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六十九 新元史
卷七十 志
卷七十一 

第三十七 食貨三

卷七十·志第三十七

 

  ○食貨三

  △洞冶課 附珠玉硝礬竹木課

  凡洞冶、鹽、茶、酒及一切雜稅,俱謂之課程。至元二十年,以中興州及真定、太原等路課程,較之前年,正額增餘外,有多至數倍者,顯見諸路並有增羨。詔中書省定辦課程條畫,頒於諸路:

  一,定至元十二年合辦稅額。

  一,本路公選廉幹官二員爲提點官。

  一,榷出增餘,與衆特異者,量加升擢。

  一,依舊例,三十分取一分,不得高物價以增稅額。亦不得妄榷無稅之物。

  一,若有門攤課程,依至元十九年例徵收,不得分毫添荅。

  一,增餘須盡實到官。

  一,路、府、州、司、縣、鄉村、鎮、店,見界院務官有不稱其職者,隨時替罷。

  一,管課官有侵欺瞞落官課者,追贓,依條畫科罪。

  一,體察追問從前管課官。

  一,諸路現辦課程,每月申報細目,季小考,年終大比,視其增虧以爲黜涉。

  一,定升降賞罰格例。其立法之意,嚴於馭吏,寬於取民,亦可謂得理財之要矣。

  洞冶之課。至元四年,制國用使司奏:「各處洞冶出產,別無親臨拘榷官司,以致課程不得盡實到官。又各處爐冶耗垛。官鐵不曾變易。宜設諸路洞冶總管府,專掌金、銀、銅、鐵、丹粉、錫碌,從長規畫,恢辦課程。」從之。時阿合馬爲制國用司使,聚斂嚴急。尋以百姓包納金課,擾累甚,乃罷各路洞冶總管府,歸其事於有司。其後產金、銀、銅、鐵之處,復立提舉司以領之。

  凡產金之所:

  在腹裏曰益都、淄萊。至元五年,命益都漏籍戶四千淘金於登州棲霞縣,每戶輸金四錢。十五年,又以淘金戶二千僉軍者,付益都、淄萊等路依舊淘金。納其課於太府監。二十年,遣官檢核益都淘金欺弊。

  遼陽曰大寧、開元。至元十年,聽李德仁於龍山縣胡碧峪淘採,每歲納課金三兩。十三年,又於遼東雙城及和州等處開採。

  江浙曰饒、徵、池、信。至元二十四年,立提舉司,以建康等處淘金戶七千三百六十五隸之,所轄金場七十餘所。未幾,以建康無金,罷提舉司。其饒、徽、池、信之課,皆歸之有司。

  江西曰龍興、撫州。至元二十三年,撫州樂安縣小曹,周歲辦金一百兩。

  湖廣曰嶽、澧、沅、靖、辰、譚、武岡、寶慶。至元十九年,以蒙古人孛羅領辰、沅等州淘金事。二十年,撥常德、辰、沉、澧、靖民萬戶付金場轉運司淘採。

  河南曰江陵、襄陽。四川曰成鬱、嘉定。元貞元年,以病民罷之。

  雲南曰威楚、麗江、大理、金齒、臨安、曲靖、元江、羅羅、會川、建昌、德昌、柏興、烏撒、東川、烏蒙。至元十四年,諸路總納金課一百五定。

  凡產銀之所:

  在腹裏曰大都、真定、保定、雲州、般陽、晉寧、懷孟。至元十一年,聽王庭璧於檀州奉天等洞採之。十五年,令關世顯等於薊州豐山採之。二十七年,撥民戶於望雲煽冶,設從七品官掌之。二十八年,又開聚陽山銀場。二十九年,立雲州等處銀場提舉司。

  遼陽曰大寧。延祐四年,惠州銀洞三十六眼,立提舉司辦課。

  江浙曰處州、建寧、延平。至元二十一年,建寧南劍等處立銀場提舉司煽冶。

  江西曰撫、瑞、韶。貞元元年,江南行省臣言:「銀場歲辦萬一千兩,未嘗及額,民不堪命。請自今從實收納。」從之。瑞州蒙山場,至元二十一年撥糧一萬二千五石,辦銀五百定。後撥四萬石。至大元年,撥徽政院,連年虧額。延祐七年,依原定糧價折收原銀七百定,解提舉司收納。至元二十三年,韶州曲江縣銀場。聽民煽冶,歲輸銀三千兩。湖廣曰興國、郴州。

  河南曰汴梁、安豐、汝寧。延祐三年,李允直包羅山縣銀場課銀三定。四年,李璮等包霍邱縣豹子涯洞課銀三十定。

  陝西曰商州。

  雲南曰威楚、大理、金齒、臨安、元江。

  凡產銅之所:

  在腹裏曰益都。至元十年撥戶一千於臨朐縣七寶山等處採之。

  遼陽曰大寧。至元十五年,撥採木夫一千戶於錦、瑞州雞山、巴山等處採之。

  雲南曰大理、徵江。

  至元二十二年,撥漏籍戶於薩矣山煽冶,凡十有一所。至元二十年,中書省臣復奏:「根訪產銅出處,召人興冶,禁約諸人毋得沮壞。」從之。

  凡產鐵之所:

  在腹裏曰河東、順德、擅、景、濟南。

  太宗八年,立爐於交城縣,撥冶戶一千煽冶。至元五年,始立河東洞冶總管府。七年,罷之。十三年,立平陽等路提舉司。明年又罷之。大德十一年。聽民煽冶。官爲抽分。至大元年,復立河東都提舉司,所隸之冶八:大通、興國、惠民、利國、益國、閏富、豐寧、豐寧之冶。

  有二在順德者,至元三十一年,撥冶戶六千煽冶。大德元年,立都提舉司。延祐六年,罷順德都提舉司,併爲順德、廣平、彰德等處提舉司,所隸之治六:曰神德、左村、豐陽、臨水、沙窩、固鎮。

  在檀、景等處者。太宗八年始撥北京戶煽冶。中統二年,立提舉司。大德五年,並檀、景三提舉司爲都提舉司,所隸之冶七:曰雙峯、暗峪、銀匡、大峪、五峪、利貞、錐山。

  在濟南等處者,中統四年,拘漏籍戶三千煽冶,至元五年,立洞冶總臂府。七年罷。至大元年,復立濟南提舉司。所隸之監五:曰寶成、通和、昆吾、元國、富國。

  河南曰潁州光化。至元四年,興河南等處鐵冶,令禮部尚書木和納兼領已括戶三千興煽潁州光化鐵冶,歲輸鐵一百萬七千斤,就鑄農事二十萬事市之。

  江浙曰饒、徽、寧國、信、慶元、臺、衢、處、建寧、興化、邵武、漳、福、泉。江西曰龍興、吉安、撫、袁、瑞、贛、臨江、桂陽。湖廣曰沅、潭、衡、武岡、寶慶、永、全、常寧、道州。

  陝西曰興元。

  雲南曰中慶、大理、金齒、臨安、曲靖、徵江、羅羅、建昌。

  獨江浙、江西、湖廣之課爲最多。元貞二年,中書省奏罷百姓自備工本爐冶,官爲興煽發賣。大德七年,定各處鐵冶課,依鹽法一體禁治。

  凡產鉛錫之所:在江浙曰鉛山、臺、處、建寧、延年、邵武。江西曰韶洲、桂陽。湖廣曰譚州。至元八年,沅、辰、靖等處轉運司印造錫引,每引計錫一百斤,收鈔三百文。商賈引赴各冶支錫販賣,無引者比私鹽減等杖六十,其錫沒官。

  凡產硃砂、水銀之所:在遼陽曰北京。湖廣曰潭、沅。四川曰思州。產碧甸子之所在:曰和林,曰會川。在北京者,至元十一年,命蒙古都甚以恤品人戶于吉私迷之地採煉。在湖廣者,沅州五寨蕭雷發等每年包納硃砂一千五百兩,羅管寨包納水銀二千二百四十兩,潭州安化縣每年辦硃砂八十兩、水銀五十兩。碧甸子在和林者,至元十年命烏馬兒採之;在會川者,二十一年輸一千餘塊。

  洞冶之外,產珠之所在:曰大都,元貞元年,聽民於楊村直沽口撈採,命官買之。曰東京,至元十一年,令滅怯、安山等採於宋阿江、阿爺苦江、忽呂古江。曰廣州,採於大步海。他如兀難、曲朵刺、渾都忽三河之珠,至元五年徙鳳哥等戶採之。勝州、延州、乃延等地之珠,十三年令朵魯不歹採之。

  產玉之所在:曰匪力河。至元十一年,迷兒、麻合馬、阿里三人言:「淘玉戶舊有三百,今存者止七十戶,其力不充,匪力河旁近有民戶六十習淘玉,請免其差役,與淘戶等所溝之玉自水站送於京師。」從之。曰河西。至大元年,中書省隔言:「阿失帖木兒請遣教化的詣河西採玉,馱攻玉沙之馬四十餘匹,玉工至千餘人。臣等以爲不急之務,請罷之。」從之。

  產礬之所在:曰廣平。至元二十八年,路鵬舉獻磁州武安縣礬窯十處,歲辦白礬三千斤。曰譚州。至元十八年,李日新自具工本於瀏陽永興礬場煎礬,每十斤官抽其二。曰河南。至元二十四年,立礬課所於無爲路,每礬一引重三十斤,直鈔五兩。元貞元年,中書省臣同河南行省平章政事孛羅歡等言:「無爲礬課,初歲入爲鈔止一百六十錠,後增至二千四百錠。大率斂富民、刻吏俸、停竈戶工本以足之。宜減其數。」詔遣人覈實汰之。

  產硝、鹼之所在:曰晉寧。

  竹則所在產之。元初,惟河南之懷孟,陝西之京兆、鳳翔有官竹園,立司竹監掌之。每歲令稅課所官以時採伐,定其價爲三等。至元二年,減輝州竹課。先是官取十之六,至是減其二。四年,命制國用使司印造懷孟等路司竹監竹引一萬道,每道取工墨一錢,凡竹商皆給引。二十一年,以杯孟等路竹貨,系百姓栽植恆產,有司拘收發賣,妨奪生理;乃罷司竹監,聽民自買輸稅。初,杯、衛居民犯一筍、一竹,率以私論,民苦之。輝州知州尚文入爲戶部司金郎中,言其事,帝始罷之。二十三年,又用前抄紙坊大使郭言,立竹課提舉司於衛州,管輝、懷、嵩、洛、京襄及益都、宿遷等四處。在官者給引,在民者包認課程。江南竹貨,許腹裏通行,止於賣處納稅。二十九年,用丞相完澤言,罷杯盂等路竹課。天曆元年歲課數目:

  金課:

  腹裏,四十定四十七兩三錢。

  江浙,一百八十錠一十五兩一錢。

  江西,二錠四十五兩五錢。

  湖廣,八十錠二十兩一錢。

  河南,三十八兩六錢。

  四川,麩金七兩二錢。

  雲南,一百八十四定一兩九錢。

  銀課:

  腹裏,一定二十五兩。

  江浙,一百二十五錠三十九兩二錢。

  江西,四百六十二錠三兩五錢。

  湖廣,二百三十六錠九兩

  雲南,七百三十五錠四兩三錢。

  銅課:

  雲南,二千三百八十斤。

  鐵課:

  江浙,額外鐵二十四萬五千八百六十七斤,課鈔一千七百三錠一十四兩。

  江西,二十一萬七千四百五十斤,課鈔一百七十六錠二十四兩。

  湖廣省,二十八萬二千五百九十五斤。

  河南,三千九百三十斤。

  陝西,一萬斤。

  雲南,一十二萬一千七百一斤。

  鉛錫課:

  江浙,額外鉛粉八百八十七錠九兩五錢,鉛丹九錠四十二兩二錢,黑錫二十四錠一十兩二錢。

  江西,錫一十七錠七兩。

  湖廣,鉛一千七百九十八斤。

  礬課:

  腹裏,三十三錠二十五兩八錢。

  江浙,額外四十二兩五錢。

  河南省,額外二千四百一十四錠二十三兩一錢。

  硝鹼課:

  晉寧路,二十六錠七兩四錢。

  竹木課:

  腹裏,木六百七十六錠一十五兩四錢,額外木七十三錠二十五兩三錢,竹一千一百三錠二兩二錢。

  江浙,額外竹木九千三百五十五錠二十四兩。

  江西,額外竹木五百九十錠二十三兩三錢。

  河南,竹二十六萬九千九百九十五,竿板木五萬八千六百條,額外竹木一千七百四十八錠三十兩一錢。木課無可考,額僅見於此。  

 卷六十九 ↑返回頂部 卷七十一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4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33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