儉其親凡九州之美味茍可薦者莫不咸在猶以為未足也則又思其平昔之所好而共焉若文王之菖蒲曽晳之羊棗是也且人之嗜好不能無偏何獨于宗廟而羞其所好歟盖自奉有常則無傷財害民之譏致享加厚則有盡志盡物之孝聖人之意深矣雖然人君以天下之大萬乘之富縱極口體之養何所不可顧乃事為之制物為之節祭祀之外靡共好羞盖所謂終食未嘗違仁斯須未嘗去禮也春秋之末庖有肥肉而塗有餓莩視成周仁民愛物之制則有間矣可不戒哉
  共䘮紀之庶羞賔客之禽獻
  臣聞主人以禽獻於賔客謂之禽獻按掌客上公乘禽曰九十雙侯伯七十雙子男五十雙盖隨其爵命之高下而制為多寡之數也或謂獻者下奉上之辭今曰禽獻何也盖古者待賔如臨祭以敬為主故有九獻七獻五獻之禮且君之於士茍有饋焉猶或謂之獻而況大賔客乎
  凡令禽獻以法授之其出入亦如之
  臣聞客之爵命有尊卑則禽獻之數有多寡所謂以法授之者如此盖方獸人以其數而致於庖人則入固有法矣庖人眡其數而歸之賔館則出固有法矣故曰其出入亦如之先言出後言入言之序也
  凡用禽獻春行羔豚膳膏香夏行腒鱐膳膏臊秋行犢麛膳膏腥冬行鱻羽膳膏氊
  臣按月令四時之食各有所宜順之則可以養性命逆之則疾癘生焉羔羊之小者豚彘之小者方春肥息之時於膳為宜乃用牛膏煎和而獻焉故曰春行羔豚膳膏香雉之乾者謂之腒魚之乾者謂之鱐天暑鮮食易敗惟此於膳為宜乃用犬膏煎和而獻焉故曰夏行腒鱐膳膏臊牛之未充者謂之犢鹿之未充者謂之麛食秋實而壮茂可以膳矣乃用鷄膏煎和而獻焉故曰秋行犢麛膳膏腥鱻者魚也至冬而性定羽者鴈也至冬而始來可以膳矣乃用羊膏煎和而獻焉故曰冬行鱻羽膳膏羶夫先王於賔客雖曰厚為之禮然未嘗過求異味登之於俎亦隨時所宜因民之日用而已夫然故上不違天時中不費邦財下不勞人力一舉而三善寓焉是謂成周之良法
  嵗終則㑹唯王及后之膳禽不㑹
  臣謂嵗終則㑹欲知多寡之數也王及后尊矣故不㑹其數雖然節以制度固自有要特有司不以常法㑹之耳恭聞真宗皇帝西幸鞏洛得生鯉不忍食而縱之憫羔羊呌號即詔尚食自今勿殺當是時民安其業家給人足固已追三代之盛乃猶因庖厨而寓好生之德所謂本末並舉誠可為萬世法彼梁武帝者豈足以知此哉不法先王之仁政而區區於釋氏之教宗廟之祭不用血食太官之膳下同僧道及信侯景之姦則視生靈肝腦塗地而弗恤倒置如此盖周官之罪人也
  文忠集卷一百五十四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