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獻通考 (四庫全書本)/卷258

卷二百五十七 文獻通考 卷二百五十八 卷二百五十九

  欽定四庫全書
  文獻通考卷二百五十八
  鄱 陽 馬 端 臨 貴 與 著
  帝系考九
  公主
  唐堯二女長曰娥皇次曰女英以妻舜
  孟子舜尚見帝帝館甥於貳室亦饗舜迭為賔主尚上也舜上而見於帝堯也貳室副宫也堯舍舜於副宫而就饗其食堯之於舜使其子九男事之二女女焉百官牛羊倉廪備以養舜於𤱶畝之中
  商帝乙歸妹以祉元吉
  周武王以元女大姬配虞胡公而封之陳以備三恪詩何彼穠矣美王姬雖則王姬亦下嫁於諸侯車服不係其夫下王后一等猶執婦道以成肅雝之徳也下王后一等謂車乘厭翟服則褕翟 疏曰王后五輅以重翟為上厭翟次之六服褘衣為上褕翟次之天子尊無二土故其女可下王后一等若諸侯之女下嫁則從其夫之爵何休云天子嫁女於諸侯備姪娣如諸侯禮皇甫謐云武王五男二女元女妻胡公王姬以為媵今何得適齊侯之子何休事未可據也何彼穠矣唐棣之華曷不肅雝王姬之車穠猶戎戎也厚貌唐棣栘也今之郁李王姬下嫁於諸侯車服之盛如此而不敢挾貴以驕其夫故見其車者知其能敬與和肅雝者王姬而曰王姬之車不敢指切之也唐棣之華華如桃李皆言王姬容色之盛羙也何彼穠矣華如桃李平王之孫齊侯之子武王女文王孫適齊侯之子言平王之孫齊侯之子其辭匹敵則不驕亢可知其釣維何維絲伊緡齊侯之子平王之孫絲之合而為綸猶男女合而為婚言侯子王孫宜為偶如合絲為綸
  魯莊公元年秋築王姬之館于外
  左氏傳為外禮也公在諒闇慮齊侯當親迎不忍便以禮接於朝又不敢逆王命故築舍於外齊强魯弱又委罪於彭生魯不能讎齊然喪制未畢故異其禮得禮之變 公羊傳何以書譏爾築之禮也於外非禮也以言外知有築内之道也於外非禮也禮同姓本有主嫁女之道必闕地於夫人之下羣公子之上也時魯以将嫁女於讎國故築於外於外何以非禮據非内也築於外非禮也於逺辭也為營衛不固不以将嫁於讎國除譏也魯本自得以讎為辭無為受命而外之故曰非禮其築之何以禮據禮當預設主王姬者必為之改築主王姬者曷為必為之改築據諸侯宫非一於路寝則不可小寝則嫌皆所以逺别也羣公子之舍謂女公子也則以卑矣謂太卑也其道必為之改築者也以上傳言爾知當築夫人之下羣公子之上築例時 榖梁傳築禮也於外非禮也外城外也築之為禮何也主王姬者必自公門出公門朝之外門主王姬者當設几席筵於宗廟以俟迎者故在宫門之内築王姬之館於廟則己尊於寝則己卑為之築節矣築之外變之正也築之外變之為正何也仇讎之人非所以接婚姻也縗麻非所以接弁冕也親迎服祭服重婚姻公時有桓之䘮其不言齊侯之來逆何也不使齊侯得與吾為禮也
  初學記昔堯女有娥皇女英舜妹有㪙手舜女有宵眀燭光易有帝乙歸妹周武王之女嫁於陳並未有封邑之號至周中葉天子嫁女於諸侯天子至尊不自主婚必使諸侯同姓者主之始謂之公主秦代因之亦曰公主漢制帝女為公主帝姊妹為長公主漢制皇女皆封縣公主儀服同藩王
  秦二世時十公主矺死於杜皆始皇女也
  漢制皇女皆稱縣公主師古曰天子不親主婚故謂之公主諸侯即自主婚故其女號翁主翁者父也儀服同列侯其尊崇者加號長公主儀服同藩王諸王女皆封鄉亭翁主儀服同鄉亭侯漢書謂齊厲王姊為紀翁主以紀氏所生因以為號以列侯尚公主王吉曰漢家列侯尚公主諸侯則國人承翁主使男事女夫詘於婦逆隂陽之位故多女亂諸公主家令門尉皆屬宗正又有主傅東方朔傳昭平君醉殺主傅師古曰傅母也中府東方朔傳館陶公主中府師古曰中府掌金帛之藏
  太上皇女 昭哀后高帝姊初封宣夫人呂后七年尊曰昭哀后
  髙祖一女 魯元公主宣平侯張敖尚之孝惠時齊悼惠王尊為魯元太后文帝二女 館陶長公主竇后生女也文帝即位為館陶長公主師古曰年長故謂長公主堂邑侯陳午尚之見竇后傳昌平公主周勃太子勝之尚之見周勃傳
  景帝三女 平陽公主王皇后長女本陽信長公主也為平陽侯曹壽所尚故稱平陽公主壽有惡疾上乃詔衞青尚平陽主見青傳南宫公主王皇后次女隆慮公主王后少女並見王皇后傳
  武帝五女 鄂邑蓋長公主昭帝姊燕刺王傳云食邑鄂而為蓋侯妻也張晏云蓋侯王信師古曰信不取鄂主為妻當是信子頃侯充耳夷安公主隆慮公主子昭平君尚見東方朔傳衛長公主外戚傳云子夫生三女長主衛太子姊也帝以妻欒大見郊祀志諸邑公主五行志征和二年巫蠱事興帝女諸邑公主陽石公主皆下獄死陽石公主見上又武紀注云二公主皆衛皇后女
  宣帝二女 館陶公主華偼伃女名施于定國子于永尙敬武公主張臨尚元帝令薛宣尚後王莽白太后賜藥死見宣傳
  元帝三女 平都公主傅昭儀女平陽公主衛偼伃女見中山衛姬傳潁邑公主杜業尚
  西漢和蕃公主
  高帝罷平城歸是時冒頓單于兵彊控弦四十萬騎數苦北邊上患之以問婁敬敬曰陛下誠能以適長公主妻單于厚奉遺之彼知漢女送厚蠻夷必慕以為閼氏生子必為太子代單于冒頓在固為子婿死外孫為單于豈曾聞外孫敢與大父抗禮哉可毋戰以漸臣也若陛下不能遣長公主而令宗室及後宫詐稱公主彼亦知不肯貴近無益也高帝曰善遣長公主呂后泣曰妾唯一太子一女柰何棄之匈奴上竟不能遣長公主而取家人子為公主妻單于使敬徃結和親約婁敬傳孝惠二年以宗室女為公主嫁匈奴單于本紀
  匈奴老上單于初立文帝復遣宗人女翁主為單于閼氏使宦者中行說傅翁主匈奴傳
  孝景五年遣公主嫁匈奴單于本紀
  孝武元封中烏孫昆莫使使獻馬願得尚漢公主為昆弟天子問羣臣議許曰必先納聘然後遣女烏孫以馬千匹聘漢遣江都王建女細君為公主以妻焉賜乘輿服御物為備官屬宦官侍御數百人贈送甚盛昆莫以為右夫人昆莫年老欲使其孫尚公主公主不聽上書言狀天子報從其國俗岑陬遂妻公主生一女少夭公主死漢復以楚王戊之孫觧憂為公主妻岑陬甘露三年楚公主上書言年老思土願得歸骸骨葬漢地天子憫而迎之公主與烏孫男女三人俱來至京師時年且七十賜田宅奴婢奉養甚厚朝見儀比公主西域傳元帝竟寧元年匈奴呼韓邪單于復入朝自言願婿漢氏以自親帝以後宫良家子王嬙字昭君賜單于單于驩喜昭君號寜胡閼氏生一男呼韓邪死株絫單于復妻王昭君生二女長女為須卜居次小女為當于居次居次者女之號若漢言公主也見匈奴傳
  後漢制同前漢其後安帝姊妹亦封之長公主同之皇女安帝姊妹清河孝王之女其皇女封公主者所生之子襲母封為列侯皆傳國於後鄉亭之封則不得傳襲永初元年鄧太后封清河孝王慶女十一人皆為郷公主分食邑俸諸公主置家令一人東觀書曰其主薨無子置傳一人守其家
  南頓君三女 湖陽長公主黄 新野公主元適鄧晨
  寧平長公主伯姬適李通
  世祖五女 舞陽長公主義王適梁松 𣵀陽長公主中禮適竇固 館陶公主紅夫適韓光 淯陽公主禮劉適郭璜 酈邑公主綬一作綏適隂豐
  顯宗十一女 獲嘉長公主姬適馮柱 平陽公主奴適馮順 隆慮公主迎或作延適耿襲 平氏公主次不言所適史闕文後倣此沁水公主致適鄧乾 平臯公主小姬適鄧蕃 浚儀公主適王度 武平公主惠適來稜魯陽公主臣 樂平公主小迎 成安公主小民
  肅宗三女 武徳長公主男 平邑公主王適馮由陰安公主吉
  和帝四女 修武長公主保 共邑公主成 臨潁公主適賈建 聞喜公主興
  順帝三女 舞陽長公主生 冠軍長公主成男 汝陽長公主廣
  桓帝三女 陽安長公主華延適伏全 潁陽長公主堅 陽翟長公主修
  靈帝一女 萬年公主某
  魏制公主有家令僕丞行夜督郵
  太祖女 清河長公主適夏侯楙 金鄉公主適何晏文帝女 東鄉公主
  明帝女 平原懿公主早夭追封帝取甄皇后從孫黄之䘮與主合𦵏追封黄列侯以郭徳嗣黄後封平原侯襲公主爵齊長公主適李韜  公主適任愷
  晉文帝女 常山公主適王濟 長廣公主適甄徳京兆公主
  武帝女 滎陽公主適廬諶 繁昌公主適衛宣 襄城公主適王敦 滎陽公主適盧恒 平陽公主新豐公主 平陽公主 萬年公主 武安公主
  惠帝女 臨海公主適曹統 河東公主 始平公主
  哀獻皇女
  元帝女 尋陽公主適王褘之 江陵公主適荀羡眀帝女 南康公主適桓溫 南郡公主適羊賁 廬陵公主適劉惔
  簡文帝女 新安公主適王獻之
  孝武帝女 晉陵公主適謝混 鄱陽公主適王偃恭帝女 海鹽公主 富陽公主
  宋公主有傳令傳令不得朱服
  武帝女 㑹稽宣長公主適徐逵之 宣城徳公主適周嶠 豫康長公主適徐喬 吳興公主適王偃新安公主適王景深 始安哀公主適褚湛之 義興長公主 吳郡公主
  文帝女 東陽獻公主適王僧綽 淮陽公主適江湛新蔡長公主適何邁 潯陽公主適郄曄 臨川
  長公主英媛適王藻 南郡獻公主適褚淵 廬江公主適褚澄
  孝武女 山隂公主適何戢 臨海公主適江斆 安固公主適王志 臨汝公主適何教 安吉公主適蔡約 山隂公主楚玉 康樂公主修明 皇女楚琇
  明帝女 陽羡公主適王儉 臨淮公主適王瑩 晉陵公主伯姒 建安長公主伯媛
  宋世諸主莫不嚴妬明帝每疾之湖熟令袁慆妻以妬賜死使近臣虞通之撰妬婦記左光禄大夫江湛孫斆當尚武帝女上乃使人為斆作表譲婚曰伏承詔㫖當以臨海公主降嬪榮出望表恩加典外顧審輶蔽伏用憂惶臣寒門悴族人凡質陋閭閻有對本隔天姻如臣素流家貧業寡年近将冠皆以有室荆釵布裙足得成禮每不自觧無偶迄兹媒訪莫尋素族弗問自惟門慶屢降公主天恩所覃庸及醜末懐憂抱惕慮不獲免徵命所當果膺兹舉雖門忝宗榮於臣非倖仰緣聖貸冒陳愚實自晉氏以來配尚王姬者雖累經羙胄極有名才至如王敦懾氣桓温斂威眞長佯愚以求免子敬灸足以違禍王偃無仲都之質而踝雪於北階何瑀闕龍工之姿而投軀於深井謝荘殆自害於矇叟殷仲㡬不免於强鉏彼數人者非無才意而勢屈於崇貴事隔於聞覽吞悲茹氣無所逃訴制勒甚於僕𨽻防閑過於婢妾行來出入人理之常當代賓客朋從之義而今掃轍息駕無闚門之期廢筵抽席絶接對之理非惟交友離異乃亦兄弟疎闊第令受酒肉之賜制以動静監子待錢帛之私節其言𥬇姆妳爭媚相勸以嚴尼媪競前相謟以急第令必凡庸下才監子皆葭萌愚竪議舉止則未閑是非聼言語則謬於虛實姆妳敢恃耆舊唯贊妬忌尼媪自唱多知務檢口舌其間又有應答問訊卜筮師母乃至殘餘飲食詰辨與誰衣被故敝必責頭領又出入之宜繁省難衷或進不獲前或入不聽出不入則嫌於欲疎求出則疑有别意召必以三晡為期遣必以日出為限夕不見晩魄朝不識曙星至於夜歩月而㺯琴晝拱袂而披卷一生之内與此長乖又聲影裁聞少婢奔迸裾袂向席則醜老叢來左右整刷以疑寵見嫌賔客未冠以少容致斥禮有列媵象有貫魚本無嫚嫡之嫌豈有輕婦之誚今義絶傍私䖍恭正匹而每事必言無儀適設辭輙云輕易臣又竊聞諸主聚集唯論夫族緩不足為急者法急則可為緩者師更相扇誘本其恒意不可貸借固實常辭或云野敗去或云人笑我雖云家事有甚王憲發口所言恒同科律王藻雖復彊佷頗經學渉戱笑之事遂為寃魄褚曖憂憤用致夭絶傷理害義難以具聞夫螽斯之徳實免克昌專妬之行有妨繁衍是以尚主之門往往絶嗣駙馬之身通離釁咎以臣凡弱何以克堪必将毁族淪門豈伊身𤯝前後嬰此其人雖衆然皆患彰遐邇事隔天朝故吞言咽理無敢論訴臣幸屬聖明矜照由道𢎞物以典處親以公臣之鄙懐可得自盡如臣門分世荷殊榮足守前基便預提拂清官顯位或由才升一叨婚戚咸成恩假是以仰冒非宜披露丹實非惟止陳一已規全身願實乃廣申諸門受患之切伏願天慈照察特賜蠲停使雀燕微羣得保叢蔚蠢物憐生自己彌篤若恩詔難降披請不申便當刋膚剪髮投山竄海帝以此表遍示諸主以諷切之并為戲笑
  按自王姬執婦道之風不見於後世後之公主皆庸奴其夫晉人已有無事取官府之說至六朝而其𡚁尤甚南史王誕傳載辭婚表雖戲笑之言然亦當時事實也故錄於此
  齊梁陳皆踵宋制
  齊高帝女 義興獻公主適沈文和 臨海長公主適王彬
  武帝女 武康公主適徐演 長城公主適何敬容明帝女 山隂公主適徐况 錢塘公主適謝覽梁武帝女 安吉公主適王實 長城公主適栁偃永嘉公主適王銓 永興公主玉姚 永世公主玉婉 永康公主玉環 臨安公主
  簡文帝女 餘姚公主適王溥 南河公主適袁憲溧陽公主辱於侯景
  元帝女 益昌公主
  陳武帝女 永嗣公主適錢藏帝即位時主已卒追封至是将𦵏尚書請議加藏駙馬都尉侍中袁樞議曰昔王姬下降必適諸侯漢氏初列侯尚主自斯以後降嬪素族駙馬都尉置由漢武或以假諸功臣或以加於戚屬是以魏曹植表駙馬奉車取為一號齊職儀曰凡尚公主必拜駙馬都尉魏晉以來因為瞻凖葢以王姬之重庶姓之輕若不加其等級寧可合SKchar而酳所以假駙馬之位乃崇於皇女也今公主早薨伉儷已絶既無禮數致疑何須駙馬之授按杜預尚晉宣帝第二女晉武踐祚而主已亡㤗始中追贈公主元凱無復駙馬之號梁文帝女新安穆公主蚤薨天監初王氏無追拜之事逺近二例足以校明無勞此授今宜追贈亭侯時議以為當㑹稽穆公主適沈君環
  文帝女 信安公主適蔡凝 義興公主適錢肅 富陽公主適栁盼
  後魏公主有家令丞
  道武曾引崔宏講論漢書至婁敬說漢祖欲以魯元公主妻匈奴善之嗟嘆良久是以諸公主皆嫁於賔附之國朝臣子弟良族羙彦不得尚焉
  平陽公主薨髙肇欲使公主家令居廬制服太常博士常景曰今王姬降適雖加爵命事非君邑理異列土何者諸王開國備立臣吏生有趨奉之勤死盡致䘮之禮而公主家令唯有一人其丞以下命之屬官既無接事之儀實闕為臣之體原夫公主之貴所以立家令者蓋以主之内事脫須闗外理無自逹必也因人然則家令唯通内外之職及典主家之事耳無闗君臣之理名義之分也由是推之家令不得為純臣公主不可為正君明矣且女人之為君男子之為臣古禮所不載先朝所未議乃寝
  道武女 華隂公主適閭大肥 濩澤公主
  眀元女 宜陽公主適穆逐留 武威公主適沮渠牧犍 上谷公主適乙瓌 南安長公主適杜超
  太武女 樂陵公主適穆夀 始平公主適赫連昌博陵長公主適馮熙
  景穆女 城陽公主適穆平國 長樂公主適穆正國安樂公主適乙乾歸 高陽公主適萬振
  文成女 濟北公主適穆伏干 河南公主適萬安國上谷公主適赫連宿石 西河公主適薛初古捘武邑公主 建興公主 平陽長公主並適劉昶新平長公主適穆羆 中山長公主適穆亮
  獻文女 長城公主適穆真 瑯琊公主適穆紹 常山公主適陸騰 趙郡公主適司馬躍 彭城長公主初適劉承緒再適王肅 樂浪長公主適盧道裕樂安長公主適馮誕
  孝文女 淮陽公主適乙瑗 華陽公主適司馬朏長樂公主適高猛 安樂公主 始平公主 淮王長公主適乙弗瑗 章武長公主適穆泰 蘭陵長公主適劉暉 南陽長公主適蕭寶寅 濟南長公主適盧道䖍 順陽長公主適馮穆
  宣武女 建徳公主適蕭烈 壽陽長公主適蕭贊文帝女 金明公主適尉遲迥
  北齊後周隋公主官屬皆如後魏制
  齊神武女 太原長公主初為魏孝靜皇帝后後再適楊愔 東平長公主適可朱道元   公主適司馬消難 浮陽長公主適李千學
  文宣女 東安公主適叚深 義寧公主適斛律武都中山長公主適叚寶鼎  公主適潘子晃
  周文帝女 霍國公主適賀㧞緯 㐮樂公主適韋世康 襄陽公主適竇毅 永富公主適史雄 順陽公主適隋滕穆王楊瓚 西河長公主適劉昶 新興公主適蘇威字文護女
  武帝女 清都公主適閻毗
  隋文帝女 樂平公主為周天元帝后 蘭陵公主初適王奉孝再適韋機
  煬帝女 南陽公主適宇文士及
  後魏以來和蕃公主
  魏太武女   公主適氐主楊保宗 光化公主適吐谷渾世伏 廣樂公主適吐谷渾夸呂魏濟南王匡孫女西海公主適蠕蠕主郁久閭吳提 化政公主元翌女蘭陵公主並適蠕蠕主郁久閭阿那瓌 長樂公主適突厥主阿史那土門
  周千金公主趙王招女適突厥主阿史那他鉢
  隋華容公主適高昌王伯雅 義安公主宗女適突厥可汗突利 義成公主宗女適突厥可汗啟民
  史稱魏道武採婁敬之說諸公主皆嫁於賓附之國朝臣良族子弟皆不得尚蓋閭大肥楊保宗之屬皆夷狄也似不必分别為和蕃公主然閭大肥軰則部落之服屬而為臣者也楊保宗軰則外國之未服屬而為敵者也又國内之胡人所娶皆帝女而外國之君長所娶多宗女此又其所以不同也
  唐制皇姑為大長公主後亦謂之長長公主姊為長公主女為公主皆封國視正一品太子女為郡主封郡視從一品親王女為縣主正二品建中元年十二月出嫁岳陽等十一縣主初開元中置禮㑹院於崇仁里自興兵以來廢而不脩公郡縣主不時降嫁殆三十年凡皇族子弟皆𣪚棄無位或流落他縣上即位始叙用枝屬以時婚嫁公族老幼莫不悲感及縣主将嫁小大之物必周其用 貞元十五年勅駙馬郡縣主如實無子准式養男並不得用母䕃㑹昌五年勅今後先降嫁公主縣主如有兒女者並不再請從人如無兒者陳奏委宗正寺處分而有妄稱無輙請再從人者覺察處分凡諸王及公主皆以親為尊皇之昆弟妹先拜於皇子上稱啟神龍初下詔革之二年勅公主府設官屬鎮國太平公主儀比親王長寜安樂惟不置長史餘並同親王宜城新都定安金城等公主非皇后生官員減半其金城公主以出降吐蕃特置司馬景龍四年停公主府依舊邑司永淳前親王食實户八百增至千輙止公主户不過二百而太平公主獨加户五十聖歴時進及三千户預誅二張功增號鎮國與相王均封五千薛武二家皆食實封主與相王衛王成王長寧安樂二公主給衛士環第十歩一區持兵呵衛僭肖宮省神龍時與長寧安樂宜城新都定安金城凡七公主皆開府置官屬視親王安樂户至三千長寧二千五百府不置長史宜城定安非韋后所生户止二千唐隆元年六月勅公主置府近有勅總停其太平公主有崇保社稷功其鎮國太平公主府即宜依舊酸棗縣尉袁楚客奏記於中書令魏元忠曰女有内男有外男女有别剛柔分矣中外斯隔隂陽著矣豈可相濫哉然而幕府者大夫之職非婦人之事今諸公主並開建府僚崇置官秩若以女家處男職所謂長隂而抑陽也而望隂陽不僣風雨無爽其可乎竊謂非致逺之計乖久安之策書曰事不師古以克永世匪說攸聞此之謂也君侯㒺正而誰正之哉開元四年三月制諸封國自始封至曾孫者其封戸三分減一十年加永穆公主封千户初永穆等各封五百户左右以為太薄上曰夫百姓租賦者非吾有也斯皆宗廟社稷蒼生是為爾邉隅戰士出萬死不顧一生所賞賜纔不過一二十疋此輩何功於人頓食厚封約之使之儉嗇不亦可乎左右以長公主皆二千户請與比上曰吾嘗讀後漢書見明帝曰朕子不敢望先帝子車服下之吾未嘗不廢卷歎息如何欲令此輩望長公主乎左右不敢復言至是公主等車服不給故加焉自後公主皆封千户遂成其例凡諸王及公主以下所食封邑皆以課戸充州縣與國官邑官共執文帳准其戸數收其租調均為三分其一入官其二入國公主所食邑則全給焉二十年五月勅諸食邑實封並以三丁為限不須一分入官其物仍令封隨庸調送入京 凡公主封有以國名者鄎國代國霍國是也有以郡名者平陽宜陽東陽是也有以羙名者太平安樂長寧是也唯元宗之女皆以羙名名之
  世祖一女 同安公主適王裕
  高祖十九女 長河公主適馮少師 㐮陽公主適竇誕 平陽昭公主適柴紹主及柴紹起兵佐高祖取長安武徳六年薨𦵏加前後部羽葆鼓吹大路麾幢虎賁甲卒班劒太常議婦𦵏古無鼓吹帝曰鼓吹軍樂也徃者主身執金鼓參佐命於古有邪宜用之高密公主初適長孫孝政再適叚綸 長廣公主適趙慈景 長河公主適豆盧懐譲 房陵公主初適竇奉節再適賀蘭僧伽 九江公主適執失思力 廬江公主適喬師望 南昌公主適蘇朂安平公主適楊思敬 淮南公主適封道言 真
  定公主適崔恭禮 衡陽公主適阿史那社𠇍 丹陽公主適薛萬徹 臨海公主適裴師律 館陶公主適崔宣慶 常樂公主適趙瓌 安定公主初適温挺再適鄭敬言
  太宗二十一女 㐮城公主初適蕭鋭再適姜簡主性孝睦動循矩法帝勅諸公主視為法有司告營别第辭曰婦事舅姑如事父母異宫則定省闕止葺故第門列雙㦸而已南平公主初適王敬直再適劉元意敬直王珪之子先時公主下嫁未嘗行見舅姑禮珪曰主上循法度吾當受公主謁見豈為身榮将以成家國之羙於是與夫人坐堂上主執笲盥饋乃退後主出降有舅姑者備禮始於珪遂安公主初適竇逹再適王大禮 豫章公主適唐義識 長樂公主適長孫冲帝以主長孫后所生勅有司装賫倍長公主魏徴曰昔漢明帝封諸王言朕子安得同先帝子然則長公主尊公主矣制有差等豈可越乎帝以語后后贊徴勸帝從之乃賞徴北景公主適柴令武 普安公主適史仁表 東陽公主適高履行 臨川公主適周道務 清河公主適程懐亮 蘭陵公主適竇懐哲 晉陽公主初適韋思安再適楊仁輅 安康公主適獨孤諶 新興公主適長孫犧 城陽公主初適杜荷再適薛瓘 合浦公主適房遺愛 汝南公主早卒 金山公主早卒晉陽公主早卒 常山公主早卒 新城公主初適長孫詮再適韋正矩
  高宗三女 義陽公主適權毅 高安公主適王朂太平公主初適薛紹再適武攸暨
  中宗八女 新都公主適武延暉 宣城公主適裴巽安定公主初適王同皎再適韋濯三適崔銑 長
  寧公主初適楊慎父再適蘇彦伯 永壽公主適韋鍼 永泰公主適武延基 安樂公主初適武崇訓再適武延秀 成安公主適韋㨗
  睿宗十一女 壽昌公主適崔真 安興昭懐公主早卒 荆山公主適薛伯陽 淮陽公主適王成慶代國公主適鄭萬鈞 涼國公主適薛伯陽 薛國公主初適王守一再適裴巽 鄎國公主初適薛儆再適鄭孝義 金仙公主 玉真公主皆入道不嫁霍邑公主適裴虛己
  元宗二十九女 永穆公主適王繇 常芬公主適張去奢 孝昌公主 靈昌公主 上仙公主 懐思公主 普康公主 宜春公主並早卒唐昌公主適薛鏽 萬安公主不嫁為道士 常山公主初適薛譚再適竇澤 晉國公主適崔惠童 新昌公主適蕭衡 臨晉公主適郭潛曜 衛國公主初適豆盧建再適楊說 信成公主適獨孤明 楚國公主適吳澄江 昌樂公主適竇諤 永寧公主適裴齊邱真陽公主初適源清再適蘇震 宋國公主初適温西華再適楊徽 咸宜公主初適楊洄再適崔高齊國公主初適張垍再適裴頴三適楊敷 太華公主適楊琦 壽昌公主適郭液 樂昌公主適蘇履謙 壽安公主適蘇發 廣寧公主初適程昌允再適蘇克貞 萬春公主初適楊胐再適楊琦 新平公主初適裴玪再適姜慶初
  肅宗七女 宿國公主適豆盧湛 蕭國公主初適鄭巽再適薛康衡三適囘紇英武威逺可汗 和政公主適栁潭 郯國公主適張清 紀國公主適鄭沛永和公主適王詮 郜國公主初適裴徽再適蕭
  
  代宗十八女 永清公主適裴倣 齊國昭懿公主適郭曖 靈仙公主 真定公主 玉清公主 太和公主 玉虛公主 西平公主 章寧公主並早卒華陽公主入道不嫁 嘉豐公主適高怡 普寧公主適吳士廣 長林公主適沈明貞貞元二年具冊徳宗不御正殿不設樂遂為故事晉陽公主適裴液 趙國荘懿公主初適封武清再適田緒徳宗幸望春亭臨餞厭翟不可乗以金根車代之公主出降乗金根車自主始義清公主適栁杲 壽昌公主適竇克良 新都公主適田華
  徳宗十一女 韓國貞穆公主 普寧公主 義川公主 晉平公主並早卒魏國憲穆公主適王士平 鄭國荘穆公主適張茂宗 臨真公主適薛釗 永陽公主適崔諲 文安公主入道不嫁 宜都公主適栁昱 燕國㐮穆公主適囘紇武義成功可汗
  順宗十一女 漢陽公主適郭鏦 梁國恭靖公主適鄭何 東陽公主適崔𣏌 西河公主適沈翬 雲安公主適劉士涇 襄陽公主適張克禮 潯陽公主 平恩公主 邵陽公主並為道士臨汝公主早卒虢國公主適王承系
  憲宗十八女 梁國惠康公主適于季友 永嘉公主永寧公主俱為道士衡陽公主 普康公主 義寧公
  主 貴卿公主俱早卒宣城公主適沈𥫃 鄭國温儀公主適韋譲 岐陽荘淑公主適杜倧開成二年勅駙馬當為公主服三年頗乖典法自此凖禮夫婦齊服縗杖周時岐陽公主既薨駙馬杜倧因禮文不為重服時論推羙故有是詔陳留公主適裴損 真寧公主適薛翃 南康公主適沈汾 臨真公主適衛洙 真源公主適杜中立 永順公主適劉宏景 安平公主適劉異永安公主入道不嫁 定安公主適囘鶻可汗
  穆宗八女 義豐公主適韋處仁㑹昌五年中書門下奏伏見公主上表稱妾李者伏以臣妾之義取其賤稱家人之禮宜即區别臣等商量公主上表請如長公主例並云某邑公主第㡬女上表郡縣主亦望依此例從之淮陽公主適栁正元 延安公主適竇澣 金堂公主適郭仲恭 清源公主早卒饒陽公主適栁仲詞 義昌公主 安康公主俱不嫁為道士
  敬宗三女 永興公主 天長公主 寧國公主文宗四女 興唐公主 西平公主 朗寧公主 化光公主
  武宗七女 昌樂公主 壽春公主 長寧公主 延慶公主 静樂公主 樂温公主 永清公主
  宣宗十一女 萬壽公主適鄭顥 永福公主 齊國恭懐公主適嚴祁 廣徳公主適于琮 義和公主饒安公主 盛唐公主 平原公主 唐陽公主許昌公主適栁陟 豐陽公主
  懿宗八女 衛國文懿公主適韋保衡 安化公主普康公主 昌元公主 昌寧公主 金華公主仁壽公主 永壽公主
  僖宗二女 唐興公主 永平公主
  昭宗十一女 新安公主 平原公主適李繼偘 益昌公主 唐興公主 徳清公主 大康公主 永明公主 新興公主 普安公主 樂平公主唐開元禮
  冊公主及公主出降儀
  冊公主
  前一日尚書奉御設御幄於太極殿如常守宮設羣官次於東西朝堂奉禮設版位太樂令展宫懸典儀設舉麾位如常又設文武羣官版位五品以上於横街北六品以下於横街南文東武西俱重行諸親於五品之南皇親在東諸親在西設典儀位如常儀贊者二人在南少退俱西向冊使立於懸北西上俱北面副使立於大使東少退以後凖此其日諸衛屯門列仗如常冊使羣官等依時刻集朝堂次改服朝服通事舍人各引就朝堂位侍中量時刻版奏請中嚴鈒㦸近仗入陳於殿庭太樂令帥工人入就位協律郎入就舉麾位典儀帥贊者先入就位諸守衛之官各服其器服符寳郎先請寳俱詣閤奉迎通事舍人分引王公羣官入就位又通事舍人引冊使並入立於殿門外道東西面以俟黄門侍郎帥主節奉節及幡立於階仗南節在前中書侍郎先請冊置於案令史降公服各對舉案立於節南道東西面中書侍郎立於案後侍中版奏外辦所由承㫖索扇扇上皇帝服通天冠絳紗袍御輿以出曲直華蓋警蹕侍衛如常皇帝出自西房即御座南向坐扇開協律郎偃麾戞敔樂作符寳郎奉寳置於御座典儀贊拜羣官在位者俱再拜訖通事舍人引冊使入就位冊使等初入門舒和之樂作至位樂止立定典儀曰再拜贊者承傳冊使等皆再拜侍中進當御座前北面跪奏稱侍中臣某言冊公主請命使俛伏興又侍中少前稱制曰可退復位侍中承制降諸使者北面稱有制冊使副等俱再拜侍中宣制曰冊某公主命公等持節展禮宣制訖使副等又再拜侍中還侍位贊禮者引冊使少前黄門侍郎引主節詣冊使東北主節以節授黄門侍郎主節者後立於使右黄門侍郎持節西南授冊使跪受興付主節幡隨節立於使左黄門侍郎退贊禮者導中書令詣冊使東北面立又贊禮者導中書侍郎引諸公主冊案立於中書令之右中書令於案取公主冊舉案者皆由後立於使左以後凖此授冊使冊使跪受興置於案持案者退立於使後以後凖此贊禮者引中書令與冊使俱向北退復位典儀曰再拜訖通事舍人引冊使等右旋而出持節者前導持案者次之冊使等初行樂作出門樂止侍中前跪奏稱侍中臣某言禮畢俛伏興還侍中位所由承㫖索扇扇上皇帝興太樂令令撞蕤賓之鐘右五鐘皆應皷柷奏太和之樂皇帝降座御輿入自東房侍衛警蹕如來儀侍臣從至閤扇開樂止通事舍人引羣臣在位者以次出舉冊者及冊使至長樂門外次如後儀
  公主受冊
  尚儀二人讀冊司贊二人引公主掌贊二人知贊拜女史四人對舉冊案前一日尚舍守宮計㑹設使者及冊案便次於光範門及長樂門外皆道右東向司贊設公主位於長樂門外内殿前近南當階北靣西上又設内命婦應陪位者位於公主東北及西北嬪御者在東宫官等在西階重行相對北上又於内命婦之前設尚儀位二皆東向以西為上又於尚儀位南少退設司贊位掌贊二人陪其後其日典儀設冊使位於長樂門外之西東向北上又設舉冊案者位二在南差退東向内謁者監先取公主冊案置於長樂門外近限内命婦以下及應在位者並服禮衣先就位公主花(⿰釒义)翟衣司言引就受冊位侍從如常儀通事舍人引冊使副使等出就位持節者立於侍者之北少退持冊案者立於冊使副西南俱東向持節者去節衣持冊案者以案進冊使之前北向相次而立内使二人引使者詣門内謁者舉案少前使取公主冊冊置於案俛伏興通事舍人引冊使副使等俱進就次以俟尚儀率女史詣門SKchar冊案入各就尚儀之前對舉冊案皆東向司贊曰再拜凡司贊有詞掌贊皆承傳司言贊公主再拜尚儀取公主冊於案持案者退少前北面稱有制司言賛公主再拜尚儀執冊跪讀訖退復位以冊進授公主公主受冊以授司言訖司贊曰再拜公主再拜在位皆再拜司贊少前稱禮畢司言引公主退在位以次退掌贊報内謁者監禮畢内謁者監傳報冊使等詣太極殿前南横街南北面西上立中書令立於冊使等東北西面冊使再拜復命曰奉制冊命某公主禮畢又再拜中書令奏聞冊使等退幡節各還本司
  納采
  前一日主人設侍者次於大門之外道右南向其納吉納徴請期親迎等禮皆如之其日大昕使者至於主人大門外贊禮者延入次凡賔主及行事者皆公服使者出次贊禮者引至於大門外之西東面主人立於東階下西面儐者立於主人之左北面受命出立於門東西面曰敢請事使者曰朝恩貺室於某公之子某公有先人之禮使某也請納采儐者入告主人曰寡人敢不敬從儐者出告掌畜者以雁授使者其餘並如一品婚儀
  問名
  使者既出至主人還阼階上西面曰皇帝第某女封某公主餘行事並如一品婚儀其禮使者户牖之間贈之篚幣及兩馬詞云吾子為事故至於寡人之室寡人有先人之禮請禮從者
  納吉
  其日大昕使者至請事使者曰加諸卜占曰吉使某也某也敢告主人曰某公有吉寡人與在焉寡人不敢辭餘如納采之儀
  納徵
  其日大昕使者至入次掌事者布幕於内門外元纁束帛陳於幕上乗馬在幕南北首西上掌事者璋以匱俟於幕東使者曰朝恩貺室於某公之子某公有先人之禮使某也以束帛乗馬請納徴主人曰某公順先典貺以重禮寡人敢不承命餘並如一品婚儀
  請期
  其日大昕使者至入次至請事使者曰某公有賜既申受命某公使某請吉日儐者入告主人曰寡人既受前命惟命是聽使者曰某公命某聽命於王儐者入告主人曰寡人固惟命是聽使者曰某公使某受命於王王不許某敢不告期曰某日餘並如一品婚儀
  親迎
  其日大昕婿之父告廟醮子並如一品婚儀子再拜降出乗輅備儀仗詣主人之第賔将至内贊者布席於東房當户南向設罇甒醴等於東房主人醴公主如一品醴女之儀公主著花(⿰釒义)褕翟纁袡入房以下並如一品醴女儀訖主人降立於東階東南西面贊禮引賔出次立於門西東面儐者進受命出門東面曰敢請賔曰某王命某之父以兹初婚命某將請承命儐者入告主人曰寡人固敬具以請至奠雁出如常禮初賔入門主婦出立於房中外之西南面於賔拜訖姆導公主出主人少進西面戒之如有正焉若衣若花命之曰戒之敬之夙夜無違命主婦戒之於西階上施衿結帨戒之曰勉之敬之夙夜無違公主出以下並如常儀
  同牢
  初婚掌事者設洗於東階東南及陳設牢饌鈃爼之數各依其品羊豕節折大羮在於㸑其器皆明烏漆惟㽅以陶匏以瓢餘並如一品儀
  見舅姑
  見之日公主夙興沐浴著花(⿰釒义)服褕翟舅服公服姑著鈿(⿰釒义)禮衣其儀同一品婚禮公主降西階以出無取脯授婦氏之儀
  盥饋舅姑
  公主盥饋以少牢舅姑公主服如見禮及醑舅姑訖内贊者設公主席於舅姑席東北南面餘並如一品禮
  婚㑹
  婦人禮儀
  以上並如一品婚儀
  饗丈夫送者
  同一品儀加送以乗馬設從者乃於西廊下
  饗婦人送者
  女相者引賔升降酬以束帛餘如丈夫禮
  唐和蕃公主
  𢎞化宗室女貞觀時降吐谷渾慕容諾曷鉢文成宗室女貞觀時降吐蕃贊普弄贊命禮部尚書江夏王道宗送之㺯贊親迎河源見主人執子婿禮甚謹歎大國服飾儀禮之盛有愧色謂所親曰我祖父未有通婚大國者今我得尚大唐公主當築一城以誇示後世乃遣酋豪子弟請入國學習詩書從之金城雍王守禮女神龍時降吐蕃贊普寧國肅宗女乾元時降囘紇英武威逺可汗置公主府二年自蕃還五年罷府置邑司永樂宗室女開元時適契丹松漠郡王李失活燕郡餘姚公主女慕容氏開元時降契丹松羅郡王李鬰于焉固安從外甥女辛氏開元時降奚首領李大酺後大酺戮死立其弟魯蘇為主仍尚主魯蘇牙官謀歸突厥主殺之以功被賞東光咸寧公主韋氏降奚首領魯蘇交河十姓可汗史懐道女開元時降突厥騎施可汗蘇魯和義宗室女天寳時降寧國奉化王静樂外孫獨孤氏天寳時降松漠都督懐順王李懐節宜芳外甥女楊氏天寳時降饒樂都督懐信王李延籠崇徽僕固懐恩女大歴時降囘紇可汗咸安徳宗女貞元時降囘紇天親可汗置咸安公主府准親王太和憲宗女長慶時出降囘紇崇徳可汗
  梁太祖女 安陽公主適羅延規 長樂公主適趙巖普寧公主適王昭祚 金華公主 真寧公主
  少帝女 壽春公主 壽昌公主
  後唐武帝女 瓊華長公主適孟知祥 瑶英公主適張延釗
  明宗女 永寧公主適晉高祖 興平公主適趙延壽
  夀安公主 永樂公主
  晉高祖女 長安公主適楊承祚
  漢高祖女 永寧公主適宋延渥
  周太祖女 樂安公主 壽安公主適張永徳 永寧公主
  宋太祖六女 三長女不及封 秦國長公主適王承衍 晉國大長公主適石保吉 許國長公主適魏成信
  宋初之制初被選尚者即拜駙馬都尉賜玉帶襲衣銀鞍勒馬綵羅百疋謂之繫親又賜其家銀萬兩令辦聘財之數倍於親王聘妃出降賜甲第餘如諸王夫人之制而扇加四引障花燭籠各加十
  太宗七女 長女不及封 燕國長公主適吳元扆曹國長公主 申國大長公主皆出家為尼晉國大長公主適柴宗慶 鄧國長公主適王貽永 齊國大長公主適李遵勉舊制選尚者降其父為兄弟行事時遵勉父繼昌尚無恙主因誕日以舊禮謁繼昌帝聞而嘉之賜金幣
  真宗二女 長不及封 次及幼入道亦早薨
  仁宗十三女 周陳國公主適李瑋 周國公主 漢國公主 秦國公主 魏國公主 魯國公主 吳國公主 燕國公主 楚國公主皆早夭兗國公主適曹詩 秦魯國大長公主適錢景臻紹興十四年始薨慶夀寳壽二公主史不言所適
  公主冊禮嘉祐二年儀注前一日有司設冊使副幕次於内東門外又設内命婦次於公主受冊印本位門外又設公主受冊印位於本位庭階下北向又設冊使位於内東門副使及内給事於其南差退並東向北上又設冊印案位於冊使前南向又設内給事位於冊使北南向其日自文徳殿奉冊印將至内給事詣本位諸公主服首飾褕翟冊印至内東門外褥位置訖内臣引内命婦俱入就位禮直官引冊使副俱立東向位内給事前東向躬稱册使王堯臣副使田况奉制授公主冊印退復内給事入詣所設冊印本位公主前言訖退内給事進詣冊使前面使跪以冊印授内給事内給事亦跪以授内謁者冊使退復内謁者及主當内臣持冊印入内東門内給事從入詣本位庭又内給事贊公主降立庭中北向位跪取冊興立於公主之右少前西向又内給事立於公主之左少前東向又内給事稱有制内給事贊公主再拜内給事奉冊跪授公主公主受以授内給事奉印亦然復贊再拜前引公主升位以次内臣引内命婦賀内給事贊言禮畢内命婦退遂引公主謝皇帝皇后冊印如貴妃文曰兗國公主之印皆有匣
  公主出降嘉祐二年禮官言禮閤新儀公主出降前一日行五禮古者結婚始用行人告以夫家采擇之意謂之納采問女之名歸卜夫廟吉以告女家謂之問名納吉今選尚一出朝廷不待納采又公主封爵已行誕告不得問名而卜之若納成則既有進財請期則有司擇日宜稍依五禮之名存其物數俾知古者婚姻之事重而夫婦之際嚴如此亦不忘古禮之義也時兖國公主下嫁李璋詔俟出降日今夫家主婚者具合用雁帛玉馬等物陳於内東門外以授内謁者進入内中付掌事者受之其馬不入
  英宗四女 舒國公主早夭魏楚國公主適王師約 魏國長公主適王詵 韓魏國大長公主適張敦禮
  神宗十女 吳國 鄆國 潞國 邢國 邠國 兗國六主皆夭周國淑懐公主早夭唐國賢穆公王適韓嘉彦潭國賢孝公主適王遇 徐國賢静公主適潘意
  哲宗四女 鄧國楊國二公主早世秦國公主適潘正夫
  陳國公主適石端禮
  徽宗三十四女 嘉徳帝姬適曹夤 榮徳帝姬適曹晟 順淑帝姬早亡安徳帝姬適宋邦光 茂徳帝姬適蔡鞗 夀淑帝姬早亡慧淑帝姬 永淑帝姬並早亡崇徳帝姬適曹湜 康淑帝姬 榮淑帝姬 保淑帝姬並早亡成徳帝姬適向子房 旬徳帝姬適田丕悼穆帝姬 熙淑帝姬 敦淑帝姬並早亡顯徳帝
  姬適劉文彦 順徳帝姬適向子扆 申福帝姬保福帝姬 賢福帝姬 仁福帝姬並早亡柔福帝姬寧福帝姬 和福帝姬 永福帝姬 惠福帝姬令福帝姬 華福帝姬 慶福帝姬 儀福帝姬純福帝姬 恭福帝姬並未及選尚從北狩殁於虜中
  四朝國史傳史臣曰國朝帝女封公主沿襲漢唐或以羙名或以國姊妹曰長公主諸姑曰大長公主至祖姑則或加兩國政和三年蔡京為相建議以為不典始改為帝姬以二字易國名四字易兩國名自祖宗以降數十女皆追加封冊至中興時始復初故今所書但仍舊式唯徽宗諸主乃從一時之制云
  帝姬降嫁儀納采問名納吉請期婿家具禮物並用雁納成用玉幣等修表如儀前期太史局擇日差官奏吿景靈東西宮親迎前一日所司於東門外量地之宜西向設婿次其日大昕婿之父服其服告於禰廟曰無廟者行㕔事東閤設神位天子降女於某婿名以某日親迎敢告再拜子将行父醮子於㕔事贊者設父位於中間南向設子位於父位之西近南東向父即座子公服升自西階進立於位前贊者注酒於醆西向授子子再拜跪受贊者又奉饌設於位前子舉酒興即座飲食訖降再拜贊禮者引立於父位前父命之曰往迎肅雍以昭惠宗祏子再拜曰祗率嚴命又再拜降出乗馬至東華門内下馬禮直官引就次有司陳帝姬鹵簿儀仗於内東門外俟帝姬将升厭翟車禮直官引婿出次立於内東門外躬身西向掌事者以雁陳於前内謁者奉雁以進俟帝姬升車訖婿再拜先還第同牢其日初婚掌事者設巾洗各二一於東階東南一於室之北水在洗東尊於室中實四爵兩SKchar於篚SKchar以常用酒器代之婿至本第下馬以俟帝姬至降車贊者引婿揖帝姬以入及寢門又揖婿導帝姬升降入室盥洗掌事者布對位婿揖帝姬皆即座受醆三飲婿及帝姬俱興再拜訖贊者徹酒見舅姑夙興帝姬著花(⿰釒义)服褕翟以俟見贊者設舅姑位於堂上東西相向舅位於東姑位於西舅姑服其服俱就位後立女相者引帝姬升自西階詣舅位前再拜訖贊者以棗㮚授帝姬帝姬奉棗㮚置於舅位前舅即座贊者進徹以東帝姬退復位又再拜女相者又引帝姬詣姑位前再拜訖贊者以腵脩授帝姬帝姬奉腵脩置於姑位前姑即座贊者受以東帝姬退復位又再拜次醴婦盥饋饗婦如儀五年五月嘉徳帝姬下嫁曹夤詔用新儀行盥饋之禮皇后宫闈送至第外命婦免從重和五年十一月蔡京請免茂徳帝姬下降見舅姑行盥饋之禮詔不允又詔神考治平間親灑宸翰以王姬下降躬行舅姑禮革去歴代沿習之弊以成婦道以風天下於是崇寧大觀以來詔有司講求典禮繼頒五禮新儀著為永法近聞徒有奉行之名而舅姑既不端坐返有下拜之禮甚失本意可自今帝姬下降恪遵新儀
  中興國史傳論曰右三十四帝姬早亡者十四人餘皆北遷獨恭福帝姬生才周晬金不知故不行建炎三年薨封隋國公王安徳帝姬有遺女一人後適嗣秀王伯圭封秦國夫人榮徳帝姬至燕京駙馬曹晟卒改適習古國王紹興中有商人妻易氏者在劉超軍中見内人言宫禁事遂自稱榮徳帝姬鎮撫使解潜送至行在遣内夫人驗之言其詐遂付大理寺獄成詔杖死又有開封尼李静善者内人言其貎似柔福静善即偽稱之蘄州兵馬鈐轄韓世清送至行在遣内侍馮益等驗視為所欺遂封福國長公主出適永州防禦使高世榮其後内人從顯仁太后歸言其妄送法寺治之内侍李諤自北還又言柔福在五國城適徐還而薨静善遂伏誅柔福之薨也在紹興十一年從梓宮來者以其骨至𦵏之追封和國長公主
  孝宗二女 嘉國公主 次女俱早世
  光宗三女 文安公主 和政公主 齊安公主俱早世寧宗一女 祁國公主早世


  文獻通考卷二百五十八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5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