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一百五十三 新元史
卷一百五十四 列傳第五十一
卷一百五十五 

杭忽思阿塔赤 伯答兒 拔都兒別吉連 帖赤帖木兒脫歡 帖木兒不花 忽都思和尚 千奴 葉僊鼐 帖哥朮探花愛忽赤脫力世官 也罕的斤 旦只兒 脫歡 孛蘭奚 怯烈 月舉連赤海牙 也速䚟兒 昔都兒 闊里吉思 伯行 鐵連 謨克博羅


杭忽思编辑

杭忽思,阿速部長也。太宗兵至其境,杭忽思率衆來降,賜名拔都兒,佩金符,領其部衆。尋敕選阿速軍千人,及其長子阿塔赤扈駕親征。既還,阿塔赤入直宿衛。杭忽思歸國,遇賊戰歿。敕其妻處麻思領國事,外麻思躬擐甲胄,平亂後,以次子按法普代之。

阿塔赤编辑

阿塔赤,從憲宗伐宋軍於釣魚山,戰有功。帝親飲以酒,賞白金。阿藍答兒、渾都海叛,從大軍討這,腹中流矢。賞白金,如入宿衛。中統二年,扈征阿里不哥,追至蘇馬勒圖之地,複以功賞白金。三年,從征李璮,授金符千戶。至凶五年,從塔卜台伐宋,克金剛台。六年,從攻安慶府。七年,從下五河口。十一年,從下松江諸郡戍鎮巢。宋降將洪福乘醉殺之。世祖憫其死,賜白金五百兩、鈔三千五百貫及鎮巢降民一千五百三十九戶,命其子伯答兒襲千戶佩金符。

伯答兒编辑

伯答兒,從討叛王昔里吉。與只兒瓦台戰於押里。複與藥大忽戰禿剌及斡魯歡。十五年春,與叛將赤憐戰于伯牙之地。五月,又與外剌台、寬赤哥思等戰于阿赤牙,其大將塔思不吉爲大柵、石城以自守。伯答兒督勇士先登,拔之,矢中右股。元帥別里吉迷失以其功聞,賞白金。二十年,授虎符、定遠大將軍、後衛親軍都指揮使,兼領左阿速衛事,充阿速拔都達魯花赤。二十二年,征別失八里軍亦里渾察罕兒之地,與禿呵不早麻戰,有功。賜貂裘、弓矢、鞍轡,尋複以銀生奇賜受害。二十六年,征杭海。大軍管食,其母乃咬真輸私財及畜牧等,以佐軍儲。世祖聞而嘉之,賜予甚厚。大德四年,伯答兒卒。

長子斡羅斯,由宿衛累官僉隆鎮衛都指揮使司事,賜一珠虎符。天曆元年,諭降上都兵,賜降上都兵,賜三珠貞符,擢本衛都指揮使。

斡羅斯二子:長都丹,右阿速衛都指揮使;次福定,懷遠大將軍、右阿速衛達魯花赤,兼管後衛軍。後以兄都廟領右阿速衛。福定複遷後衛,升同僉樞院事,命領軍一千守民鎮,尋授定遠大將軍、僉樞密院事、後衛親軍都指揮使,提調右衛阿速達魯花赤。二年,進資善大夫、同知樞密院事。後至元間,進知樞密院事,因忤伯顔,放海南。尋召還。卒。

拔都兒编辑

拔都兒,阿速氏。世居上都宜興。憲宗在潛邸,與兄殛作兒不罕及馬塔兒沙帥衆不歸。馬塔兒沙,從征蔑吉思城爲前鋒,身中二矢,先登,拔其城。又從征蜀,至釣魚山,歿於軍中。

拔都兒從征李璮,圍濟南,有功,賞納失思段九,命領阿速軍一千常居左右。尋充阿塔赤怯薛百戶。後從塔卜台南征,與宋人戰于金剛台,又功受賞。師還,言王帝曰「臣願從軍爲國效死。」世祖留之,充孛可孫兼領阿速軍。令鞚引禦馬。至元二十三年,授廣威將軍、後衛親軍副都指揮使,賜虎符。明年夏,征乃顔于亦米河,擒金家奴、塔不台以歸,賞鈔及段,加定遠大將軍。大德元年卒。子別吉連襲。

別吉連编辑

至大四年,河東、陝西、鞏昌、延安、燕南、河北、遼陽、河南、山東諸翼衛探馬赤爭草地,訟者二百餘起。命別吉連往讞之,悉正其疆界。累官懷遠大將軍。致和元年,從增帖木兒入中書省,拎平章政事烏伯都剌等,迎立文宗。使別吉連領衛軍,守居庸關諸害。天曆元年十月,梁王王禪兵掩至關頭山,勢張甚,別吉連從燕帖木兒擊之,突入其軍,王禪敗走。文宗賜禦辭。子也連的襲。

帖赤编辑

帖赤,答答里帶我。同都無帥塔海紺布伐蜀,並將蒙古也可明安、和赤馬賴及炮手諸軍,攻下興元、利、劍、成都諸路。中統二年,賜虎符,授西川便宜都元帥。俄進行樞密院,率諸軍略定未下郡縣。至元元年,遷益都等統軍使,卒於軍。 二子帖木兒脫歡、帖木兒不花。

帖木兒脫歡编辑

帖木兒脫歡,初以蒙古軍知戶從伐蜀有功,行樞密院承制授萬戶,並將列別木、塔帖木兒、也速帶兒、匣剌撒兒四千戶軍從大軍取重慶。徇下流諸城,留戍夔州,兼本路安撫司達魯花赤,進懷遠大將軍、蒙古軍萬戶。遷定遠大將軍,兼嘉定鎮守萬戶、本路總管儲達魯花赤。尋升鎮國上將軍、諸蠻夷部宣慰使,加都元帥。亦奚不薛叛,與嶽剌海會雲南兵討平之。改征緬都元帥,卒于軍。子忽都答兒嗣。

帖木兒不花编辑

帖木兒不花,中統初,入備宿衛。至元七年,授虎符,代張馬哥爲淄萊水軍萬戶,將其衆赴襄陽,與宋將範文虎戰於灌子灘,奪其戰艦,追至雲勝洲,大敗之。行其省功,賜白金五十兩,並衣甲、鞍轡。九年,授益都、淄萊新軍萬戶。

從丞相伯顔伐宋,敗其大將夏貴于陽羅堡。論功,賜白金五百兩。又從下鄂、蘄、黃、江、常、秀等州;累加昭武大將軍。從參知政事阿剌罕,略定經紹興、溫、福建,授台州路總管府魯花芝。遷廣東宣慰使。

十六年,加都元帥,從攻宋將張世傑於崖山。世傑死,降其衆數千人。廣東平,領領諸降臣及將校有功者入見於大安閣,命太府監視其身制銀鼠裘,親賜之,授中書左丞,行省江西,二十五年,拜四川等處行尚書省平章政事,兼總軍,改行中書省平章政事。卒。

忽都思编辑

忽都思,玉耳別里伯牙吾氏。父哈剌察兒,率所部歸太祖。忽都思有膂力,太宗四年從睿宗敗金兵於三峰山,賜號拔都。六年,授百戶,從攻宋唐、鄧州,數有功,賜銀幣、名馬、甲胄、弓矢。憲宗四年,從攻宋漢上鐵城寨,戰歿。追贈竭忠宣力功臣、資德大夫、中書右丞、上護軍。追封流國公,諡武湣。子和尚。

和尚编辑

和尚,襲父職。從世祖攻鄂州。又從在軍討李璮,敗其衆于老僧口,擢阿剌罕萬戶府經歷。至元五年,從攻襄陽,都元帥阿朮薦其才可大用。

十一年,從丞相伯顔渡江,戰于柳子、魯洑、新灘、沌口,皆有功。十三年,從平章政事阿里海涯攻陵,宋安撫使高達城守,和尚直抵城下,諭以禍福。達開門出降。以功擢行省郎中。從圍潭州,守將李芾堅守不下。十二年,城陷,諸將議屠其民。和尚曰「拒命者宋將耳,民何罪。且列城未附者尚多,若降而殺之是堅其效死之心也。」參知政事崔斌曰「郎中言是。」阿里海涯從之。由是湖南郡縣望風納款。世祖聞而嘉之。改行省斷事官,分徇廣西,兼行宣撫司事。

未幾,授常德達魯花赤,以治最聞,擢嶺南廣西道提弄按察使。阿里海涯恃功驕恣,和尚據事劾之,不小貸。遷江南浙西道提刑按察使,卒於官,年四十九。贈宣忠守正功臣、銀青光祿大夫、司徒、上柱國,追封沇國公,諡莊肅。子千奴。

千奴编辑

千奴,以月魯那延薦,召見大安閣。世祖以其父官授之,拜江南浙江道提刑按察使。是時行省、行台皆治杭州,千奴上言「兩府並在杭州,勢逼則權分,情通則威褻,宜移行台於要便之地。」後行台卒移于江東道。

二十六年,累遷淮西江北道提刑按察使。入覲,極言丞相桑哥罪狀,帝爲之改容。未幾,桑哥竟伏誅。二十八年,改立肅政廉訪司,授江北淮東道肅政廉訪使,進階廣威將軍。三十一年,換江東建康道,丁祖母憂歸。

大德二年,授太中大夫建康路總管,未行,奉使淮東、西,察官吏能否。還奏軍民便宜三十事,多見採用。曆江西湖東、江南湖北兩道。奏劾中書平章政事伯顔等顓權固位,行台聞於上,伯顔等皆被黜。千奴剛正不撓,朝遷事有不便,必上章極論之,未嘗以外吏爲嫌。

七年,授大都總管兼大興府尹。俄進通義大夫同僉樞密院事。奏言「蒙古軍在山東、河南者,往戍甘肅,資裝歸其自辦,往往鬻田産、賣妻子。戍者未返,代者又繼,前後相仍,困若日甚。請以甘肅鄰境兵戍之。其山東、河南戍兵,官爲出錢,贖其田産、妻子。」詔從之。未幾,遷參議中書省事。

武宗即位,拜榮祿大夫、平章政事、商議樞密院事,兼左翼萬戶府達魯花赤,賜班帶。延祐五年,乞致仕,仁宗憫其衰老,從之,仍給半俸終身。

千奴屏居濟南,築先聖祠於曆山之下,聚書萬卷,延名儒都其鄉里子弟。賜額曆山書院。家居七年卒,年七十一。贈推忠輔治功臣、光祿大夫、河南行省平章政事、上柱國,追封衛國公,諡景憲。

四子龍寶,監察禦史、洪澤屯田萬戶;不蘭奚,江南行台監察禦史;觀音保,襲洪澤屯田萬戶,孛顔勿都,鄭州知州,以治行第一,入爲翰林國史院經歷。

葉僊鼐编辑

葉僊鼐,畏吾氏。父土堅海牙,以才武從太祖、太宗平西夏及金,俱有功。葉僊鼐,事世祖於潛藩。從征吐蕃、雲南,常爲前鋒。從伐宋,至鄂州,先登,奪其外城。中統元年,從征阿里不哥,賞白金、貂裘。明年,討李璮,又以功賞白金五百兩。授西道都元帥,金虎符。吐蕃宣慰使。葉 僊鼐隨地之厄塞,設兵屯鎮撫之,恩威兼著。賜金幣鈔及玉束帶。爲宣慰使曆二十四年,遷雲南行省平章政事。尋改江西行省平章政事。至三十一年,成宗即位,召還,賜玉帶,改陝西行省平章政事。謝事歸隴右。十年,卒。贈協恭保節功臣、太保、儀同三司、上術國、鞏國諡敏忠。

子完澤,太子詹事。至大四年,拜平章政事。皇慶二年,以宣微院事,除知樞密院事。延祐四年,出爲雲南行省平章政事。後與弑英宗,伏誅。

帖哥朮探花愛忽赤编辑

帖哥朮探花愛忽赤,畏吾氏。父八思忽都花愛忽赤,領畏吾、隔剌溫、滅里乞、八思四部,從攻四川戰歿。

憲宗命帖哥管理渴密里、曲先諸宗藩地。渾都海、阿藍答兒叛,執帖哥朮械系之。帖哥朮乘間脫走,入覲。世祖賜金符,襲其父職,命率所部討賊。以功賜衣服、弓矢、鞍勒。又命從諸王奧魯赤討建都蠻,平之。擢昭勇大將軍、羅羅斯副都無帥、同知宣慰司事。至西藩境內,蕃酋遮道不得進,帖哥術戰卻之,道遂通。賜金符,賞白金及衣二襲。卒於官。子脫力世官。

脫力世官编辑

脫力世官,襲父職爲武德將軍、羅羅斯副都元帥、同知司宣慰司事。定昌路總管谷納叛,與千戶阿夷謀率衆渡不思魯河。脫力世官引兵擒阿夷,殺之。德平路落來民叛,又討平之。

亦奚不薛諸部未附,詔脫力世官率羅羅斯、蒙古軍百人,羅羅章六百人,從左丞愛魯討之。愛魯命率兵攻羅羽,抵落穿,奪其關,獲牛馬以給士卒。又與萬戶兀都蠻攻怯兒部,其酋阿失據寨不下,脫力世官先登拔之。愛魯遂命脫力世官總左手四翼兵,討平亦奚不薛。又有蠻子童者,立寨于納土原山,脫力世官與參政阿合八失夾攻之,賊窮蹙乞降。進兼管軍副萬戶。蠻細狗、折興等及威龍州判阿遮,皆陰險爲亂,脫力世官夜襲其寨,賊敗走,獲阿遮斬之。

入覲,授三珠虎符,加遠遠大將軍、羅羅斯宣慰使,兼管軍萬戶。既還,括戶口,定賦稅,以給屯戍。昌州蘇你、巴翠等作亂,以雲南王命討降之,徙其衆于昌州平脫力世官據其要路扼之,世祿降。未幾入覲,卒于京師。

子唆南班,由宿衛襲職,佩三珠虎符,晉鎮國上將軍。

也罕的斤编辑

也罕的斤,匣剌魯氏。祖匣答兒密立,以斡思堅部哈魯軍三千人降于太祖。以千戶從征西域,雙從睿宗及哲別諭降河西諸城。後從攻監洮,戰歿。父密立火者,從太宗滅金,又從憲宗攻蜀,爲萬戶府達魯花赤。憲宗崩,大軍北還,留密立火都戍都以備宋。世祖即位,密立火者貳于阿里不哥,廉希憲使別思馬襲殺之。

世祖以匣答兒密立死王事,中統二年授也罕的斤千戶,數有戰功,拔宋五花、石城、白馬等寨。至元十七年,宋兵入成都,以四百人拒之,相侍四日,宋兵敗退,追擊於眉州,敗之。授蒙古、匣剌魯、河西、漢軍萬戶,戍眉州。從攻嘉定,築懷遠上砦以扼其要害,屢敗宋兵。

十二年,入朝,賜對衣、玉帶、白金百兩,加昭勇大將軍、上萬戶,益兵萬人。會圍重慶,督湖江兩岸水陸兵。十四年,從攻瀘州神臂門,先登拔之。又從行樞密院副使卜花攻重慶,屯佛圖關,移屯堡子頭,宋將趙安開門降。複率所部略地恩州。加昭毅大將軍,授嘉定軍民、西川諸蠻夷部宣撫司達魯花赤,增戶萬餘。進奉國上將軍、四川宣慰使、都元帥。

十七年,率所部成斡端,拜雲南行省參知政事。二十一年,與諸王相吾答兒、或丞太蔔等分道征緬,造舟二百于阿昔、阿和二江,進拔江頭城,以都元帥袁世安守之,且圖其地形勢以獻。先是遣黑的兒、楊林等諭緬降之,不報。諸叛蠻據大公城以拒官兵,複遣僧諭以禍福,反爲所害。乃水陸並進,連拔建都、金齒等十二部,命都元帥合帶、萬戶不都蠻等戍之。緬遂納款。二十八年,改四川行樞密完副使,卒。

子火你赤的斤,雲南都元帥;也連阿,蒙古軍萬戶。

旦只兒编辑

旦只兒,蒙古答答帶氏。至元初,從征蜀,敗宋兵于馬湖江。九年,從征建都蠻。十三年,從敗宋兵于峽江。又從拔瀘,敘諸州,進圍重慶,敗宋將張萬。瀘州叛,旦只兒先將所部據紅米灣,敗宋援兵,進至安樂山,複敗之,斬首五百餘級。宋兵邀糧運于安樂山,擊走之,遂破其石盤寨。十四年,從諸軍拔瀘州。張萬欲引兵向合州,旦只兒以銳卒千人邀擊于龍坎,萬遁走。賜銀符,授管軍千戶。從征斡端,至甘州,賜金符,擢總管。十九年,從諸王合班、元帥心古帶討斡端,與叛王元盧戰,敗之。二十年,諸王八巴以兵來攻,旦只兒敗其衆五百人,拔出戶卒二千餘人。進副萬戶,二十六年,授信武將軍、平陽等路萬戶府達魯花赤。卒。子建都不花襲。

脫歡编辑

脫歡,答剌兒台氏。父脫端,爲千戶,從皇子闊出伐宋。憲宗三年,鎮蔡州,卒。子不花襲。不花卒,弟阿藍答兒襲,阿藍全兒卒,弟長襲,並爲千戶長。 壽卒,脫歡襲。加武略將軍,佩金符,從阿術攻陽邏堡,又從攻拔鄂、漢諸州,建康、太平等路。宋將姜才攻楊子橋,脫歡率銳卒逆之,斬馘無算。俄宋兵又集於堡北,複破之。萬戶昔里罕入朝,道滁州,爲宋兵所遮,脫歡擊敗宋兵,出昔里罕。從攻揚州,至泥湖,奪戰艦三十艘。進攻平江,宋將王邦傑等迎降。至元十三年,大軍圍高郵,脫歡率所部赴之,未至二十里,遇宋將漕高郵粟,擒之。又敗高郵兵於城下。十四年春,授懷遠大將軍、太平達魯花赤。會只里瓦帶寇北邊,遣脫歡禦之,左臂中流矢二,賜鎧甲、弓矢、鞍勒、鈔千五百緡。十五年,從親王斡忽台、丞相孛羅西征,加定遠大將軍、福州路達魯花赤,改武昌路。卒。

孛蘭奚编辑

孛蘭奚,宏吉剌氏。祖忙哥,以後族爲太祖宿衛。父律實,狀貌魁偉,善騎射。太宗問以兵事,應對稱對稱台,授千戶,尋命隸濟南王按只吉歹府。從睿宗伐金,有功。仍入宿衛,卒。

孛蘭溪英邁有父風,幼孤,能自刻厲。暇日習弓馬,夜則讀書。其母嘗訓之曰「汝父忠勇,天不假年。汝能自立,則汝父無憾矣。」孛蘭奚亦感奮,期成其父之志,襲爲濟南王府官。世祖征乃顔,孛蘭奚以王府兵從,躍馬陷陣,所向報靡。世祖望見壯之,及戰捷,帝勞曰「無忝爾父也。」賜黃金及織文二匹,授黃金及織文二匹,授宣武將軍、信州路達魯花赤。時江南初附,孛蘭奚宣佈德意,與民休息,期年信州大治。使者以聞,帝遣使賜以上尊。俄以疾卒,年三十三。贈河間路達魯花赤,追封范陽郡侯。

子脫穎不花,曆監察禦史、河南道廉訪使、郴州達魯花赤。

怯烈编辑

怯烈,西域人。雲南行省平章賽典赤辟爲掾。至元十五年,分省大理。緬人入寇,怯烈擊卻之。授行省左右司員外郎。十八年,平章納速剌西遣詣闕面奏邊事,世祖愛其聰辨,賜虎符,授鎮西平頃麓川等路宣撫司達魯花赤,兼招討使。成都、烏蒙諸驛陰絕,怯烈市馬給傳,往來便之。俄召入詢征緬事宜,奏對稱台,賜幣及翎根甲。諸王相吾答兒、右丞太蔔征緬,命怯烈率兵船爲向志,拔其江頭城。複從雲南王入緬,將兵三千屯驃甸,招徠蠻峒,民多複業。後入覲,授鎮西産緬宣撫司達魯花赤,兼招討使、僉緬中行中書省事,佩金符。頒詔於傾緬,緬王稽顙降附,遣世子信合八的入貢。遷通奉大夫、雲南行省參知政事,進資善大夫、左丞。二十八年,改四川行樞密院副使。大德四年卒。

月舉連赤海牙编辑

月舉連赤海牙,畏兀氏。從憲宗攻合州,奉命修藥曲以療疫,賞白金五十兩。又從皇子忙哥都征雲南。中統三年,火都暨答離叛,從大軍討平之。至元十二年,佩虎符,爲隴右河西道提刑按察使。番酋兀朗孩、火石顔謀爲從,從皇子安西王討平之。十五年,與伯速帶討平土魯蕃,皇子賜衣帶、金碗。十七年,進嘉議大夫。二十年,進中奉大夫、四川行省參知政事。尋以疾歸秦州。大德八年,卒。至順中,贈推忠宣力定遠功臣、資善大夫、陝西行省左丞、護軍,追封威寧郡公,諡襄靖。

也速䚟兒编辑

也速䚟兒,伯牙烏氏。父愛伯,太祖時內附,徙濟陰,以五十戶從大軍伐宋,戰歿。也速䚟襲父職,從大軍經略襄、樊,攻百丈山、鸛子灘,俱有功。樊城圍合,也速兒先登,賜銀鈔。明年,破複州,以功遷百戶。主將言賞不酬勞,世祖擢爲千戶,賜金符,督五路招討。至元十六年,改授金虎符、管軍總管。宋平,進懷遠大管軍、成戶,領江淮戰艦數百艦,東征日本,全軍而返,特賜養戶一百及弓矢、鞍轡。二十二年,移鎮泰州。是時籍民丁爲兵,得萬人,以也䚟兒爲欽察親軍指揮使統之。二二四年,詔範文虎將衛軍五萬鎮平灤州,也速䚟兒及右衛僉事王通副之。大德三年,卒。

四子黑廝,襲萬戶;黑的,牧馬戶同知;延壽拜顔,哈剌赤;完澤貼木兒,廣德萬戶府達魯花赤。

昔都兒编辑

昔都兒,欽察氏。父禿孫,從大軍討李璮有功,授百戶。至元十年,告老,以昔都兒代之。從攻襄陽、唐、鄧等州,授管軍把總,賜銀符。十四年,從諸王伯木兒追擊只兒瓦台、嶽不思兒等於哈喇和林,平之,賜金符,進武略將軍、侍衛軍百戶。宋亡,江南郡縣猶有未附者,昔都兒白于省臣,願率所部平之。諸城望風景附。賜虎符,進宣武將軍、溪洞左江萬戶府達魯花赤。率洞軍從鎮南王征交趾。二十四年冬十月,屯手段萬劫,右丞阿八赤命進兵,拔其一字城,奪戰艦七。明年春正月,與交趾興道王戰于塔兒山,右臂中毒矢,裹創力戰,諸軍乘勝繼進,大敗之,入其都城。四月,戰于韓村堡,擒其將黃澤。是夜,增多人劫營,官軍堅壁侍之。敵退追敗之。斬馘無算。五月,鎮南王引兵還,以革都兒爲前軍,至陷泯關,敗追兵,迎鎮南王于女兒關。交人以兵四萬截要路,將士相顧失色,昔都兒率死士奮,敗之,鎮南王遂由單已縣起趣盝州間道出。二十六年,賜虎符,授廣威將軍、炮手匠軍萬戶府達魯花赤。大德二年卒。子也先帖木兒襲。

闊里吉思编辑

闊里吉思,蒙古按赤歹氏。曾祖八思不花,從太祖平乃蠻諸部,常爲先鋒,佩虎符。以諭降豐州、無能爲雲州,擢宣撫使。祖忽押忽辛,襲父職。憲宗語曰「汝所佩虎符舊矣,何以旌世功。」命改制,賜之。中統三年,改河中府達魯花赤。卒。父藥失謀,襄陽統軍司經歷,改宿州達魯花赤,不拜。樞密副使孛羅、禦史中丞木八剌引見世祖,奏曰「此忽押忽辛子也,乞以其祖父虎符賜之。」除金剛台達魯花赤,累遷建康路達魯花赤。卒。

闊里吉思,以宿衛充博兒赤。至元二十五年,拜司農少卿,賜金束帶。適司農卿,進秩資善大夫。未幾,拜榮祿大夫、湖廣行省平章政事,平海南黎峒,入覲,賜玉帶、金銀、幣帛有差。成宗即位,又入覲,賜海東青鶻、白鶻各一。大德二年,改福建行省平章政事,旋改福建道宣慰使、使大帥。遷征東行省平章政事。闊里吉思與高麗王王日巨不相能,又多受賄賂。五年,征還,複拜湖廣行省平章政事。明年,改陝西行省,以目疾還京師。如金紫光祿大夫、雲南行省左丞相。卒年六十六。

子完澤,湖廣行省右丞,征廣西徭,卒於軍中。

伯行编辑

伯行,玉呂伯里氏,本西北部人。父忽都,從太祖定中原,遂家于大名路之請豐縣。伯行幼孤,大興尹張柔見而奇之。後從丞相阿塔海鎮州。阿塔海奏以本州所領四成戶移于鄂,易鄂州兩萬戶戍揚州,廷議如所請。湖廣行省丞相阿里海涯不從,阿塔海使伯行乘馬日至鄂州,宣上旨。語竟,阿里海涯怒而面赤。伯行前曰「此聖旨,公怒不敬。」阿里海涯曰「吾怒阿塔海也。」伯行曰「聖旨蜚阿塔海所造,公殆怒上耳。云盍姑退。」阿塔海以伯行通國語使專奏對,歲率乘馹六七返。世祖見而喜曰「是黑髯使者複來矣。」至元二十二年,授金壇縣尹。未幾,遷行省理部官。帝欲欲再伐日本,阿塔海言其不便,使伯行入秦,帝悟,遂罷兵。帝諭執政曰「伯行,膠昔以黑髮使者目之,今察其人溫良潔正,可當重任。」時桑哥秉政,寢上命不下。阿塔海移江西,奏以伯行自輔,授奉議大夫、行省都鎮撫。二十九後,除慶無路治中。慶元多宋故家,翰林學士王應麟杜門謝客,伯行首加尊禮,俾學者師事之。胥吏侮大夫,至叱名召立廷下。伯行禁之,俾稱其故官。民大悅。大德元年,遷浙東海右道肅政廉訪副使。太傅答剌罕其賢,擢工部侍郎。伯行條江南弊政數百事,答剌罕悉革之。十一年,成宗崩。伯行掌諸庫鍵龠,遷尚書。至大元年,加正議大夫。從皇太子幸五臺山,頓遞如法,民不知勞。賜白金、名馬以獎之。丁母憂歸,特賜上尊祭墓。起爲兩浙都轉運使,辭不就。再授資國院使,複辭不允。三年,奉使至江南,道卒,年六十一。延祐四年,贈資政大夫、江浙行省左丞、上護軍,追封順義郡公,諡貞惠。伯行母徐氏守節,教子甚嚴,及伯行貴,聞其事於朝,詔旌其門。 子和尚監察禦史;教化,同知沔陽府事。

鐵連编辑

鐵連,乃蠻人,居絳州,祖伯不花爲宗王拔都傅。鐵連魁偉寡言,有智略。早歲宿衛王儲。拔都公地平陽,以鐵連監隰州。中統初,調平陽馬肯部達魯花赤。至元初,海都叛,廷議欲伐之。世祖曰「朕以宗室之情,當懷之以德,其擇謹密足任大事者往使焉。」左右以鐵連對。遂召見,帝嘉其辯慧,曰「此事非汝不可。然必先詣蒙哥帖木兒相與計事而後行。」使二人副之。鐵連欲直造海都境,視其虛實,副者弗從曰「上命我輩先與諸王議,今遽造敵境,不可。」鐵連曰「親承密旨汝輩違則當誅。」副都懼而從之。 既至,海都召與宴飲,鐵連乃厲聲拆之曰「且食勿語,望語言脫口相摭爲罪耶!」良久,海都早「直哉!」酒半,鐵連濟南市衣庫賜。海奢嘉其辯,將解與之。其妃止之,贈以裘二襲,因語春屬曰「爲命名者當如是矣。」及蒙哥帖木兒所,具告以故。王曰「祖宗有訓,叛者人得誅之。如通好不從,奉師以行天罰,我即外應掩襲,剿絕不難矣。」鐵連還,秋以事聞,因言於帝曰「海都兵多而銳,不宜速戰,來則堅壘待之,去則勿追自守既固,必元他虞。」帝然之,敕所受都裘飾以金,凡朝會服之,以旌其奉使之勞。後屢於海都,道遇海都洲兵,副者前行失對,遇害。鐵連後至,曰「我爲天子使,可以非禮犯耶!」遊兵語屈,乃曰「前者僞使,此真使也。」釋之,遂得還。帝常謂侍臣曰「有鐵連,則騰之宗族不朱和好矣。」鐵連始終凡四往返,曆十有四年。帝謂鐵連曰「在朝官之要重者,惟汝所擇。」對曰「臣志在王室,其事未辦,不敢奉命,今臣母在絳州,老且病,得侍朝夕幸也。」詔從其請,授絳州達魯花赤。至元十五年,平陽李二謀,鐵連捕問,盡得其狀。中書奏進其秩,帝曰「鐵連豈惟能辦此耶!」加宣武將軍。至元十八年,病卒於官年六十四。 子答剌帶嗣,官信武將軍、同知大同路總管府事。

謨克博羅编辑

謨克博羅,難尼斯國人。從其父來中國貿易。世祖平江南,授爲杭州管稅官,乞解職返國,從之。時旭烈兀後王阿魯渾使者至求漢女妃,世祖以蒙古女庫喀奇賜之,媵以宋宗室女,使謨克博羅送之,並使通好于英吉利、法蘭西、日斯巴尼亞諸國。謨克博羅與阿魯渾使者三人,從海道歸。逾年,始抵西域城模子。阿魯渾已前卒,蓋喀圖嗣立,命謨克博羅送女於合贊,阿魯渾之長子也。謨克博羅著遊記,載西哉及中國事甚悉。泰西人入中國,著書,以謨克博羅爲稱首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