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一百四十二 新元史
卷一百四十三 列傳第四十
卷一百四十四 

卷一百四十三·列傳第四十

 

  石珪 天祿 王珍 文幹 楊傑只哥劉通 復亨 淵 劉斌 思敬 趙柔晟 耿福 繼元

  石珪,泰安新泰人。體貌魁偉,倜儻不羈。金末,渡河,率少壯據險自保,與滕州陳敬宗破張都統等兵於龜蒙山。又敗宋將鄭元龍於亳州,乘勝引兵入盱眙。會宋賈涉誘殺漣水忠義軍統轄季先,衆迎珪爲帥,稱爲太尉。

  太祖十三,使葛不罕與宋議和。明年,珪令麾下劉順覲太祖於塔什干城,太祖慰勞順,且敕珪曰:「如宋和議不成,吾與爾爲一家,勿擾不富貴。」順還告珪,珪感悅,日夜思降。十五年,宋果渝盟,珪棄其妻孔氏、子金山,杖劍渡淮,宋將迫之曰:「太尉還,完汝妻子。」珪不顧,宋將沉珪妻子於水。遂率煩及李溫等歸木華黎。木華黎承製拜珪光標大夫、濟兗單三州兵馬都總管、山東諸路行元帥府事,佩金虎符,便宜從事。後金棄東平,珪與嚴實分守,收輯濟、兗、沂、滕、單諸州。十八年,加金紫光祿大夫、東平兵馬都總管、山東諸路都元帥。

  秋七月,珪攻克曹州,與金將鄭從宜戰,馬僕爲所獲,送至汴。金主壯其爲人,誘以名爵。曰:「吾身事大朝,官至光祿,復能受封他國耶!假我一朝,縛爾以獻。」金主大怒,蒸殺於市。珪擡然就死,色不變。其部下祠兗州祀之。子天祿,

  天祿,襲父爵,授龍虎衛上將軍、東平路元帥,佩金虎符。時宋將彭義斌取大名及中山,天祿從孛裏海敗之,又敗金將武仙,屢立戰功。國王孛魯奏遷金紫光祿大夫、都元帥。

  太宗四年,從皇太弟拖雷伐金,率戰船,夜至歸德城下,襲其營,殺三百餘人。金將陳防禦來追,天祿回軍復戰,金兵退走。明年秋九月,破考城,復圍歸德。冬十二月,歸德降。六年,入覲,改授徵行千戶,濟、兗、單三州管民總管。七年,從札剌溫火兒赤渡淮,攻隨州,至襄陽夾河寨,敗宋兵。又從攻蘄、黃等州。

  時詔天祿括戶東平,軍民賦稅並依天祿己括籍冊,嚴實不得科收。天祿病不任職,以子興祖襲。明年卒,年五十四。

  子十人,興祖襲千戶,官武略將軍。從伐宋,攻鄂州。至元四年,由宿州率所部抄沿淮諸郡,俘獲甚多。統軍司賞馬二十匹、銀五百兩、錦二十端。十二年,攻常州,爲先鋒,功在諸將上。宋亡,第功,擢宣武將軍、管軍總管,戍溫州。平土賊林大年等,招輯南溪山寨歸農者三萬餘戶。十六年,晉顯武將軍,佩金虎符。十九年七月,卒于軍。子璉嗣。

  王珍,字國寶,大名南樂人。金末,所在盜起,南樂人楊鐵槍聚衆保鄉里,珍從之。大兵略地河朔,鐵槍迎降,署珍軍前都彈壓。鐵槍戰死,衆推蘇椿代領其衆。宋將彭義斌侵大名,椿戰不利,降之,義斌遂據大名。珍棄其家,間道走還軍中,按只吉歹大王嘉其誠心歸附,以爲義子。復從速魯忽擊走義斌,蘇椿以大名降,歸珍妻子。珍語之曰:「吾非棄汝輩,誠不以私愛奪吾報國之心。」聞者稱歎,授鎮國上將軍、大名路治中、軍前行元帥府事。俄遷輔國上將軍,復授統攝開曹滑浚等處行元帥府事,兼大名路安撫使。

  蘇椿有異志,珍覺之,與元帥梁仲先發兵攻椿,椿,開南門遁。國王斡真授仲行省,珍驃騎衛上將軍、同知大名府事,兼兵馬都元帥。從速不台經略河南,破金將武仙於鄭州,復與金人戰於蕭縣,斬其將。頃之,仲死,國王命仲妻冉守真權行省,珍爲大名路尚書省下元帥,將其軍。國用安據徐、邳、珍從太赤及阿術魯攻破之,授同籤大名行省事。從伐宋,破盧、壽、滁等州,珍常身先諸將。宋城五河口,珍帥死士二十人奪之,乘勝連破濠、泗、渦口。

  太宗二年,入朝,授總帥本路軍馬管民次官,佩金符。珍言於帝曰:「大名困於賦調,貸借西域賈人銀八千錠,及通糧五萬斛,若復征之,民無生者矣。」詔官償所借銀,復盡蠲其逋糧。已而朝廷議分蒙古、漢軍戍河南,以珍戍睢州,修城煌,明斥侯,宋兵不敢犯。定宗三年,入朝,晉本路徵行萬戶,加金虎符。在鎮九年卒,年六十五。子文幹。

  文幹,善騎射,襲爲行軍萬戶。從世祖攻鄂州,先登,中流矢,賜良馬、金帛。李璮叛,從哈必赤大王討平之,論功第賞,文幹曰:「增秩則榮及一身,賜金則恩逮卒伍。」乃以白金二千兩、器血百事、雜彩數百縑賞之,文幹悉頒于軍中。

  中統三年,制:「父兄子弟並仕者,罷其子弟。」文乾弟文禮爲千戶,文幹自陳願解己官,而留文禮。詔從之。改同知大名路總管府事,累遷河東山西道捉刑按察副使。近臣言其鄂州之功,晉僉東川行樞密院事,歷金州、衛輝、東平總管。改江東建康道捉刑按察使,卒於官,年五十八。發其篋中,錢僅七緡,貧不能歸葬。人以此稱之。

  楊傑只哥,大興寶砥人。少有勇略。大兵略地燕、趙,率族屬降附。從攻遼東,又從元帥阿術魯克西夏諸城,有功。

  太宗元年,皇太弟拖雷賜以金、幣,命從阿術魯攻信安。阿術魯知其材出諸將右,命裁決軍務。信安城四面阻水,其帥張進數月不降。傑只哥曰:「彼恃巨浸,我師進不得利,退不得歸,不若往說之。」進見其來,怒曰:「吾己斬二使,汝不畏死耶!」傑只哥無懼色,從容言曰:「今齊、魯、燕、趙地方數千里,郡邑皆聞風納款,獨君恃此一城,亡可立待。爲君計,不如歸附,可以保富貴。」進默然曰:「姑待之。」凡三往,乃降。

  三年,大名守蘇椿叛,討獲之。衆議屠城,傑只哥曰:「怒一人而族萬家,非招來之道也。」衆是其言。由是滑、浚等州皆下。四年,大軍攻徐州,阻河不得濟。傑只哥率勁卒,恁河奪賊舟楫,衆遂畢渡,獲河南諸郡降人三萬餘戶。進圍徐州,金將國用安拒戰,傑只哥率百餘騎突陣,大敗之。皇弟拖雷賜名拔都,授金符,命總管新附軍民。

  七年,太宗特賜傑只哥種田民戶租賦。九年,衆從阿術魯攻歸德,傑只哥麾諸將縛草作筏渡濠抵城下,梯城先登,拔之。乘勝得五州、十縣、四堡、二寨。十年,宋兵至,傑只哥率舟師擊之,轉戰中流,溺死,年四十。子孝先、孝友。孝先,僉江北淮東道肅政廉訪司事;孝友,鎮江路總管。

  劉通,字仲達,東平濟河人。初從嚴實來歸,收濮、曹、相、潞、定陶諸州縣,實薦於太師木華黎,以通爲齊河總管,尋授鎮國上將軍、左副都元帥、濟南知府、德州總管、行軍千戶。太宗賜金符,擢上千戶。宋將彭義斌攻齊河城,己登陴,通率六七人鼓譟而進,宋人驚墜,溺死者甚衆。明日,復圍城三匝,通令守陴者植槊如櫛,俄撤去,宋人懼其出攻,遂引退。九年,遷德州等處二萬戶軍民總管。卒。子復亨。

  復亨,襲行軍千戶。從嚴實略安豐、通、泰、淮、濠、泗、蘄、黃、安慶諸州。憲宗西征,復亨攝萬戶,統東平軍馬攻釣魚山苦竹寨,有功。師還,兼德州軍馬總管。

  中統元年,率所部戍和林,還,授虎符,進武衛軍副都指揮使。李璮叛,遣使招復亨,復亨斬之。時諸軍乏食,復亨出其私蓄以濟師,世祖嘉之,賜白金五千兩,復亨固辭。

  至元二年,進左翼侍衛親軍都指揮使。四年,遷右翼。九年,加昭勇大將軍、鳳州等處經略使。十年,遷征東左副都元帥,統軍四萬、戰船九百,徵日術,由博多舍舟登陸,屢敗日本。兵進至令津,戰於百道原,復亨披赤甲,縱橫指揮,鋒銳甚。日本將三郎景資射覆亨墜馬,乃引軍還。事具《日本傳》。十二年,授昭信路總管。十四年,遷黃州宣慰使。十五年,改太平路總管,俄授鎮國上將軍,爲準西道宣慰使都無帥。二十年,加奉國上將軍。三月卒。五子:浩、澤、澧、淵、淮。浩,中統四年襲千戶,至元八年歿於兵。澤,由近侍出爲荊州湖北道宣慰使;澧,知長寧州。俱早卒。淵,至元十一年佩金符,授進義副尉,爲徐、邳屯田總管下不莊千戶。九月,領兵巡邏泗州,至淮河九里灣,遇宋兵,奪其船三十餘艘。十二年三月,與宋安撫朱煥成於清河,敗之,擒十四人,奪其輜重。九月,從右丞別裏迷失攻淮安。十三年,與宋人戰於昭信軍南靖平山。俱有功。十四年,入覲,進武略將軍、管軍總管。十五年,從元帥張宏範徵閩、廣諸州,以功授武符將軍。十六年,從攻崖山,宏範命淵領後民辦軍,水戰有功。十七年,進安遠大將軍,爲副招討。二十一年,遷潁州副萬戶。二十四年,從徵交趾,鎮南王脫歡命別將二萬人攻萬劫江,又攻靈山城,大敗賊衆。還師,討浙東土寇,平之。三十一年,兼領紹興浙江五翼軍,守杭州。大德十一年卒。

  子無晦,至大元年襲授晤信枝尉、潁州刮萬戶。延祐五年,以病免。六年,改河南江北行省都鎮撫。秦定四年,加宣武將軍。卒。

  劉斌,濟南歷城人。少孤,鞠於大父。有勇力,從濟南張榮起兵,爲管軍千戶。太宗四年,以功授中翼都統。從攻歸德,軍杏堆,距陳州七十里,聞金兵屯州城外,斌率衆夜破之。又襲敗太康兵,拔其城。移屯襄陽,軍乏食,斌知青陵多積穀,陳可取狀。衆難之,斌叱之曰:「青陵前阻大澤,彼侍險,不設備,可必勝也。」乃率百騎夜發,行大澤中五十餘里,遇敵兵,斌揮槊突擊,敗之,獲其糧數千斛。從攻六安,先登,破其城。

  擢濟南推官。授本道左副元帥。擢濟南新舊軍萬戶,移鎮邳州,憲宗九年,病,謂其子曰:「居官當廉正自守,毋黷貨以喪身敗家。」語華而逝,年六十有二。追贈中奉大夫、參知政事、護軍、彭城郡公,諡武莊。子思敬。

  思敬,賜名哈八兒都,襲父職爲徵行千戶。世祖南征,從董文炳攻台山寨,先登,中流矢,傷甚。帝親勞賜酒,易金符。中統二年,授武衛軍千戶。從討李璮,賜銀六十錠。四年,授濟南武衛軍總管,捕盜有功,又賜銀千兩。至元三年,授懷遠大將軍、侍衛親軍左翼副都指揮使。四年,命築京城。八年,授廣衛將軍、西川副統軍,佩金虎符。九年,宋嘉定守臣昝萬壽乘虛襲成都,哈八兒都邀擊之,戰於青城,宋兵大敗,奪所俘二千人還。十二年,轉同僉行樞密院事,復攻嘉定,取之。滬、敘、忠、涪諸郡及巴縣籌勝、龜雲、石筍等寨十九族,及西南夷五十六部,悉來降。十三年,圍重慶,敗宋將張萬,得其舟百餘。六月,滬州復叛,殺哈八兒都妻子。哈八兒都討擒其將任慶,攻破盤山寨,俘九千餘戶,又獲其將劉雄及王世昌等。夜入東門,巷戰,殺王安撫等,遂克滬州。復攻重慶,其將趙牛子降。十六年,蜀平,拜中奉大夫、四川行省參知政事。行省罷,改四川北道宣慰使。

  十七年,授正奉大夫、江西行省參知政事,平吉、贛盜,民賴以安。二十年卒,年五十三。贈推忠宣力果毅功臣、平章政事、柱國,封濱國公,諡忠肅。

  弟:思恭,字安道,累官昭毅大將軍、右衛親軍都指揮使;思義,宣武將軍、昌國州軍民達魯花赤。

  趙柔,易州淶水人。父世英,金易縣令。柔有膽略,金末避兵西山,柵險自保。同縣劉伯元、蔡友資、李純等亦各聚衆數千,聞柔信義,共推爲長。柔明號令,嚴賞罰,人多服之。

  大兵入紫荊關,柔以衆降,行省札八兒奏聞,授涿、易二州長官,佩金符。時羣盜並起,柔單騎遍入賊寨,說降其衆,以功遷真定、涿州等路兵馬都元帥,佩金虎符,兼銀冶總管。太宗二年,命兼管諸處打捕總管。八年,加金紫光祿大夫,卒。至原元年,追封天水郡侯,諡莊慎。

  四子:守贇、守信、守純、守政。守贇二子:謙,襲打捕鷹房總管;晟,最知名。守信二子:簡,洺水尹,贈榮祿大夫、柱國、巍國公,諡忠憲。簡子世安,中書平章政事。守純子千閭,提領打捕鷹房總管。守政子:允,保定總管府通判;密,大名打捕鷹房府總管。

  晟,字子昌,以伯父守贇蔭,累官秀容縣尹。秀容民家女爲妖所馮,術士劾之,輒投以瓦石。晟至,妖不復作,其家繪晟象祀之。轉新城尹,時太保曲樞圉人牧馬於新城,踐蹋田禾,晟收系之。曲樞怒,使其長史持刑部牒按治晟,卒無所得。

  至治元年,詔舉守令,部使者以晟應,改中山尹,又轉安熹。所至有能名,以臺臣薦,拜陝西行合監察御史、僉四川道廉訪司事。

  天曆元年,召拜監察御史。首言:「天下已定,不當有彼此之分,上都官吏宜序用。」劾平章政事速速恃功驕恣。帝親祀太室,速速爲禮儀使,稱疾不出,又褻服入齋宮,不敬。又劾參知政事也先捏,將兵御西軍,逗撓不進,擅殺萬戶張景武兄弟二人。皆以罪廢。除山東道廉訪司副使,改燕南道。遷同知儲政院事,拜燕南道廉訪司使。以年老致仕,不允,拜林直學士。

  至順三年,大雨雪,晟上言:「雨水正月中氣,春分二月中氣,四陽上行,封爲大壯。今自正月雨雪至二月未己,陽和弗興,陰凝不釋。陽爲君子爲善,陰爲小人爲惡,宜預防其變。」中書以其言下禮部。是年晟卒,年七十四。明年,贈集賢直學士,追封天水郡侯,諡惠肅。

  耿福,字伯禧,祁州束鹿人。沉鷙寡言,善騎射。大兵入中原,河朔盜起,令遁去,束鹿民推福攝縣事,號令明信,境內晏然。

  太祖八年,木華黎徇地至束鹿,福以衆降。九年春,木華黎以冀州不納使者,命福討之。福請先招之,果不來,興師未晚。乃遣福持檄往諭,守將猶疑曰:「若遣親信來,我即降。」福使其妻兄往,守將迎降。冀州平,謁太祖於行在,賜金織衣一襲、名馬二、拜鎮國上將軍、安定軍節度使,行元帥府事,佩金虎符。是年秋,武仙悉衆來攻,福逆擊之,仙不能克,乃以火炮攻北門。城中火起,福禱於真武廟,反風滅火,大雨如注。俄聞劉仲祿以兵迎邱真人行次安平,福宣言於師曰:「劉便宜率精兵援我,期以明日破賊。」諸軍聞之,膽皆壯。是夜,分兵三隊,攻賊。仙棄營走,福追擊,斬首數千級,仙僅以身免。順天帥張柔上其功,加輔國上將軍。明年二月卒,年四十九。

  子孝祖,襲束鹿軍民長官,贈吏部尚書,追封高陽郡公;紹祖,束鹿縣尉。孝祖子繼元。

  繼元,字舜臣。幼英悟好學,年十八以質子入宿衛,襲束鹿縣尹。官制行,改固安州判官,移錦州。有劇盜據山險,繼元至,掩捕無遺,境內以安,民號其山曰耿公山。累官葛城、大同、河間縣尹,同知絳州事。

  卒。子煥,由中書掾累官監察御史、都事,拜治書侍御史。至元元年以戶部尚書晉中書左丞。二年,遷侍御史,拜御史中丞。六年,賜上尊、束帛,致仕。卒。

 卷一百四十二 ↑返回頂部 卷一百四十四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4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33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