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一百三十一 新元史
卷一百三十二 列傳第二十九
卷一百三十三 

札刺亦兒台豁兒赤 塔出 阿只乃 懷都 塔孩拔都兒 阿塔海 速哥忽蘭 失魯孩 麥里 昔里吉思

卷一百三十二·列傳第二十九

 

  札刺亦兒臺豁兒赤 塔出 阿只乃 懷都 塔孩拔都兒 阿塔海 速哥忽蘭 失魯孩 麥裏 昔里吉思

  札刺亦兒臺豁兒,札刺亦兒氏,以氏爲名,亦譯爲撒里塔。事太祖爲宿衛。契丹人乞奴、鶇兒、喊舍等驅遼東遺民渡鴨綠江,竄據高麗江東城。十二年,以哈真爲元帥,「札刺亦兒臺副之,帥蒙古軍,兼督耶律留可契丹軍、蒲鮮萬奴將完顏子淵軍。討之。破和、孟、順、德四城,麟州都領洪大純帥其子福源迎降。十二月,使著古與至高麗乞糧,且徵兵。商面輸米千石,遣其將趙衝、金就礪帥師來會。又明年正月,契丹平,札刺亦兒臺與衝約爲兄弟,衝請歲輸貢賦。札敕亦兒臺曰:「追路梗阻,汝國來往不易,我目每歲遣使不過十人,可齎以去也。」於是高麗王■〈日育攵〉進其權闔門祗候尹公就中書注書崔逸持牒文采行營。遣使報之。定約而還。十五年,著古與再使商麗歸,盜殺諸途。由是與高麗絕信使者七年。

  太宗初,金平章溫迫罕哥不靄行省於遼東。連結高麗與蒲鮮萬奴以拒命。大宗命札刺亦兒臺帥北京元帥吾也而、遼王薛闍,義、川等州節度使王榮祖,都提控耶律捏兒等渡遼,先討哥不靄,技益州、宜城等十餘城,哥不靄走死。

  三年,追討商麗殺信使之罪,遂圍新興鎮,屠鐵州,洪福源帥降民千五百戶導札劉亦兒臺攻州郡之未附者。九月,至西京,大黃風州,克宣郭州。取披邑四十餘。使阿兒禿與福源招諭王■〈日育攵〉,使其弟淮安公侹請和。十一月,後平州。元帥唐古拔都兒箐至王京。王■〈日育攵〉遣御史閔曦犒師。十二月,蒙古軍分屯王京城外,閔曦復來犒。札刺亦兒臺遣使持持牒入城諭降。王■〈日育攵〉使弟侹獻方物。札敕亦兒臺復徵賄,王■〈日育攵〉又獻國賜,且遣使上表自陳。札刺亦兒臺遂承製置京府及州縣達魯花赤七十二人,以也速迭兒帥探馬赤軍留鎮之。

  明年正月,率所部先歸,遣使二十四人持璽書諭高麗王。三月。王■〈日育攵〉遣中郎將池義深、錄事洪巨源、金謙等齎目贐牒文送札刺亦兒臺行營。四月,又進其上將軍趙衝及御史薛慎來上表稱臣,獻方吻。五月,帝以將徵蒲鮮萬奴,遣使九人徵兵高麗。七月,高麗權臣崔瑀脅遷其王於江華島,並遣內侍復昌往北界諸城,奪蒙古所置達魯花赤弓矢,達魯花赤射殺之。八月,其西京巡撫閔曦亦謀殺達魯花赤,不果。是月,札敕亦兒臺復奉命討高麗。先貽書詰貢王■〈日育攵〉,■〈日育攵〉一再答書自辯。十二月。札刺亦兒臺至王京,攻處仁城,爲商麗人金允佳所射殺,別將帖可引軍還。子塔出。

  塔出,以勳臣子,至元十七年授昭勇大將軍、東京路總管府達魯花赤。十八年,召見,賜鈔六十錠,旌其廉勤,授開元等路宣慰使。二十二年,入覲,帝慰勞久之,且問曰:「太祖命爾父札刺亦兒臺聖旨,爾能記否?」塔出奏對稱旨,帝嘉之,奶以玉帶、弓矢,拜龍虎衛上將軍、東京等路行中書省右丞。復授遼東追宜慰使。

  塔出探知乃顏謀反,遣人馳驛上聞。命領軍一萬偕皇子愛牙赤各御之。女直、水達達官民與乃顏連結,塔出遂棄妻子,牢麾下十二騎直抵建州。距咸平千五百里,與乃顏黨太撒拔都兒等合戰,兩中流矢,其黨帖哥、抄兒赤等欲襲攻皇子,塔出扈從皇子渡遼水。乃顏軍來追,堵出轉鬥而前,射其將帖古歹,鏃出於項,墜馬死。追兵始退。遂還軍懿州。州老幼千餘人,焚香羅拜追傍,泣曰:「非宜慰公,吾屬無遺種矣。」塔出至遼西羆山北小龍泊,得叛將史禿林臺、盧全等納款書,期而不至,即遣將討拎之,又獲其黨王賽哥。復與曲迭兒大王等戰,破之,將士欲俘掠,塔出禁止之。與諸將漢爪、脫脫臺等造乃顏餘黨,北至金山。帝嘉其功,召賜黃金、珠璣、錦衣、弓矢、鞍勒。

  二十八年,賜明珠虎符,充蒙古軍萬戶。是年,討哈丹於女直,還攻建州。明年,哈丹涉海南,奔高麗。塔出復進兵討之。入朝,賜珍珠上服,拜榮祿大夫、遼陽等處行中書省平章政事,兼蒙古軍萬戶,卒。子答蘭帖木兒,中奉大夫、遼陽省各知政事。

  阿只乃,亦譯爲阿術哈,斡羅納兒氏。與飲巴泐渚納水。太祖元年,授千戶。屢從征討,賜銀印,領兵收附遼東女真,還,賜金甲、珠衣、寶帶。從太祖征西復,大戰於額裏合牙。西夏主李睍懼,乞降,來朝行在。時帝已崩,脫欒扯兒必遵遺詔殺之,分給西夏主資產於阿只乃。復從太宗伐金,下宿、泗等州二十餘城。諸王閔阿只乃年老,命其子不花代領軍職。

  中統二年,不花卒。子幼,以兄子懷都襲。

  懷都,從親王哈必赤討李璮,圍濟南。夏四月,璮夜出兵衝突,懷都力戰,斬首百餘級,俘二百餘人,璮退走入城。秋七月,破濟甫,誅璮。哈必赤第其功居最,詔賜金虎符。領蒙古、漢軍,攻海州,略淮南廬州。

  至元三年,充邳州監戰萬戶。四年,領山東路統軍,從伐宋。至襄陽,西渡漢江,宋遣水軍絕歸路,懷都士卒泅水,奪戰艦二十餘艘,斬首千餘級。六年,略地淮南天長·至五河口,與宋兵戰,敗之。七年,詔守鹿門山、白河口、一字城。九年春,懷都請攻樊之古城堡。堡高七層,懷都夜動士卒,攀援而上,遂撥之,斬宋將韓拔髮,擒蔡路鈐。襄陽既降,帥師城正陽,復略地南豐,獲口無算。

  十二年夏,宋將夏貴來攻正陽,懷都領步卒薄西岸,至按河口,逆戰效之。十二年,北度,至柵江堡,敗宋軍。復南渡江。駐兵鎮江,諜報宋平江軍出常州,懷都領千人,至無錫,與宋兵遇,大戰,殲其衆。秋七月,行省檄懷都領軍護焦山江岸,仍駐揚州灣頭立木城,以兵守之。九月,權樞密院事,復守鎮江。宋殷帥張彥、安撫劉勇攻呂城,懷都與萬戶忽刺出、帖木兒追戰至常州,戰船百餘,擒張彥及範總管。冬十月,從右丞阿培海攻常州,宋朱都統赴援,懷都帥所部至橫林店與之遇,奮擊,大破之。十一月,克平江,徇秀州,仍撫治臨安迤新附軍民。

  十三年秋,偕元帥撒里蠻、帖木兒、張弘範徇溫州、福建,所至州郡迎降。十四年,授鎮國上將軍、浙東道宣慰使,討臺、慶叛賊,戰於黃奢嶺,又戰於溫州白塔屯寨,轉戰至漳、泉、興化,平之。十六年,召至闕下,賜玉帶、弓矢,授行省參知政事,至處州,以疾卒。

  子八忽臺兒,官至通奉大夫、浙東邊宣慰使都元帥,平浙東、建寧盜賊,數有功。

  不花子忽都答兒既長,分襲蒙古軍千戶,從平宋有,授浙西招討使,改邳州萬戶,加榮祿大夫、平責政事。卒。

  塔孩拔都兒,遜都思氏。始與其兄赤勒古台、弟秦亦赤兀歹事札木合。繼而棄之,歸於太祖。以赤功古臺同皇弟合撤兒帶刀宿衛爲兀勒都赤,泰亦赤兀歹與忽圖抹里赤主飼馬羣爲阿都兀赤,塔孩與訶兒孩合撒兒、速客該、察兀兒孩四人,掌遠近巡察之事,特被親信。常與速客該往來奉便於王罕,後同飲巴泐渚納水。太祖即位,授赤勒古台第十四千戶,塔孩第二十四千戶。塔孩從太祖征西域,與阿刺黑、速客圖攻白納克城,降之。進忽氈城,其守將帖木兒以精兵千人屯賽渾河中洲,矢不能及。塔孩兒等填石以進,帖木兒不能守,遁去,遂克忽氈。後卒。子卜花,襲職。孫阿塔海。阿塔海。魁偉有大度,才略過人。既襲千戶,從大帥兀良合台徵雲南,身先行陣。師還。事世祖於潛邸。至元九年,命督諸軍攻襄陽。襄陽下,第功授鎮國上將軍、淮西行樞密院副使。築正陽東西域。五月霖雨,未將夏貴乘淮水溢,來爭正陽。阿塔海率衆御之,貴走,追至安豐城下而還。

  拜中書右丞、行樞密院事,渡江,與丞相伯顏軍合,克池州。十二年,師次健康。朱鎮江守將石祖忠降,其揚州守將李庭芝遣兵突由來攻,阿塔海率師救之,宋兵望風退走。對其、泰諸城尚爲朱守,鎮江地扼襟喉,城壁不完,阿塔海乃立木柵,以保障居民。又分兵屯瓜洲,以絕揚州之援。宋將張世傑、孫虎臣帥舟師陣於江中焦山下,阿塔海與平章阿術登南岸督諸軍大破之。訂閱殿帥張彥與平江都統劉師夷襲呂城,進萬戶懷都擊之,獲彥。十月。並行樞密院於行中書省,仍以阿塔海爲右丞。克常州,降平江、嘉興。十三年正月。會兵臨安,朱降,以其幼主、母后入覲。詔赴瓜洲。與阿術議淮南事宜。

  十四年,授榮祿大夫、平章政事、行中書省事。十五年二月,召赴闕,拜光祿大夫、行中書省左丞相,移治臨安。十八年,遷征東行省丞相,徵日本,遇風舟壞,遂失利。二十年,行同知沿江樞密院事。二十三年,行江西中書省事,入朝。二十四年,扈從徵乃顏,師還,奉胡請居京師。二十六年十二月,卒,年五十六。贈推忠詡運宣力功臣、開府儀同三司、太師、上柱國,追封順昌王,諡武敏。子阿里麻,江淮行樞密副使、江南行臺御史大夫。

  速哥,蒙古怯烈氏。父懷都事太祖,嘗從飲巴泐渚納水。

  速哥爲人,外質直而內沈勇,雅爲太宗所知。命使會,覘其虛實,語之曰:「即不還,子孫無擾不富貴也。」速哥頓首日:「臣死,職耳,況本陛下威命以行,必無他慮。」帝悅,賜御馬。至河,金人閉之舟中,七日始登南岸,又三旬乃至汴。及見金主,曰:「天子念爾土地日狹,民力日疲,故遣我致命,爾能修歲幣,過好不絕,則轉禍爲富矣。」謁者令下拜,速哥曰:「我大國使,肯爲爾屈乎!」金主壯之,取全卮飲之酒。速哥飲畢,即懷金卮出,默識其地理厄塞、城郭人民之強弱。既覆命,備以虛實告,且以所懷金卮獻。帝喜曰:「我得金於汝手中。」復以賜之。始下令徵兵南伐。大兵至河北岸,方舟欲渡,金人陣於河南。帝令儀衛導速可居中軍,親卒偏師掠陣策馬登岸。及金亡,詔妨賜護駕士五人,曰:「以旌汝爲便之不辱也。「速哥昔過崞州,盜殺其馬,至是兼以一州民賜之。

  太宗八年,帝從容謂速哥曰:「我將官汝,西域、中原,惟汝擇之。」速哥拜曰:「幸甚!臣意中原便。」帝曰:「西山之境,八達嶺以北,汝其主之。汝於城中構大樓居其上,使人皆仰望汝。汝俯而諭之,顧不偉乎。」乃以爲西山大達魯花赤。

  受命方出。有回回六人訟事不實,將抵罪,遇諸途,謂監刑者曰:「姑緩其刑,當入奏。」復見帝曰:「此六人者,名聞西域,以小罪誅之,恐非所以懷遠人也。願以賜臣,臣得笞辱之,使侮過遷善,爲他日用。」帝意解,召六謂之曰:「生汝者速哥也,其竭力中之。」後六人有至大官者。速哥卒,年六十二。賜推忠詡運同德功臣、太師、開府儀同三司、上柱國,追封宣寧王,諡忠襄。

  六子:曰長罕,曰玉呂忽都撤,曰合裏都,曰忽蘭,曰忽都兒不花,曰不花。長罕、玉呂忽都撤、合裏都,皆從兀魯赤太子出征,以戰功顯。

  忽蘭,以母爲後戚,得襲職。乙未抄戶籍,前賜崞州戶已入官籍,更賜山西戶三百。郡縣捕盜不獲,法當計失物直倍償,郡縣苦之。有甄軍判者,率羣盜殺人渾源界。縣以失捕當償,忽蘭曰:「此大盜也,縣豈能制哉!」即遣千人捕甄殺之,其害乃除。

  忽蘭性純篤,然好佛法。嘗施千金修龍宮寺,建金輪大會,供僧萬人。卒。年四十二。贈太保、金港澳光祿大夫、上柱國,追封雲國公,諡康忠。

  子天德于思,潁悟過人。世祖聞其賢,令襲父爵。養母完顏氏以孝聞。海都寇邊,天德于思撫循其衆,守備甚完。帝聞而嘉之,賜馴豹、名鷹,使得縱獵禁地。卒,年三十九。贈太傅、儀同三司、上柱國,追封雲目公,諡顯毅。子孫世多顯貴。

  失魯孩那顏,沼兀列臺氏。從太祖同飲巴泐渚納水。授千戶,統沼兀列部從徵諸國。卒於河西。

  子麥吉,從太祖平金。

  孫麥裏,從定宗平乞卜察克、阿速、斡羅斯諸國。又從憲宗徵蜀。中統初,諸王禾忽附阿里不可,麥裏以爲上初即位,而禾忽爲亂首,不可不誅。與共弟桑忽答兒帥所部討之。一月八戰,奪所掠札刺亦兒臺、,塔塔兒諸部民而還。桑忽答兒爲禾忽所殺。帝聞,遣使者以銀鈔羊馬迎致麥裏,賜號答剌罕。尋卒。子禿忽魯。

  昔里吉思,佚其氏族。從太祖征西域。太宗時,從睿宗伐金,師次京兆府。會亦來哈□作亂,昔里吉思挺身斫賊陣,衆皆披靡。俄失所乘馬,走還軍中。睿宗嘉其功,妻以侍女唆火尼。世祖尤愛之,命侍左右。其妻爲皇太子乳母,裏太子待以家人之禮,得飲白馬潼。二子:曰堵出,曰撒里蠻。

  塔出,官寶兒赤迭只斡兒朵千戶。塔出於千家奴,從伐乃顏,戰歿。帝命籍乃顏人口賜之。

  撒里蠻。從討阿里不哥,賜號拔都兒,授光祿少卿,仍襲千戶。累遷僉宣徽院使。以千戶從徵乃顏,賞金盞二。人爲同知宣微檢事。成宗即位。拜宣徽使,加大司徒。卒,子帖木迭兒,襲千戶,累遷宣徽使,遙授左丞相。

 卷一百三十一 ↑返回頂部 卷一百三十三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4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33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