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五十二 新元史
卷五十三·志第二十·河渠二
卷五十四  

河渠二

河渠二编辑

通惠河 阜通七壩 金水河 雙塔河 積水潭 白河 御河 會通河 袞州閘 揚州運河 鎮江運河 練湖 濟州河 膠萊河编辑

元之運河,自通州至京師爲通惠河,自通州至直沽爲白河,自臨清至青沽爲御河,自東昌須城縣至臨清爲會通河,自三汊口達會通河爲揚州運河,自鎮江至常州呂城堰爲鎮江運河,南逾江淮,北至京師,爲振古所無雲。

通惠河,一名阜通河,又名壩河,上源出於白浮、甕山諸泉。先是,中統三年,郭守敬面奏:「中都舊漕河,東至通州,引玉泉水以通舟,歲可省僱車錢六萬緡。」從之。迨至元二十八年,守敬復建言:「疏鑿通州至都漕河,改引渾水溉田,於舊閘河蹤跡導清水,上自昌平縣白浮村引神山泉,西折而南合雙塔、榆河、一畝、馬眼、玉泉諸水,繞出甕山後,匯爲七里濼,東入西水門,貫積水潭,東南出文明門,東至通州高麗莊入白河,總長一百六十里一百四步。塞清水口二十處,閘壩十處,共二十座,節水以通漕運,誠爲便益。」帝覽奏喜曰:「當速行之。」於是復置都水監,以守敬領之。首事於至元二十九年春,告成於三十年秋,賜名通惠河。凡役軍一萬九千二百二十八,工匠五百四十二,水手三百一十九,沒官囚奴一百七十二,計二百八十五萬,用鈔一百五十二萬錠。工興之日,命丞相以下皆親操畚閘爲之倡。置閘之處,往往於地中得舊時磚石,人皆歎服。船既通行,公私便之。

其閘壩之名曰:「廣源閘;西域閘二,上閘在和義門外西北一里,下閘在水門西三步;海子閘,在都城內;文明閘二,上閘在麗正門處水門東南。下閘在文明門西南一里;魏村閘二,上閘在文明門東南一里,下閘西去上閘西去上閘一里;籍東閘二,在都城東南王家莊;郊亭閘二,在都城東南二十五里銀王莊;通州閘二,上閘在通州西門外,下閘在通州南門外;楊尹閘二,在都城東南三十里;朝宗閘二,上閘在萬億庫南百步,下閘去上閘百步。又築阜通七壩,潭溝壩九,王村壩二,鄭村壩一,西陽壩三,郭村壩二,千斯壩一,通州石壩一。宋本《都水監廳事記》,通州新壩作常廬壩。以大都至通州地勢相懸高下四丈,故多爲閘壩,以資蓄泄蔫。

元貞元年,工部言:「通惠河創造閘壩,所費不資,全在守者上下照看修治,今擬設提領三員,管領人員專巡護之事,其西城閘改名會川,海子閘改名澄清。魏村閘改名惠和,籍東閘改名慶豐,郊亭閘改名平津,通州閘改名通流,河門閘改名廣利,楊尹閘改名溥濟。」

大德六年,漕司言:「歲漕百萬,全藉船壩伕力。自冰開發運,至河凍時止,計二百四十日,日運糧四千六百餘石。所轄船伕一千三百餘人,壩夫七百二十人,佔役晝夜不息。今年水漲決壩堤六十餘處,雖經修畢,鞏霖雨衝圮,走泄運水。點視河堤,量加修築,計深溝壩一萬五千一百五十二工,王村壩七百十三工,鄭村壩一千一百二十五工,西陽壩一千二百六十二工,郭村壩一千九百八十七工,千斯壩下一處一萬工,總用工三萬二百四十。」議上,中書省如所請。

至大四年,中書省臣言:「通州至大都運糧河閘,始務速成,故皆用木,歲久木朽,一旦俱敗,然後致力,將恐不勝其勞。今爲永固計,宜用磚石,以次修治。」從之。至泰定四年,工始竣。

天曆三年,中書省臣言:「世祖時開挑通惠河,仝籍上源白浮、一畝等泉之水以通漕運。今諸寺觀及權勢之家,私決堤堰,灌田安磑,致河淤淺妨漕事,乞禁之。」詔:「白浮、甕山直抵大都運糧河堤堰,諸人毋抉勢偷決。」大司農、都水監嚴禁之。

凡通惠河之上源,曰金水河,出於宛乎玉泉山,流至義陽門南水門入京城。至元二十九年,中書右丞馬忽速言:「金水河所經運石大河及高良河西河,俱有跨河跳槽,今已損壞,請新之。」從之。至大四年,敕引金水河注於光天殿西花園石山前舊池,置閘四,以節水勢,工成,役夫匠二十九,工二千七百二十三。

曰雙塔河,出昌平縣孟村一畝泉,經雙塔店而東,至豐善村,合榆河,入通惠河,至元三年,巡河官言:「雙塔河時將泛溢,不早爲備,恐至潰決。」都水監乃差夫修治,凡合閉水口五處,用工二千一百五十五。

曰白浮、甕山。白浮泉水,在昌平縣界,西折而東,經甕山湖,自西水門入都城。大德七年,甕山等處看閘提領言:「自閏五月,晝夜雨不止,六月九日,山水暴發,漫流堤,衝上決水口。」都水監自九月二十一日興工,至十月工竣,實役軍夫九百九十三人。十一年三月,白浮、甕山河堤崩三十餘里,編荊笆爲水口,以泄水勢,計笆口十一處,四月興工。十月工竣。皇慶元年,都水監言:「白浮、甕山提,多低薄崩陷處,宜修築。」來春二月入役,八月工竣,總修長三十七里二百十五步,計工七萬三千七百七十。延祐元年,都水監言:「自白浮、金山下至廣源閘堤堰,多淤,源泉不能通流。」會計工程,差軍夫千人疏瀹之。泰定四年八月,山水泛溢,沖決甕山諸處笆口。自八月二十六日興工修築,九月十二日工竣。役軍夫二千人,實役九萬工,四十五日。

其西北諸泉之水匯於都城內者,爲積水潭,一名海子,以石甃其四圍。延祐六年。都水監計會前後,與舊石岸相接。用石三百五,各長四尺,寬二尺六寸,厚一尺,用工三百五,役丁夫五十,石工十九。至治三年,大都河道提舉司言:「海子南岸東西道路,當兩城要衝,金水河浸潤於上,海子衝齧於下,且道狹,多泥淖,車馬難行,如以石砌之,實長久之計。」從之。

金水河,又謂之隆福宮前河。至治二年,敕:金水河在世祖時濯手有禁,今則洗馬者有之,比至秋疏滌,禁諸人毋得污穢。

白河,源出塞外,經漷州爲潮河川,南流至通州潞縣,合榆、渾諸水,亦名潞河,又東南至香河縣,又過武清縣,達於靜海縣,至直沽入海。

至元三十年九月,漕司言:「通州運糧河,全仰白、榆、渾三河之水合流,舟楫之行有年矣。今歲新開閘河,分引渾、榆二河上源之水。故自李二寺至通州三十餘里,河道淺澀。今春夏天早,有水深二尺處,糧船不通,改用小料船搬載,淹延歲月,致虧糧數。先是,都水監相視白河,自東岸吳家莊前,就大河西南,斜開小河二里許,引榆河合流至深溝壩下,以通漕舟。今丈量,自深溝、榆河上灣,至吳家莊龍王廟前白河,西南至壩河八百餘步。及巡視,知榆河上源築閉,其水盡趨通惠河,止有白佛、靈溝子母有二小河水人榆河,水淺不能勝舟。擬自吳家莊就龍王廟前閉白河,於西南開小渠,引水自壩河上灣入河榆,庶可漕運。又深溝樂歲五倉,積貯新舊糧七十餘萬石,站車挽運艱緩。訪視通州城北通惠河積水,至深溝村西水渠,去樂歲、廣儲等倉甚近。擬自積水處由舊渠北開四百步,至樂歲倉西北,以小料船載甚便。」中書省議,從之。

大德五年五月,中書省言:「自楊村至河西務河堤三十五處,用葦一萬九千一百四十束,軍夫二千六百四十人,度三十日工畢。」都水監言:「分官自濠寨至楊村歷視壞堤,督軍夫修築,以霖雨水溢,故工役倍元料,自寺洵口北至蔡村、清口、孫家務、辛莊、河西務堤,就用元料葦草,修補卑薄,創築月堤。其楊村兩岸相對出水河口四處,葦草不敷,令軍夫採刈,至九月工竣。惟楊村堤岸隨修隨圮,蓋爲用力不固,徒煩工役,其未修者俟來春水涸興工。」

延祐六年十月,中書省言:「漕運糧儲及南來商賈舟楫,皆由直沽達通惠河。今岸崩泥淺,不早疏浚,有礙舟行,必致物價騰貴。都水監職專水利,宜分官一員以時巡視,遇有頹圮淺澀,隨宜修築。如功力不敷,有司差夫助役,怠事者究治。「敕下都水監施行。

至治元年正月,漕司言:「夏運海糧一百八十九萬餘石,轉漕往返,全藉河道通便。今小直沽汊河口潮汐往來,淤泥壅積七十餘處,漕運不能通行,宜移文都水監疏浚。」工部議:「農作方興,兼民多艱食,若不差軍助役,民力有所不逮。」樞密院言:「軍人不敷。」省議:「方東作之時,若差民丁,恐妨歲事。其令大都募民夫三千人,日給傭鈔一兩、糙粳米一升,委正官驗日文紿,令都水監及漕司督其役。」從之。

泰定三年三月,都水監言:「河西務菜市灣水勢衝齧,與倉相近,將來爲患。宜於劉二總管營相對河東岸,截河築堤,改水道與舊河合,可杜水患。」四年正月,省臣奏準,樞府差軍五千,大都路募夫五千人,日支糙粳米五升、中統鈔一兩,都水監工部委官與前衛董指揮同監役。三月十八日興工,六月十一日工竣。

天曆二年三月,漕司言:「元開劉二總管營相對河,北舊河運糧過遠,乞復浚舊河便。」四年,遣兵部員外郎鄧衡、都水監丞阿里、漕使太不花等督軍七千浚治。三年,又募民夫三千人助役,兵部改委辛侍郎監之。是年,浚漷州運河,至入通惠河。

御河,出輝州蘇門山,經新鄉汲縣而東,至大名路浚州淇水入之,名爲御河。經凡城縣東北,流入濟寧路館陶縣西,與漳水合,又東北至臨清縣,與會通河合。從河間路交河縣北入清池縣界,永濟河入之。又北至清州靜海縣,會白河入于海。

至元三年七月,都水監言:「運河二千餘里,漕公私物貨,爲利甚大。自兵興以來,失於修治。清州之南、景州之北,頹缺岸口三十餘處,河流淤塞。至癸巳年,朝廷役夫四千修築,乃復行舟。今又三十餘年,無官主領。滄州地分,水面高於平地,全藉堤防。其園圃之家掘堤作井,深至丈餘或二丈,引水灌園。復有瀕河居民,就堤取土,漸至缺壞,走泄水勢,不惟有妨糧運,或致漂沒田廬。其長蘆以北、索家馬頭以甫,水內暗藏樁橛,尤爲行舟之患。」工部議以濱河州縣佐貳之官兼河防事,沿河巡視,修補堤堰,拔去樁橛,仍禁居民毋穿堤作井,七年武清縣河溢,僉民夫浚之,歷八十日工竣。

至大元年六月。左翼屯田萬戶府言:「五月十八日,水決會川縣孫家口岸約二十餘步,南流灌本管屯田。已移河間路、武清縣、清州有司,發丁夫修築。」於是,樞密院亦檄河間路左翊屯田萬戶府,差軍並工築塞。十月,大名路浚州言:「七月十一日連雨至十七日,清、石二水溢李家道口。詢之社長,稱水源自衛輝路汲縣東北,連本州淇門西舊黑蕩泊、溢流出岸,漫黃河古堤,東北流入本州齊賈泊,復入御河。竊計今歲水施逆行,乃下流漳水漲溢遏絕,以致如此,實非人力可勝。又七月十二日,御河水驟漲三尺,十八日復添四尺,其水逆流,明是下流壅遏,乞差官巡治。」

延祐二年七月,滄州言:「往年景州吳橋縣御河水溢,沖決堤岸。萬戶千奴恐傷淇河屯田,差軍築塞舊泄水郎兒口,故水無所泄,浸民廬及巳熟田數萬頃。及七月四口,河決吳橋縣柳斜口東岸三十餘步,千戶移僧又遣軍堵塞郎兒口,水壅不泄,必致漂盪張管、許河、孟村三十餘村。本州摘官相視,移文約會開放。不從。「四年五月,都水監始遣官與河間路官相視郎兒口下流故河,至滄州約三千餘里,及減水故道名曰盤河。應增浚故河,決積水,由滄州城北達滹沱河以入于海。泰定元年九月,都水遣官督丁夫五千八百九十一人。是月興工,至十月工竣。

會通河,起東昌路須城縣安民山之西南,由壽張西北至東昌,又西北至臨清,達於御河。

至元十七年,江南平,置汶泗都漕運司,控引江、淮,以供億京師。自東阿至臨清二百里,舍舟而陸車運至御河,役民一萬三千二百七十六戶。經荏平具,地勢卑,夏秋霖潦,道路不通,公私病之。於是壽張縣尹韓仲暉、太史院令史邊源相繼言開河置閘,引汶水達於御河,較陸運利相什佰。詔廷臣議之。二十五年,遣都漕運副使馬之貞偕源按視地勢,之貞等圖上可開之狀。丞相桑歌奏言:「安民山至臨清,爲渠二百六十五里。若開浚之,爲工三百萬,當用鈔三萬定,米四萬石,鹽五萬斤。其陸運夫一萬三千戶復罷爲民,其賦入及芻粟之估,爲鈔六萬八千定,費略相當。然渠成,亦萬世之利,請來春浚之。」從之。二十六年春正月,詔出楮幣一百五十萬緡,米四百石,鹽五萬斤以爲傭直,徵旁縣丁夫三萬,以斷事官忙哥速兒、禮部尚書張孔孫、兵部郎中李處選等董其役。建閘三十有一,度高低,分遠邇,以節蓄泄,以六月辛亥工竣,凡用工二百五十一萬七百四十有八,賜名會通河,置提舉司職河渠事。元初,遏汶入洸,以益漕,汶始與洸、泗、沂合,獨未分於北。至元二十年,自濟寧新開河,分汶、泗諸水西北流至須城之安民山,入濟水,故瀆以達于海,而猶未通於御河。至是,又自安民山西南開河直達臨清,而泗、汶諸水始通於御河焉。

二十七年,以霖雨岸崩,河淤淺,中書省臣奏,撥放罷輸運站戶三千,專供挑浚之役。是後,歲委都水監官一人,佩分監印,率令史、奏差、濠寨官巡視,且督工。易石閘,以工之緩急爲先後。至泰定二年,始克畢事雲。

會通鎮閘三、土壩二,在監清北,頭閘,至元三十年建。中閘,南至隘船閘三里,元貞二年至大德二年建。隘船,南至李海務閘一百五十二里,延祐元年建。李海務,南至周家店閘十二里,元貞二年建。周家後,南至七級閘十二里,大德四年建。

七級閘二:北閘,至南閘三里,大德元年建;南閘,至阿城閘十二里,元貞二年建。

阿城閘二:北閘,至南閘三里,大德三年建;南閘。至荊門北閘十里,大德二年建。

荊門閘二:北閘,至荊門南閘二里半,大德二年建;南閘,至壽張閘六十三里,大德六年建。

壽張閘,南至安山閘八里,至元三十一年建。安山閘,南至開河閘八十五里,至元二十六年建。開河閘,南至濟州閘一百二十四里。

濟州閘三:上閘南至中閘三里,大德元年建;中閘,南至下閘二里,至治元年建;下閘,南至趙村鋪六里,大德七年建。

趙村閘,南至石佛閘七里,泰定四年建。石佛閘,南至辛店十三里,延祐六年建。辛店閘,南至師家店閘二十四里,大德元年建。師家店閘,南至棗林閘十五里,大德二年建。棗林閘,南至孟陽泊閘九十五里,延祐五年建。孟陽泊閘。南至金溝閘九十里,大德八年建。金溝閘,南至隘船閘十二里,大德十年建。

沽頭閘二:北隘船閘,南至大閘二里,延祐二年建;南閘至徐州一百二十里,大德十一年建。徐州三汊口閘入鹽河,南至上山閘十八里,泰定三年建。

然惠通河以汶、泗二水爲上源,故又於袞州立閘堰約泗水西流,堽城立閘堰,分汶水入河南,會於濟州,以六閘撙節水勢。

至元二十七年,運副馬之貞言:「至元十二年,丞相伯顏訪問自江淮達於大都河道。之貞乃言宋、金以來汶、泗相通河道。郭都水按視,可以通漕。二十年,中書省奉委兵部李尚書等開鑿擬修石閘十四。二十一年,省委之貞與尚監察等同相視,擬修石閘八、石堰二。除已修畢外,有石閘一、石堰一、堽城石堰一,至今未修。」之貞又言:「據汶河堽城二閘、一堰,泗河撙州閘堰。濟州城南閘,乃會通河上源之喉襟。去歲堽城汶河土堰、袞州泗河土堰沖決,宜移文袞州、泰安州僉夫修築。又被水沖壞梁山一帶堤堰,走泄水勢,通入舊河,致新河水小,糧船滯澀,乞移文斷事等官轉下東平路修築,上流拔屬河淮漕司,下流屬之貞管領、若已後新河水小,直下濟州監閘官並泰安、袞州、東平修理。據袞州石閘一、石堰一、堽城石閘一,合用材物已行措置完備,乞移文江淮漕司修築。其泰安州、梁山一帶堤岸,濟州閘等處,雖撥屬江淮漕司,今後如水漲沖決堤堰,仍乞照會東平、濟寧、泰安,如承文字,亦仰奉行。」中書省依所議行之。

延祐元年二月,中書省言:「江南行省起運諸物,皆由會通河以達於都,爲其河淺澀,大船充塞於中,阻礙餘船不得往來。每歲臺、省差人巡視。據差官言,始開河時,止許行百五十料船,近年權勢之人並富商大賈貪嗜貨利,造三四五料或五百料船,以致阻滯官民舟楫。如於沽頭置小石閘一,止許行百五十料船便。臣等議,宜依所言,中書及都水監差官於沽頭置小閘一,又於臨清相視宜置閘處,亦置小閘一,禁約二百料之上船,不許入河行運。」從之。

至治三年四月,都水分監言:「會通河沛縣東金溝、沽頭諸處,地形高峻,旱則水淺舟澀。省部已準置二滾水壩。近延祐二年,沽頭閘上增置隘閘一,以限巨舟,每經霖雨,則三閘月河、截河土堰,盡爲沖決。自秋摘夫刈薪,至冬水落,或來歲春初修治,工夫浩大,動用丁夫千百,束薪十萬有餘,數月方完,勞費萬倍。又況延祐六年雨多水溢,月河、土堰及石閘雁翹日被衝齧,土石相離,深及數丈,其工倍多,至今未完。若運金溝、沽頭並隘閘三處現有之石,於沽頭月河內修一所堰閘,更將隘閘移置金溝閘月河或沽頭閘月河內,水大則大閘俱開,使水道動流,小則閉金溝大閘,上開隘閘,沽頭則閉隘閘,而啓正閘行舟。如此歲省修治之費,又可免丁夫冬寒入水之苦,誠爲一勞永逸。」會驗監察御史亦言:「延祐初,元省臣嘗請置隘閘以限巨舟,臣等議從之。至梭板等船,乃御河、江、淮行駛之物,宜遣出任其所之,於金溝、沽頭兩閘中置隘閘二,各闊一丈,以限大船。若欲於通惠、會通河行運者,止許一百五十料,違者罪之,仍投其船。其大都、江南紅頭花船,一體不許來往。」部議從之。

泰定四年,御史臺臣言:「巡視河道,自通州至真、揚,會集都水分監及沿河州縣官民,詢考利弊,不出兩端:一曰壅決,一曰經行。自世祖屈羣策,濟萬民,疏河渠,引清、濟、汶、泗,立閘節水,以通江、淮、燕薊,實萬古無窮之利也。惟水性流變不常,久廢不修,舊規漸壞,雖有智者,不能善後。輒有管見,倘蒙採錄,責任都水監謹守勿失,能事畢矣。不窮利病之源,頻歲差人巡視,徒爲煩擾,無益。於是都水監元立南北隘閘。各闊九尺,二百料下船粱頭八尺五寸,可以入閘。愚民嗜利無厭,爲隘閘所限,改造減舷添倉長船至八九十尺,甚至百尺,皆五六百料,入至閘內,不能迴轉,動輒淺擱,蓋緣隘閘之法,不能限其長短。宜於隘閘下岸立石則,遇船入閘,必須驗亡,長不過則,然後放入,違者罪之。」中書省下都水監,委濠寨官與濟寧路、東昌路委官相視,如所議行之。

揚州運河,亦名鹽河,北至三汊口,達於會通河。至元二十七年,江淮行省奏加疏浚。

延祐四年,兩淮運司言:「鹽課甚重,運河淺澀無源,請浚之。」明年,中書省移河南行省,委都事張奉政及宣忠司、運司、州縣倉場官集議:「河長二千三百五十里,有司差瀕河有田戶傭夫修一千八百六十九里,倉場鹽司協濟有司修四百八十二里。運司言:「近歲課額增多,船竈戶日貧,宜令有司通行修治,省減官錢。」中書省議準:諸色戶內顧覓丁夫萬人,日支鹽糧錢二兩,計用鈔二萬定,以鹽司鹽課及減駁船款下協濟。

練湖,在鎮江,爲運河之上源。運河自鎮江,南至常州呂城壩。

至治三年,中書省臣言:「鎮江運河全藉練湖之水,官司漕運供億京師,及商賈販載、農民往來。其舟楫莫不由此。宋時專設人員,以時修浚。若運河淺阻,開放湖水一寸,則可添河水一尺。近年淤淺,舟楫不通,凡有官物,差民運遞,甚爲不便。鎮江至呂城壩,長百三十里,計役民萬五百十三人,六十日可畢。又用三千人浚練湖,九十日可畢。一夫日支糧三升、中統鈔一兩。行省、行臺分官監督。合行事宜,依江浙行省所擬。」敕從之。於是江浙行省委參政董中奉董其役。

重中奉言:「練湖、運河非一事也。宜仿假山諸湖農民取泥之法,用船千艘,船三人,以竹萳撈泥,日可三載,月計九萬載,三月計通取二十七萬載。就用其泥增築湖堤。自鎮江城外程公壩至常州武進縣呂城壩,河長一百三十一里一百四十六步,河面闊五丈,底闊三丈,深四尺,與見有水二尺,共積深六尺。於鎮江、常州、江陰州、溧陽州田多上戶內均差伕役。若浚湖與開河二役並興,卒難辦集。宜先開運河,工畢就浚練湖。」中書省議從之。泰定元年正月,各監工官沿湖相視,上湖沙岡黃土,下湖茭根叢雜,泥堅硬不可萳取,又兩役並興,相去三百餘里,往來監督勞技,甚願先開運河,期四十七日工畢,次浚練湖,期二十日工畢。

是年二月,省臣奏:「開浚運河、練湖、重役也,應依行省議,仍許便宜從事。」其後各濫工官言:「分運河作三壩,依元料深闊丈尺開浚,已於三月七日積水行舟。」又任奉議指劃元料,增築湖壩,共增闊一丈二尺,平面至高底灘腳,共量斜高二丈五尺。依中堰西石石達東舊堤臥羊灘修築,如舊堤已及所料之上。中堰西石石達至五百婆堤西上增高土一尺,有缺補之。五百婆堤至馬林橋堤水勢稍緩,不須修治。歸勘任水監元料,開運河夫萬五百十三人,六十日畢,浚練湖夫三千人,九十日畢,人日支鈔一兩、米三升,共該鈔萬八千十四定二十兩,米二萬七千二十一石六斗,實征夫萬三千五百十二人,共役三十二日,支鈔八千六百七十九定三十六兩,米萬三千十九石五斗八升,視原料省半焉。

運河開未久,旋廢不用者,曰濟州河,曰膠萊河。濟州河,至元十二年,姚演建議開濟州河入大清河,至利津入海。阿合馬等議從之,命阿八赤董其役。十八年十二月,遣奧魯赤、劉都水及通算學者一人,給宣差印。往濟州,定開河伕役。令大名、衛州新軍助其工。然海口沙淤,船入入不便。既而右丞麥術丁奏:「阿八赤所開河,益少損多,敕候漕司忙古□至議之。海道便,則阿八赤河可廢。」未幾,忙古□自海道運糧至,濟州河遂度。

膠萊河,亦名膠東河,在膠州東北,分南北流,南流自膠州麻灣口入海,北流至掖縣海倉口入海。至元十七年,姚演建議開新河,鑿地三百餘里,起膠西縣陳村海口西北,至掖縣海倉口,以達直沽。然海沙易壅,又水潦積淤,功訖不就。二十二年,以勞費不貲,罷之。

 卷五十二 ↑返回頂部 卷五十四 


  这部作品在1924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33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