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十七 新元史
卷十八 本紀第十八
卷十九 

英宗

卷十八·本紀第十八 

  ○英宗

英宗睿聖文孝皇帝,諱碩德八剌,仁宗長子也。母日莊懿慈聖皇后宏吉刺氏。以大德七年二月甲子生。

仁宗延祐三年,議立皇太子,興聖太后屬意於帝。帝入見太后固辭日:「臣幼,宜立臣兄和世王束。」太后不從。冬十二月丁亥,立為皇太子,授金寶。六年冬十月戊午,受玉冊。詔百司庶務,先啟皇太子然後奏聞。

七年春正月,仁宗不豫,帝憂形於色,焚香告天,乞以身代。辛丑,仁宗崩。哀毀逾禮,日歠一粥。甲辰,皇太后復以鐵木兒為中書中右元相。丙午,遣使讞內外訟獄。

二月壬子,浙江行省左丞相黑驢為中書平章政事。戊午,祭社稷。辛酉,中書平章政事赤斤帖木兒、御史大夫脫歡並罷為集賢大學士。甲子,逮四川行省平章政事趙世延至京師。丙寅,陝西行省平章政事趙世榮為中書平章政事,江西行省右丞木八剌為中書右丞,參知政事張思明為左丞,中書左丞換住出為嶺北行省右丞。己巳,罷上都乾元寺規運總管府。辛未,括諸路系官山場、河泊、窯治、廬舍。壬申,召陝西行臺御史大夫答失鐵木兒至京師。丁丑,奪翰林學士承旨李孟韓國公敕命。戊寅,中書平章政事兀伯都刺出為甘肅省平章政事,阿禮海涯出為湖廣行省平於政事。鐵木迭兒以皇太后命,殺集賢大學土楊朵兒只、崇禋院使蕭拜住,並籍其家。

  三月壬午,爪哇國來貢方物。戊子,詔諸王、駙馬流竄者,還就分邑。庚寅,帝即位於大明殿,詔日:

洪惟太祖應期撫運,肇開帝業,世祖皇帝神機睿略,統一海內,以聖繼聖,迨我先皇帝,至仁厚德,涵濡羣生,君臨萬國,十年於茲。以社稷之遠圖,定天下之大本,協謀宗親,授予冊寶。方春宮之與政,遽昭考之賓天。諸王近戚,無勳碩輔,咸謂聯宜體先皇帝付託之重,既深系乎人心,詎可虛於神器,合辭勸進,誠意交孚。乃於三月十一日,即皇帝位於大明殿。

  可大赦天下。腹裡被災路分,據延祐七年合該絲線,十分為率,擬免五分;其餘諸路絲線並江淮夏稅均免三分之一。延七年以前逋欠差搖稅銀,並行蠲免。已徵入主典之手,不在蠲免之限。各處站赤消乏,毋氾濫給罪。差役不均,監察御史、廉訪司嚴行糾治。遠近諸軍,其陣亡者,常例存卹外,更展限一年。本管官及奧魯毋非理科徵。兩廣、福建等處嘯聚賊徒,詔書到日,限六日內出官自首,許免本罪,限外不悛,依常收捕。務農所以厚民,勸學所以興華,各處提調官加意勉求實效。嶽瀆、帝王,諸在祀典者,長吏擇日致祭。

是日尊皇太后為太皇太后,詔曰:

朕惟為治之端,無加於立孝,根本之內,莫大於尊親。膚肇纘歪圖,恪遵彝典。欽惟儀天興聖慈仁昭懿壽元全德泰寧福慶皇太后仁明淵靜,淑睿懿恭;定大策於兩朝,功施社稷;著徽音於四海,慶衍本文。夙荷恩慈,撫予眇質,恩仰酬於厚德,宜首進於隆名。謹上尊稱曰太皇太后,其應行典禮,令有司討論以聞。壬辰,太皇太后受百官朝駕於興聖宮。鐵木迭兒進開府儀同三司、上柱國、太師。丙申,斡羅思等來降,賜鈔萬四千貫,還其部。戊戌,敕陰陽、醫官、匠人勿承蔭。辛丑,禁擅奏璽書。以樞密院兼領左右衛率府。壬寅,翰林學士承旨李孟降為集賢侍講學士。御史臺請詔諭百司,以肅臺綱。帝日:「卿等但守職盡言,善則朕從之,否亦不汝罪也。」甲辰,詔中外母沮議鐵木迭兒。丙午,有事於南郊,告即位。

夏四月庚戌,有事於太廟,告即位。詔羣臣曰:「一歲惟四祀,使人代之,不能致如在之誠。朕必終身蒞祀事,諭卿等知之。」廷臣言:「祀事畢,宜赦天下。」帝曰:「赦不可屢下,使殺人者獲免,則死者何辜?」命中書省陳便宜事行之。河南、湖廣、遼陽三行省丞相並降為平章政事,惟征東行省以高麗正不降。乙卯,封諸王徹徹禿為寧遠王。戊午,祀社稷,告即位。己未,紹慶路洞蠻叛。平章政事王毅、中書右丞高昉徵理京師諸倉庫糧帛虧額。庚申,太常禮儀院使拜住為中書平章政事。戊辰,車駕幸上都。封高麗王從子王煦為雞林君公。有因近侍獻七寶帶者,帝曰:「朕即位不聞卿等薦賢,而為人進寶,是以利誘朕也,其還之。」照刷宣徽院文卷。

五月庚辰,殺上都留守賀伯顏,籍其家。己丑,中書左丞相阿散出為嶺北行省平章政事。中書平章政事拜住為中書左丞相。乃剌忽、塔失海牙並為中書平章政事,只兒哈郎為中書參知政事。辛卯,中書參知政事欽察罷方集賢大學士。乙未,請大行皇帝諡於南郊。戊戌,嶺北行省平章政事阿散、中書平章政事黑驢、御史大夫脫忒哈、徽政院使失列門等與黑驢母亦列失八謀廢立,事覺,俱伏誅。辛丑,知樞密院事鐵木兒脫為中書平章政事。甲辰,詔日:

朕肇登大寶,祗遹先猷,仍圖任於舊人,庶共新於治效。豈期邪黨輒蘊私心。邇者阿散、黑驢、脫忒哈、失列門、亦列失八等潛結詭謀,撓亂國政,既自作於不靖,固難逭於嚴誅。賀伯顏輕侮詔書,殊乖臣禮,不加懲創,曷示等威。今已各正典刑,籍沒其家。於戲!惟幫國之用刑,以靖羣慝!俾人臣之知戒,勿蹈非彝。諮爾有眾,體馳至懷。

  丁未,封諸王王禪為雲南王。

六月己酉,流徽政院使米薛迷幹於金剛山。甲寅,前太子詹事牀兀兒坐黨附阿散等,伏誅。丙辰,召河南行省平章政事野仙帖木兒至京師。收脫忒哈廣平王印。丁巳,江西行省左丞相脫脫為御史大夫,宗正札魯火赤鐵木兒不花為知樞密院事。戊午,罷詹事院。封知樞密院事塔失帖木兒為薊國公。乙丑,西番酋盜洛各目降。己巳,高麗國遣使賀即位。是月,奉元悛屋縣妖僧圓明作亂,偽稱皇帝。

秋七月甲申,知樞密院事買驢、哈丹並出為遼陽行省平章政事。乙未,甘肅行省平章政事欽察知樞密院事。丙申,中書平章政事乃刺忽罷。安王兀都思不花降封顧陽王,尋賜死。始製袞冕。庚子,江南行臺御史中丞廉恂為中書平章政事。乙巳。知樞密院事也先吉尼出為江西行省平章政事。是月,雲南花角蠻酋韋郎達叛。

  八月戊申,祭社覆。丙辰,袝仁宗聖文欽孝皇帝、莊懿慈聖皇后於太廟。

九月壬辰,土番酋利族、阿俄等寇成谷。循州蠻酋泰元吉叛。庚子,慈利州山民貞公糾合諸洞蠻酋並叛,追湖廣行省討之。甲辰,雲南木邦路蠻酋給邦遣其子來獻方物,賜幣有差。馬札蠻等使占城、佔臘、龍牙門諸國,索馴象。是月,奉元路達魯花赤伯顏獲僧圓明,誅之。永寧路蠻酋和俄等叛,渠州吏目李榮貴死之。

  冬十月丁未,有事於太廟。丁巳,酉陽州聳儂洞蠻叛,遣四川行省討之。戊午,車駕至自上都。詔太常院曰:「朕將以四時躬禮太室,宜與羣臣集議其禮。此追遠報本之道。毋以朕勞於對越而有所損。」安南國遣使貢方物。酉陽州蠻酋冉世昌過其子率大、小石堤洞蠻入貢。癸酉,流諸王阿刺鐵木兒於雲南。

  十一月丙子朔,帝御齋官。丁丑,有事於太廟,至仁宗皇帝室,鳴咽流涕,左右感動。辛巳,以享太廟禮成,禦大明殿受賀。甲申,修《仁宗實錄》。戊戌,交趾蠻儂志德掠脫零、那乞等六洞。

十二月乙巳朔,詔曰:朕抵過詒謀,獲承丕緒,念付託之惟重,顧繼述之敢忘。爰以延祐七年十一月丙子被眼袞冕,恭謝太廟。既大禮之告成,宜普天之均慶。屬茲逾歲,用易紀元,於以導天地之至和,法春秋之謹始,可以明年為至治元年。普免天下至治元年地下糧十分之二。合該包銀,除兩廣、海北、海南權且停擱,其餘減免三分之一。大都、上都、興和三路免差稅三年。腹裡被災人民,與免絲科三分。燕南、山東、汴梁、舊德、汝寧災傷地面,應有山場、河泊,並聽民開採。諸人侵盜、失限、短少、減駁,合追系官錢糧,如在詔書以前,已有追理文案者,先將奴婢財產準折入官,不敷之數,並行釋免。已徵入主典之手,不在此例。回回人等典賣蒙古子女為驅者,分付所在官司應付口糧收養,聽侯中書省定奪。流移戶口如欲復業者,官司給付行糧,拖欠差徭課程,並行倚閹,原拋田產,全行給付,行免差稅三年。諸翼軍人消乏,眾樞密院分棟合併存卹。管軍官放錢利息及翻倒文契者,詔書到日,盡行停擱。和林、甘肅、雲南、四川、福建、廣海新附漢軍,除常例外,每名給布一匹,死者給燒埋銀。站赤消乏,諸衙門及諸王、公主、附馬差使,常加撙節,一切關防約束事理,悉從舊制。若有不應差人及多餘鋪馬者,嚴行斷罪。煎鹽、冶鐵、運糧船戶,合該雜泛差役,優免三年。腹裡權住煽辦,以紓民力。經過軍馬、昔寶赤、八兒赤等,不得訂索百姓,縱駝馬損壞田水村木。雲南、四川、福建、廣海之任官員,不幸病故,所在官司取勘應付車船鋪馬,仍給行糧,如有典賣人口,並聽完聚,價不追還。商稅三十分取一,己有定制。今正額之外,又索羨餘,非多取人民,彼將焉出?仰將延祐七年實辦到官數目為定額,己後永不多取,和僱和買,一切雜稅差役,除邊遠軍人及自備首思站赤外,不論何戶,與民一體均當,諸內外七品官以上,有偉畫長策、可以濟世安民者,實封呈覽。監察御史、市政廉訪司,歲舉可任守令者二人。隱居行義、不求聞達者,有司具狀以聞。復封贈之制,中書省集議舉行。

戊申,流前高麗王謜於吐番撒思結之地。丁未,播州蛋蠻的羊龍符來降。乙卯,上太皇太后徽號曰儀天興聖慈仁昭懿壽元全德泰寧福慶徽文崇裕太皇太后。翰林學士忽都魯都兒譯進宋儒真德秀《大學衍義》,帝曰:「修身治國,無逾此書。」賜鈔五十貫。丙辰,以太皇太后加號,禦大明殿受駕。丙寅,典瑞院使闊徹伯知樞密院事。戊辰,告祀太廟。己巳,中書右丞木八刺出為江西行省右丞,中書參知政事只兒郎為中書右丞,江南浙西道廉訪使薛處敬為中書參知政事。上思州徭寇忠州。江浙行省平於政事伯顏索兒、江西行省平於政事白撒都並坐貪墨免​​官。

至治元年春正月乙酉,高麗國過使獻童女。丙戌,有事於太廟,丞相拜住為亞獻,知樞密院事河列伯為終獻。是月,昭高麗王燾入朝。

  二月戊申,祭社稷。改中都武衛為忠翊衛親軍都指揮使司。己酉,建仁宗神御殿於普慶寺。丁巳,畋於柳林。殺監察御史觀音保、鎖咬兒哈的迷失,杖流監察御史成圭、李廉亨於奴兒乾。

  三月丁丑,緬國遣使貢方物。庚辰,廷試進士泰普化、宋本等六十四人,賜及第、出身有差。辛巳,車駕幸上都。辛丑,鐵失為御史大夫。

  夏四月庚戌,有事於太廟。己未,吉陽黎寇寧遠縣。戊辰,宦者孛羅合為太常署令。太常卿言,刑人不應與祭,罷之。

五月壬午,遷武宗皇子圖帖木兒於瓊州。辛丑,太常禮院進太廟製圖。

  六月癸卯朔,日有食之。丁巳,前中書參知政事敬儼為陝西行臺御史中丞。辛酉,趙宏祚等言事,敕勒歸田裡,仍禁妄言時政。乙丑,遣使銓江浙、江西、湖廣、四川、雲甫五省官選。己巳,上都留守只兒哈郎為中書平章政事。

  秋七月丁丑,有事於太廟。癸未,封太尉孛蘭奚為和國公。乙酉,渾河決,被災者二萬三千三百戶。吏部尚書教化、禮部郎中文矩頒即位詔於安南國。

  八月戊申,祭社稷。庚戌,知樞密院事鐵木兒不花整治軍人貧乏,敕有敢擾害者罪之。乙卯,中書平章政事鐵木兒脫罷為上都留守。壬戌,帝駐蹕興和,左右以寒甚,請還大都。帝曰:「兵以牛馬為重,民以稼穡為本。朕遲留,蓋欲馬得芻秣,民獲刈獲耳。豈​​畏寒乎?」雷州.路海康、遂溪二縣海溢。秦州成紀山崩。

  九月丙子,車駕駐昂兀嶺。壬辰,中書平章政事塔失海牙坐受球杖免。丁酉,帝至自上都。

冬十月庚戌,有事於太廟,左丞相拜住為亞獻,御史大夫鐵失為終獻。癸丑,敕翰林集賢官年七十毋致仕。丙寅,河南行省參知政事你咱馬不坐殘賊免官。

十一月戊寅,君臣上尊號曰繼天體追敬文仁武大昭孝皇帝。己卯,以受尊號詔天下。左丞相拜住請釋罪囚,不允。辛巳,鐵夫領左右阿速衛。

十二月辛巳,立亦啟烈氏為皇后。癸卯,以立皇后詔天下。戊申,告謝太廟。己酉,封唆南臧卜為白蘭王。庚戌,建太廟正殿。

二年春正月辛亥朔,安南國、占城國各追使來貢方物。丁巳,有事於太廟,賜導駕耆老幣帛。戊寅,敕有司存卹孔氏子孫貧乏者。癸未,流徽政使羅源於耽羅。封塔齊兒為蘭國公。

二月庚子,立左右欽察衛親軍都指揮司,拜住兼都指揮使。癸卯,江市行臺御史大夫欽察為中書平章政事,江浙行省參知政事王居仁為中書參知政事,薛處敬出為河南行省左丞。戊申,祭社稷。丁卯,遼陽行省平章政事買驢為中書平於政事。

三月己巳朔,御史臺、翰林院、國子監同議興舉學校。壬申,張珪復大司徒。癸酉,罷京師營役卒四萬餘人。辛巳,訪林特製沙的使高麗訊高麗王燾不奉敕書事。丙戌,以享太廟禮成,普減內外官一資。丁亥,鳳翔道士王道明坐妖言伏誅。丁酉,車駕幸柳林。駙馬許訥子速怯坐評其父母伏誅。

  夏四月戊戌朔,車駕幸上都。

五月己巳,封訟主速克八拉為趙國大長公主。庚午,奉符縣民王驢兒等謀反,伏誅。癸未,御史大夫脫脫為江南行臺御史大夫。立宗仁蒙古侍衛親軍都指揮使司。車駕幸五臺山。甲申,只兒哈朗為御史大夫。雲南行省平章政事答失鐵木兒、朵兒只等坐受賕杖免。

閏月癸卯,諸王阿馬、承童擅役諸王脫列捏衛士,並杖流海南。戊申,鐵木迭兒子班丹為知樞密院事。丙寅,沅州洞蠻叛。禁諸司隔越中書省奏事。

六月丁卯,車駕幸五臺山,禁扈從者毋踐民禾。壬午,辰州江水溢。

秋七月壬子,諸王闍闍禿總兵北邊。戊午,車駕次應州。曲赦金城縣囚。辛酉,車駕次渾源州。中書右丞張思明有罪,杖免,籍其家。

  八月戊辰,祭杜稷。己巳,道州寧遠縣民符翼軫謀反,伏誅。甲戌,車駕次奉聖州。庚寅,鐵木迭兒卒。

  九月辛亥,車駕幸壽安山寺。丙辰,太皇太后崩。庚申,停今年冬祀南郊。

冬十月戊辰,有事於太廟,以國哀迎香去樂。丙子,押濟思國來貢方物。杖謫江南行合御史大夫脫脫於雲南。甲申,建太祖神御殿於興教寺。己丑,拜住為中書右丞相。

  十一月甲午朔,日有食之。己亥,以授右丞相詔天下。流民復業者,免差稅三年。站戶鬻妻子者,官贖還之。凡差役,先科商賈及富實之家,以優民力。差免陝西稅十之三,各路官田租十之二,江淮創科包銀全免之。安南國來貢方物。癸卯,京師地震。

  十二月甲子朔,建昌州山崩。丁卯,中書平章政事買驢罷為大司農,廉恂罷為集賢大學士,集賢大學士張珪為中書平章政事。甲戌,來安路總官廣西徭岑世興叛。宣政院使八思吉思坐受劉夔冒獻田地下獄。帝謂左右曰:「祖宗製法非朕所得私,八思吉思雖事朕日久,今有罪,朕不敢枉縱也。」論如律。庚辰,葛蠻安撫司副使龍仁貴叛。知樞密院事欽察臺罷為宣政院使。中書參知政事速速為中書左丞,宗仁衛親軍都指揮使馬剌為中書參知政事。癸未,紹興路洞蠻把者叛。御史大夫只兒哈郎為知樞密院事。封諸王徹徹禿為武寧王。以地震、日食,命中書省、樞密院、御史臺、翰林、集賢院會議國家利害之事以聞。

三年春正月癸巳,暹國遣使來貢方物。八番蠻酋韋思正等降,請納歲租。乙未,有事於太廟。己亥,思明州盜起。壬寅,行中書省復兼總軍政,前樞密院使吳元圭、王約為集賢大學士,翰林侍講學士韓從益為昭文館大學士,並商議中書省事。辛亥,命鐵失振舉臺綱。靜江路邕、柳渚州獠叛。丙辰,泉州民留應總作亂。

二月丙寅,翰林國史館進《仁宗實錄》。遣教化撫西番降族。戊辰,祭社稷。賓丹、爪哇等國來貢方物。癸酉,畋於柳林。辛巳,司徒劉夔、同僉區密院事囊家歹有罪伏誅。頒行《大元通制》。戊子,封鷹師不花為趙國公。辛卯,諸五月思別遣使來朝。

  三月壬辰朔,車駕幸上都。丁未,西番參卜郎叛,鎮西武靖王搠思班以兵討之。戊申,袝太皇太后於順宗廟室,右丞相拜住攝太尉,奉冊定,上尊諡曰昭獻元聖皇后。

二四月己巳,釋大辟囚三十一人、杖五十七以上八十九人。己卯,行助役法。丁亥,前羅羅斯宣慰使述古妻漂末遣其子來獻方物。

  五月庚子,大風雨雹。鐵木獨署御史大夫事。壬寅,雲南行省平章政事忽辛坐受賕杖免。戊申,追奪鐵木迭兒官爵。帝御大安閣,見太祖、世祖遺衣,皆以縑素木棉為之,重加補綴。磋嘆良久,謂左右曰:「祖宗創業艱難,服用節儉如此,朕安敢頃刻忘之。」戊午,奉天行宮正殿災。

六月丁卯,徽政使醜驢討參卜郎。癸未,贈乳母忽臺定襄郡夫人,其夫阿來追封定襄王。癸酉,增太廟夾室。乙酉,叛王怯伯來降。

秋七月壬辰,占城國王遣其弟保佑八刺遮來貢物。癸卯,太廟成。乙巳,招諭左右兩江叛酋黃聖許、岑世興。己酉,封諸王拔都帖木兒為威遠王。丙辰,籍鐵木迭兒家。御史臺請下詔開言路,帝曰:「言路何嘗不開,卿等選人未當爾。」八月癸亥,車駕南還。是夕,駐蹕南坡。御史大夫鐵失、知樞密院事也先帖木兒、大司農夫禿兒、前平章政事赤斤帖木兒、前雲南行省平章政事完者、鐵木迭兒子前治書侍御史鎖南、鐵夫弟宣徽使鎖南、典瑞院使脫火赤、樞密院刊使阿散、僉書樞密院事章臺、衛士禿清及諸王按梯不花、孛羅、月魯鐵木兒、曲律不花、兀魯思不花等同謀弒逆,以鐵失所領阿速衛兵為外應,鐵夫、赤斤帖木兒先殺中書右丞相拜住,遂弒帝於行禦。在位三年,二十有一。

泰定元年二月上尊諡曰睿聖文孝皇帝,廟號英宗。四月,上國語廟號曰格堅皇帝。

史臣曰:「英宗誅興聖太后倖臣失列門等,太后坐視而不能救,其嚴明過仁宗遠甚。然蔽於鐵木迭兒,既死始悟其奸,又置其逆黨於肘腋之地。故南坡之禍。由於帝之失刑,非由於殺戮也。舊史所譏殆不然矣。」

 卷十七 ↑返回頂部 卷十九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4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33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