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三 新元史
卷四 本紀第四
卷五  

太宗

  太宗英文皇帝,諱窩闊台,太祖第三子也。母曰光獻翼聖皇后。太祖長子朮赤,次察合台,二人素不相能。太祖十四年,親征西征,議立嗣而行,察合台請以帝爲嗣,太祖從之,事具《朮赤傳》。十六年,朮赤、察合台攻烏爾鞬赤,屢失利,太祖改命帝爲統帥。帝調和兩兄,兵復振,遂克烏爾鞬赤。十七年春,帝略地印度河下游,請進攻昔義斯單,太祖召帝還,與察合台等從太祖班師。二十一年,從太祖伐西夏。太祖崩,皇弟拖雷監國,帝分地在葉密爾河,留於霍博之地,安輯部衆。

  元年己丑夏,帝至忽魯班雪不只之地,皇弟拖雷來迎。

  秋八月已未,諸王百官會於怯綠連河闊迭額阿剌勒,請帝遵太祖遺詔即位,共上尊號曰木亦堅合罕。皇兄察合台持帝右手,皇叔斡赤斤持帝左手,皇弟拖雷以金盃進酒贊。帝東向拜日,察合台率皇族及羣臣拜於帳下。

  先是,太祖崩,金主遣其知開封府完顏麻斤來吊。至是,復遣其御史大夫完顏吶訥申來歸太祖之娟。帝曰:「汝主久不降,使先帝勞於兵間,膚豈忘耶?何以娟爲!」卻之。

  敕宿衛等依前番直,宣太祖聖訓以諭之。始建倉廩,立馹傳。蒙古人有馬百者,輸牝馬一;牛百者,輸羒牛一;羊百者,輸羒羊一;著爲令。中原人以戶計出賦調,命耶律楚材主之。西域人以丁計出賦調,命麻合沒的牙剌瓦赤主之。凡諸王、駙馬朝會,及使者往來,不得科斂百姓。

  冬十一月,敕諸王、衆官人管轄之地僉軍事理有妄分彼此者,罷其達魯花赤以下等官。

  是年,始立三萬戶,以劉黑馬、粘合重山、史天澤爲之。賜撒吉思不花金符,安輯山東、河北諸州。木剌夷國王來朝。西域伊思八剌納酋內附。

  二年庚寅春正月,詔自元年以前事勿問。定諸路課稅、酒課,驗實息,十取一;雜稅,三十取一。帝與拖雷獵於斡兒寒河。

  夏四月,帝避暑於塔密兒河。朵豁勒圍慶陽,與金將完顏彝等戰於大昌原,失利。東平行省嚴實入覲。帝遣斡骨欒使於金,北還,金陝西左副元帥盧鼓椎見使者,有不遜語。帝聞之,大怒。

  六月,金主復追完顏奴申來聘,帝不受。

  秋七月,帝自將伐金,命斡赤斤留守,皇弟拖雷及其子蒙哥皆從。

  八月,史天澤克衛州。

  冬十月,遣速哥使於金。

  十一月,始置十路徵收課稅使:以陳時可、趙昉使燕京,劉中,劉桓使宣德,周立和、王貞使西京,呂振、劉子振使太原,楊簡、高廷英使平陽,王晉、賈從使真定,張瑜、王銳使東平,王德亨、侯顯使北京,夾谷永、程泰使平川,田木西、李天德使濟南。大兵攻潼關、藍田關,俱不克。

  十二月,大兵拔天勝寨及韓城、蒲阪。帝至平陽,以田野不治,問都總管李守賢。對曰:「廣貧民無耕具,故荒田多。「詔給牛萬頭,仍徙關中戶口,墾河東荒地。

  是年,改乾寧軍爲清寧軍,復改隆德府爲潞州。遣李邦瑞使於宋,至寶應縣不得入。詔行省李全護送邦端,宋邊將又拒之。乃改道出於蘄、黃,與宋行人定約而還。遣綽兒馬罕率精兵三萬,討札剌勒丁,戰於合而拉耳之地,大敗之。

  三年辛卯春正月,李全攻揚州,爲宋將趙葵所殺。

  二月,大兵克鳳翔府,分兵攻宋西和州,獲其將強俊。金平涼、慶陽、邠原等府州皆降。速不台與金將完顏彝戰於倒回谷,失利。

  二五月,帝避暑於九十九泉,以李全妻楊妙真爲山東淮南行省。金降人李國昌言於拖雷,請出寶雞,自漢中達於唐、鄧,從之。追搠不罕使於宋,假道且請會兵。搠不罕至沔州,宋青野原統制張宣殺之。

  秋八月,帝幸西京,始立中書省,改侍從官名,以耶律楚材爲中書令,粘合重山爲左丞相,鎮海爲右丞相。耶律楚材奏請州縣長吏專理民事,萬戶府專理軍政,課稅所專理錢穀,各不相統攝。從之。拖雷入大散關,拔宋鳳州、洋州,進圍興元。分軍爲二:西軍由沔州渡嘉陵江,東軍趨饒風關,略地而東。初,皇叔斡赤斤遣著古與等便於高麗,高麗人殺之。至是,帝使撒裏塔徵高麗,對其殺使者之罪。

  九月,帝自將圍河中府。命平陽移粟西京,都總管李守賢言:「百姓疲敝,不任輸載。」詔罷之。

  冬十二月已末,克河中府。戊辰,拖雷渡漢水,與金將布哈戰於禹山,布哈引兵還,逆其輜重獲之。撒裏塔圍高麗東京,高麗王㬚請降。是年,大名守將蘇椿反,命楊傑只哥討斬之。綽兒馬罕追札拉勒丁至庫兒忒山,札拉勒丁敗死。貨勒自彌亡。綽兒馬罕遂取阿尼忒、愛而西楞、梅法而司三部之地。

  四年壬辰春正月壬午朔,拖雷敗金將完顏兩婁室於襄城。丙戌,帝自河清縣白坡渡河,三日軍畢渡。庚寅,拖雷使者至,奏已渡漢江。詔諸軍即日進發。甲午,帝至鄭州,金屯軍元帥及金兵戰於鈞州之三峯山,大敗之,獲其大將布哈。自是,金兵不能復振。戊戌,帝至三峯山。壬寅,克鈞州,獲金大將合達及完顏彝等。辛丑,金潼關守將李平以城降。庚戌,金許州兵以城降。是月,撒裏塔自高麗班師。帝遣使以璽書諭高麗王㬚。

  二月戊午,帝至盧氏縣,遇金將徒單兀典等,金兵不戰而潰。完顏重喜來降。帝命斬重喜於馬前。遂下商、鞍、嵩、汝、陝等州。乙丑,分兵攻歸德府,許、鄭、陳、毫、壽、穎、睢、永等州進。

  三月丁亥,克中京,金將強伸復取之。命速不台等圍南京。宋人以兵來會。追使諭金主降。壬寅,金主使其諫議大夫裴滿阿虎帶、大府監國世榮來乞和,以其弟之子曹王訛可爲質。癸卯,速不台攻南京不克。

  夏四月丁巳,金主復使其戶部侍郎楊仁奉金帛乞和,速不台城不易下,許之。戊午,金主又使仁齎珍寶來謝。己未,遣沒忒入城詔諭金主。是月,車駕北還,留速不台圍南京。帝由半渡至真定府。幸中都,出居庸關,避暑於官山。高麗國遣使來貢方物。

  五月,敕使臣無牌面文字,始給馬之縣官及元差官皆罪之。若兵事及送御用物,仍驗數應付車牛。帝不豫。

  六月,疾甚。拖雷禱於天地請以身代之。未幾,帝疾瘳。追金質子曹王訛可歸。高麗復叛,徙都於江華島。

  七月,遣唐慶諭金主降。甲申,金人殺唐慶及從者三十餘人。乙酉,國安用叛附於金。

  八月辛亥,速不台敗金將武仙等於京水。復遣撒裏塔徵高麗。

  九月,帝次阿剌合的思之地。皇弟拖雷卒。

  冬十月,高麗國遣使來謝罪。

  十一月,帝獵於納蘭赤剌溫之地。

  十二月,駐蹕於太祖大斡爾朵。金主以汴京不能守,議渡河取衛州。撒裏塔攻高麗處仁城,中流矢卒,別將鐵哥引兵還。

  是年,立彰德路總元帥府,改懷州爲行懷、孟州事。遣王檝便於宋,議夾攻金人。宋使鄒伸之採報命。帝許以成功之後,歸宋河南地。

  五年癸巳春正月丙午朔,金主渡河。辛亥,金將白撒攻衛州。丁巳,撤吉思不花等敗白撒於白公廟。金主奔歸德府。戊辰,金京城西面元帥崔立殺留守完顏奴申等,以南京降。

  二月帝幸鐵列都之地。命皇子貴由及諸王按赤帶將左翼兵,討蒲鮮萬奴。

  夏四月癸巳,崔立以金太后王氏、皇后徒單氏、梁王從恪、荊王守純及宗室男女五百餘人,至速不台軍中。甲午,速不台殺從恪、守純,送王氏、徒單氏赴行在。忒木□率諸軍圍歸德。

  五月,金將蒲察官奴乘夜來攻,撒吉思不花及鬱元帥董俊等皆戰沒。詔諭高麗王悔過來朝,且數其五罪。

  六月壬午,速不台克中京,獲金中京留守強伸。辛卯,金主自歸德奔祭州。己亥,金主入於蔡州。是月,帝命以孔子五十一世孫元措襲封衍聖公。

  秋八月,帝獵於兀必思之地。以阿同葛等充宣差勘事官,括中州民戶。

  九月,遣王檝使於宋,且徵糧。辛亥,塔察兒築長圍以困蔡州。是月,皇子貫由等獲萬奴,遼東平。

  冬十月甲申,金將麻琮以徐州降。高麗人畢賢甫與洪福源殺高麗宣諭使鄭毅,以西京降。高麗將崔瑀攻賢甫斬之,福源來奔。

  十一月宋遣其都統制孟珙等來會師,並輸糧三十萬石。

  十二月己卯,拔蔡州外城。己丑,拔其西城。

  是冬,帝幸阿魯兀忽可吾行宮。敕修孔子廟及渾天儀。趙揚據興州叛,易州達魯花赤趙瑨討斬之。金海、沂、萊、濰等州降。

  六年甲午春正月戊申,金主傳位於宗室子承磷。己酉,大兵克蔡州,金主自縊死,承麟爲亂兵所殺。金亡。金息州行抹撚兀典降於宋,大兵追殺之。

  是春,會諸王於斡兒寒河。

  夏五月,金將武仙奔澤州,爲戌兵所殺。帝幸答蘭答八思之地,大會諸王百官,頒大札薩克以令於衆曰:

  凡當會不赴而私宴者,斬。諸出入宮禁,各有從者,男女止限十人,出入毋得相雜。軍中凡十人置甲長一,聽其指揮,專擅者罪之。其甲長以事來宮中,置權攝一人、甲外一人,二人不得擅自往來,違者罪之。諸公事非當言而言者,拳其耳;再犯,笞;三犯,杖;四犯,論死。諸千戶越萬戶前行者,以木鏃射之。百戶、甲長、諸軍有犯,其罪同。諸軍甲內數不足,於近翼抽補足之。諸人或居室,或在軍中,毋敢喧呼。凡來會,用善馬五十匹爲一羈,守者五人,飼贏馬三人,守乞烈思三人。但盜馬一、二者,即論死。諸人馬不應絆於乞烈思內者,輒沒於畜虎豹人。諸婦人制質孫燕服不如法者,及妒者,乘以驏牛徇部中,論罪,即斂財力更娶。

  六月,宋將全子才率萬餘人自合肥趨汴京。崔立爲部將李伯淵等所殺。

  七月,子才入汴。己卯,宋制置使趙葵陷泗州。乙酉,宋監軍徐敏子入洛陽,都元帥塔察兒拒戰於龍門北,大敗之。以忽都虎爲中州斷事官,野裏木副之。遣大達海紺卜伐宋,取四川諸路。

  八月,宋將全子纔等以糧盡,引還。帝幸答八思之地,議自將伐宋,國王查剌請行,允之。

  冬十二月己卯,遣王檝使於宋,責宋人敗盟。襟遣鄒伸之、李復禮等來報謝。帝獵於斡兒寒河。

  是年,東平行省嚴實入覲,授實東平路行軍萬戶,偏裨賜金符者八人。改威州爲邢洺路。設國子監助教官於燕京,令大臣子弟入學。

  七年乙未春,城和林,作萬安宮。初,太祖居怯綠連河,又徙於盧朐河。帝即位,亦居怯綠連河及盧朐河,至是始建都於和林,國語曰喀剌科魯木。春,帝居萬安宮一月,居揭揭察哈殿二月;夏,避暑於昔剌斡兒朵;秋,居於闊闊腦兒行宮;冬,大獵於汪吉河;四時臨幸,率以爲常。帝以欽察、斡羅斯部未定,命諸王拔都、大將速不台討之,皇子貴由、合丹,皇弟闊列堅及諸王鄂爾達、昔班、唐古忒、貝達爾、不裏、蒙哥、撥綽皆從行。帝諭拔諸曰:「聞欽察別部酋八赤蠻有膽勇,速不台可勝之。」又以金秦、鞏二十餘州田守不降,命皇子闊端招諭之。又命皇子曲出十大將忽都虎伐宋,諸王唐古伐高麗。

  秋七月,諸王口溫不花略唐州,宋將全子才、劉子澄等皆遁。僉宣德、西京、平陽、太原、陝西五路人匠充軍,每二十戶僉一人。

  冬十月,曲出拔棗陽及光化軍。

  十一月,略囊、鄧諸州,敗宋制置使趙範於郢州之上閘口。再戰,大兵失利,遂引還。闊端至鞏昌,承製授金便宜總帥汪世顯原官。初,大兵克蔡州,世顯即殺金行省粘葛,至是以鞏昌來降,從闊端伐宋。

  十二月,闊端克沔州,唐古克高麗鳳、海、洞、慈及金山、歸信等州。中書省臣請契勘《大明曆》,從之。

  是年,置大興府版籍。改濟寧府爲山東路總管府濟州,改隸東平府。安次縣改隸霸州,林州改行縣事。

  八年丙申春正月,萬安宮成,諸王來會宴,帝手觴賜中書令耶律楚材曰:「朕所以推誠委卿者,先帝之命也。非卿則中原無今日,膚之安枕皆卿力也。」詔印造交鈔行之,不得過萬錠。

  二月,命應州萬戶郭勝、鈞州萬戶孛術魯久住、鄧州萬戶趙祥從皇子曲出伐宋。

  三月,復修孔子廟及司天台。宋王旻、李伯淵等以襄陽降,命遊顯守之。

  夏四月,曲出克隨、郢二州及荊門軍。復詔忽都虎括中原戶口,得一百一十餘萬,定稅每戶出絲一斤,以供官用,五戶出絲一斤,以賜貴戚、功臣。上田畝稅三升半,中田三升,下田二升半。水田畝五升。商稅三十分之一。鹽價銀一兩四十斤,以爲永額。

  六月,立編修所於燕京,經籍所於平陽,編集經史,以梁陟充長官,王萬慶、趙著副之。

  秋七月,詔燕京路民戶及真定路新籍戶,每二十戶僉軍一人,以答不也兒領之。命陳時可閱刑名、科差、課稅等案,赴和林照磨。詔以真定民戶奉太后湯沐,諸王、貴戚、斡魯朵:拔都,平陽府;茶合帶,太原府;皇子古與克,大名府;孛魯台,邢州;果魯幹,河間府;孛魯古帶,廣寧府;也苦,益都、濟南二府戶內撥賜;按赤帶,濱、棣二州;斡陳,平涼州;皇子闊端、附馬赤古、公主阿剌海、公主果真、國王查剌、茶合帶、鍜真、蒙古寒札、按只那顏、折那顏、火斜、術思,並於東平府戶內撥賜有差。耶律楚材言其不便,乃命設達花赤,朝廷別置官吏收其租賜之,非奉詔不得徵調兵賦。

  八月,大兵克棗陽軍及德安府。

  九月,闊端攻武休關,入興元,敗宋兵於陽平關,斬其將楊雲、曹友聞。時金秦、鞏二十餘州皆降,惟會州都總管郭暇蝦蟆堅守不下。

  冬十月,按竺邇克會州,郭蝦蟆自焚死。丙午,闊端拔文州。按竺邇招撫吐番諸部,略定龍州,與闊端合兵攻成都府,克之,會皇子曲出卒,闊端遂班師。

  十一月,口溫不花遣察帶圍真州,不克。

  十二月,中書省課績,以知濟南府張榮爲第一。

  是年,改滏陽軍爲邢洺路,置邢總管府。升涿州路。速不台討布而嗄而部,平之。

  九年丁酉春,帝獵於揭揭察哈澤。蒙哥等獲欽察別部酋八赤蠻,斬之,波爾塔斯、毛而杜因、薩克孫三部來降,裏海以北悉定。

  夏四月,築埽鄰城,作揭揭察哈殿。

  六月,皇叔斡赤斤所部訛言括民女,帝怒,因括之以賜將士,自七歲以上未嫁之女得四千餘人。

  秋八月,命斷事官術虎乃、山西中路課稅所長官劉中試諸路儒士,中選者蠲其賦役,令與本處長官同署公事,得東平楊奐等四千三十人。

  冬十月,獵於野馬川,駐蹕行宮,口溫不花等克光州,進拔復州。攻蘄州,宋知州徐囪固守,攻安豐軍,宋知軍杜杲固守,俱不下,遂引還。

  是年,拔都等人斡羅斯,克其勒冶贊城,進拔克羅姆訥城,皇弟闊列堅中流矢卒,遂圍物拉的迷爾都城。

  十年戊戌春,國王塔斯伐宋,入北峽關,宋將汪統制降。拔都等克物拉的迷爾城,分兵拔廓在爾斯科城。

  二月,追王檝便於宋。

  三月己丑,宋通好使周次說來報謝。

  夏四月,築圖蘇湖城,作迎駕殿。襄陽神將劉義執遊顯等,降於宋,宋復取襄、樊。

  六月,中書令耶律楚材陳時務十策:曰信賞,正名分,給俸祿,官功臣,考殿最,均利差,選工匠,務農桑,定土貢,制漕運。帝悉行之。

  秋八月,徵收課稅使陳時可、高慶良奏諸路旱蝗,詔免今年田租,仍停舊未輸納者。以察罕爲馬步軍都元帥。察罕克天長縣及滁、泗等州。

  九月,察罕圍盧州,宋知州杜杲拒戰,兵失利,引還。

  冬十月辛未,宋人取光州。楊惟中建太極書院於燕京。

  十一月,衍聖公孔元措奏禮樂散失。亡金太常官吏及禮冊、樂器尚存者,請降旨收錄。從之。

  十二月,高麗國遣使貢方物,

  是年,改平州爲興平府,立鼓城等處軍民萬戶府。改深州隸真定路。塔海克隆慶府。宋洋州守將以城降。綽兒馬罕再入義拉克阿剌伯,敗哈里發於侃匿斤城,分兵取角兒只屬部之地。

  十一年己亥春正月,富民劉廷玉等請以銀一百四十萬撲買中原課稅,中書令耶律楚材奏罷之。宋盂珙復取信陽軍,尋又取光化軍及息、蔡二州。

  是春,獵於揭揭察哈澤,皇子闊端至自西川。

  夏四月,賜高麗王檝璽,徵其入朝。

  六月,高麗國遣使奉表謝罪。塔海攻重慶府,不克。

  秋七月,以山東諸路災,免其田租。

  冬十一月,蒙哥等圍阿速部蔑怯思城。

  十二月,塔海與宋兵戰于歸州大堊寨,失利。宋復取夔州。西域賈人奧都拉合蠻撲買中原銀課二萬二千錠,以四萬四千錠爲額,從之。初,奧都拉合蠻,窶人也。國法:春、夏浴水中者死。帝與皇兄察合勸出獵,見奧都拉合蠻浴,察合台欲斬之。帝曰:「彼遺金沒而求之,非浴也。」乃免死,令給事左右。後日見親信,遂恣爲奸利焉。

  是年,金降將王榮執懷州達魯花赤純只海以叛。純只海妻善禮伯倫奪純只海歸,討榮誅之。升順天軍爲路,置總管府,以易州、祁州、定州及雄州之三縣屬之。立太原路總管府。綽兒馬罕分兵攻角兒只諸路,角兒只大將阿拔克迎降。

  十二年庚子春正月,以奧都拉合蠻充提領諸路課稅所官。蒙哥等克蔑怯思城。拔都以斡羅斯諸部悉定,遣使來奏捷。命萬戶張柔等分道伐宋。

  二月,按竺邇敗宋舟師於夔門。

  夏四月,始令制登歌樂,肄習於曲阜孔子廟。遣王檝使於宋。未幾,檝以疾卒,宋人歸其喪。

  秋八月,宋將餘玠以舟師入寇,溯河抵南京而返。

  冬十二月,詔皇子貴由班師。敕州縣失盜不獲者,以官物賞之。

  是年,敕代償官民借回骨鳥金,計子母七萬六千錠;仍敕凡借貸歲久者,惟子本相侔而止,著爲令。籍諸王大臣所俘男女,放爲良民。以曷思麥裏爲懷孟、河南二十八處都達魯花赤。東平行軍萬戶嚴實卒。角兒只將阿拔克及凱辣脫酋阿釋阿甫妻湯姆塔入朝,帝厚撫之,詔綽兒馬罕盡返角兒只侵地,又諭角兒只歲貢外,不得任意苛斂。

  十三年辛丑春正月,獵於揭揭察哈澤。辛酉,帝疾甚,醫言脈絕,耶律楚材請大赦天下,從之,異日而廖。

  三月,都總管萬戶劉嶷入覲,命嶷巡撫天下,察百姓利病。以劉敏行省事於燕京,賜敏手詔曰:「卿之所行,有司不得與聞。」拔都等敗波蘭兵于勒基逆赤城。

  夏四月,高麗王以族子綧入質。

  冬十月,以牙剌瓦赤同行省劉敏主管燕京公事。未幾,牙剌瓦赤以流言誣敏,敏出手詔示之。帝聞之,按問得實,罷牙剌瓦赤。

  十一月丁亥,帝出獵,耶律楚材諫,不聽。庚寅,還至鈋鐵𨬟胡蘭山,奧都剌合蠻進酒,帝飲醉。辛卯遲明,崩於行宮,年五十六。葬起輦谷。至元三年冬十月,追諡英文皇帝,廟號太宗。

  初,帝愛拖雷子蒙哥。一日,召蒙哥撫其首曰:「是可以君天下。」異日,帝用㹀■〈牜安〉豹,皇孫失烈門在側曰:「用㹀■〈牜安〉釣,則犢將安養。」帝又曰:「是有仁心,可以君天下。」及帝崩,六皇后乃馬真氏召耶律楚材問立君,楚材對曰:「此非外臣所敢與者。」後乃與諸王定議立皇子貴由爲嗣。皇后臨朝稱制,以俟拔都等之至焉。

  壬寅春,皇后乃馬真氏稱制元年,拔都等班師返。

  夏五月,大兵攻宋遂寧、廬州,克之。

  秋七月,張柔自五河口渡淮、攻揚、滁、和諸州,敗宋統制王溫等於天長縣。

  冬十月,張柔克通州。

  十二月,大兵攻敘州,獲宋都統制楊大全。是年,右丞相鎮海罷。

  癸卯春正月,高麗國遣使來貢方物。

  三月,大兵克資州。汪世顯卒,以其子德臣代之。

  夏五月,熒惑犯房星。耶律楚材奏:「當有驚憂,然終無事。」未幾,皇叔斡赤斤引兵趨和林,皇后欲西遷以避之。楚材曰:「臣觀天道,無他變也。」已而,果如其言。

  秋,察罕奏以張柔總諸軍,屯杞縣。

  是年,貝住徵羅馬國,分兵人西里亞,羅馬酋開廓蘇降。

  甲辰春,諸王大會於也只裏河。

  夏五月,中書令耶律楚材卒。察罕圍宋壽春府,不克。宋壽青兵從海道寇膠、密諸州。至是,大兵突至樹柵,以遏援師。宋將劉雄飛堅守,不下。

  冬十月,高麗國遣使奉表來覲。

  是年,並苛嵐、寧化、樓煩三縣入管州。

  乙巳秋,察罕率步騎三萬,與張柔再攻壽春,進至揚州,宋制置使趙葵請和,乃班師。

  九月,宋裨將劉整陷鎮平縣。

  是年,貝住克凱辣脫城,遵太宗遺命,以其地與湯姆塔。史臣曰:「太宗寬平仁恕,有人君之量。常謂即位之後,有四功、四過:滅金,立站赤,設諸路探馬赤,無水處使百姓鑿井,朕之四功;飲酒,括叔父斡赤斤部女子,築圍牆妨兄弟之射獵,以私撼殺功臣朵豁勒,朕之四過也。然信任奧都拉合蠻,始終不悟其奸,尤爲帝知人之累云。」

 卷三 ↑返回頂部 卷五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4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33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