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文獻通考 (四庫全書本)/卷171下

卷一百七十一上 文獻通考 卷一百七十一下 卷一百七十二

  欽定四庫全書
  文獻通考卷一百七十一下
  鄱 陽 馬  端 臨 貴 與 著
  刑考十下
  赦宥寛恤
  虞舜眚災肆赦眚過災害也肆緩也過而有害當緩赦之
  周官司刺掌三刺三宥三赦之灋以贊司冦聼獄訟壹刺曰訊羣臣再刺曰訊羣吏三刺曰訊萬民註見刑制門壹宥曰不識再宥曰過失三宥曰遺亡鄭司農云不識謂愚民無所識則宥之過失若今律過失殺人不坐死元謂識審也不審若今仇讎當報甲見乙誠以為甲而殺之者過失若舉刃欲斫伐而軼中人者遺亡若間帷薄忘有在焉而以兵矢投射之壹赦曰幼弱再赦曰老耄三赦曰憃愚憃愚生而癡騃童昬者鄭司農云幼弱老耄若今律令年未滿八年八十以上非手殺人他皆不坐以此三灋者求民情斷民中而施上服下服之罪然後刑殺上服殺與墨劓下服宮刖也司約職曰其不信者服墨刑凡行刑必先規識所刑之處乃後行之
  穆王呂刑五刑之疑有赦五罰之疑有赦其審克之詳見刑制及贖刑門
  王制疑獄汎與衆共之衆疑赦之
  管仲曰文有三情武無一赦赦者先易而後難乆而不勝其禍法者先難而後易久而不勝其福故惠者人之仇讎也法者人之父母也凡赦者小利而大害者也無赦者小害而大利者也夫盗賊不勝則良人危法禁不立則姦邪煩故赦者奔馬之委轡也椘陶朱公中子殺人繫獄乃令其長子賫千金遺楚王所信善荘生請之荘生入見楚王言某星宿某獨以徳為可以除之王乃使使者封三錢之庫楚人告朱公長男曰王且赦曰何以也曰每王且赦常封三錢之府昨暮王使使封之錢幣至重慮人或逆知故盗竊之故以封庫備竊盗也朱公長男以為赦弟固當出重千金虚棄荘生以為殊無短長也乃復見荘生以為王且赦荘生乃還其金羞為所賣復入言王曰臣前言某星王言欲修徳報之今臣出道路皆言陶之富人朱公之子殺人囚椘其家多持金錢賂王左右王非為椘國而赦乃以朱公子故也椘王大怒令論殺朱公子明日遂下赦令
  按唐虞三代之所謂赦者或以其情之可矜或以其事之可疑或以其在三赦三宥八議之列然後赦之葢臨時隨事而為之斟酌所謂議事以制者也至後世乃有大赦之法不問情之淺深罪之輕重凡所犯在赦前則殺人者不死傷人者不刑盗賊及作姦犯科者不詰於是赦遂為偏枯之物長姦之門今觀管仲所言及陶朱公之事則知春秋戰國時已有大赦之法矣
  秦二世元年陳渉將周文兵至戲下二世大驚少府章邯曰盗已至衆彊今發近縣不及矣驪山徒多請赦之授兵以擊之二世乃大赦天下使章邯免驪山徒人奴産子悉發以擊椘軍大破之
  漢髙帝二年正月赦罪人 六月立太子赦罪人 五年正月兵事畢赦天下殊死以下 六月都長安大赦天下 六年以豪傑未習法令故犯法其赦天下 九年正月丙寅前有罪殊死以下皆赦之 十一年正月立代王大赦天下 七月征英布赦天下死罪以下令從軍 十二年帝崩發䘮大赦天下
  右髙帝在位十二年凡九赦
  惠帝四年皇帝冠赦天下
  右惠帝在位七年唯此一赦
  呂太后臨朝稱制大赦天下 六年赦天下 八年遺詔大赦天下
  右呂后臨朝八年凡三赦
  文帝初即位赦天下 七年赦天下 十五年郊見五帝赦天下 後四年日食赦天下
  右文帝在位二十三年凡四赦
  景帝元年赦天下 四年赦天下 中元年赦天下五年赦天下 後元年赦天下
  右景帝在位十六年凡五赦
  武帝建元元年赦天下 元光元年赦天下 四年地震赦天下 元朔元年赦天下與民更始 三年赦天下 六年赦天下 元狩元年赦天下 三年赦天下元鼎元年赦天下 五年赦天下 元封二年甘泉
  産芝赦天下 五年修封禪赦天下 天漢元年赦天下 三年修封禪赦天下 太始元年赦天下 四年修封還赦天下 征和三年赦天下 後元元年郊泰畤赦天下
  右武帝在位五十五年凡十八赦
  昭帝始即位赦天下 始元元年赦天下 四年立皇后赦天下 元鳯元年赦天下 二年赦天下 四年赦天下 六年赦天下
  右昭帝在位十三年凡七赦
  宣帝即位大赦天下 本始元年鳯凰集赦天下 四年立皇后赦天下 地節二年鳯凰集赦天下 三年立皇太子赦天下 元康二年赦天下與士大夫厲精更始 神爵二年鳯凰甘露降集赦天下 四年嘉瑞並見赦天下 五鳯三年婁䝉嘉瑞赦殊死以下 甘露二年赦天下
  右宣帝在位二十五年凡十赦
  元帝初元元年大赦天下 三年地動赦天下 三年白鶴館災赦天下 永光元年赦天下 二年二月大赦天下 六月赦天下 四年赦天下 建昭二年赦天下 四年斬郅支赦天下 五年赦天下
  右元帝在位十五年凡十赦
  元帝時匡衡上疏曰陛下躬聖徳開太平之路閔愚吏民觸法抵禁比年大赦使百姓得改行自新天下幸甚臣竊見大赦之後姦邪不為衰止今日大赦明日犯法相隨入獄此殆導之未得其務也葢保民者陳之以徳義示之以好惡觀其失而制其宜故動之而和綏之而安今天下俗貪財賤義好聲色上侈靡㢘恥之節薄滛僻之意縱綱紀失序疏者踰内親戚之恩薄婚姻之黨隆茍合徼幸以身設利不改其原雖歳赦之刑猶難使錯而不用也
  成帝即位大赦天下 建始元年火災大赦天下 河平元年赦天下 陽朔二年大赦天下 四年赦天下鴻嘉三年赦天下 永始元年赦天下 元延元年
  赦天下 綏和元年大赦天下
  右成帝在位二十六年凡九赦
  成帝時王尊劾奏丞相衡御史大夫譚知中書謁者令顯等専權擅勢皆不道在赦令前赦後衡譚舉奏顯云云天子下御史問狀劾奏尊妄詆欺非謗赦前事有詔左遷
  哀帝即位大赦天下 建平元年赦天下 二年六月改元赦天下 元夀元年大赦天下
  右哀帝在位六年凡四赦
  帝即位詔有司無得舉赦前往事
  平帝即位大赦天下 元始元年日食大赦天下 三年立皇后大赦天下 五年帝崩大赦天下
  右平帝在位五年凡四赦
  帝即位詔曰夫赦令者將與天下更始誠欲令百姓改行潔已全其性命也往者有司多舉奏赦前事累增罪過誅陷亡辜殆非重信審刑灑心自新之意也自今以来有司毋得陳赦前事置奏上有不如詔書為虧恩以不道論定著令布告天下使明知之赦徒
  文帝二年民謫作縣官及貸種食未入備者皆赦之景帝中四年赦作陽陵者死罪欲腐者許之
  武帝元封元年封泰山赦所過徒
  宣帝元康元年鳯凰集赦天下徒 五鳯元年赦徒作杜陵者
  元帝初元四年祠后土赦汾隂徒 永光元年幸甘泉赦雲陽徒
  成帝建始二年祀南郊赦奉郊縣及中都官耏罪徒三年赦天下徒 四年單于朝赦天下徒 陽朔元年赦天下徒 鴻嘉元年幸初陵赦作徒
  哀帝建平二年赦天下徒
  平帝元始元年赦天下徒 二年赦天下徒
  别赦
  漢髙帝五年遣使者赦田横 八年吏有罪未發覺者赦之 十年太上皇崩𦵏萬年赦櫟陽囚死罪以下瓚曰萬年陵有櫟陽縣界 十二年擊盧綰居去来歸者赦之
  惠帝六年八月赦降司馬氏大事記
  文帝三年七月詔濟北吏民兵未至先自定及以軍城邑降者皆赦之復官爵與王興居去来者亦赦 八月赦諸與興居反者
  景帝三年赦襄平侯及妻子當坐者 六月詔吳王濞已㓕吏民當坐濞等及逋逃亡軍者皆赦之
  武帝建元元年赦吳楚七國孥輸在官者六年赦鴈門代郡軍吏不循法者 元封四年祭后土赦汾隂夏陽中都死罪以下 益州昆明反赦京師亡命令從軍太初二年用事介山祭后土赦汾隂安邑殊死以下
  昭帝元鳯元年赦燕王太子建公主子文信及宗室子與燕主上官桀等謀反父母同産當坐者皆免為庻人其吏為桀等所詿誤未發覺在吏者除其罪
  宣帝地節四年諸為霍氏所詿誤未發覺者皆赦之元康二年諸觸諱在令前者赦之
  後漢光武建武元年大赦天下即位 二年二月大赦天下 六月戊戌大赦天下立太子 三年正月大赦天下六月壬戍大赦天下 四年正月大赦天下 五年
  正月大赦天下 七年四月大赦天下日食 中元元年大赦天下封禪
  明帝永平二年自殊死以下謀反大逆皆赦除之祀明堂十年四月大赦天下 十五年四月大赦天下其謀
  反大逆及諸不應宥者皆赦除之
  章帝建初三年大赦天下祀明堂 元年二年大赦天下祀明堂
  時赦天下繫囚在四月丙子以前减罪一等勿笞詣金城而文不及亡命未發覺者郭躬上封事曰聖恩所以减死罪使戍邊者重人命也今死罪亡命無慮萬人又自赦以来捕得甚衆而詔令不及皆當重論伏惟天恩莫不蕩宥死罪已下並䝉更生而亡命捕得獨不沾澤臣以為赦前犯死罪而繫在赦後者可皆勿笞詣金城以全人命有益於邊肅宗善之即下詔赦焉
  和帝永元十一年大赦天下 十四年三月大赦天下臨辟雍 元興元年大赦天下改元
  殤帝延平元年大赦天下
  安帝永初元年大赦天下 三年正月大赦天下加元服四年四月大赦天下 元和三年二月大赦天下
  永寜元年大赦天下立太子 建光元年大赦天下 延光元年大赦天下改元 四年六月大赦天下
  順帝永建元年大赦天下 四年正月大赦天下 陽嘉元年大赦天下 三年五月大赦天下 永和三年四月大赦天下 漢安元年大赦天下改元 建康元年大赦天下
  質帝即位大赦天下 本初元年六月大赦天下桓帝建和元年大赦天下 二年大赦天下加元服 和平元年大赦天下 元嘉元年大赦天下 永興元年大赦天下 永夀元年正月大赦天下改元 三年正月大赦天下 延熹元年六月大赦天下 三年正月大赦天下 四年六月大赦天下 六年三月大赦天下八年三月大赦天下 九年六月大赦天下
  靈帝建寜元年大赦天下 四年正月大赦天下 熹平元年五月大赦天下 二年二月大赦天下 三年二月大赦天下 四年五月大赦天下 五年四月大赦天下 六年正月大赦天下 光和元年三月大赦天下 二年四月大赦天下 三年正月大赦天下四年四月大赦天下 五年正月大赦天下 六年三月大赦天下 中平元年十二月大赦天下 三年二月大赦天下 四年正月大赦天下 六年四月大赦天下 八月辛未大赦天下
  獻帝初平元年大赦天下 二年正月大赦天下 三年正月大赦天下 四年正月大赦天下 興平元年正月大赦天下 二年正月大赦天下 建安元年正月大赦天下 二年正月大赦天下
  光武時吳漢言願陛下謹勿赦而已
  安帝永初中尚書陳忠上言母子兄弟相代死者聼赦所代者從之
  王符述赦篇曰凡療病者必知脉之虚實氣之所結然後為之方故疾可愈而夀可長也為國者必先知民之所苦禍之所起然後為之禁故姦可塞而國可安也今日賊良民之甚者莫大於數赦贖赦贖數則惡人昌而善人傷矣何以明之哉夫謹勅之人身不蹈非又有為吏正直不避彊禦而姦猾之黨横加誣言者皆知赦之不乆故也善人君子被侵怨而能至闕庭自明萬無數人數人之中得省問者百不過一既對尚書而空遣去者復十六七矣其輕薄姦宄既陷罪法怨毒之家冀其辜戮以解蓄憤而反一槩悉䝉赦釋令惡人髙會而誇咤老盗服臧而過門孝子見讎而不得討遭盗者覩物而不可取痛莫甚焉夫飬稂莠者傷禾稼惠姦宄者賊良民書曰文王作罰刑兹無赦先王之制刑法也非好傷人肌膚斷人夀命也貴威姦懲惡除人害也故經稱天命有徳五服五章哉天討有罪五刑五用哉詩刺彼宜有罪汝反脱之古者惟始受命之君承大亂之極冦賊姦宄難為法禁故不得不有一赦與之更新頤育萬物以成大化非以飬姦活罪放縱大賊也夫性惡之民民之豺狼雖得放宥之澤終無改悔之心旦脱重梏夕還囹圄嚴明令尹不能使其斷絶何也凡敢為大姦者才必有過於衆而能自媚於上者也多散誕得之財奉以諂諛之辭以轉相驅非有第五公之㢘直孰不為顧哉論者多曰久不赦則姦宄熾而吏不制宜數肆眚以解散之此未昭亂之本源不察禍福之所生也
  昭烈章武元年即皇帝位大赦
  後主元年即位大赦 建興十二年丞相亮北征卒於軍中師還大赦 延熙元年立皇后大赦 九年秋大赦
  大司農河南孟光責大將軍費禕曰夫赦者偏枯之物非明世所宜有也衰敝窮極必不得已然後乃可權而行之耳今主上仁賢百僚稱軄何有旦夕之急而數施非常之恩以惠姦宄之惡禕謝之初丞相亮時有言公惜赦者亮答曰治世以大徳不以小惠故匡衡吳漢不願為赦先帝亦言周旋陳元方鄭康成間每見啟告治亂之道悉矣曾不語赦也若劉景昇季玉父子歳歳赦宥何益於治由是蜀人稱亮之賢知禕不及焉
  陳夀評曰諸葛亮為政軍旅數興而赦不妄下不亦卓乎
  致堂胡氏曰赦之無益於治道也前賢言之多矣而終不能革至按以常典而行之於其間有吉慶克㨗祥瑞祈禱之事則又赦焉不信二帝三王之法而循後世之制是何也其説多矣始受命則赦改年號則赦獲珍禽竒獸則赦河水清則赦刻章璽則赦立皇后則赦建太子則赦生皇孫則赦平叛亂則赦開境土則赦遇災異則赦有疾病則赦郊祀天地則赦行大典禮則赦或三年一赦或比歳一赦或一歳再赦三赦赦令之下也有罪者除之有負者蠲之有滯者通之或得以廕補子孫或得以封爵祖考大槩如是而已耳明哲之君則赦希而實昏亂之世則赦數而文希者尚按故事而不能盡去也數者則意在邀福而歸諸已也實者有罪必除有負必蠲也文者雖有是言而人不被其澤也復有姦宄擅權者以急征暴賦多獄無罪歸之上而施行寛宥布宣惠心自我請之由是數者而論赦為有益乎為無益乎人君誠以明哲自期而以昏亂為戒則所謂按故事而釋有罪者尚在所議故事有是有非豈可盡循罪人若審有罪豈可盡貸有罪而貸則善人奈何甲殺乙而遇赦乙巳不可復生而甲得不死以赦為偏枯者此也若曰乙巳不辜而死矣吾未知甲之果當殺之乎抑疑似也則援寜失不經之文而赦之以為從厚而終不恤乙之無辜以赦為偏枯者此也百姓負租或以旱或以貧或以已納而不為之除籍或為官司所抑代人而輸其事非一每下赦令未嘗不蠲也而百姓有黄紙放白紙催之言自古如此則以著於甲令者曰凡蠲旱稅不得過若干分而赦令則曰歳大旱其盡蠲之百姓喜於盡蠲之文而不知令甲之有限也則相與怨其上曰黄紙之放特紿我耳此又偏枯之甚者也姦宄亂賊之人知赦之可擬也則甫期而為姦宄亂賊之事僥倖貸釋不可勝數矣亦或病其然則下令曰凡距赦若干日而殺人是待赦也不得以赦原先為逺期焉而姦宄亂賊之人有財可行有力可援有反可恃有来可使一入囹圄用是數者遷延稽故終以無事而捕㓂之吏被傷之主發覺之人往往反坐於是良善困於姦宄閭里怵於亂賊喑嗚飲氣無路伸吐此又偏枯之甚者也靈帝行冠禮大赦天下而黨人不與焉自是後凡五赦而益增五族之錮又五赦而黄巾起不得已乃赦黨人黨人縱有罪不輕於十赦之惡逆乎况黨人無罪而願忠於君志除姦凶以清天下者也乃經十赦不得已而後赦此豈直偏枯而已舉四肢皆廢矣四肢盡廢頭首兀然其能不為人所捽擊曵挽而仆乎於是董卓角之袁紹掎之曹操靡之獻帝為所挟而不得赦伏后為所弑而不得赦二皇子為所弑而不得赦語赦至此無益明矣明哲之君監失而思得舍非而從是莫若兼用虞舜大易呂刑周官之法則雖曠歳而不一赦一年而十百赦無不可者舜之法曰眚災肆赦謂有目病而害加乎人者也大易之法曰君子以赦過宥罪過誤則直肆之罪咎則稍寛之而已呂刑之法曰五刑五罰之疑而不明者則赦無疑則不赦矣周公之法曰赦幼弱老耄憃愚非此三者則不赦矣魯國肆大眚春秋非之以其無謂而盡赦也取正乎孔子畧法乎虞周大易之訓則刑罰盡道可以代天之春生秋殺矣夫吳漢攻戰之士也臨終獻言勸光武以勿赦陳夀於孔明有憾者也而稱譽不赦之卓况為天下國家者可不如吳漢陳夀之見乎
  十一年四月大赦 十四年冬大赦 十七年春大赦十九年大赦 二十年大赦 景耀元年大赦改元
  四年冬大赦 六年大赦改元炎興










  文獻通考卷一百七十一下
<史部,政書類,通制之屬,文獻通考>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