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一百五十九 新元史
卷一百六十 列傳第五十七
卷一百六十一 

阿里海涯貫雲石 阿剌罕速叠兒 忙兀台 完者拔都

目录

阿里海涯编辑

阿里海涯,回鶻人。胞生剖而出之,其父也先火者欲棄之,母不妨,及長,雄武有膽略。家貧,躬耕養母,喟然曰:「大丈夫當立功萬里,何至效細民從事畎畝間乎。」釋耒去,求國書讀之,逾月盡其師學。大將卜憐吉歹使其子忽魯不花從阿里海涯受國書,又薦于世祖潛邸,直宿衛。憲宗九年,從世祖濟江。世祖射虎未殪,阿里海涯挺矛剌殺之。攻鄂州,先登,流矢貫其喉。賜銀五十兩。憲宗崩,諸王大臣議所立。先是,宗王塔察兒有書勸進,世祖忘而置之,及問左右,阿里海涯對曰:「在臣所。」出示群臣,議遂定。世祖甚稱之。

中統三年,授中書省郎中,至元元年,加朝請大夫、參議中書省事。二年,僉南京、河南、大名、順德等路行中書省事,轉廉訪使,易虎符。尋領諸路鷹師獵戶,再兼領中都路欄遺。四年,拜僉制國用司使。

五年,劉整議取襄取,世祖然之,別置行中書省,以阿里海涯同僉行省事。乃築長圍,起萬山,包百丈、楚山,盡鹿門,雙斷襄陽援兵。敗宋將範文虎於灌灘。時兵事劇,阿里海涯專入奏,能日馳八百里。六年,拜參知河南等路行尚書省事。七年,兼漢軍都元帥,分將新軍,尚書省罷,復參知行中書省事。宋遺都統張貴、張順將舟師送袍甲犒城中。自萬山接戰二十餘里,斬順。貴以餘衆入城。後貴乘水漲宵遁,阿里海涯復追斬貴于櫃門關。

九年,破樊城外城,會有西域人獻新炮。十年正月,以西域炮攻樊城,拔而屠之。移攻襄陽,一炮中其譙樓,聲如雷震,城中洶洶,諸將多逾城降。劉整欲立碎其城,執守將呂文煥,以逞其意。阿里海涯獨不欲攻,乃身至城下,與文煥言曰:「汝以孤軍拒守數年,今飛走路絕,上嘉汝忠於所事,若降必尊官厚賜,以勸來者,決不殺汝也。」文煥狐疑未決又折矢與之誓。文煥感而出降。詔阿里海涯偕文煥入朝,拜中書參知政事。

十一年,進中書左丞、行荊湖等路樞密院事。阿里海涯奏曰:「襄陽爲自古用武之地,今幸而克之,宜乘勝順流東下,宋可必平。」平章阿朮亦贊其事。世祖命丞相史天澤議之,天澤曰:「朝廷若遣重臣如丞相安童、同知樞密院事伯顔者一人,都督諸軍,則四海混同,可以立待也。」乃拜伯顔爲行中書省左丞相。阿里海涯進行省右丞,賞鈔二百錠。

九月,會師襄陽,進攻郢州。宋人築新郢,夾江爲城。伯顔使阿里海涯將數十騎覘新郢虛實,宋范、趙兩都統伏兵葭林中,阿里海涯奮擊,大破之,斬兩都統而歸,而其腦撓酒飲之。

十二月,次沙武口,宋制置使夏貴守諸隘甚固,承阿里海涯麾兵攻陽邏保,敗貴援兵,遂拔陽邏及青山白湖諸堡。鄂州守將張宴然、王該等以城降。阿里海涯禦軍嚴整,州民安堵,無奪菜秉者。於是漢陽、壽昌、信陽、德安諸州縣皆望風款服。伯顔與諸將會于鄂州,議曰:「鄂襟帶江山,江南要區,且兵糧皆備,今江陵、潭、嶽皆未下,不以大將鎮之,上流一動,則鄂非吾有也。」乃使阿里海涯將兵四萬人戍鄂州。

十二年春,略地江陵,與宋將高世傑遇于巴陵。世傑將艨艟千六百艘、兵二萬規襲鄂,阿里海涯遣張榮實、解汝楫敗之,追至桃花灘,世傑降,遂克嶽州。承制以降將孟之紹爲安撫使。四月,進兵沙市,縱火攻之,城陷,宋宣撫朱禩孫、制置高達出降。乃入江陵。傳檄郢、隨、歸、峽、常德、澧、辰、沅、靖諸郡,皆下之。籍其戶口財賦來上。世祖喜,大宴三日,謂左右曰:「伯顔東下,阿里海涯以孤軍戍,朕甚憂這。今荊湖定,吾東兵無後患矣。」乃親作手詔褒之,賜龍鳳禦服、禦帽又珠衣、玉帶、貂裘。又別賜金晶一,曰;「俟汝至,當合樂飲之。」以世傑窮而歸命,殺之,禩孫征至京師,死,籍其妻孥。命阿里海涯還鄂,以沿江新附州縣委之。

阿里海涯至鄂,招潭州守將李芾,不聽。乃移兵長沙,拔湘陰。潭人植混淆柱江中,自喬口至城下,凡十有五。皆斷之,又拔城西柵,射書城中示芾,曰:「速降以活州民,否則屠矣。」芾仍不答。阿里海涯部分諸路,以炮攻之,中流矢,創甚,督戰益急。城陷,潭人復作月城以自守。十三年春正月,芾力屈自殺,其將劉孝品等以城降。諸將欲屠之,阿里海涯曰:「漂州戶口數百萬,屠之非上諭伯顔以曹彬不殺意,其屈法貸之。」復發倉廩食饑者。

遣使徇郴、全、道、桂陽、永、稀、武岡、定慶及袁、韶、南雄諸郡,其守將皆奉表迎降。

獨經略使馬暨據靜江不下。使俞全等招之,皆爲所殺。會宋主降,阿里海涯入覲,拜平章政事。世祖使賚手詔至靜江諭之。阿里海涯錄上所賜詔以示暨,暨焚之,並殺使者。攻三十餘日,城陷。暨與其將黃文政、張虎等突圍走,追執之。阿里海涯恐靜江民復叛,悉坑之,斬暨等於市。分遣萬戶禿哥不花徇賓、融、柳、欽、橫、邕、慶遠,齊榮祖徇郁林、貴、廉、象,托里徇容、藤、梧,皆下之。特磨酋穠士貴、南丹州酋莫大秀,皆請內附。

既而宋益、衛二王稱海上,全、永諸州與潭州屬縣民文喻才等咸起兵應之,舒、黃蘄相斷煽動。詔阿里海涯討之。阿里海涯斬喻才等,逾嶺至柳州,天署,軍病渴,所乘時跑地出泉,一軍飲之,至今名馬蹄泉。時宋將趙與珞戍瓊州之白沙港,阿里海涯航海攻之,執與珞與冉安國、黃之紀等,皆磔以徇,瓊州遂降。八番羅甸蠻酋龍文貌入覲,置宣慰司。八番羅甸、臥龍、羅番、大龍、渴蠻、蘆番、小龍、石番、方番、璠番,僮番,並置安撫司以鎮之。

十八年,奏請徙行省於郢州。所定荊南、淮西、江西、海南、廣西之地,凡得州五十有八,峒夷山獠不可勝計。其取民,悉從輕賦,所在立祠祀之。

二十一年,敕阿里海涯調漢軍七千、新附軍八千從鎮南王伐安南。阿里海涯自請至海濱,收集占城潰卒,再使南征,且趣其未行者。拜安南行中書省左丞相。會湖廣省臣奏請緩師。世祖從之,詔阿里海涯返。

二十三年,入朝,加光祿大夫、湖廣行省左丞相。湖廣行省左丞要束木,丞相桑哥之姻党也。劾阿里海涯侵盜錢谷,桑哥從中主之。阿里海涯亦劾要束木貪婪。遣參政禿魯罕等推驗,皆希桑哥旨,謂要束不事不實,阿里海涯贓據有征。阿里海涯方以疾留上都。世祖敕尚醫診視,恩禮有加,聞推驗者右要束木,竟忿而自殺,以暴卒聞,年六十。禿魯罕言,阿里海涯雖卒,事之是非仍宜暴白。世祖命竟其事,籍阿里海涯家資運於京師,後贈開府儀同三司、上柱國,追封楚國公,諡武定。至正八年,追封江陵王,改諡武宣。

阿里海涯喜薦人才,由麾下偏裨及降將爲相者二人:曰蒙古歹,曰阿剌罕;爲平章政事者十一人:曰奧魯赤、虎都帖木兒、阿里、史格、呂文煥、帖木兒不花、李庭、劉國傑、程鵬飛、史弼;右丞四人,曰唆都、完顔那懷、闊闊出、柔落野訥;左丞四人,曰塔出、唐兀帶、劉深、趙修;參知政事十三人,曰賈文備、鄭鼎、何瑋、張鼎、樊楫、朱國寶、張榮實、囊家歹、烏馬兒、孛羅,合答兒、高達、馬應龍、雲從龍。人才之衆,一時莫及焉。

惟自陳功比伯顔,應賜養老戶,禦史藤魯瞻劾之。阿里海涯遣使至行台,逮禦史。行台禦史大夫相威奏其欺謾,事始寢,爲士論所訾云。

妻特里氏。世祖復敕以陳、亳、潁元帥郝謙女爲次妻、卒,又以其妹繼之。自陳州召至京師,順聖皇后爲加幗服。

六子,知名者:忽失海涯,湖廣行省左丞;貫只哥,湖廣行省參知政事;追封楚國公,諡忠惠;和尚,湖南道宣慰使,監潭州軍,賜玉帶、一品服。貫只哥子貫雲石。

史臣曰:阿里海涯平湖廣,使伯顔東下無返顧之憂,功名與阿朮相伯仲。乃爲要束木所迫脅,至於自裁,以世祖之待功臣,尚有覆盆之獄,讒人罔極。籲,可畏哉!

貫雲石编辑

貫雲石,字酸齋,神極秀異。年十二三,膂力絕人,善騎射。稍長,折節讀書,爲文不蹈襲故常,簡峭有法。

襲兩淮萬戶府達魯花赤,鎮永州。初貫只哥禦下寬,衆玩之。雲石濟以威嚴,行伍肅然。一日,呼弟忽都海涯語之曰:「吾宦情素澹,然祖父爵不敢不襲。今已數年,宜讓汝。」即解金虎符佩之。」

北從姚燧學,燧見其詩文,大異之。仁宗爲皇太子,聞雲石讓爵于弟,謂左右曰;「將相家子弟能如此,誠不易得。」未幾,雲石以所著《孝經直解》進,甚稱帝旨,命侍英宗爲說書秀才。仁宗即位,拜翰林學士、知制誥同修國史。奏陳六事:一曰釋邊戍以修文德,二曰教太子以正國本,三曰設諫官以輔聖德,四曰表姓以旌勳胃,五曰定服色以變風俗,六曰舉賢才以佐治道。帝覽而善之,未報。

一日,雲石忽喟然歎曰:「辭尊居卑,昔賢所尚。今侍從之官,與所讓軍資,孰貴?人將議吾後矣。」乃移疾去官,賣藥於錢塘市,變易姓名,人無識之者,嘗過梁山濼,見漁父緝蘆花絮爲被,愛之,欲易以紬。漁父曰:「君欲吾被,當更賦詩。」雲石援筆立就,忻然持被被而去,遠近傳之,稱爲蘆花道人。泰定元年卒,年三十九。贈集賢學十、中奉大夫、護軍,追封京兆郡公,諡文清。

子阿思蘭海涯,慈利州達魯花赤;次八思海涯。

阿剌罕编辑

阿剌罕,答剌兒氏。 祖撥徹,事太祖爲火兒赤,又爲博兒赤。數有虞功,太宗即位,從征並隴,戰歿。追贈威佐運功臣、光祿大夫、司徒,封曹南王,諡忠定。

父也柳干,幼隸皇子岳里吉爲衛士長。從皇子闊出伐宋。累功,授萬戶,遷都元帥。及大將察罕卒,以也柳干代之,拜諸翼軍馬都元帥。憲宗八年,攻揚州,戰歿,追贈宣忠靖遠佐運功臣、中書右丞相,封曹南王,諡桓毅。

阿剌罕襲爲諸翼蒙古軍馬都元帥。從世祖渡江,圍鄂州。世祖即位,阿里不哥自立于和林,大將阿藍答兒、渾都海等叛應之。世祖命阿剌罕帥所部西討,有功。中統二年,又從世祖敗阿里不哥于昔門禿,賜金五十兩。三年,從諸王不者克討李璮于濟南,阿剌罕與璮戰於老倉口,敗之。璮伏誅,授都元帥,易金虎符、銀印。至元四年春,改上萬戶,從都元帥阿朮伐宋。九月,師次襄陽西安陽灘,逆戰,敗宋兵。五年,大軍圍襄、樊,阿剌罕守南面百丈山、漫河灘,累敗宋兵。十年春,襄陽降。

十一年秋,丞相伯顔與阿朮會師襄陽,遣阿剌罕率諸翼軍攻郢、復諸州。十月,奪郢州南門堡。丞相伯顔親率騎兵行視漢陽城壁,欲從漢口渡江。宋人以精兵扼漢口,乃遣阿速罕帥蒙古騎兵位道兼行,攻破沙洋堡。遂渡江,取鄂州。阿剌罕同斷事官楊仁風東略壽昌,得米四十萬斛。統左翼軍,順流東下,沿江州郡悉降。

十二年五月,加昭毅大將軍、蒙古漢軍上萬戶,屯建康。丞相伯顔受詔赴闕,以阿剌罕留治行省事。拜中奉大夫、參知政事。伯顔還,分軍爲三道並進,阿剌罕由西道,趨溧水、溧陽,攻破銀樹東壩,至護牙山,敗宋軍,斬首七千級。又擒其將祝亮並裨校七十二人,斬首三千級。又與宋兵戰,斬首七千級。又敗其都統等三人,斬首三千級。克建平縣,進攻廣德軍獨松關。先是,宋廣德守將張濡殺國信使廉希賢、嚴忠範等於獨松關,及阿剌罕軍次安吉州上柏鎮,濡率兵拒戰。大敗之,斬首二千級,生擒其副將馮翼,斬於軍前,俘裨將四十二人,濡遁。

十三年春,宋降,詔阿剌罕同左丞董文炳率高興等,攻浙東溫、台、衢、婺、處、明、越、及閩中諸郡,追襲宋嗣秀王趙與擇至福州。與擇以軍三萬拒戰,阿剌罕身先士卒率高興、撒里蠻等渡江鏖戰,斬其步帥觀察使李世達。生擒與擇及將吏百八十人。悉斬之。泉州蒲壽庚降,閩、浙平,以參知政事,佩虎符,行江東宣慰使。

十四年,入覲,進資善大夫、行中書省左丞。俄遷右丞,仍宣慰江東。十八年,召拜光祿大夫、中書左丞相,行中書省事,統蒙古軍征日本,行次慶元,卒於軍中,年四十九。贈協謀佐理功臣、太師、開府儀同三司、上柱國、曹國公,諡武定。進贈推誠宣力定遠佐運功臣、太師、開府儀同三司、上柱國,追封曹南王,諡忠宣。

二子:也速叠兒,襲蒙古軍萬戶。天厯初,有擁戴功,由河南行省參知政事拜知樞密院事。帥所部敗上都將禿滿叠兒于通州,梁王王禪于北皇后店。又從燕鐵木兒,敗忽都帖木兒等于白浮村,敗昔寶赤兵於昌平州北,留守居庸北口。錄行院事,禦陝西軍,獲其西台禦史大夫也先帖木兒。明年,復拜山東,河北蒙古軍萬戶,奉命討囊家台,以病不行。十月,拜河南行省平章政事,兼山東蒙古軍大都督,入爲集賢大學士。卒。

脫歡,江西、河南行省左丞,拜南行台禦史大夫。後至元六年,拜中書平章政事。

初,阿剌罕卒,也速叠兒尚幼,以阿剌罕兄弟之子拜降襲職。拜降,累遷江浙行中書省平章政事。仍領本軍萬戶。拜降卒,也速叠兒始襲焉。

忙兀台编辑

忙兀台,達達兒氏。祖塔思火兒赤,從太宗定中原,爲東平路達魯花赤,位在嚴實上。忙兀台,事世祖,爲博州路奧魯總管。至元七年,又爲監戰萬戶,佩金虎符。八年,改鄧州新軍、蒙古萬戶,治水軍於萬山南岸。九月,從圍襄樊,拔古城,又敗宋軍於安陽灘,轉戰八十里,禽其將鄭高。俄分軍五道攻樊城,忙兀台當其一,率五翼軍以進。焚南岸舟,堅雲梯於北岸櫃子城,奪西南角樓。既入城,命部將先據倉廩。功在諸將右,賜金百兩。襄陽降,同宋安撫呂文煥入覲,賜銀五十兩及翎根甲。

十一年,從丞相伯顔、平章阿朮伐宋,命與萬戶史格率麾下會鹽山嶺,遇宋兵,敗之。自郢州黃家原入湖,至沙洋堡,堅雲梯先登,焚其樓櫓,拔羊角壩,遂克沙洋。擒宋將王虎臣等直抵新城,鏖戰,自晨至晡,大敗之。宋復州守將翟貴以城降。乃率舟師經鬥龍口,至武沙入江,遇宋兵三百餘艘分道來拒,擊走之。次武磯堡,宋將夏貴堅守不下。十月乙卯,平章阿朮率萬戶晏徹兒、史格、賈文備,同忙兀台四軍,雪夜溯流西上。黎明,至青山磯背,萬戶史格先渡,宋將程鵬飛拒戰,格,被三創,戰士二百人皆沒。諸將繼進,大戰中流,鵬飛被七創,敗走,舟泊中洲。宋兵阻水不得近,伯顔復遣萬戶張榮貴等來援,遂拔陽邏堡,斬守將王達事具《阿朮傳》。己未,伯顔次鄂州,遣忙兀台諭宋守臣張宴然以城降。十二年正月,復遣忙兀台諭蘄、黃、安慶、池州諸路,皆下之。又與宋降將範文虎諭降和州及無爲、鎮巢二軍。宋降將趙溍叛于溧陽,伯顔命忙兀台討之。戰于豐登莊,斬首五百餘級,擒其將三人,復招降湖州守將二人。十二月,行省第其功,承制授行兩浙大都督府事。

十四年,改閩廣大都督,行都元帥府事。時宋二王逃入海,忙兀台率諸軍,與江西右丞塔出追之。次漳州,諭降宋,守將何清降。將王用言:宋言晸已死,張世傑等復立其弟昺于碙洲,其地無糧儲,聞瓊州宋將欲運糧一萬石海道,灘不淺急難運,止有杏磊浦可通舟。忙兀台聞其言,即命諸將以兵守之。由是世傑衆饑困,遂敗死。

十五年,師還,拜參知政事,詔與唆都等行省福州,鎮撫瀕海八郡。十月,召赴闕,遷左丞。十六年七月,沙縣盜起,詔忙兀台復行省事討平之。初,忙兀臺北還,左丞唆都行省福建。一日,帝命召唆都、李庭,言:「若召唆都,則行省無人,宜令建康阿剌罕往。」帝曰:「何必阿速罕,其舍忙兀台往,候唆都還,令移潭州可也。」未幾,中書省臣言:「唆都在福建,所部擾已,攻南劍等路,往往殺長吏,及忙兀台至,招來七十二寨,建寧、漳、汀稍安。若移之他處,使唆都復往,恐重勞民。」詔忙兀台仍鎮閩。十八年,轉右丞。

二十一年,拜江淮行省平章政事。初潮州人陳義、宋末兄弟五人聚衆剽劫號五虎。及大兵入廣東義等迎降屢有功。至是,福建省臣言其有反側意,請除之。帝使忙兀台察之。忙兀台攜義入朝,保其無事,且乞寵以官爵。丞相伯顔亦以爲言。乃授義同知廣東道宣慰司事。其裨將林雄等十一人並爲百戶。

二十二年,脫忽思、樂實傳諭中書省,悉代江浙省臣,中書復奏,帝曰:「朕安得此言,傳者妄也。如忙兀台之通曉政事,亦可代耶?」俄以言者召赴闕,封其家資,遣使按驗,無狀,進拜銀青榮祿大夫、行省左丞相,還鎮江浙。

二十三年,奏:「以販鬻私鹽者,皆海島民。今征日本,可募爲水工」從之。賜鈔五千貫。役既罷請以戰艦付海漕。又言:「省治在杭州,其兩淮、江東財賦軍實,既南輸于杭,復自杭北輸京師,往返勞頓不便。請移省治於揚州。」又言:「淮不近地宜置屯田,歲入糧以給兵食,兼餉京師。」帝悉從其言。二十五年,詔江淮管內,並聽忙兀台節制。

二十六年,廷議以中原民轉徙江南,令有司遣還。忙兀台言其不可,遂止。閩越盜起,詔與不魯迷失海牙等合兵討之。禦史大夫玉速帖木兒請選將,帝曰:「忙兀台已往,無慮也。」未幾,盜平,忙兀台屢以病,疏乞骸骨,乃召還。

二十七年,以江西平章奧魯赤不稱職,特命爲丞相,兼樞密院事,往代之。至官四十日,卒。記兀台在江浙,專愎自用,誣劾行台中丞劉宣,宣自剄死。又易置戍兵,平章不憐吉台言其變更伯顔、阿朮成法。帝每戒敕之。既卒。台臣劾郎中張斯立罪狀,而忙兀台逼劉宣死及其屯田無成效,始聞於帝焉。

三子:帖木兒不花,孛蘭奚,襲萬戶;亦剌出,中書參知政事。

完者拔都编辑

完者拔都,欽察人,父哈喇火者,從憲宗征討有功。憲宗九年,完者拔都從世祖攻鄂州,以先登受賞。中統三年,從諸王合必赤討李璮,兩戰皆敗之。至元四年,從萬戶木花里略地荊、襄,還至安陽灘,遇宋師,敗之。又從阿朮圍樊城,梯城而上,焚其樓櫓,以功授武略將軍、彰德南京新軍千戶。

十一年,從伯顔攻克沙洋、新城,由沙蕪口渡江。賜金符,領伯顔帳前合必赤軍。十二年,與宋將孫虎臣戰于丁家洲,大敗之。進武義將軍。從大軍戰于楊子橋及焦山,克常州,攻泰州新城,俱有功。宋平,入覲,帝謂左厯曰:「真壯士也。」賜名拔者兒,賜金符。遷信武將軍、管軍總官、高郵軍達魯花赤。軍升路,仍爲達魯花赤。 十六年,進昭勇大將軍、管軍萬戶。漳州陳吊眼聚衆數萬,掠汀、漳。七年未平。十七年,樞密副使孛邏請使完者拔都討之。加鎮國上將軍、福建等處征蠻副元帥,賜翎根甲,獎諭甚至。時黃華聚衆三萬,屯建寧,號頭陀軍,請降。完者拔者慮其反側,因大獵以耀軍容,有一雕起,完者拔者仰射之,應弦而落。華悅服,承制授華征蠻副元帥,使爲前驅。十九年,追陳吊眼至千壁嶺,擒之。斬於漳州市,餘黨悉平。

入覲,賜金銀、鞍勒、弓矢,授管軍萬戶、高郵路總管府達魯花赤。二十年,改高郵萬戶府達魯花赤。二十三年,以疾召至京師,遣中使存問,仍命良醫視之。疾愈,帝大悅,賜醫鈔萬貫。初,江淮行樞密院阿答海率舟師征日本,有司請以完者拔都代之。未命,而行院罷。福建置行中書省,復奏爲左丞。帝以道遠難之。至是,拜驍騎衛上將軍、江浙行省左丞,兼管軍萬戶。

浙西售私鹽,吏莫能禁。完者拔都自至松江、上海,收販鹽者五千人隸軍籍,私鹽遂戢。未幾,行省遷楊州,置浙西宣慰司,以中書左丞行浙西宣慰使。二十五年,遙授尚書左丞,兼管本萬戶軍馬,宣慰如故,二十七年,擢資德大夫、江西等處行樞密院副使,兼廣東宣慰使。元貞元年,以疾作,召還。未幾,授榮祿大夫、江浙行省平章政事。大德元年,卒,年五十九。

完者拔都廣顙豐頷,髯長過腹,驍勇絕人。大小十七戰,未嘗敗衂。及官高郵路,興學勸農,有循吏之風。四方之民繈負而至高郵,立生祠祀之。至大初,贈效忠宣力定遠功臣、開府儀同三司、太尉、上柱國,追封林國公,諡武宣。

五子:帖木禿古思,襲高郵上萬戶府達魯花赤,遷資德大夫、遙授中書右丞、淮東淮西道宣慰使;別里怯都,江浙行省左丞,遷資善大夫、燕南河北道肅政廉訪使;插都,無錫州達魯花赤;別里怯,長興州達魯花赤;徹里帖木兒,高郵條捕屯田提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