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九 新元史
卷十 本紀第十
卷十一 

世祖四


○世祖四

十五年春正月辛卯,阿老瓦丁率所部戍斡端城。己亥,以諸路州縣管民官兼領收括闌遺,若官吏隱匿及擅易馬匹、私配婦人者,沒其家。禁買賣江南良家子女。丙午,萬戶禿滿答兒、郝劄刺不花等克瀘州。庚戌,東川副都元帥張德潤克涪州。

二月戊午,祀先農,蒙古胄子代耕藉田。癸亥,命淮南行省平章政事阿塔海、阿裏選擇江南廉能官吏,汰冗員與不勝任者。壬午,福建路宣慰使唆都克潮州。立太史院。淮南行省參知政事夏貴、範文虎、陳巖並爲行省左丞,黃州路宣慰使唐兀帶、史弼並行省參知政事。

三月乙酉,忙古帶、唆都、蒲壽庚行中書省事於福州。合刺帶以舟師討廣南。甲午,四川行樞密院招降重慶路。庚子,都元帥李庭自請討張世傑,從之。壬寅,以諸路歲比不登,免今歲田租、絲銀。癸卯,都元帥楊文安克紹慶府。乙巳,廣南西道宣慰司招降雷、化、高三州。宋張世傑以宋主罡奔碙洲。參知政事密立忽辛、張守智並行大司農司事。

夏四月乙卯,都元帥劉國傑以兵戍北邊。丙辰,金軍討雲南蠻。戊午,江南行省左水夏貴等分道檢核錢穀,察郡縣被旱甚者,吏廉能者舉以聞,其貧殘不職者罷之。甲子,宋主罡殂於碙洲。庚午,張世傑等立其弟衛王昺。丁丑,雲南臨安、白衣、和泥城寨一百九,威楚、金齒、落落軍民三萬二千二百,禿老蠻、高州、筠連州城寨十九俱來降。壬午,立行中書省於建康府。改北京行中書省爲宣慰司。

五月癸未朔,詔翰林學士和禮霍孫今後用宰執及將兵重臣,與儒臣年老者同議。乙酉,福建宣慰使史格以兵討張世傑。己亥,江東道按察使阿八赤誣奏宣慰使呂文煥私匿兵仗,詔行臺御史大夫相成按之。事白,免阿八赤官。

六月辛酉,高麗國王王春來朝。丙寅,進軍、民官廉能者各一人,分領江南防拓關隘。甲戌,汰江南冗官,其宣慰司除額設官員外餘並罷去,仍削各官舊帶相銜。罷茶運司及營田司,以其事隸宣慰司。罷漕運司。以其事隸行中書省。各路總管府依驗戶數多寡,以上中下三等設官。亡宋官吏人仕者,付吏部錄用。罷江淮行中書省參知政事史弼、唐兀帶,湖廣行中書省參知政事張鼎,無爲軍達告花赤忙古帶。己未,宋張世傑等以宋主昺徒於厓山。戊寅,全州洞徭降。己卯,張宏範爲蒙古、漢軍都元帥,從海道攻厓山。庚辰,處州賊張三八、章焱作亂,宣慰使謁隻裏討平之。辛巳,安南國遣使貢方物。

秋七用壬午朔,宋湖南製置使張烈良、提刑劉應龍等起兵,阿爪海牙討獲之。甲申,諸王愛牙赤率所部戍建都,立江南湖北道、嶺南廣西道、福建廣東道提刑按察司。丙戌,湖廣行省左丞崔斌爲江淮行省左丞,參知政事張守智爲湖廣行省左丞。丁亥,水軍萬戶張榮實率所部防江口。丙申,右丞塔出、呂師夔,參知政事賈居貞行中書省事於贛州。丁酉,江西行省參知政事李恆爲都元帥,以蒙古、漢軍攻厓山。丙午,改開元宣撫司爲宣慰司。定江南官祿職田。禁江南、浙西等處非理徵科擾民。

八月壬子朔,禮部尚書柴椿等使安南國,徵陳光昉入朝。壬戌,漳州安撫使沈世隆斬受張世傑偽檄者,坐擅殺,籍家貲。帝曰:「世隆何罪,其還之。」擢本路管民總管。乙丑,濟南總管張宏代輸民賦,貸阿裏、阿塔赤等銀不能償,詔依例停徵。封泉州神女爲護國明著靈惠協正善慶顯濟天妃。己卯,初立提刑按察司於畏兀兒。辛巳,招行省唆都、蒲壽庚等曰:「諸番居東南海島者,皆有慕義之心,可因番舶商人,宣佈聯意。誠能來朝,朕將寵禮之。其往來互市,各從所欲。」福州行省左丞董文炳,僉樞密院事、參知政事唆都、蒲壽庚並爲左丞。

九月癸未,省東西川行樞密院,分設宣慰司。

冬十月己未,有事於太廟。庚申,車駕至自上部。丁卯,弛山場樵採之禁。

十一月丁亥,立荊湖北道宣慰司。壬辰,徵宋丞相馬廷鸞、章鑒赴闕,不至。丁酉,召南準行省左丞陳巖入覲。丁未,移江南行御史臺治杭州。立淮東道宣慰司於揚州。詔沿海通日本國市舶。是月,皇子西安王忙哥刺卒。

閏月庚戌朔,羅氏蠻酋阿榨、西南番酋韋昌盛並來降。甲寅,車駕幸光祿寺。甲子,都元帥張宏範克漳州。壬寅,張宏範獲宋丞相文天祥於潮州五坡嶺。

十二月己卯朔,大霸都掌蠻降。戊申,敘州禿老蠻殺使臣撤裏蠻,四川行省以兵討之。封伯夷爲昭儀清惠公,叔齊爲崇讓仁惠公。罷開成路屯田總管府。

十六年青正月己酉朔,高麗國遣使賀正旦,兼貢方物。癸丑,以瓊崖、儋、萬諸州俱平,詔阿裏海牙入覲。甲寅,移贛州行中書省於隆興。辛酉,宋合州安撫使王立以城降,詔誅立,籍其家,既而赦之,以爲潼川路安撫使、知合州事。壬戌,立成都等路四道宣慰司。丙子,叉巴、散毛等四洞蠻降。中書左丞別乞裏迷失同知樞密院事。甲申,張宏範大敗宋張世傑於崖山,宋丞相陸秀夫負宋主昺蹈海死,世傑奪港遁去,遇颶風溺死。是月,高麗國王王春來朝。

二月戊寅朔,祭先農於籍田。壬午,訪求通皇極數番陽祝泌子孫,其甥傅立以泌書來上。癸未,置五衛指揮司。甲申,放江淮、湖南、江西、福建造戰船六百艘以徵日本。禁諸奧各及漢人執弓矢,出征還,甲仗即輸之官庫。癸卯,遣嘉定新附軍屯田脫裏伯之地。甲辰,車駕幸上都。乙巳,立四川道提刑按察司。

三月戊申朔,詔:「大兵渡江以來,農民失業。今已安集,務宜敦本力田,各管民官以時勸課,如無成效者罪之。」壬子,囊嘉帶括兩淮造回回炮軍匠六百人及各路軍匠能造炮者俱至京師。甲戌,順元、八番蠻降,以其酋龍方零等爲安撫使。太常寺纂《至元州縣社稷通禮》,上之。

夏四月己卯,立江西榷茶運司及諸路轉運鹽司。癸巳,以給事中兼起居注掌諸司聞奏事。揚州行省進南軍二萬人充侍衛軍。

五月辛亥,詔漳、泉、汀、邵武等處暨八十四佘官民,若舉眾來降,官遷擢,軍民安堵如故。癸酉。兀裏養合帶言:「賦北京、西京車牛俱至,可運軍糧。」帝曰:「民之艱苦,汝等不問,但知役民。若今年盡取之,來歲禾稼何由得種。其止之。」甲申,宋張世傑所部將校百五十八人詣雷、瓊等州降。命高麗國造戰船以徵日本,壬辰,參知政事、行河南等路宜慰使忽辛爲中書左丞、行中書省。癸巳,不花行四川樞密院事以兵討末降城寨。雲南都元帥愛魯、納速刺丁分定亦乞不薛及忙木、巨木禿等三百寨,軍還,獻馴象十二。

六月甲辰,免四川今年差稅。參知政事、行中書省事別都魯丁爲河南等路宣慰使,忽辛爲湖南行省左丞。占城、馬八兒諸國遣使貢方物及犀、象各一。

秋七月戊申,寧國路新軍百戶詹福謀反,伏誅。罷西川行樞密院。丁巳,安南國遣使貢馴象。癸酉,八番、羅氏諸蠻降。

八月丁丑,車駕至自上都。庚寅,沅州路蒙古軍總管乞答合以兵討桐木籠、犵狫、伯諸蠻。

九月乙巳朔,範文虎薦可爲守令者三十人。詔曰:「今後所薦,朕自擇之。有不勤於官守者,勿問漢人、回回皆論死,且沒其家。」女直、水達達軍不出徵者,隸民籍輸賦。戊午,遣使諭西南蠻酋,能率所部歸附者,官不失職,民不失業。乙丑,忽必來、別速合爲都元帥,率所部戍斡端城。己巳,麻陽縣達魯花赤武伯不花導軍官唐兀帶劫掠辰溪、沅等州,並伏誅。

冬十月己卯,有事於太廟。丁酉,詔皇丘太子參預朝政。

十一月壬子,禮部詩書柴椿偕安南國使杜中讚齎璽書諭安南世子陳日畋來朝。乙卯,西安正相趙炳劾運使郭琮、郎中令郭叔雲盜用官錢,命尚書禿速忽、侍御史郭佑按之。

十二月庚辰,安南國遣使貢藥材。甲申,詔諭占城國王來朝。

十七年青正月癸卯朔,高麗國遣使賀正旦兼貢方物。丙午,萬戶纂公直率所部戍別失八里。丙辰,定遷轉官員法及諸路差稅課程。辛酉,廉州海賊霍公明等伏誅。丁卯,畋於近效。戊辰,釋宋俘三萬餘人爲民。立行中書省於福州。都元帥張宏範卒。

二月乙亥,中書右丞張易言高初尚有祕術,能役鬼爲兵;命和禮和孫與高和尚同赴北邊。丁丑,答裏不罕平羅羅斯,獲蠻酋穀納。詔答裏不罕還,以阿答代之。納速刺不以兵徵緬國。己丑,殺宋制置使張鈺。辛丑,以廣東民不聊生,召行省右丞塔出、左丞呂師夔廷詰之,也的迷失、賈居貞行宣司,往撫其民。

三月甲辰,車駕幸上都。己未,阿裏海牙等以兵討羅氏鬼國。辛未,陝西運使郭琮等殺西安正相趙炳,詔械琮等至京師廷鞠之,並伏誅。

夏四月癸酉,南康賊杜可用偽稱萬乘元年,伏誅。庚子,權停百官俸。

五月甲辰,作行宮於察罕諾爾。癸丑,藥刺海以四川兵與納速刺不同徵緬國。移福州行省於泉州。甲寅,汀州賊廖得勝等作亂伏誅。

六月辛未朔,忽都帶兒括蘭遺戶墾江北田。壬申,招諭古城國。丁丑,招諭羅氏鬼國。戊戌,高麗國遣使貢方物。敕江淮等處行鈔法,廢宋飼錢。《授時曆》成,詔曰:

自古有國牧民之君,必以欽天授時爲立治之本。黃帝、堯、舜以至三代,蔓不皆然。爲日官者,皆世守其業,隨時考驗,以與天合。故曆法無數更之弊、及秦滅先聖之本,每置閏於歲終,古法蓋殫廢矣。由兩漢兩下,立積年日法以爲推步之準,因仍沿襲以迄於今。夫天運流行不息,而欲以一定之法拘之,未有久而不差之理。差而必改,其勢有不得不然者。太史院作靈臺,製儀象,日測月驗,以考其度數之真。積年日法皆所不取,庶幾吻合天運,而永終無弊。乃者新曆告成,賜名《授時曆》,自至元十八年正月一日頒行。佈告遐邇,咸使聞知。

秋七月己酉,立行中書省於安西府,李德輝爲行省參知政事,兼領錢穀事。徒泉州行省於隆興。戊午,中書參知政事郝禎、耿仁並爲左丞。開膠萊河。甲子,遣安南國王子陳倪還。乙丑,罷江南財賦總管府。己巳,中使咬難至江南訪求高士。

八月乙卯,改蒙古侍衛總管爲親軍都指揮使司,戊寅,占城、馬八兒國皆遣使奉表貢方物。唆都請招諭三佛齊等八國,不從。丁亥,集賢大學士兼國子祭酒許衡致仕。戊戌,高麗國王王春來朝。範文虎、忻都、洪茶邱爲中書右丞,李庭、張拔突爲參知政事,並行中書省事。

九月壬子,車駕至自上都。壬戌,也罕的斤率所部戍斡端。丁卯,羅氏酋阿察等降。癸酉,高麗國王王春加開府儀同三司、中書左丞相、行中書省事。丁丑,命湖南行省討亦奚不薛。壬午,立陝西四川等處行中書省,不花爲右丞,李德輝、汪惟正並爲左丞。己丑,命招討使都實窮河源。壬辰,亦奚不薛酋遣從子入朝,帝曰: 「亦奚不薛不稟命,輒以官授其從子,無人臣禮。俟其酋出,乃罷兵。」丙申,招諭爪哇國。

十一月己亥朔,俱藍、馬人兒,闍婆等國俱遣使來朝。丁卯,復遣教化、孟慶元等齎書諭占城國。

十二月庚午,殺江淮行省平章政事阿裏伯、右丞崔斌。辛未,高麗國王王春率所部水軍徵日本。諭諸將徵日本取道高麗,毋擾其民。以高麗藩臣金方慶爲徵日本都元帥,樸球、金周鼎爲管高麗國徵日本軍萬戶,並賜虎符。癸酉,高麗國王王春爲行省中書右丞相。丁亥,復詔管民官兼管諸軍奧魯。戊子,徵亦奚不薛軍戍羅葡甸。壬辰,陳桂龍據漳州叛。甲午,新建太廟成,自舊廟奉遷神主於祏室,行大享禮。改畏兀兒斷事官爲北庭部護府。丙申,遼東路新軍以妻子易馬,敵以今年所輸賦稅贖之。安南國來貢馴象。是月,左丞相阿朮卒於別失八里軍中。

十八年春正月戊戌朔,頒《授時曆》。高麗國遣使賀正旦兼貢方物。辛丑,召阿刺罕、範文虎、囊家帶入覲。丁未,攻於近郊。敕江南州縣官兼用蒙古、回回人。命忻都、洪茶邱率所部由高麗泛海至日本,範文虎率所部由慶元路泛海至日本,以張珪、李庭留後。丙辰,車駕幸漷州。

二月辛未,車駕幸柳林。乙亥,立上都留守司。移荊湖行省於鄂州,湖南宣慰司於江州。己丑,詔諭烏瑣納等毋侵羅氏蠻,違者許羅氏酋阿利奏聞。乙未,皇后宏吉刺氏崩。丙申,車駕至自柳林。中書右丞、行江東道宣慰使阿刺罕爲中書左丞相、行中書省事,江西道宣慰使兼招討使也的迷失爲參知政事、行中書省事。

三月戊戌,國子祭酒致仕許衡卒。丙午,車駕幸上都。辛酉,立癸聞鼓院。夏四月辛未,命雲南行省討哈喇章。癸酉,復中外官吏俸。五月戊申,罷畏兀兒提刑按察使司。

六月丙寅,謙州織工貧、鬻妻、子,敕官與贖還,賜粟賑之。己巳,忻都、洪茶邱等與日本兵戰於鹿島,失利。庚寅,阿刺罕有疾,以阿塔海代之。中書左丞忽都帖木兒爲中書右丞、行中書省市事,御史中丞、行御史臺事忽剌出爲中書左丞、行尚書省事。

秋七月丁酉,分置安西行中書省於河西。己亥,阿刺罕卒。辛酉,賜唆部駝蓬以辟瘴毒。占城國來貢象、犀。

八月庚午,忙古帶爲中書右丞、行中書省事。申嚴大都總管府兵馬司、左右警巡院斂民之禁。庚寅,高麗國遣使賀聖誕。壬辰,範文虎等遇颶風敗舟,棄其全軍而返,左副都元帥阿刺帖木兒等皆溺死。

閏月丙午,車駕至自上都。丁巳,改思州宣撫司爲宣慰司,兼管內安撫使。汰中書省及諸司冗員。括江南戶口稅課。庚申,安南國遣使貢方物。九月癸亥朔,畋於近郊。壬辰,占城國遣使貢方物。

冬十月乙未,有事於太廟,祔貞懿昭聖順天睿文光應皇后。己亥,立陳日煊叔父遺愛爲安南國王。庚子,鎮安州蠻酋岑從毅殺知州李顯,召從顏入朝。丁未,置安南國宣慰司,以孛顏帖木兒爲參知政事,行安南國宣慰使,都元帥柴椿、忽哥兒副之。壬子,集百官於憫忠寺,焚《道藏》偽經,有隱匿者罪之。封失裏咱牙信合八刺麻合迭瓦爲占城國王,立行中書省於占城,唆都爲右丞,劉深爲左丞,也裏迷失爲參知政事。庚戌,納陳遺愛於安南。招諭干不昔國。壬子,改大鬱、南陽等處屯田孛蘭奚總管府爲農政院。癸丑,皇太子至自北邊。辛酉,邵武賊高日新降。

十一月癸亥朔,招諭探馬禮蠻酋。甲子,漳州誠陳吊眼伏誅。壬午,召瓜哇國王入覲。

十二月甲午,甕吉利岱爲中書右丞相。己亥,罷日本行中書省。癸丑,免益都、淄菜等路開河夫今年租斌,仍給傭直。丙辰,福州賊林天成伏誅。

 卷九 ↑返回頂部 卷十一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4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33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