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皇后柴氏编辑

太祖一后三妃。聖穆皇后柴氏,邢州堯山人也,與太祖同里,遂以歸焉。太祖微時,喜飲博任俠,不拘細行,后常諫止之。太祖狀貌奇偉,后心知其貴人也,事之甚謹。及太祖即位,后已先卒,乃下詔:「故夫人柴氏,追冊為皇后,謚曰聖穆。」

淑妃楊氏编辑

淑妃楊氏,鎮州真定人也。父弘裕,真定少尹。妃幼以色選入趙王宮,事王鎔。鎔為張文禮所殺,鎮州亂,妃亦流寓民間,後嫁里人石光輔,居數年,光輔死。太祖柴夫人卒,聞妃有色而賢,遂娶之為繼室。太祖方事漢高祖於太原,天福中妃卒,遂葬太原之近郊。

太祖即位,廣順元年九月,追冊為淑妃。拜妃弟廷璋為右飛龍使,廷璋辭曰:「臣父老矣,願以授之。」太祖曰:「吾方思之,豈忘爾父邪!」即召弘裕,弘裕老不能行,乃就其家拜金紫光祿大夫、真定少尹。

太祖崩,葬嵩陵,一后三妃皆當陪葬,而太原未克,世宗詔有司營嵩陵之側為虛墓以俟。顯德元年,世宗已敗劉旻於高平,遂攻太原,太原閉壁被圍,乃遷妃喪而葬之。

貴妃張氏编辑

貴妃張氏,鎮州真定人也。祖記,成德軍節度判官、檢校兵部尚書。父同芝,事趙王王鎔為諮呈官,官至檢校工部尚書。鎔死,鎮州亂,莊宗遣幽州符存審以兵討張文禮,裨將武從諫館於妃家,見妃尚幼,憐之,而從諫家在太原,遂以妃歸,為其子婦。

久之,太祖事漢高祖於太原,楊夫人卒,而武氏子亦卒,乃納妃為繼室。太祖貴,累封吳國夫人。太祖以兵入京師,漢遣劉銖戮其家,妃與諸子皆死。太祖即位,追冊為貴妃。

德妃董氏子侗 信 姪守愿 奉超 遜编辑

德妃董氏,鎮州靈壽人也。祖文廣,唐深州錄事參軍。父光嗣,趙州昭慶尉。妃幼穎悟,始能言,聞樂聲知其律呂。

年七歲,鎮州亂,其家失之,為潞州牙將所得,寘諸褚中以歸。潞將妻嘗生女,輒不育,得妃憐之,養以為子,過於所生。居五六年,妃家悲思,其兄瑀求之人間,莫知所在。潞將仕于京師,遇瑀,欣然歸之,年十三。

瑀以嫁里人劉進超,進超亦仕晉為內職。契丹犯闕,進超歿于虜中,妃嫠居洛陽。漢高祖由太原入京師,太祖從,過洛陽,聞妃有賢行,聘之。太祖建國,中宮虛位,遂冊為德妃。廣順三年卒,年三十九。

妃兄三人:瑀官至太子右贊善大夫,玄之、自明皆至刺史。

初,帝舉兵于魏,漢以兵圍帝第,時張貴妃與諸子青哥、意哥,姪守筠、奉超、定哥,皆被誅。青哥、意哥,不知其母誰氏。太祖即位,詔故第二子青哥贈太尉,賜名侗;第三子意哥贈司空,賜名信;皇姪守筠贈左領軍衞將軍,以筠聲近榮,為世宗避,更名守愿;奉超贈左監門衞將軍;定哥贈左千牛衞將軍,賜名遜。

世宗顯德四年夏四月癸未,詔曰:「禮以緣情,恩以悼往,矧在友于之列,尤鍾惻愴之情。故皇弟贈太保侗、[1]贈司空信,景運初啟,大年不登,俾予終鮮,實勤予懷。侗可贈太傅,追封郯王;信司徒,𣏌王。」又詔曰:「故皇從弟贈左領軍衞將軍守愿、贈左監門衞將軍奉超、贈左千牛衞將軍遜等,頃因季世,不享遐齡,每念非辜,難忘有慟。守愿可贈左衞大將軍,奉超右衞大將軍,遜右武衞大將軍。」

 卷十八 ↑返回頂部 卷二十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
  1. 故皇弟贈太保侗 「太保」,貴池、汲、殿、蜀、劉校本同,南監、南昌、鄂本作「太尉」。按作「太保」與上文「詔故第二子青哥贈太尉,賜名侗」不合。薛史卷一一七周世宗紀、卷一二二剡王侗傳亦一作「太保」,一作「太尉」。待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