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七 新元史
卷八 本紀第八
卷九  

世祖二

目录

世祖二编辑

至元元年春正月丁丑朔,高麗國遣使賀正旦。戊戌,楊大淵進羅絹三百端,優詔諭之。癸卯,罷宋人互市。

二月辛亥,選儒士譯寫經書,並纂修國史。丙辰,罷陝西行戶部。癸酉幸上都。詔總管史權等二十三人入覲。

三月已亥,命尚書宋子貞陳時務,子貞條十三策,敕中書省議行之。辛丑,立漕運司。

夏四月已卯,詔高麗國國王植入朝。丁卯,追治李亶逆黨張邦直、薑鬱等二十七人人之罪。

五月乙亥,唆脫顏、郭守敬行視西夏河渠。已亥,中書右丞粘合南合爲平章政事。六月乙巳,召王鶚、姚樞赴上都。戊申,高麗國遣使貢方物。

秋七月甲戌,彗星出輿鬼。癸未,以西番十八族部立安西州,行安撫司事。庚子,阿里不哥與玉龍答失、阿速帶、昔里給來降,詔皆有之,誅其部將不魯花等五人。

八月乙巳,立山東行中書省,中書左丞相耶律鑄、參知政事張惠等行省事。頒新立條格:省并州縣,定官吏員數,分品從,給俸祿,授公田,考殿最;均賦役,招流亡,禁擅用官物及以官物進獻、借貸官錢、擅科差役;凡軍馬不得停住村坊,詞訟不得越訴;恤鰥寡,勸農桑,臉雨澤,物價以鈔爲準;具賊盜囚徒起數,申省部。又頒陝西四川、西夏中興、北京行書中書省條格。定諸王使臣驛傳、稅賦、差發、不得擅招民戶,及以銀與非投下人赤斡赤。禁口傳敕旨,及追呼行省官屬。癸丑,僧子聰同議樞密院事。詔子聰復姓劉氏,賜名秉忠,拜太保,參領中書省事。乙卯,改燕京爲中都。丁巳,以改元,赦天下,詔曰:

應天者惟以至誠,拯民者莫如實惠。膠以菲德,獲承慶基,內難未勘,外兵弗戢,夫豈一日,於今五年。敕天地之畀矜,暨祖宗之垂裕,凡我同氣,會於上都。雖此日之小康,敢聯心之少肆。
比者星芒示警,雨澤愆期,皆闕政之所由,顧斯民其何罪。宜布維新之令,溥施在宥之仁。據魯不花、忽察、脫滿、阿里察、脫火思等,構禍我家,依成吉思皇帝劄撒克正典刑訖。可大赦天下,改中統五年爲至元元年。自至元元年八月十六日昧爽以前,除殺祖父母、父母不赦外,其優餘罪無輕重,咸赦除之。敢以赦前事相告者,以其罪罪之。

九月壬申朔,立翰林國史院。辛巳,車駕至自上都。庚寅。

十月壬寅朔,高麗國王王禃來朝。庚戌,有事於太廟。丁卯,宋理宗殂。其太子禥嗣位。益都千戶毛璋、劉成等謀反,伏誅。

冬十一月辛巳,討骨嵬蠻。壬辰,罷領中書左右部阿合馬爲平章政事,阿里爲中書右丞。十二月庚午,始罷諸萬戶世守,立遷轉法。

二年春正月辛未朔,日有食之。己卯,鄧州監戰納懷、新舊軍萬戶董文炳並爲河南副統軍。甲申,申嚴越界販馬之禁。癸巳,八東乞兒部牙西來貢方物。丁酉,高麗國王王禃遣其弟珣來貢方物。

二月辛丑朔,都元帥按陳敗宋兵於釣魚山。戊申,封諸王兀魯帶爲河間王。丁巳,車駕幸上都。癸亥,並六部爲四。麥朮丁爲吏禮部尚書,馬亨爲戶部尚書,嚴忠範爲兵刑部尚書,別魯丁爲工部尚書。甲子,以蒙古人充各路達魯花赤,漢人充總管,回回人充同知,著爲令。同知東平路宣慰使寶合丁爲中書平章政事,廉訪使王晉爲參知政事,廉希憲、商挺罷。

三月丁亥,敕邊軍習水戰、屯田。

夏四月庚寅,敕軍中犯法者勿擅戮,輕罪斷,重罪上聞。詔四川、山東等路邊軍屯田。

閏五月癸亥,移秦蜀行省於興元路。丁卯,分河南屬州爲太宗子孫采地:鄭州隸合丹,鈞州隸明里,睢州隸孛羅赤,蔡州隸海都。平章政事趙璧行省事於南京、河南府、大名、順德、洺磁,彰德、懷孟等路,平章政事廉希憲行省事於東平、濟南、益都、淄萊等路,中書左丞姚樞行省事於西京、平陽、太原等路。詔諸路府州不滿千戶者,可並則並之。各投下並於所隸府州。散府州戶少者,不更設隸事司及司侯司。附郭縣以府州兼領。括諸路未佔戶籍任差職者以聞。

六月戊寅,移山東統軍司於沂州。萬戶重喜城十字路及正陽,命禿剌戍之。己卯,高麗國遣使賀聖誕節。參知政事王晉罷。

秋七月癸亥,安南國王遣使貢方物。戊寅,高麗國遣使貢方物。己卯,中書省臣皆罷。安童爲中書右丞相,伯顏爲中書左丞相。八月戊子,召許衡於懷孟,楊誠於益都。車駕至自上都。

九月庚子,皇孫鐵木兒生。

冬十月己卯,有事於太廟,癸未,敕順天張柔、東平嚴忠濟、河間馬總管、濟南張林、太原石抹總管等戶改隸民籍。十一月丙申,召李昶於東平。

十二月癸酉,召張德輝於真定,徒單公履於衛州。丁亥,選諸翼軍萬人充待衛親軍。

三年春正月乙未,高麗國遣使賀正旦。丙午,遣朵端、趙璧扶諭四川軍民。壬子,立製國用使司,以阿合馬爲使。

二月丙寅,廉希憲、宋子貞爲中書平章政事,張文謙爲中書左丞,史天澤爲樞密副使。癸酉,立安撫高麗軍民總管府,治瀋州。壬午,中書右丞張易爲同知製國用使司事,參知政事張惠爲副使。癸未,車駕幸上都。甲申,罷夏行省,立慰司。立東京、廣寧、懿州、開元、恤品、合懶、婆婆等路宣撫司。

三月己未,前參知政事王晉及近侍和哲斯、轉運使王明坐隱匿鹽課,並論死。夏四月己卯,申嚴瀕海私鹽之禁。五月乙未,遣使者慮囚。丙辰,罷益都行中書省。

六月丁卯,封皇子南木合爲北平王。戊寅,申嚴陝西、河南竹禁。

秋七月丙申,罷息州安撫司。壬寅,詔上都路總管府遇車駕巡幸,行留守司事。八月丁卯,兵部侍郎黑的、禮部侍郎殷宏使日本、賜璽書曰:

皇帝奉書日本國王:朕惟自古小國之君,境土相接,尚務講信修睦;況我祖宗受天明命,奄有區夏,遐方異域畏威懷德者,不可悉數。朕即位之初,以高麗無辜之民,久罹鋒鏑,即令罷兵,還其疆場,反其旄倪。高麗君臣感戴來朝。計王君臣,亦已知之。高麗,朕之東藩也。日本密邇高麗,開國以來,時通中國。至於朕躬,而無一乘之使,以通和好。尚恐國王知之未審,故特遣使持書佈告朕心。冀自今以往,通問結好,以相親睦。且聖人以四海爲家,不相通好,豈一家之理哉?以至用兵,夫誰所好?王其圖之。

又賜高麗王禃璽書曰:

今爾國人趙彝來告,日本與爾國爲近鄰,典章文物有足嘉者。漢、唐而下,亦或通使中國。故今遣黑的等往日本,欲與通和。卿其導去使,以徹彼疆,開悟東方向風慕義。茲事之責,卿宜任之。

戊子,高麗國遣使賀聖誕。九月戊午,車駕至上都。

冬十月丁丑,徙平陽經籍所於大都。太廟城,平章政事趙璧等集羣臣廷議,定太廟爲八室。

十一月辛卯,初給府、州、縣、司官吏俸及職田。平章政事宋子貞致仕。辛亥,忽都答兒爲中書左丞相。禁天文圖讖等書。

十二月,改四川行樞密院爲行中書省,賽典赤、也速帶兒等僉行中書省事。丁亥,張柔判行工部事,與行工部尚書段天等城大都。

四年春正月癸卯,修曲阜宣聖廟。乙巳,百濟國遣使來朝。辛亥,趙璧爲樞密副使。立諸路洞治都總管府。癸丑,封昔木土山爲武定山,其神□武定公。泉爲靈淵。其神曰靈淵侯。乙卯,高麗國遣使來朝。戊午,城大都。析上都隆興府自爲一路。立開元等路運司。

二月庚申,粘合南合復爲中書平章政事,阿里復爲中書右丞。丁卯,改經籍所爲宏文院,以馬天昭知院事。丁亥,車駕幸上都。

三月己丑,耶律鑄復爲中書右丞相。壬寅,右丞相忽都察兒、史天澤、耶律鑄、伯顏俱罷。

五月丁亥朔,日有食之。敕上都重建宣聖廟。丙辰,析東平路博州別爲一路。

六月乙丑,史天澤復爲中書左丞相,忽都答兒、耶律鑄爲平章政事,伯顏爲中書右丞,廉希憲爲中書左丞,阿里、張文謙並參知政事。乙酉,罷宣徽院。黑的、殷宏奏,高麗使者不能導至日本。命仍至高麗,齎璽書,切責高麗國王,使通諭日本,期於必得要領。

秋七月戊戍,大名路達魯、總管張宏範,坐盜用官錢,免官。

八月丙寅,復立宣徽院,以錢真爲院使。丁丑,封皇子忽哥赤爲雲南王。壬午,命怯綿討建都蠻。高麗國遣使賀聖誕。阿朮略地襄陽,敗宋兵於牛嶺。九月戊申,許衡爲國子祭酒。安南國王遣使貢方物。庚戌,遣雲南王忽哥赤鎮大理、鄯闡、察罕章、赤禿哥兒,金齒等處,立大理等處行六部,闊闊帶以尚書兼雲南王傅,柴禎以尚書兼府尉,寧源以侍郎兼司馬。詔安南國王陳光昺入朝。癸丑,車駕至自上都。

冬十月庚申,宋復陷開州。辛酉,製國用司言:「別怯赤山石絨,火不能然。」詔採之。西番酋阿奴版的哥等率眾來降,授喝吾等處總管。庚辰,定品官子孫蔭敘略。

十一月乙酉,有事於太廟。甲戍,立夔府路總元帥府。十二月庚戌,立諸位斡脫總管府。

五年春正月庚子,建上都城隍廟。辛丑,高麗國王王禃遣其弟淐來賀正旦,並奏通使日本。遣北京路總管於也孫脫、禮部郎中孟甲往諭高麗。二月辛丑,析甘州路之肅州別爲一路。

三月甲寅,禁民間兵器,犯者驗多寡定罪。甲子,敕怯綿招諭建都。丁丑,罷諸路女直、契丹、漢人爲達魯花赤者,回回、畏兀兒、乃蠻、唐兀特人仍舊。

夏五月癸亥,都元帥百家奴拔宋嘉定府五花、石城、白馬三寨。

六月辛巳朔,濟南人王保和等妖言惑眾,敕誅首惡三人,餘勿論。己酉,蔡國公張柔卒,封諸王昔里吉爲河平王。

秋七月辛亥,召高鳴、劉瑜、郝謙、李天輔、韓彥文、李赴上都。壬子,罷各路奧魯官,令管民官兼領之。癸丑,立御史臺,右丞相塔察兒爲御史大夫。詔曰: 「召官職在直言,騰或有未當,其極言無隱,毋憚他人,聯爲爾主。」仍諭天下知之。戊辰,罷西夏宣撫司。庚午,遣都統領脫朵兒、統領王國昌等點閱高麗兵船。立東西二川統軍司,以劉整爲都元帥,與阿朮同議軍事。

八月庚子,忙古帶討西番及建都蠻。

九月丁巳,阿朮圍樊城。己丑,命黑的,殷宏復齎國書使日本,仍敕高麗人導送。車駕至睚上都。史天澤復爲樞密副使。

冬十月戊寅朔,日有食之。己卯,敕中書省、樞密院:有事與御史臺同奏。庚辰,御史中丞阿里爲參知政事。立河南等路行中書省,參知政事阿里行省事。庚寅,敕禿忽思等譯《毛詩》、《孟子》、《論語》。乙未,有事於太廟。以和禮霍孫、獨胡剌充翰林待制,兼起居注官。

十一月庚申,宋兵自襄陽攻沿山城寨,阿朮分遺諸軍敗之。十二月戊寅,諭沿邊屯戍軍士,逃役者處死。

六年春正月癸丑,高麗國王王禃遣使來告誅權臣金俊。立四道提刑按察司。戊午,阿朮略宋復州、德安府,俘萬人而還。庚申,參知政事楊果罷爲懷孟路總管。詔樞密副使史天澤、駙馬忽剌出至襄陽視師。

二月己丑,頒新製蒙古字於天下,詔曰:

朕惟字以書言,言以紀事,此古今之通制也。我國家創業朔方,俗尚簡古,未遑製作,凡文書皆用漢字及畏兀字,以達本朝之言。今文治寢興,而字書方闕,其於一代制度,以達本朝之言。今文治寢興,而字書方闕,其於一代制度,實爲未備。特命國師八思巴創爲蒙古新字,譯寫一切文字,期於順事達言而已。自今以後,凡璽書頒發,並用蒙古新字,仍以漢字副之。其餘公式文書,咸仍其舊。

三月壬子,黑的、殷宏至於馬島,爲日本人所拒而還。戊午,阿朮圍樊城,築堡於鹿門山。辛酉,敗宋將張世傑出赤灘浦。夏四月辛巳,製玉璽大小十紐。

六月辛巳,怯綿討建都,失利,又擅追唆火兒璽書、金符,論死。丙申,高麗國王王禃遣其世子愖來朝。癸卯,詔董文炳率兵赴襄陽。秋七月己巳,立諸路蒙古字學。癸酉,立國子學,遣使者審理諸路冤滯,詔諭宋國軍民,示以不欲用兵之意,復遣脫朵兒、王昌國等至高麗,相視耽羅等處。海道萬戶解汝楫、李庭等敗宋將夏貴於虎尾洲,又敗宋將範文虎於罐子灘。

八月己卯,文金洲招討使司。丙申,詔諸路勸課農桑,命中書省採農桑事,列爲條目,相土地所宜者,頒行之。高麗權臣林衍廢其王禃,立禃弟淐爲王。高麗世子禃奏其事。遣斡朵思不花、李諤等至高麗按之。

九月己未,封高麗世子愖爲東安公。愖辭,授愖特進上柱國。敕率兵三千,赴其國難。辛未,敕萬戶宋仲義徵高麗。忽剌出、史天澤並爲章政事,阿里爲中書右丞,行河南中書省事賽典赤行陝西四川中書省事。車駕至自上都。斡朵思不花、李諤以高麗樞密副使金方慶至,奉王淐表,稱禃疾病,令淐權國事。

冬十月己卯,定朝儀服色。丁亥,遣兵部侍郎黑的、判官徐世雄,召王禃、王淐及林衍俱詣闕。命國王頭輦哥率大軍赴高麗,趙璧行中書省於東京,仍詔諭高麗軍民。

十一月癸卯,高麗龜州都領崔坦等以西京內附。庚午,安南國王遣使貢方物。高麗國王王禃遣使從黑的入朝,奏禃己復位。十二月己丑,析彰德、懷孟、衛輝爲三路。

七年春正月辛丑朔,高麗國遣使賀正旦。丙午,耶律鑄、廉希憲罷。立尚書省,罷製國用使司。平章政事忽都答兒爲中書左丞相,國子祭酒許衡爲中書左丞,製國用使司阿合馬平章尚書省事,同知製國用使司事張易同平章尚書省事,製國用使司副使張惠、僉製國用使司李堯諮、麥朮丁並參知尚書省事。己酉,敕諸投下官隸中書省。甲寅,高麗國王王禃奏請從七百人放覲,詔許從四百人。詔高麗西京內附,改爲東寧府,畫慈悲嶺爲界。丁巳,蒙哥爲高麗安撫使,佩虎符。詔諭高麗臣民曰:

朕即位以來,閔爾國久罹兵亂,冊定爾王,撤還兵戍。十年之間,其所以保護安全者,無所不至。不圖逆臣林衍自作不靖,擅易國王禃。立安慶公淐。詔衍赴闕。復稽延不至,豈可釋而不誅。已遣行省率兵東下,惟衍一身是討,淐本非得已,在所寬宥。自餘脅從詿誤,一無所問。

二月辛未朔,中書右丞伯顏爲樞密副使。丙子,帝御行宮,觀劉秉忠、許衡及太常卿徐世隆所起朝儀,大悅,舉酒賜之。丁丑,以歲饑,罷築宮城。壬辰,立司農司,參知政事張文謙爲司農卿。設四道巡行勸農司,勸課農桑,興修水利。乙未,萬戶張宏範敗宋兵於萬山堡。高麗國王王禃來朝,求見皇子燕王。詔曰:「汝一國主也,見朕足矣。」禃請世子愖見,從之。詔諭禃曰:「卿內附在後,故班諸王下。我太祖時亦都護先附,即令班諸王上,阿思蘭後附,則班其下。卿宜知之。」未幾,命蒙哥、趙良弼送禃還。詔國王頭輦哥率兵戍高麗王京,脫脫朵兒、焦天翼爲高麗國達魯花赤。又詔諭高麗臣民曰:

朕惟臣之事君,有死無二。不意爾國權臣,輒敢擅易國主。彼既驅率兵眾,將致爾等危擾不安,以爾黎庶之故,特遣兵護送國王愖還國,奠居舊京,命達魯花赤同往鎮撫,以靖爾邦。爾東土人,咸當無畏,安堵如故。已別敕將帥,嚴戢兵士,勿令侵犯。爾或妄動,必致俘略,宜審思之。

三月庚子朔,日有食之。改諸路行中書省爲行尚書省。甲寅,車駕幸上都。

夏四月壬午,設諸路蒙古字學教授,定達魯花赤子弟蔭敘格。癸未,定軍官等級,以軍多少爲差。己丑,林衍死,衍黨裴仲孫等復立王愖疏屬承化侯溫爲王,竄於珍島。

五月癸卯,也速帶兒、嚴忠範等及宋兵戰於嘉定、重慶,皆敗之,獲其都統牛宣。甲辰,威州番酋降。丁未,同知樞密院事合答爲章政事。丙辰,括天下戶口。減諸路課程十分之一,免上都糧稅。管民官遷轉,以六十月爲一考。改宣徽爲光祿司,宣徽使線真爲光祿司使。庚申,命樞密院閱實軍數。

六月庚戌,敕戍軍還,所過州縣村坊主者給飲食、醫藥。丁亥,罷各路洞治總管府。丙申,立籍田於中都東南郊。禁邊民擅入宋境剽掠。

秋七月庚申,初給軍官俸。壬戌,僉諸道回回軍。乙丑,閱實諸路炮手戶。也速帶兒敗宋兵於金剛臺。八月戊辰朔,築環城以逼囊陽。庚辰,御史大夫塔察兒同知樞密院事,御史中丞帖隻爲御史大夫。高麗世子愖來賀聖誕。駙馬斡羅陳建城於答兒海子,賜名應昌府。

九月丙寅,括河西戶口。

冬十月乙亥,宋人寇莒州。乙酉,有事於太廟。己丑,車駕至自上都。

十一月丁巳,忻都、史樞並爲高麗金州等處經略使,佩虎符,屯田高麗。安南國遣使貢方物。

閏月丁卯朔,高麗世子愖還。壬辰,申明勸課農桑賞罰之法。設諸路脫脫禾孫。

十二月丙申朔,改司農司爲大司農司,御史中丞博羅兼大司農卿。安童奏:「博羅以臺臣兼領,前無此例。」帝曰:「司農非細事,朕深諭此,其令博羅總之。」祕書監趙良弼充國信使,使日本,賜日本璽書曰:

蓋聞王者無外,高麗與朕既爲一家,王國實爲鄰境。故嘗遣信使修好,爲疆場之吏抑而弗通。所獲二人,敕有司慰撫,齎牒以還。繼欲通問,值高麗權臣林衍構亂,坐是弗果。豈王亦因此輟不遣使,或已遣而中道梗塞耶?不然,日本素號秉禮之國,王之君臣寧肯漫爲不思之事乎?近己平林衍,高麗安輯,特令祕書監趙良弼充國信使,持書以往。如即發使,與之偕來,親仁善鄰,國之善事。其或猶豫,以至用兵,夫誰所樂爲也?王其圖之。敕歲祀大社稷、風師、雨師、雷師。丁亥,金齒、驃部酋阿匿福、勤丁、阿匿爪來降獻馴象三、馬十九。辛酉,諸王伯忽兒爲也可劄魯忽赤。

八年春正月乙丑朔,高麗國遣使賀正旦,兼貢方物。己卯,同僉河南等路行中書省事阿里海牙參知尚書省事。設樞密院斷事官。丙戌,高麗安撫使阿海攻珍島失利。壬辰,敕諸路鰥寡孤獨、疾病不能自存者,官給廬舍、薪米。

二月乙未朔,定民間婚娶禮幣,貴賤有差。丁酉,發中都、真定、順天、河間、平灤五路民築宮城。己亥,罷諸路轉運司。以尚書省奏定條畫頒天下。移陝西四川行中書省於興元。癸卯,東京等路行尚書省事趙璧爲中書右丞。甲辰,命忽都答兒招論裴仲孫。憶巳,大理等處都元帥元寶合丁、雲南王傅闊闊帶毒殺雲南王事覺,伏誅。戊申,以治事日程諭中外官事。庚戌,申嚴東川鹽井之禁。庚申,奉御九住以梳櫛侍太祖,奉所落須發之上,詔藏於太廟夾室。

三月乙丑,置河東山西道按察司,改河東陝西道爲陝西四川道,山北東西道爲山北遼東道。丙子,改鹽課都轉運司爲都轉運鹽使司。辛巳,殺濱棣路萬戶韓世安,籍其家。甲申,車駕幸上都。乙酉,中書丞許衡罷爲集賢大學士、國子祭酒。立國子學,置司業、博士、助教等官。己丑,立西夏中興等路行尚書省,趁海參知行尚書省事。命尚書省閱實天下戶口,頒條畫諭天下。敕有司留滯獄訟,以致越訴者,官民皆罪之。忻都、史樞行經略司於鳳州等處。

夏四月壬寅,忻都、忽林赤、王國昌分道討裴仲孫。平灤路昌黎縣民生子,中夜有光,詔鞠養之。或諫,帝曰:「何幸生一好人,毋嫉也。」每月命給米四斗。戊午,阿朮等與宋將範文虎戰於湍灘,大敗之,獲統製朱勝等非餘人。

五月乙丑,以大兵圍襄陽。敕賽典赤、鄭鼎率所部水陸並進,趨嘉定,汪良臣、彭天祥趨重慶,紥剌不花趨瀘州,曲立吉思趨汝州,牽制宋之援兵。僉省也速帶兒、鄭鼎爲軍前行尚書省事,賽典赤行省事於興元,轉給軍糧。丙寅,雲南落羽蠻貢方物。辛未,分金齒、白夷爲東西兩路安撫使。己卯,史天澤平章軍事重事。辛巳,令蒙古子弟好學者,兼習算朮。癸未·史樞、沂都等討珍島賊,大破之,斬王溫,其黨金通精走死,珍島平。高麗國遣使貢方物。

六月甲午,敕樞密院:凡軍事徑奏,不必由尚書省。癸卯,宋將範文虎援襄陽,阿朮等大敗之,己未,山東統軍司塔山、董文炳坐城五河口遲,爲宋兵所據,決罰有差。

秋七月壬戌朔,僉女直、水達達軍。丁卯,國王頭輦哥行尚書省於北京、遼東等路。辛未,立左、右十三衛親軍都指揮司。乙酉,阿朮敗宋將來興國於湍灘。高麗世子愖人質。

八月壬辰朔,日有食之。己亥,詔招諭宋襄陽守臣呂文煥。壬子,車駕至自上都。遷成都統軍用於眉州。己未,聖誕節,初立內外仗及雲和署樂位。

九月壬戌朔,敕阿朮略地漢南。癸亥,高麗世子愖歸。丙寅,罷陝西四川行尚書省,也速帶兒行四川尚書省事於興元、京兆等路。甲戌,金西夏、回回軍。太廟殿柱壞。丙子,敦享太廟毋用犧牛。壬午,宋兵寇膠州,千戶蔣德等敗之,獲宋統製範廣。癸未,詔四川民力困弊,免茶鹽等課稅,仍敕有司有盲茶鹽之利者以違制論。

冬十月丁酉,有事於太廟。

十一月辛酉朔,遣阿魯忒兒等撫治大理。壬戌,罷諸路交鈔都提舉司。乙亥,建國號曰大元,詔曰:

誕膺景命,奄四海以宅尊;必有美名,紹百五而紀統。肇從隆古,匪獨我家。唐之爲言蕩也,堯以之而著稱;虞之爲言樂也,舜因之而作號。馴至禹興而湯造,互名夏大以殷中。世降以還,事殊非古。雖乘時而有國,不以義而製稱。爲秦爲漢者,蓋從初起之地名。日隨曰唐者,又即所封之爵邑。是皆徇百姓見聞之狃習,乃一時經制之權宜,概以至公,不無少貶。
我太祖聖武皇帝握乾符而起朔土,以神武而膺帝圖。四震天聲,大恢土宇,輿圖之廣,曆古所無。頃者,耆宿詣庭,奏章申請,謂既成於大業,宜早定於鴻名。在古制以當然,於朕心乎何有。可建國號曰大元,蓋取《易經》乾元之義。茲大治流形於庶品,孰名資始之功,予一人底定於萬邦,尤切體仁之要。嘉與敷天,共隆大號。諮爾有眾,體予至懷。

丙戌,立四川行尚書省於成都。

十二月辛卯,宣徽院請以闌遺、漏籍等戶淘金,帝曰:「姑止,毋重勞吾民也。」乙巳,減百官俸。召塔出、董文炳入覲。辛亥,省太常專入翰林院。

九年春正月庚申朔,高麗國追使賀正旦,兼貢方物。甲子,並尚書省入中書省。平章尚書省事阿合馬、同平章尚書省事張易爲中書平章政事,參知尚書省事張惠爲中書左丞,參知尚書省事李堯諮、麥朮丁爲參知中書政事。省六部爲四:曰吏禮部、戶部、兵刑部、工部。丙寅,遣不花、馬磷諭高麗具徵耽羅舟糧。敕諸路僉軍三萬人赴河南。丁丑,皇子西平王奧魯赤及諸王也速□兒、禿魯率所部討建都蠻。庚辰,改北京、中興、四川、河南四路行尚書省,復立京兆中書行省。辛巳,敕軍民訟田者,民田有餘分之軍,軍田有餘亦分之民。其軍驅入民籍者,還正之。壬午,改山東東路部元帥府統軍司爲行摳密院,也速帶兒、塔出並行樞密院副使。乙酉,詔元帥府統軍司、總管萬戶府閱實軍籍。

二月庚寅朔,國信使趙良弼追書狀官張鐸同日本十二人至京師請覲,帝不許。辛卯,詔紥魯忽赤乃太祖開刨,所置位百司右,並立左右司。壬辰,高麗國進使賀建國號。改中都爲大都。甲午,命阿朮統蒙古軍,劉整、阿城海牙統漢軍。戊申,始祭先農於東郊。車駕幸上都。

三月甲戌,括民間四教經,焚之。阿朮等克樊城外城,築重圍守之。

五月戊午朔,立和林轉運司,小雲失別爲使,兼提舉交鈔使。辛酉,罷僉回回軍。癸亥,敕拔都軍屯田於怯鹿難之地。丙寅,僉徐、邳二州軍,戍邳州。庚午,罷西番禿魯千等處金銀礦戶爲民。乙酉,詔安集答里伯所部流民。

六月壬辰,京師大雨,壞牆屋,壓死者眾。己亥,塔出略地漣州,拔白頭河諸堡。

秋七月丁巳朔,禁私鬻回回曆。壬午,詔官府文移並用蒙古字,仍遣百官子弟入蒙古學。

八月丙戌朔,日有食之。癸卯,阿朮等大敗宋襄陽援兵,獲其都統張順。乙巳。車駕至自上都。

九月甲子,阿朮等敗宋兵於櫃門關,獲其都統張貴及將士二千餘人。癸酉,河南行中書省阿里坐奏軍數不實,免官,並杖之。甲戌,罷水軍總管府。

冬十月丙戌朔,封皇子忙哥刺爲安西王。遣使招諭扮卜、忻都蠻。壬辰,有事於太廟。癸巳,趙壁爲平章政事。張易爲樞密副使。癸卯。初立會同館。

十一月壬戌,諸王隻必帖木兒、伯待穆爾築新城成,賜名永昌府。己巳,徵高麗兵討耽羅。辛未,召高平儒者楊恭遮懿,不至。十二月乙酉朔,詔諸路達魯花赤、管民長官,兼管諸軍奧魯。辛丑,諸王忽刺出括逃民高麗界。高麗達魯花赤上其事,詔:「高麗之民猶未安集,禁之。」辛亥,宋將昝萬壽寇成都,嚴忠範失利,遣使逮忠範至京師。癸丑,改拱衛司爲拱衛直都指揮使司。

 卷七 ↑返回頂部 卷九 


  这部作品在1924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33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