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一百十三 新元史
卷一百十四 列傳第十一
卷一百十五 

世祖諸子下 忙哥刺 阿難答 那木罕 忽哥赤 也先帖木兒把匝瓦剌爾密 愛牙赤奧魯赤 鐵木兒不花老的 阿忒思納失裡搠思班 黨兀班 闊闊出 脫歡 老章 孛羅不花 大聖奴 寬徹不花 和尚 帖木兒不花蠻子 忽都魯帖木兒成宗皇太子德壽 仁宗皇子兀都思不花 泰定帝諸子八的麻亦兒間卜 小薛 允丹藏卜 文宗諸子 皇太子阿剌忒納答剌 燕帖古思 太平訥

卷一百十四·列傳第十一

 

  ○世祖諸子下

  △忙哥刺 阿難答 那木罕 忽哥赤 也先帖木兒把匝瓦剌爾密 愛牙赤奧魯赤 鐵木兒不花老的 阿忒思納失裏搠思班 黨兀班 闊闊出 脫歡 老章 孛羅不花 大聖奴 寬徹不花 和尚 帖木兒不花蠻子 忽都魯帖木兒成宗皇太子德壽 仁宗皇子兀都思不花 泰定帝諸子八的麻亦兒間卜 小薛 允丹藏卜 文宗諸子 皇太子阿剌忒納答剌 燕帖古思 太平訥

  忙哥剌,皇太子其金同母弟也。至元九年十月,封安西王,賜螭紐金印,以京兆路爲分地,駐於六盤山。置王相府,以商挺、李德輝爲王相。明年,冊立皇太子。忙哥剌亦進封泰王,別賜獸紐金印。兩府並置,在長安者曰安西路,在六盤者曰開成路。詔京兆尹趙炳治宮室,冬、夏分駐焉。十四年,兀剌孩土番火石顏謀作亂,忙哥剌自六盤率師討平之。是年,改相府銅印爲銀印,發四川蒙古軍七千、新附軍三千隸王府,以四川行省右丞汪良臣爲安西王相,改李德輝爲行省左丞。十五年冬十一月,卒。罷王相府。

  忙哥剌妃使商挺請命於朝,以子阿難答嗣。世祖曰:「年幼未嫺教訓,卿姑行王相府事以輔之。」十七年,陝西運使郭琮矯王妃命,殺前安西王相趙炳,逮挺至京師。十八年十月,命王府協濟戶及南山隘口軍屯田安西、延安、鳳翔、六盤等處。二十二年,詔爲皇孫阿難答立衍福司,秩正四品。時阿難答既襲安西王,弟按檀不花佩秦王印,其下用王傅印,又北安王相府無印,安西王府獨有相印。桑哥以爲不均。二十四年,收安西王相印,詔按檀不花納秦王印,並罷所署王傅,其安西王博仍舊。是年,阿難答請設本位下諸匠都總管府,從之。二十六年,罷按擅不花所設斷事官。二十七年,罷秦王典藏司。三十年,給安西王府斷事官印,以鐵赤、脫脫木兒、咬住、拜延四人併爲王傅。

  元貞元年,鐵赤等請復立王相府,不允。是年,以海都入寇,命阿難答率所部赴北邊。五月,以阿難答軍妻孥乏食,賜糧二千石。十一月,賜甲冑、弓矢、櫜鞬、槍馹等十五萬八千二百餘事。二年,鐵赤等申相府之請,成宗曰:「去歲阿難答面陳,朕諭以世祖舊制。今復云然,豈欲以四川、京兆盡爲彼有耶?今姑從汝請,置王相府第行王傅事。」尋阿難答以貧乏告,成宗曰:「世祖聖訓,嘗以分賚爲難,阿難答亦知之。若言貧乏,豈獨汝耶?去歲賜鈔二十萬錠,又給以糧。今與之,則諸王以爲不均;不與,則汝言人多餓死。其給糧萬石,擇貧者賑之。」大德五年,籍王府侵佔田四百餘戶。六年,禁和林釀酒,惟阿難答及諸王忽剌出、脫脫、八不沙、也只裏,駙馬蠻子台、翁吉剌帶、也裏乾等許釀。七年,篤哇、察八兒遣使請降,詔阿難答置馹於北邊,以俟其來。十年,開成地震,壞王宮室及官民廬舍,壓死故秦王妃也裏完等五千餘人。

  十一年正月,成宗崩。阿難答與明理帖木兒先以事至京師,左丞相阿忽台、平章八都馬辛、前平章伯顏、中政院使道興等議奉伯牙吾皇后稱制,以阿難答輔政。右丞相合剌合孫潛使人迎武宗、仁宗。二月,仁宗自懷慶奔喪至,執阿忽台等殺之。事具《合剌合孫傳》。阿難答賜死。

  武宗即位,以安西王位下分地及江西吉州戶鈔賜仁宗,延臣或請以阿難答子月魯帖木兒紹封者,詹事丞王結言:「安西王以何罪誅?今復之,何以懲後?」議遂寢。至治三年,英宗遇弒,月魯帖木兒預鐵失逆謀。泰定帝即位,欲安反側,命月魯帖木兒襲安西王封。後追論逆黨,流月魯帖木兒於雲南,按檀不花于海南。至順三年,月魯帖木兒坐與畏兀僧你達八的剌版的、國師必剌忒納朱裏沙律愛護持等謀反,伏誅。

  那木罕,亦皇太子真金母弟。至元元年,以高道爲那木罕說書官。三年,封北平王,賜螭紐金印。四年,出鎮阿力麻裏。七年,討叛王聶古伯。會聶古伯與海都相攻戰歿,那木罕乘勢敗其兵。明年,給軍中甲一千,又賞其立功將士有差。十四年,諸王藥木忽兒、撒里蠻等合謀夜劫那木罕營,執那木罕及相安童,奉河平王昔里吉以叛。久之,撒里蠻執昔吉及藥木忽兒,將獻於朝以自贖。十九年,阿木罕自賊中遣諸王札剌忽以其事入奏。是年,進封北安王,猶爲撒里蠻等所留。至二十二年,始歸。是年,賜北安王螭紐金印,仍出鎮北邊。二十三年,分臨江路六萬五千戶爲食邑。二十四年,置都總管府以領北安王民匠、斡端大小財賦。二十月,置王傅,凡軍需及本位下之事皆領之。二十九年,卒。延佑七年,追諡歸定王。無子。泰定帝即位,敕會福院奉其像於高良河寺中。

  忽哥赤,世祖第五子也。至元四年八月,封雲南王,賜駝紐鋈金銀印。九月,置大理等處行六部,以闊闊帶、柴楨併爲尚書,兼王傅府尉,寧源爲侍郎,兼司馬。遣忽哥赤出鎮,奉詔撫諭大理、鄯闡、察罕章、示禿哥兒、金齒等處吏民,編戶籍,俾出賦役,置達魯花赤統治之。時大理等處三十七部宣慰都元帥寶合丁忌哥赤來,八年二月乙巳,宴忽哥赤中毒,一夕卒。寶合丁賄王傅闊闊帶及阿老瓦丁、亦速失等祕其事。會王府文學張立道密遣人走京師告變,世祖使斷事官博羅歡、吏部尚別帖木兒馳馹至雲南,按之,寶合丁及闊帶等皆伏誅。

  自忽哥赤卒,以南平王禿魯鎮雲南。禿魯者太宗孫禾忽子也。忽哥赤有子曰也先帖木兒,久未襲封。張立道爲中慶中總管,十七年入朝,言於世祖。是年十月,賜也先帖木兒雲南王印。二十二年,敕雲南行省;事不議於王者,毋輒行。是年,又敕合剌章酋長之子人質京師,千戶、百戶子留質於雲南王。二十五年,換駝紐金印。大軍徵緬,命也先帖木兒卒所部鎮撫大理等處。四月,敕緬中行省軍一稟雲南王節制。大軍次蒲甘失利,既而緬酋謝罪請降。武宗即位。進封營王,換獸紐金印。封鎮西武寧王帖木兒不花子老的爲雲南王,以代也先帖木兒。皇慶元年,賜福州路福安縣一萬三千六百有四戶食邑。泰定帝崩,文宗自立於大都,也先帖木兒與平章禿滿答兒奉上都之命,自遼東以兵入遷民鎮,進至通州,爲燕鐵木兒敗。齊王月魯帖木兒襲陷上都,也先帖木兒乃罷兵歸,文宗奪其王印。至順元年,還之。三年二月,卒。二子:曰脫歡不花,曰脫魯。

  其裔孫有梁王把匝剌瓦爾密,至正以後中原盜起,雲南僻在西南。把剌瓦爾密撫馭有威惠,一方寧謐。二十三年,明玉珍僭號於蜀,分兵三道來攻。其將萬勝一軍由敘州先入抵中慶,把匝剌瓦爾密走金馬山,轉入威楚,大理總管段功以兵援之,玉珍兵敗退。己而大都不守,中國元元尺寸地,雲南固守自若,歲遣使自塞外達惠宗行在。及明兵平四川,天下大定,明太祖以雲南僻遠,不欲勞師。對北平守將得雲南遣往漠北使者蘇成以獻,乃命待制王禕齎詔偕成至雲南招諭。會昭宗遣使脫脫來徵餉,聞有明使,疑其貳,脅以危詞,把匝剌瓦爾密遂殺禕而以禮葬之。逾三年,明太祖復遣湖廣參知政事吳雲偕所獲雲南使者鐵知院等往,知院以已奉使被執,誘雲改制書。雲不從,被殺。明太祖乃命傅友德爲征南將軍,藍玉、沐英爲副,率師伐之。洪武十四年十二月,下普定路。平章達裏麻以兵十餘萬拒於曲靖,英乘霧趨白石江,霧霽兩軍相望。達裏麻大驚,英嚴陣若將渡江者。別遣奇兵從下流潛度,出其陣後,張疑幟山谷中,人吹一銅角。我軍驚擾,英麾軍徑渡,以善泅者先之。鏖戰良久,軍大潰,生擒達裏麻。先是。段功退明玉珍兵,把匝剌瓦爾密妻以女阿襤公主,倚其兵力。後以疑忌,禕殺之,遂失大理援。至是,達裏麻敗,知事不可爲。走普寧州之忽納寨,焚其龍衣,驅妻子赴滇池死,自與左丞達的、右丞驢兒夜入草舍自剄。明人遷其家屬於耽羅。

  愛牙赤,世祖第六子。至元二十二年,賜銀印。二十四年,叛王勢都兒犯咸平,愛牙赤率宣慰使塔出,自瀋州北討,命宣慰使亦力撒合分兵趨懿州,寇遁去。後病卒。

  元貞初,其子孛顏帖木兒入朝,賜金帛如諸王大會例。所部在兀剌海路,地磽瘠貧乏,泰定元年移鎮闊連東部。孛顏帖木兒之兄曰阿木幹,阿木乾子曰也的古不花,泰定中親信用事,車駕幸上都,與中書省臣兀伯都剌等居守焉。

  奧魯赤,世祖第七子。至元六年十月,封西平王,賜駝紐鋈金銀印。九年,命討建都蠻,諸王阿魯帖木兒、禿哥,南平王禿魯,各率所部從之。都元帥也速答兒及忙古帶所領欲速公弄等吐番十八族之兵,並聽奧魯赤節度。明年十月,擒其酋下濟等四人。建都降,留忙古帶統新舊軍一萬五千戍之。十二年,又率安西王忙哥剌、諸王只必帖木兒、附馬昌吉等徵吐番,賜部下戍鴨池者馬人三匹。二十二年,與諸王阿只吉拒叛王篤哇,戰失利。三十年,詔以所部九千人付萬戶張邦瑞。西討篤哇。元貞元年,隴北道廉訪司鞫邦瑞。不法事,奧魯赤庇邦瑞,成宗命諭之。是年,以諸王出伯所統探馬赤紅祆軍各千人隸其麾下。二年,奉命駐夏上都。大德七年,賜南思州一萬三千六百有四戶爲食邑。未幾,卒。二子:曰鐵木兒不花,曰八的麻的加。

  鐵木兒不花,至元中鎮亦奚不辭。二十六年,徙鎮重慶。大德三年,封鎮西武靖王,賜駝紐鋈金印。二子:曰老的,曰搠思班。

  至大二年,命老的代營王也先帖木兒鎮雲南,賜以雲南王駝紐鋈金銀印。仁宗即位,八百媳婦與大小徹裏蠻寇邊,老的率行省右丞阿忽台等討之。皇慶元年,璽書招諭,皆降,以馴象方物來獻。延祐二年,老的入朝,以明宗代之,不赴,代以諸王脫脫。四年,脫脫擾害軍民,召還,復以諸王按灰代之。老的四子:曰阿忒思納失裏,曰答兒麻,曰乞八,曰亦只班。

  阿忒思納失裏,泰定元年七月出鎮沙州。天曆二年,封豫王,賜金印。十一月,詔豫王阿忒思納失裏鎮雲南。至順元年,賜豫王傅金虎符。禿堅據雲南反,三月以乞住爲雲南行省平章政事,從王由八番時討。六月,分道而入。二年三月,阿剌忒納失裏戰屢捷。四月,雲南平。至正十二年。命阿剌忒納失裏討南陽、襄陽、鄧州賊。十六年,命與陝西行省官商議軍機,從宜進討。九月,復潼關,未幾又陷,再取之。十七年十月,賊犯七盤,與哈剌不花進討。十一月,又與陝西省臺官分道攻關陝。十八年十月,徙居白海,尋又遷於六盤,卒。答兒麻,至正十三年以討賊功,賜西安王印。

  乞八,至順二年上言:「臣每歲扈從時巡,所費甚廣。臣兄豫王阿剌納失裏、弟亦只班,歲給鈔五百錠、幣千匹,敢視其仍以請。」從之。

  搠思班,襲封鎮西武靖王。至大二年,宣政院奏,以搠思班與脫思麻宣慰司言,請改松潘疊巖威茂州安撫司爲宣撫司,遷治茂州汶川縣。從之,延祐六年,察合臺后王怯別寇斡端,遣搠思班率所部討之。英宗即位,來朝,至治三年三月,西番參卜郎諸族叛,搠思班討平之。泰定二年,賞其有功將士四百人鈔四千錠。三年十一月,階州土番叛,搠思班遣臨洮路元帥盞盞諭之降。天曆二年,囊家台舉兵於四川,來乞師;搠思班拒之,分兵嚴守關隘。二月,從湖廣行省官討囊家台。既而囊家台聽命,遂罷兵。至順元年,諸王禿堅自立爲雲南王,命搠思班與行知樞密院事徹裏鐵木兒等由四川進討。十一月,戰於安寧州及中慶,皆捷。明年正月,遂復雲南省治。搠思班奏請荊王也速也不幹及諸王鎖南等留雲南一二歲,以靖反側。從之。未幾,卒。

  子黨兀班,後至元元年五月討叛番,擒其酋阿答裏胡。黨兀班歿於陣,追封涼王,諡忠烈。

  奧魯赤次子八的麻的加,襲封西平王。子貢哥班,後至元二年,賜以西平王印。

  闊闊出,世祖第八子。至元二十六年,始封寧遠王,賜龜紐鋈金銀印。三十年,從成宗備兵北邊。明年,成宗入嗣大統,以軍事屬闊闊出,師久無功。大德三年,命武宗即軍中代之。十一年,武宗即位,以翊戴功,進封寧王,換獸紐金印。至大三年,三寶奴告闊闊出謀爲不軌,武宗命楚王牙忽都等鞫之下獄。平章察乃鐵哥廷辨,其誣得釋,猶徙於高麗,賜其妃完者死,以畏兀兒僧鐵裏等二十四人同謀或知而不首,並磔於市。鞫基獄者皆升秩二等,賜牙忽都金千兩、銀七千五百兩,三寶奴賜號答剌罕,以闊闊出清州食邑賜之。皇慶元年,鐵哥奏:世祖諸皇子惟寧王在,宜賜還。仁宗從之。明年二月,卒。二子;曰薛徹禿,曰阿都赤。

  薛徹禿,延祐七年四月封寧遠王,至治二年進封寧王。三年七月,入朝。請印。英宗不允。泰定元年,賜福州路永福縣一萬三千六百有四戶,置王傅。至順二年二月,與沙哥坐妄言不道,安置薛徹禿於廣州,沙哥於雷州。明年,以燕鐵木兒言,赦還。

  脫歡,世祖第九子。至元二十一年六月,封鎮南王,賜螭紐金印。七月,奉命徵佔城,假道安南。十二月,至安南境,國王陳日烜遣其從兄與興道王將兵拒之。脫歡諭令退兵,不從。乃分軍六道進攻。二十二年正月,轉戰次富良,敗其水軍。日烜棄城遁。脫歡入王京,不屯富良江北,唆都及左丞唐古□占城來會。分兵水陸,追日烜。五月,左丞李恆敗日烜於安邦海口,幾獲之。會暑雨疫作,又糧運不繼,諸將議退軍。脫歡從之。還次冊江,結筏安浮橋將渡,伏發林中,唆都戰歿,李恆殿後,毒矢貫其膝,且戰且行,僅衛脫歡出境。至思明州,士馬亡失過半。事聞,敕留蒙古軍百人,漢軍四百人爲脫歡宿衛,放散諸軍。

  明年春,召征東宣慰都元帥來阿八赤與阿里海涯至都議伐安南,立徵交趾行尚書省,以阿里海涯爲左丞相,來阿八赤右丞,奧都赤平章政事,烏馬兒、樊楫等參知政事,並受脫歡節制發江淮、江西、湖廣三行省蒙古、漢軍七萬人,戰艦五百艘,雲南兵六千人,海外四州黎兵一萬五千人,海道萬戶張文虎等運糧十七萬石,凡水陸軍十萬。已而湖廣行省奏請緩師,詔阿里海涯返。十一月,脫歡次思明州,命右丞程鵬飛與奧魯赤等分道並進,來八赤將萬人爲前鋒。脫歡次界河,來阿八赤擊安南軍敗之。進次萬劫,諸軍畢會。十二月,脫歡次茅羅港,破浮山寨,率諸軍渡富良江,進薄王京。日烜與子走啖南堡,諸軍攻下之。二十五年正月,日烜復遁入海,諸軍追之不及,引還。時軍中糧盡,遣烏馬兒至安邦海口迎張文虎糧船,不至。二月,諸軍退次安劫。三月,又退次內旁關。安南以精兵邀我歸路,萬戶張均率所部三千人力戰,始出關。諜知日烜率兵三十萬扼女兒關及邱急嶺,脫歡乃由單已縣趨盝州,間道入思明州。是役,來阿八赤、樊楫及萬戶張玉皆戰歿。

  世祖以脫歡再伐安南無功,喪師辰國,終身不許入覲。先是,脫歡始受封命鎮鄂州,以在軍中未之鎮。二十八年,徙鎮揚州。大德五年,卒。六子:曰老章,曰脫不花,曰寬徹不花,曰帖木兒不花,曰蠻子,曰不答失裏。

  老章,大德五年襲討鎮揚州,出入導從僭擬車駕。至大三年,爲尚書省臣奏劾,遣使詰問,有驗,召赴闕。

  老章卒,脫不花襲封鎮南王。泰定二年,卒。其子孛羅不花尚幼,使中書平章政事乃蠻臺代鎮焉。

  明年以脫不花弟帖木兒不花襲封鎮南王,鎮揚州。孛羅不花既長,天曆二年帖木兒不花讓還王位。

  元統元年,孛羅不花入朝。至正七年,集慶盜起,孛羅不花討平之。又與威順王寬徹不花討徭賊吳天保于靖州。十二年,以淮南行省平章晃火兒不花提調鎮南王傅事。十五年,與淮南行省招降張士誠,明年卒。

  子大聖奴襲封。至正十九年,與樞密判官度閏守信州,陳友諒使其將王奉國來攻,城陷死之。

  寬徹不花,脫歡第三子。泰定三年三月,封威順王,鎮武昌,賜駝紐鋈金銀印,領怯薛歹五百人,又許自募千人以備宿衛。致和末,與弟鎮南王脫不花應文宗召,至大都,有擁戴之勞。天曆初,疊蒙賞賚。至順二年,還鎮武昌,寬徹不花性寬,位下怯薛歹頗侵漁百姓。至元五年,丞相伯顏矯詔貶之。及脫脫爲相,復其王位。至正二年,湖北廉訪司劾寬徹不花恣行不法,不報。十一年,率二子別帖木兒、答帖木兒與倪文俊戰於金剛臺。兵敗,別帖木兒被執。明年,賊陷武昌,寬徹不花與平童和尚棄城走,詔奪王印,和尚論死。十三年,參政阿魯輝復武昌、漢陽,寬徹不花屢戰有功,十四年還其王印。十六年,詔與宣讓王帖木兒不花以兵防杯慶。未幾,復還武昌,率其子報恩奴、接待奴、佛家奴攻倪文俊於漢陽、載妻妾以行。至雞鳴汊,舟膠,賊縱火焚之,接待奴、佛家奴被害,報恩奴自殺,妻妾皆沒。既而文俊陷岳州,答帖木兒死之。寬徹不花脫走,部將侯伯顏答失奉之,自雲南入蜀,轉戰而北。二十五年,至陝西成州,欲赴京師,爲李思齊所拘留。寬徹不花屯田於成州,未幾卒。

  子和尚,事惠宗甚見親信。二十四年,孛羅帖木兒稱兵犯闕,自爲右丞相,和尚受密詔斬之。事具《勃羅帖木兒傳》。以功封義王。二十七年,惠宗北奔,詔和尚與淮王帖木兒不花監國。明兵至,和尚近去。

  帖木兒不花,脫歡第四子。讓位於孛羅不花,文宗嘉之,特封宣讓王,賜螭紐金印,命鎮廬州。至順二年,給王傅印。後至元元年,賜廬州、饒州牧地各一百頃。明年,又賜市宅鈔四千錠,詔王府官屬班有司之右。五年,伯顏矯詔貶之。至正九年,給還宣讓王印,復鎮廬州。十二年,盜起,帖木兒不花與諸王乞塔歹、曲憐帖木兒,廉訪使班第分道討平之,賜金帶銀鈔有差。十七年,賊陷廬州,帖木兒不花還京師。二十八年,進封淮王,賜金印。二十八年,惠宗北奔,命帖木兒不花監國。明兵陷京師,帖木兒不花見徐達抗詞不屈,爲所殺,年八十有三。

  蠻子,脫歡第五子。元統二年四月,封文濟王,出鎮大名。後至元二年,賜金印馹券及從者衣糧。至正十三年,卒。

  子不花帖木兒襲封。

  蠻子弟不答失裏,皇慶元年賜福州路寧德縣一萬三千六百四戶爲食邑。二年十月,封安德王,駝紐鋈金銀印。後進封宣德王,換螭紐金印。

  忽都魯帖木兒,世祖庶子。子阿八也不幹,皇慶元年賜泉州路南安縣一萬三千六百有四戶爲食邑。子八魯朵兒只。

  成宗皇太子德壽,母曰失憐答裏皇后。大德九年六月庚辰,冊立爲皇太子。是年十二月卒。

  仁宗二子:英宗爲阿納失舍裏皇后所出,庶長子兀都思不花。兀都思不花,延佑二年封安王,賜獸紐金印。四年,置王傅。五年,以湖州路爲分地,其戶數視魏王阿木哥。英宗即位,降封順陽王,尋賜死。遣怯辭歹定住括王府資財入章佩監。

  泰定帝四子:長皇太子阿速吉八,見本紀;次八的麻亦兒間卜,次小辭,次允丹藏卜。

  八的麻亦兒間卜,泰定元年三月以皇子嗣封晉王。四年,敕右丞相塔失帖木兒、左丞相倒剌沙兼領晉王內史四斡兒朵事。

  小辭,泰定三年,以其夜啼,賜高年鈔以壓之。

  允丹藏卜,泰定四年三月出鎮北邊。

  三皇子俱早殞,無後。

  文宗三子:長皇太子阿剌忒納答剌,次燕帖古思,次太平訥。

  皇太子阿剌忒納答剌,至順元年三月封燕王。立宮相都總管府,以燕鐵木兒領之。八月,御史臺臣請立皇太子,文宗曰:「朕子尚幼,非裕宗比,俟燕鐵木兒至共議之。」冬十月,諸王大臣復以爲請,帝曰:「卿等所言誠是,但燕王尚幼,不克負荷,徐議之未晚也,是年十二月辛亥,冊立爲皇太子。二年正月,卒。命宮相法裏等護喪北葬起輦谷。仍命法裏等守之。三月,繪皇太子真容置於安慶寺東鹿頂殿祀之,如累朝神御殿儀。鞫宦者拜住侍皇太子疹疾,以酥拭其眼鼻,又爲禳祝,杖一百七斥出京城。五月,皇太子影殿造祭器,如裕宗如事。

  燕帖古思,初名古納答列。至順二年,市故相阿魯渾撒裏宅,命燕鐵木兒奉皇子居之。三年,改今名。文宗崩,遣命以明宗子嗣位。燕鐵木兒請立燕帖古思,不答失裏皇后遵遺命不許。及寧宗崩,燕鐵木兒又請立之,皇后又不從,乃迎立惠宗,議萬歲之後傳位燕帖古思。後至元六年,追論文宗殺逆之罪,撤其廟主,削不答失裏太皇太后之號,安置於安州,放燕帖古思於高麗。監察御史崔敬抗疏論之,不報。熟帖古思未至高麗,七月丁卯,從臣月闊察兒希旨殺之,託言病卒。詔賜鈔百錠,以禮葬之。

  太平訥,本名寶寧。天曆元年,改今名。命大司農買住養於其家。早殞,無後。

  史臣曰:「元之季世,宗王死國難者,皆世祖之胄裔,益教育之澤遠矣。世祖伐安南。始爲驕兵,繼爲忿兵,其敗宜也。帝不自反,而遷怒於脫歡,此則狃於功利之習,不能爲世祖諱者焉。」  

 卷一百十三 ↑返回頂部 卷一百十五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4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33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