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一百二十一 新元史
卷一百二十二 列傳第十九
卷一百二十三 

速不台 兀良合台 阿術 卜憐吉歹 也速□兒

卷一百二十二·列傳第十九

 

  速不台 兀良合台 阿術 卜憐吉歹 也速□兒

  速不台,兀良合氏。兀良合爲塔立斤八族之一。蒙古俗,聞雷匿不敢出。兀良合人聞雷則大呼與雷聲相應。故人尤驍悍。

  速不台遠祖捏裏必,獵於斡難河上,遇敦必乃汗,因相結爲按答。捏裏必生孛忽都,衆目爲折裏麻,譯語有知略人也。孛忽都孫合赤溫,生哈班、哈不里。哈班二子:長忽魯渾,次速不台,俱善騎射。太祖在巴勒渚納,哈班驅羣羊以獻,遇盜被執。忽魯渾兄弟繼至,以槍刺一人殺之,餘黨逸去,遂免父難。忽魯渾以百戶從太祖,與乃蠻戰於闊亦田之野,遇大風雪。忽魯渾乘風射之敵敗走。

  速不台,以質子事太祖,亦爲百戶。太祖即位,擢千戶。七年,從太祖伐金,攻桓州,先登,拔其城,賜金帛一車。

  十一年,太祖以蔑兒乞乘我伐金收合餘燼,會諸將於和林,問:「誰能爲我徵蔑兒乞者?」速不含請行。太祖壯而許之。山路險峻,命裹鐵於車輪,以防摧壞。速不台選裨將阿里出領百人先行,覘蔑兒乞之虛實,戒之日:汝止宿必載嬰兒具以行,去則遺之,使若挈家而逃者。蔑兒乞見之,果以爲逃人,不設備。十三年,速不台進至吹河大破之,盡殲其衆。

  十四年,太祖親征西域,命速不合與者別各率萬人,追西域主阿刺哀丁,戒以「遇彼軍多,則不與戰,而俟後軍。彼逃,則亟追勿舍。所過城堡降者,勿殺掠。不降則攻下之,取其民爲奴。不易攻,則捨去,毋頓兵堅城下。」時西域主棄撒馬爾罕遠遁,速不合、者別渡阿母河,分路追之。西域主逃入裏海津中,未幾病死。盡獲其珍寶以獻。事具《西域傳》。太祖日:「速不台枕戈血戰,爲我家宣勞,朕甚嘉之。」賜以大珠銀甕。速不台與者別遂入其西北諸部,諸酋皆望風納款。

  西域軍事略定,十六年,太祖命速不台與者別進討奇卜察克,循裏河之西入高喀斯山,大破奇卜察克之衆,殺其部酋之弟玉兒格。其子塔阿兒匿於林中,爲奴所告,執而殺之。速臺縱奴爲民,還以聞,太祖曰:「奴不忠於主,肯忠事他人?」並戮之。奇卜察克酋遁入斡羅斯境,速不台、者別引兵至喀勒吉河,與斡羅斯戰於孩兒桑之地,斬獲無算。速不台奏以蔑兒乞、乃蠻、怯烈、康鄰、奇卜察克諸部千戶,通立一軍。從之。初,太祖命速不台、者別以三年爲期,由奇卜察克返至蒙古地,與太祖相見。至是二將凱旋,遵太祖之命而返。

  十九年,太祖親征西夏,以速不台比年在外,恐其父母思之,遣歸省。速不台奏,願從西征,太祖命度大磧以往。二十一年,破撒裏畏兀、特勒、赤閔等部,及德順、鎮戎、蘭、會、洮、河諸州,得牝馬五千匹,悉獻於朝。二十二年,聞太祖崩,乃還。

  太宗即位,尚禿滅幹公主。從太宗伐金,圍慶陽。我軍及金人戰於大昌原,敗績。命速不台援之。二年,速不含與金將完顏彝戰於倒回谷,又失利,爲太宗所貢。睿宗曰:「兵家勝負不常,宜令速不台立功自效。」遂命引兵從睿宗南伐。

  三年冬,出牛頭關,遇金將合達率步、騎十五萬赴援。睿宗問以方略,速不台曰:「城居之人,不耐勞苦。數挑戰以勞之,乃可勝也。」睿示從之。明年正月,大敗金於三峯山,合達走鈞州,追獲之。合達問:「速不檯安在?願識其人。」速不台出曰:「汝須臾人耳,識我何爲?」合達曰:「大臣各爲其主,我聞卿勇蓋諸將,故欲見之。」其爲敵國畏服如此。

  三月,從太宗至汴。金人議守汴之策,舍裏城而守外城。外城,周世宗所築,堅不可攻。速不台以步、騎四萬圍之,又徵沿河州縣兵四萬,募新兵二萬,共十萬人,分屯百二十里之內。大治攻具,驅降人負薪填塹,彀強駑百張,攻城四隅,仍編竹絡盛石投之,未幾稱石高與城等。守者亦仿製竹絡,盛所投之石還擊之,復以鐵罐盛火藥投於下,爆發,聲聞數十里,名曰震天雷,迸裂百步外。我軍冒牛皮至城下,穴隧道。城人縛震天雷於鐵緪。縋擊之,又制噴火簡箭,激射十八步。我軍惟畏此二器。攻十有六日,城不下,乃許金人和,納其質曹王訛。

  四月,車駕北還,留速不台統所部兵鎮河南。速不台謬爲好語曰:「兩國已講好,尚相攻耶?」金人就應之,出酒炙犒師,且賂以金幣。乃退駐汝州,託言避暑,掠其糧餫,俟飢疲自潰。已而金飛虎衛士殺使臣唐慶等三十餘人,和議中敗。速不台復帥師圍汴,金主棄汴北走。明年正月,追敗之於黃龍崗,金主南走歸德。未幾,又是蔡州。金崔立以汴降,速不台殺金荊、益二王宗室近屬,俘其后妃、寶器,獻於行在。

  七年,太宗以奇卜察克、斡羅斯諸部未定,命諸王拔都討之,而以速不台爲副。八年,速不台首入布而嘎爾部,太祖對其部降而復叛,至是悉平之。九年,入奇卜察克。奇卜察克別部酋八赤蠻數抗命,太宗遣速不台出帥,即日:「聞八赤蠻有瞻勇,速不台可以當之。」至是八赤蠻聞速不台至,大懼,遁入裏海。速不台俘其妻子以獻。十年,復從拔都入斡羅斯,悉取斡羅斯南北諸部,事具《拔都傳》。

  當撥都攻斡羅斯之屬國馬札兒部,速不台與諸王五道分進。馬札兒酋貝拉軍勢盛,拔都退渡漷寧河,與貝拉夾水相持。上游水淺,易涉、復有橋,下游水深。速不台欲結筏潛渡,繞出敵後。諸王先濟,拔都軍爭橋,反爲敵乘,沒甲士三十人並摩下將八哈禿。既濟,諸王又以敵衆,欲邀速不台返。速不台曰:「王自返,我不至杜惱河馬札刺城,不返也。」乃進至馬札刺城,諸王繼至,遂攻拔之。拔都與諸王言曰:「漷寧河之戰,速不台救遲,殺我八哈禿。」速不台曰:「諸王惟知上游水淺,且有橋,遂渡而與戰,不知我於下游結筏未成。今但言我遲,當思其故。」於是拔都亦悟。後大會,飲以馬乳及葡萄酒;言徵貝拉時事,推功於速不台。拔都與諸王飲酒先酌,諸王怒,拔都馳奏其事。時定宗先歸,太宗切責之,謂諸王得有斡羅斯部衆,實速不台之力云。

  太宗崩,諸王會於也只裏河,拔都欲不往。速不臺日:「大王於族屬爲兄,安得不往?」拔都卒不從其言。定宗即位,速不台俟朝會畢,遂請老,家於禿剌河上。定宗三年卒,年七十三。至大三年,贈效忠宣力佐命功臣、開府儀同三司、上柱國,追封河南王,諡忠武。子兀良合台。

  兀良合台,太祖時以功臣子,命監護皇孫蒙哥。後掌憲宗潛邸宿衛。太宗五年,從定宗擒布希萬奴於遼東。又從諸王徵奇卜察克、斡羅斯、孛烈兒諸部。定宗元年,又從拔都討孛烈兒乃、捏迷思部,平之。定宗崩,拔都與諸王大將會於阿勒塔克之地,定議立憲宗。定宗皇后遣使告拔都,宜更議。兀良合台對曰:「議已定,不能復變。」拔都曰:「兀良合台言是也。」憲宗送即大位。

  憲宗二年,命世祖討西南夷諸部,以兀良合台總軍事。三年世祖師次塔拉,分三道而進。兀良合台由西道逾宴當嶺,入雲南境,分兵攻白蠻察罕章請寨,皆下之。至阿塔刺所居半空和寨,倚山帶江,地勢峻險。兀良合台立炮攻之。阿塔利自將來拒。兀良合台遣其子阿木逆擊之,阿塔刺敗近;並其弟阿叔城俱拔之。

  是年十二月,世祖入大理都城,國王段興智迎降,獲大理將高祥於姚州,留兀良合台攻諸蠻之未下者,遂班師。四年,兀良合台攻烏蠻,次羅部府,敗蠻酋高華,進至押赤城。城三面瀕滇池,兀良合台以炮攻其北門,又縱火焚之,皆不克,乃鳴鉦鼓震之,使不知所爲。凡七日,伺其惰,阿術乘虛而入,遂克之。餘衆依阻山谷,命諸將掩捕之。圍合,呵術引善射者三百騎四面蹙之。兀良合台先登陷陣,盡殲其衆。又攻拔纖寨。至乾德格城,環城立炮,以草填其塹而渡,阿術率所部搏戰城上,克之。

  五年,攻不花合因、阿合阿因諸城,又攻赤禿哥寨及告魯斯國塔渾城、忽蘭城,皆克之。魯魯斯國請降。阿伯國有勝兵四萬,負固不下。阿術突其城而入,乃舉國請降。又攻拔阿告山寨及阿魯城,遇赤禿哥軍於合打台山,大敗之,殺獲幾盡。凡平大理五城八府四郡,及烏、白蠻三十七部。

  六年徵白蠻波麗部,其酋細蹉甫降,與段興智同時入覲,雲南平。詔以便宜取道,與鐵哥帶兒兵合,遂自烏蒙赴滬江,破禿刺蠻三城,擊敗宋兵,奪其船二百艘於馬湖江,通道於嘉定,重慶,抵合州。

  七年,獻夷捷於朝,請依漢故事,以西南夷爲郡縣;從之。賜其軍銀五千兩、彩幣二萬四千匹,授銀印,進都元帥。遠鎮大理。

  秋九月,遣使招降交趾,不報。遂伐之。其國主陳日煚,隔洮江,列象騎以拒。兀良合台分兵爲三隊濟江,部將徹徹都從下游先濟,兀良合台居中,駙馬懷都與阿術殿後。仍援徹徹都方略曰:「汝既濟,勿與之戰,蠻必逆我。俟其濟江,我使懷都邀之,汝奪其船。蠻敗而返走,無船以濟,必爲我擒。」徹徹都違命,登岸即縱兵擊之,日煚雖大敗,得乘舟逸去。兀良合台怒日:「先鋒違我節制,國有常刑。」徹徹都懼,飲藥死。兀良合台入交趾,日煚遁海鳥。得前所遣使者於獄,以破竹鉗其體入膚,一使死焉。兀良合台怒屠城人以報之。越七日,日煚請內附,乃大饗將士而還。

  是年,憲宗大舉伐宋。八年,侵宋播州,土卒遇炎瘴多病,兀良合台亦病,遂失利。詔兀良合台還軍趨長沙。兀良合台率騎三千,蠻僰萬入,拔技山寨,入老蒼關,徇宋內地。宋將以兵六萬來拒。遣阿術自間道襲敗之。自貴州入靜江府,連克辰、沅二州,直抵潭州。宋將向士壁固守不下。世祖遣鐵邁赤迎兀良合台於岳州,乃解圍引軍而北。作浮橋於鄂州之新生州,以濟師。宋將夏貴率舟師斷我浮橋,進至白鹿磯,又獲我殿兵七百入。兀良合台力戰,始渡江,與世祖軍合。

  世祖中統元年夏四月,兀良合台至上都。至元九年卒,年七十二。追封河南王,諡武毅。子阿術。

  初,兀良合台事憲宗於潛邸,及拔都議立憲宗,兀良合含實助之。世祖即位,憲宗諸子從阿里不哥於和林,兀良舍合爲憲宗舊臣,世祖疑而忌之。故討阿里不哥,兀良合台以宿將,獨擯而不用焉。

  阿術,有智略,臨陣勇決。從兀良合台征西南夷,率精兵爲侯騎,所向有功,平大理、烏白籌蠻,及伐安南,阿術出奇制勝,尤爲諸將推服。兀良合台駐軍押赤城,奉命會師於鄂州。瀕行,阿術戰馬五十匹爲禿剌蠻所掠,偵之,有三蠻寨,匿馬山顛。阿術率健士攀崖而上,生獲蠻酋,盡得前後所盜馬一千七百匹,乃屠押赤城而去。憲宗勞之曰:「阿術未有名位,挺身許國,特賜黃金三百兩,以勉將來。」

  中統三年,從諸王拜出、帖哥徵李璮有功。九月,授征南都元帥,治兵於汴。至元元年八月,略地兩淮,軍聲大振。

  四年八月,侵宋襄陽,取仙人、鐵城等柵,俘生口五萬。軍遠,宋兵邀於襄、樊。阿術乃自安陽灘濟江,留精騎五千陣牛心嶺,復立虛寨。燃火爲疑兵。夜半,敵果至,軒首萬餘級。初,阿術過襄陽。駐馬虎頭山,指漢東白河口曰:「若築壘於此,襄陽糧道可斷也。」五年,遂築鹿門、新城等堡,又築臺漢水中,與夾江堡相應.自是宋兵援襄者不能進。

  六年七月,大霖雨,漢水溢,宋將夏貴、范文虎相繼率兵來援,復分兵出入兩岸林谷間。阿術謂諸將曰:「此張虛形,不可與戰,宜整舟師借新堡。」諸將從之。明日宋兵果趨新堡;大破之。獲戰船百餘艘,於是分水軍築圍城,以逼襄陽。文虎復率舟師來救,來興國又以舟師侵百文山;前後邀擊於湍灘,俱敗之。

  九年三月,破樊城外郛,增築重圍以困之。宋裨將張貴裝軍衣百船,自上流入襄陽,呵術要擊之,貴僅得入城。九月,貴乘輪船順流東走,阿術與元帥劉整分泊戰船以待,燃薪兩岸如晝,阿術追戰至櫃門關,擒貴,餘衆盡死。加同平章事。先是,宋兵植木江中,聯以鐵鎖,中設浮梁以通襄、樊援兵,樊城恃此爲固。至是,阿術以機鋸斷木,以斧斷鎖,焚其橋,襄兵不能援。十年,遂撥樊城,襄陽守將呂文煥懼而出降。

  是年七月,奉命略淮東。抵揚州城下,守將千騎出戰。阿術伏兵道左,佯北。宋兵遂之;伏發,擒其騎將王都統。

  十一年正月,入覲,與參政阿里海牙奏請伐宋。帝命政府議,久不決。阿術進曰:「臣久在行間,備見宋兵弱於往昔,失今不取,時不再來。」帝乃從其議,詔益兵十萬與丞相伯顏、參政阿里海牙等同伐宋。三月,進平章政事。

  秋九月,師次郢之鹽山,得俘民言:「宋沿江九郡精銳,盡聚郢州東、西兩城,今舟師出其間,騎兵不得護岸,此危遣也。不若取黃家灣堡,東有河口,可拖船入湖,轉入江中爲便。」從之。遂舍鄂州而去,行大澤中,忽宋兵千騎突至。時從騎才數十人,阿術即奮槊馳擊,所向畏避,追斬五百餘級,生擒其將趙文義、範興。進攻沙洋、新城,拔之。次復州,守將翟貴迎降。

  時夏貴鎖大艦扼江口,兩岸借御堅嚴。阿術用裨將馬福計,回舟淪河口,穿湖中,從陽羅堡西沙蕪口入大江。十二月,軍至陽羅堡,攻之不克,阿術謂伯顏曰:「攻城,下策也。若分軍船之半,循岸西上,對青山磯止泊,伺隙搗虛,可以得志。」從之。明日,阿術遙見南岸沙洲,即率衆趨之,載馬後隨。宋將程朋飛來拒,大戰中流,朋飛敗走。諸軍抵沙洲,攀岸步鬥,開而復合者數四,敵稍卻,出馬於岸上騎之,宋兵大敗,追擊至鄂東門而還。夏員聞阿術飛渡,大驚,引麾下兵三百艘先遁,餘皆潰走,遂拔陽羅堡,盡得其軍實。

  伯顏議師所向,或欲先取蘄、黃,阿術曰:「若赴下流,退無所據,上取鄂、漢,雖遲旬日,可以萬全。」乃水陛並趨鄂、漢,焚其船三千艘,煙焰漲天,漢陽、鄂州大恐,相繼降。

  十二年正月,黃、蘄二州降。阿術率舟師趨安慶,范文虎迎降。繼下池州。宋丞相賈似道擁重兵拒蕪湖,遣宋京來請和。伯顏訂阿術曰:「有詔令我軍駐守,何如?」阿術曰:「若釋似道不擊,恐己降州郡今夏難守,且宋無信,方遣使請和,而又射我軍船,執我邏騎。今日惟當進兵,事若有失,罪歸於我。」二月辛酉,師次丁家洲,與宋前鋒孫虎臣對陣。夏貴以戰艦二幹五百艘橫亙江中,似道將兵殿其後。時伯顏已遣騎兵夾岸而進,兩岸村炮,擊其中堅,宋軍陣動,阿術挺身登舟,手自持舵,突入敵陣,諸軍繼進,宋兵遂大潰。似道東走揚州。

  四月,命阿術分兵圍揚州。庚申,次真州,敗宋兵於珠金砂,斬首二千餘級。既抵揚州,乃造樓櫓戰具於瓜洲,漕慄於真州,樹柵以斷其糧道。宋都統姜才領步騎二萬來攻柵,敵軍夾河爲陣,阿術麾騎士渡河擊之,戰數合,堅不能卻。衆軍佯北,才逐之,我軍回擊,萬矢雨集,才軍不能支,擒其副將張林,斬首萬八千級。

  七月庚午,宋將張世傑、孫虎臣以舟師萬艘駐焦山東,每十船爲一舫,聯以鐵鎖,以示必死。阿術登石分山,望之,舳艫連接,旌旗蔽江,曰:「可燒而走也。」遂選強健善射者千人,載以世鉅艦,分兩翼夾射,阿術居中,合兵而進,以火矢燒其蓬檣,煙焰漲天。宋兵既碇舟死戰,至是欲走不能,前軍爭赴水死,後軍散走。追至圌山,獲黃鴿白鷂船七百餘艘,自是宋人不復能軍。

  十月,詔拜中書左丞相,仍諭之曰:「淮南重地,李庭芝狡詐,須卿守之。」時諸軍進取臨安,阿術駐兵瓜洲,以絕揚州之援。伯顏兵不血刃入臨安,以得阿術控制之力也。

  十三年二月,夏貴率淮西諸城來附。阿術謂諸將曰:「今宋已亡,獨庭芝未下,以外助猶多故也。若絕其聲援,塞其糧道,尚恐東走通、泰,逃命江海。」乃柵揚之西北丁村,以斷高郵、寶應之饋運,貯慄灣頭堡,以備捍禦;留屯新域,以逼泰州。又遺千戶伯顏察兒率甲騎三百助灣頭兵勢,且戒之曰:「庭芝水路既絕,必從陸出,宜謹備之。如丁村烽起,當首尾相應,斷其歸路。」六月甲戌,姜才知高郵米運將至,果夜出步騎五千犯丁村柵。至曉,伯顏察兒來援,所將皆阿術魔下精兵,旗幟畫雙赤月。衆軍望其塵,連呼曰:「丞相來矣!」守軍敗遁,才脫身走,殺其騎兵四百,步率免者不滿百人。壬辰,李庭芝以朱煥守揚州,挾姜纔在走。阿術率兵追襲,殺步卒千人,庭芝僅入泰州,遂築壘以守之。七月乙巳,朱煥以揚州降。乙卯,秦州守將孫貴,胡帷孝等開北門納降,執李庭芝、姜才,斬於揚州市。阿術申嚴士卒,禁暴掠。有武衛軍校掠民二馬,即斬以徇。兩淮悉平,得府二、州二十二、軍四、縣六十七。九月辛西,入見世祖於大明殿,陳宋俘.第功行賞,實封泰興縣二千戶。

  尋受命討叛王昔剌木等。十七年,卒於別失八里軍中,年五十四。贈開府儀同三司、太尉。並國公,諡武宣。加贈推誠宣力保大功臣、上柱國,追封河南王,改諡武定。子卜憐吉歹。

  卜憐吉歹,至元二十七年爲江浙行省平章政事。婺州賊葉萬五寇武義縣,卜憐吉歹將兵討平之。十一月,改江淮行省平章政事。二十八年,奏言:「福建盜賊已平,惟浙東一道地極邊,惡賊所巢穴。今復還三萬戶,以合剌帶一軍戍明、臺,亦怯烈一軍戍溫、處,札忽帶一軍戍紹興;婺州。其寧國、徽州,初用土兵,後皆與賊通。今以高郵、秦州兩萬戶戍漢陽者易地戍之。揚州、建康、鎮江三城跨據大江,人民繁會,置七萬戶府。杭州行省諸司府庫所在,置四萬戶府。擇瀕海沿江要害二十二所,分兵閱習水戰,何察盜成。錢塘控扼海口,僅置戰船二十艘,故海賊屢出奪船,請增置戰船百艘、海船二十艘。」世祖俱從之。遷河南行省左丞相。延祐元年,封河南王。

  卜憐吉歹性寬恕。一日掾吏田榮甫抱文牘請印,卜憐吉歹命取印至,榮甫誤觸之墜地,印朱濺卜憐吉歹新衣,卜憐吉歹色不稍動。又郊行,左右捧笠侍,風吹笠墜,碎御賜玉頂,卜憐吉歹笑曰:「是有數也。」論使勿懼。論者擬之後漢劉寬云。

  子童童,中奉大夫、集賢侍講學士,累官江浙平章政事。

  也速□兒,本名帖木兒,避成宗諱改名。忽魯渾之孫,大宗正札魯忽赤哈丹子也。雄毅有謀略,讀書能知大意。幼事世祖於潛邸。

  阿術伐宋,言於帝,以也速□兒爲副,從阿術攻拔襄、樊。至元十一年,伯顏與阿術會於襄陽,分三道並進。阿術由中道將渡江,也速□兒獻搗虛之計,夜半絕江徑濟。黎明,與宋將夏貴戰於陽羅堡,敗之,遂入鄂州。宋都督貫似道與大軍相拒於丁家洲,其前鋒孫虎臣來逆戰。也速□兒乘高望之,見其陣勢首尾橫,決以戰艦衝之。似道先遁,其衆一時俱潰。十二年,阿術攻揚州,使也速□兒與宋將戰於揚子橋,出奇兵斷真州運道。宋將張世傑以舟師屯揚子江中流,從阿術擊之,以火箭燒其船篷,大敗世傑於焦山下。宋平,授行中書省斷事官,階懷遠大將軍。十五年,進昭勇大將軍。

  十六年,除淮東道宣慰使,遷鎮國上將軍,奉中書省檄奏報邊事,也速□兒入對便殿,出奏讀於懷中。帝召近臣進讀,適左右無其人,也速□兒奏,臣亦粗知翰墨,乃誦其文,而以國語譯之,敷陳明暢。帝說,使縱橫行殿中,以察之。命參知中書省事,二十二年,安童自北庭歸,奏也速□兒蒙古人,又通習漢文,久淹下位,宜加擢用,帝問:「居其上者誰也?」對曰:「參政郭佑,參議禿魯花、拜降。」即日擢中奉大夫、中書參知政事,位郭佑上,仍敕之曰:「自今事皆責成於汝。二十三年,進資德大夫、中書左丞。二十四年、拜榮祿大夫、尚書省平章政事。從討乃顏,復與諸將擒其將金家奴、塔不□等。帝以也速□幾家貧,賜鈔五千錠。

  二十七年,武平地震,奸人乘災異相扇誘,有宗王三人皆爲所誑。帝慮乃顏餘黨復爲亂,遣也速□兒率兵五百人鎮撫之。以便宜蠲田租、弛商稅,運米萬石以賑民災,鞫三宗王,諭以禍福輕重,皆引伏。事聞,帝甚韙之。自遼陽行省至上都,道路回遠,也速□兒奏請從高州以北開新道栽舊驛五,其三備他驛物力之乏絕,其二隸於虎賁司,給田宅爲屯戶,公私便之。

  是時,桑哥秉政久,恣爲貪虐,也速□兒劾其奸,帝始悟,後完澤等復相,繼言之,桑哥竟伏誅。未幾,拜江浙行省平章政事。大德二年卒,年四十五。也速□兒喜薦士,凡所甄拔,多至通顯。至正八年,贈推忠宣爲守正佐理功臣、太傅、開府儀同三司、上柱國,追封安慶王,諡武襄。

  三子:忽速□,江浙行省平章政事;探進,徊史中丞;木入剌沙,南陽府達魯花赤。孫:脫因納,陝西行臺御史大夫;紐兒該,同知都護府事;古納剌,上都留守。

  史臣曰:「速不台與者勒蔑、忽必來、者別齊名,太祖擬之四獵犬,常爲軍鋒。者勒蔑等前卒,獨速不檯曆事三朝,年逾耆艾,子孫遂俱爲名將,至其曾孫啓王封。乃知道家三世之忌,非古今通論也。」  

 卷一百二十一 ↑返回頂部 卷一百二十三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4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33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