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文獻通考/卷一百九十六

 卷一百九十五 文獻通考
卷一百九十六 經籍考二十三
卷一百九十七 

傳記编辑

※《國史補》二卷

鼂氏曰:唐李肇撰。起開元,止長慶閒事。初,劉食束記元魏迄唐開元事,名曰《國朝傳記》故肇續之。

※《幸蜀記》三卷

鼂氏曰:唐李匡文、宋巨周、宋居白撰。初,匡文《記》盡孝明崩,巨周《記》止於歸長安,敘事互相詳略。居白合二《記》,以宋為本,析李為注,取二敘冠篇,復掇遺事增廣焉。

※《次柳氏舊聞》一卷

鼂氏曰:唐李德裕撰。中元中,史臣柳芳與高力士同竄黔中,為芳言開元、天寶禁中事,乃論次,號「問高力士」。李吉甫與芳子冕,貞元初俱為尚書郎,嘗道力士之說,吉甫每為其子德裕言。歲祀既久,遺槁不傳,但記十七事。後文宗訪力士事於德裕,德裕編次上之。多同《明皇雜錄》。

※《奉天錄》四卷

陳氏曰:唐趙元一撰。起建中四年涇原叛命,終興元元年克復神都。

※《燕南記》三卷

陳氏曰:唐恆州司戶谷況撰。專記成德一鎮事,自建中二年,至大和七年,起張志忠,終王承元。古語有「燕南垂,趙北際」,今以其在燕之南,故名。然河北諸鎮連叛事跡,亦大略具矣。

※《建中河朔記》六卷

陳氏曰:唐李公佐撰。序言與從弟正封讀《國史》,至建中、貞元之際,序述河朔故事,未甚詳備,以舊聞於老僧智融及谷況《燕南記》所說略同,參錯會要,以補史闕。

※《邠志》三卷

陳氏曰:唐殿中侍御史凌準宗一撰。邠軍即朔方軍也。此本從盱江鼂氏借錄,其末題曰:「文忠修唐史,求此書不獲,今得於忠憲范公之孫伯高。其中尚舛誤,當訪求正之。紹興乙丑鼂公酇。」

※《涼公平蔡錄》一卷

陳氏曰:唐山南東道掌書記鄭澥撰。涼國公者,李愬也。

※《開成承詔錄》二卷

鼂氏曰:唐李石撰。石與鄭覃、李固言相文宗,錄當時延英奏對事。開成,年號。

※《太和野史》三卷

陳氏曰:不著名氏,但稱大中戊辰陳郡袁濤序。自鄭注而下十七人,本共為一軸,濤分之為三卷。

※《太和摧兇記》一卷

陳氏曰:文與上同,而不分卷,豈其初本邪?

※《野史甘露記》二卷

陳氏曰:不著名氏。上卷記甘露之禍,下卷記諸臣本末。

※《乙卯記》一卷

陳氏曰:唐布衣李潛用撰。末又有吳郡李實者述訓、注本謀附益之。乙卯,太和九年也。

※《兩朝獻替記》三卷

鼂氏曰:唐李德裕撰。德裕相文宗、武宗,錄當時奏對議論。

※《元和朋黨錄》一卷

鼂氏曰:唐馬永易記牛、李朋黨始末。自牛僧孺試賢良,迄令狐綯去位。
陳氏曰:池州石埭縣尉維揚馬永易明叟撰。自元和三年牛、李對策,以至大中十三年令狐綯罷相,唐朋黨本末具矣。永易嘗著《唐職林》、《實賓錄》等書,崇、觀、政和閒人也。又有馬永卿大年者,從劉元城游,大觀三年進士,當是其群從。《館閣書目》以永易為唐人,大誤也。

※《會昌伐叛記》一卷

陳氏曰:李德裕撰。記平澤潞事。

※《四夷朝貢錄》十卷

陳氏曰:唐給事中渤海高少逸撰。會昌中,宰相李德裕以黠戛斯朝貢,莫知其國本原,詔為此書。凡二百一十國,本二十卷,合之為十卷。

※《東觀奏記》三卷

鼂氏曰:唐裴廷裕撰。昭宗時,長安寇亂相仍,自武宗以後日歷、起居注散軼不存,詔史臣撰宣懿僖三朝實錄。廷裕次《宣宗錄》,特採大中以來耳目聞見,撰次此書,奏記於監修杜讓能,以備史閣討論云。
陳氏曰:記宣宗朝事,凡八十九條。

※《貞陵遺事》二卷 《續》一卷

陳氏曰:唐中書舍人令狐澄撰,吏部侍郎柳玭續之。澄所記十七事,玭所續十四事。

※《咸通庚寅解圍錄》一卷

陳氏曰:唐成都少尹張雲景之撰。言南詔圍城捍御事。

※《金鑾密記》一卷一作三卷

鼂氏曰:唐韓偓撰。偓天復元年為翰林學士,從昭宗西幸。朱溫圍岐三年,偓因密記其謀議及所聞見事,止於貶濮州司馬。予嘗謂偓有君子之道四焉。唐之末,南北分朋而忘其君,偓,崔允門生,獨能棄家從上,一也。其時搢紳無不交通內外,以躐取爵祿,偓獨能力辭相位,二也。不肯草韋貽範起復麻,三也。不肯致拜於朱溫,四也。《詩》曰:「風雨如晦,雞鳴不已。」偓之謂矣。而宋子京薄之,柰何?一本釐天復二年、三年各為一卷,首尾詳略頗不同,互相讎校,凡改正千有餘字云。
陳氏曰:具述在翰苑時事,危疑艱險甚矣!昭宗屢欲相之,卒不果而貶,竟終於閩。非不幸也。不然,與崔垂休輩駢首就戮於朱溫之手矣!

※《大唐補記》三卷

陳氏曰:南唐程匡柔撰。序言懿宗朝有焦璐者撰《年代紀》,述神堯止宣宗。
匡柔襲摭三百年歷,補足十九朝。起咸通戊子止癸巳,附璐書中;乾符已後,備存《補記》。末有《後論》一篇,文詞雖拙,議論亦正。

※《南部新書》五卷

鼂氏曰:皇朝錢希白撰。記唐故事。

※《桂苑叢談》一卷

鼂氏曰:題云馮翊子子休撰。雜記唐朝僖、昭時雜事,當是五代人。李邯鄲云姓嚴。

※《中朝故事》二卷

鼂氏曰:偽唐尉遲偓撰。記唐懿、昭、哀三朝故事,故曰中朝。

※《三朝見聞錄》八卷

陳氏曰:不知作者。起乾符戊戌,至天祐末年,及莊宗中興後河東事跡。三朝者,僖、昭、莊也。其文直述,多鄙俚。

※《廣陵妖亂志》三卷

陳氏曰:唐晉陽鄭廷誨撰。言高駢、呂用之、畢師鐸等事。

※《汴水滔天錄》一卷

陳氏曰:唐左拾遺王振撰。言朱溫篡逆事。

※《呂夏卿兵志》三卷

鼂氏曰:皇朝呂夏卿撰。公武得之於宇文時中。季蒙題其後云:「夏卿修唐史,別著《兵志》三篇,秘之,戒其子弟勿妄傳。鮑欽止吏部好藏書,苦求得之。其子無為太守恭孫偶言及,因懇借鈔錄於吳興。」

※《耳目記》二卷

鼂氏曰:題云劉氏,未詳何時人。雜記唐及五代事。

※《朱梁興創遺編》二十卷

陳氏曰:梁宰相敬翔子振撰。自廣明巢賊之亂,朱溫事跡,訖於天祐殺逆。大書特書,不以為愧也。其辭亦鄙俚。

※《莊宗召禍記》一卷

陳氏曰:後唐中書舍人黃彬撰。

※《入洛記》一卷

鼂氏曰:蜀王仁裕撰。仁裕隨王衍降,入洛陽,記往返塗中事並其所著詩賦。

※《賈氏備史》六卷

陳氏曰:漢諫議大夫賈譚撰。敘石晉禍亂,每一事為一詩系之。

※《晉朝陷蕃記》四卷

鼂氏曰:皇朝范質撰。質,石晉末在翰林,為出帝草《降虜表》,知其事為詳。記少主初遷於黃龍府,後居於建州,凡十八年而卒。按契丹丙午歲入汴,順數至甲子歲為十八年,實國朝太祖乾德二年也。
陳氏曰:據莆田鄭氏書目云范質撰。本傳不載,故《館閣書目》云不知作者。未悉鄭氏何所據也。

※《晉太康平吳記》二卷

隋氏曰:周吏部尚書張昭撰。世宗將討江南,昭采晉武平孫皓事跡,為書上之。

※《唐餘錄》六十卷

鼂氏曰:皇朝王皥奉詔撰。皥芟《五代舊史》繁雜之文,采諸家之說,仿裴松之體附注之。以本朝當承漢唐之盛,五代則閏也,故名曰《唐餘錄》。寶元二年上之。溫公修《通鑑》,間亦取之。皥,曾之弟。

陳氏曰:是時惟有薛居正《五代舊史》,歐陽修書未出。此書有紀有志有傳,又博采諸家小說,仿裴松之《三國志注》附其下方,蓋五代別史也。《館閣書目》以入雜傳類,非是。

※《唐末汎聞錄》一卷

鼂氏曰:皇朝閻自若纂。乾德中,王溥《五代史》成,自若之父觀之,謂自若曰:「唐末之事,皆吾耳目所及,與史冊異者多矣。」因話見聞故事,命自若志之。
陳氏曰:題常山閻自若撰。記五代及諸僭偽事。其序自言乾德中,得於先人及舅氏聞見。且曰:「傳者難驗,見者易憑。考之史策,不若詢之耆舊也。」然所記亦時有不同者,如李濤納命事,本謂張彥澤,今乃云謁周高祖,未詳孰是。

※《五代補錄》五卷

鼂氏曰:皇朝陶岳撰。祥符壬子,以五季史書闕略,因書所聞,得一百七事
陳氏曰:每代為一卷,凡一百七條。岳,雍熙二年進士。

※《五代史闕文》一卷

鼂氏曰:皇朝王禹偁撰。錄五代史筆避嫌漏略者,以備闕文,凡一十七事。

※《建隆遺事》一卷

鼂氏曰:皇朝王禹偁記太祖事。按太祖崩時,趙普已罷為河南節度使,盧多遜亦是太宗太平興國元年始除平章事,今云「上將晏駕前一日,召趙、盧入宮,」其謬甚矣。世多以其所記為然,不足信也。
王氏《揮麈錄》曰:《建隆遺事》,世稱王元之所述,其閒率多誣謗之詞。至於稱趙普、盧多遜受遺詔昌陵,尤為舛繆。案《國史》,韓王以開寶六年八月免相,至太平興國六年九月,始再秉衡鈞。當太祖升遐時,普政在外,何緣前一日與盧丞相同見於寢邪?稱太祖長子德昭為南陽王,又誤矣,初未嘗有此事。元之當時近臣,又秉史筆,豈不詳知?且載《秦王傳》中云云,安有淳化三年而見《三朝國史·秦王傳》稱?可謂亂道。此特人託名為之。又案元之自有《小畜集》,《序》及《三黜賦》與《國史》本傳俱云:「淳化二年,自知制誥舍人貶商州。至道二年,自翰林學士黜守滁上。咸平二年,守本官知齊安郡。」而此序年月次序悉皆顛錯,其偽也明矣!
巽岩李氏曰:世傳王禹偁所記《建隆遺事》十三章,考其章句,大抵不類禹偁平日之文。其七章、十三章,鄙悖益可駭,幸而史官弗信,然學士大夫不習朝廷之故者,猶以禹偁所作私信之。余常反復證驗,力排其誣,決知其不出於禹偁矣。蓋禹偁,世所謂名賢者,而數以直道廢,故羣不逞輙假借竄寄,謂世可欺。殊不知普實愛重禹偁,而禹偁於普尤拳拳也。普遺槁四六表狀,往往見禹偁集,蓋禹偁代作也。彼小人烏得識之!
陳氏曰:其記陳橋驛前戒誓諸將事,元出熙陵。而序文云:「近取實錄,入禁中親自筆削。」然則此書之作,誠何謂也。《邵氏聞見錄》亦嘗表而出之,而或者亦辯此書之偽,當考。

※《祖宗獨斷》一卷

陳氏曰:皇朝陸經記祖宗獨斷事十事。

※《龍飛日歷》一卷

鼂氏曰:皇朝趙普撰。記顯德七年正月藝祖受禪事。是年改建隆,二月,普撰此書。普時為樞密學士。

※《景命萬年錄》一卷,《藝祖受禪錄》一卷

鼂氏曰:未詳撰人。記趙氏世次、藝祖歷試,迄受禪事。

※《聖宋掇遺》一卷

鼂氏曰:皇朝歐陽靖撰。記國初至仁宗君臣美事,以備史闕。

※《晉公談錄》三卷

鼂氏曰:皇朝丁謂撰。多本朝事。每章之首,皆稱「晉公言」,不知何人為潤益。初,董識志彥得之於洪州潘延之家。延之,晉公甥,疑延之所為。

※《涑水記聞》十卷

鼂氏曰:皇朝司馬光撰。記賓客所談祖宗朝及當時雜事。
陳氏曰:此書行於世久矣。其間記呂文靖數事,呂氏子孫頗以為諱,蓋嘗辨之,以為非溫公全書,而公之曾孫侍郎伋季思遂從而實之,上章乞毀板。識者以為譏。

※《嘉祐時政記》一卷

鼂氏曰:吳奎、趙概、歐陽修記立英宗事,並賈易《論韓琦定冊疏》附於後。

※《甘陵伐叛記》一卷

陳氏曰:題文升撰,不知何人。末有諭,稱「甘陵人蘇朔為余言,其大父慶歷中陷賊,親見賊初叛時事」。按《中興書目》有《甘陵誅叛錄》,稱殿中丞王起撰。起時為文彥博幕客,然則別自一書也。

※《隆平集》二十卷

鼂氏曰:皇朝曾鞏撰。記五朝君臣事跡。其閒記事多誤,如以《太平御覽》與《總類》兩書之類。或疑非鞏書。

※《濮王中陳》一卷

鼂氏曰:記治平中封濮安懿王時宰相奏狀及臺諫言章。

※《歐陽濮議》四卷

鼂氏曰:皇朝歐陽修永叔撰。其序云:「武王之作,人皆謂君可代,濮議之興,人皆謂父可絕。孟津之會,獨夷齊不食周粟而餓死,世未之知也,後五百年得孔子而後顯。然則濮議其可與庸人以口舌一日爭邪?」熙寧初,永叔知亳州日,書成上之。蘇子瞻,永叔客也,亦以臺諫之論為直云。

※《書壬戌事》一卷

隋氏曰:不知何人作。記永樂之敗甚詳。
 卷一百九十五 ↑返回頂部 卷一百九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