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一百六十二 新元史
卷一百六十三 列傳第六十
卷一百六十四 

李忽蘭古 鄭鼎甫 昂霄 制宜 阿兒思蘭 李進 石抹按只不老 鄭溫釭 銓 石抹乞兒狗狗

李忽蘭吉编辑

李忽蘭吉,一名庭玉,隴西人。父節,仕金,自鞏昌石門山從汪世顯以城降。忽蘭吉隸皇子闊端爲質子,從征西川,以功擢管軍總領,兼總帥府知事。從征西番南澗,有功。世祖在潛邸,用汪德臣言,承制命忽蘭吉佩銀爲管軍千戶、都總領,佐汪德臣城利州。憲宗五年,大兵取合江大獲山,宋劉都統率從謀焚利州、沙市,次青山,忽蘭吉以伏兵敗之。都元帥阿答忽以聞,擢本帥府經曆,兼軍民彈壓。六年,憲宗更賜金符,仍命爲千戶、都總領。八年,忽蘭吉以兵趨劍門,宋人運糧於長寧,追至連曲壩,奪之,俘其將而還。

憲宗南征,忽蘭吉管橋道饋連,有功,賜璽書。從攻苦竹隘,行登,斬守將楊立,獲都統張實,招降長寧、清居、大獲山、遠山,龍州等寨。十一月,大獲山守臣楊大淵納款,已而逃歸,憲宗怒,將屠其城,衆不知所爲。德臣諭忽蘭吉曰:「大淵去,事頗難測亟追之!」乃單騎至城下,門未閉,大呼入城曰;「皇帝使我來撫軍民。」一卒引入,忽蘭吉下馬,執大淵手謂之曰:「上方宣諭賞賜,不待而去,何也?」大淵曰:「誠不知大朝禮,且久出,恐城中有它變,是以亟歸,非敢有異謀也。」遂與偕來,一軍皆喜。忽蘭吉入奏,帝曰:「楊安撫反乎?」對曰:「不反。」帝曰:「汝何以知之?」對曰;「城門不閉,是無他心。一聞臣言,即從臣以出,故知其不反。」帝曰:「汝不懼乎?對曰;「臣恐上勞聖慮,下苦諸軍,又念一郡生靈,故不知懼。」帝悅,賜葡萄灑,使忽蘭吉與怯里馬哥領戰船二百艘掠釣魚山,奪其糧船四百。帝次釣魚山,忽蘭右造浮梁以通往來。

九年,與怯馬里哥、答胡打、魯都赤、闊闊朮領蒙古、漢軍二千五百略重慶。六月,總帥汪德臣座,命忽蘭吉率所部殿後。甯兵水陸晝夜接戰,皆敗之。宗王穆哥承制,命忽蘭吉佩金符,爲鞏昌元帥,守青居山。

中統元年,德臣子惟正襲總帥,至青居。五月,忽蘭百等赴上都。時渾都海據六盤山以叛,世祖遣忽蘭吉亟還,與汪良臣發所統二十四州兵禦之。十月,從宗王哈必赤等次合納忽石溫之地,力戰,擒渾都海等於陣,餘黨悉平。二年六月,以功授鞏昌後路元帥,賜金、幣、鞍馬、弓矢。

九月,火都叛於西蕃點西嶺,汪惟正帥師討之,至怯里馬之地,火都叛以五百人遁。詔宗王只必鐵木兒以答剌海、察吉里、速木赤將蒙古軍二千,忽蘭吉將漢軍一千,追襲火都,擒之。四年,元帥答剌海言忽蘭吉功高,詔賜虎符,忽蘭吉不受。問其故,對曰:「臣聞國制,將萬人者佩虎符,若汪氏將萬人已佩之,臣安得復佩!」帝是其言,命于總帥汪惟正下充鞏昌路元帥,諸將悉聽節制。六月,帝命惟正討吐蕃酋答機於松州,忽蘭右以千騎先往,襲答機獲之。

至元元年,入覲,命與汪良臣同守青居。是時,大兵與宋兵相持於釣魚山,三年,宋兵陷大梁平山寨。平章賽典赤令忽蘭吉率千餘騎掠其境,斬首三百級,得馬二百八十。都元帥欽察等家屬百余口,先爲宋兵所得;奪還之。四年,以本職充閬、蓬、廣安、順慶、夔府等處蒙古漢軍都元帥參議。六年,賜虎符,授昭勇大將軍、夔東路招討使,立章廣平山寨。

十年正月,成都失利,帝遣人問敗狀及措置之方。忽蘭吉附奏曰:「初立成都,惟建子城,軍民止於外城,別無壁壘。宋軍乘虛來攻,失於無備,軍官皆年少不經事之人,以此失利。西川地曠人稀,宜修築城寨以備不虞。選任才能,廣蓄軍儲,最爲急務。今蒙古、漢軍多非正身,代以驅奴,宜嚴禁之。所謂修築城寨、練習軍馬、措劃屯田、規運糧餉、創造舟楫、完繕軍器,六者不可缺一,則邊陲無虞矣。」六月,將兵赴成都,與察不花同權省事。十一月,復還守章廣平山寨。十三年,引兵略重慶,復取簡州。

十四年,承制授延安路管軍招討使。十五年,禿魯叛於六盤山,忽蘭吉以延安路軍,會別速台、趙炳及總帥府兵於六盤,敗禿魯于武州,俘其孥。還,承制授京兆、延安、鳳翔三路管軍都尉,兼屯思守衛事。十月,改同知利州宣撫使,夔東招討如故。入覲,賜虎符,授四川北道宣慰使。忽蘭吉請以先授鞏昌元帥之職及虎符,與其弟庭望。二十年,改四川南道宣慰使。

二十二年,詔與參政曲里吉思、僉省巴八、左丞汪惟正,分兵進取五溪洞蠻。時思、播以南施、黔、鼎、澧、辰、沅之界,蠻獠叛服不常,詔四川行省討之。曲里吉思、惟正一軍出黔中,巴八一軍出思播,都元帥脫察一軍澧州,忽蘭吉一軍自夔門來會。十一月,諸將鑿山開道,綿亙千里,蠻獠設太險隘者,盡殺之。遣使諭其酋長皆率衆來降,獨散毛洞漂順走入岩谷,力屈始降。

二十三年,入覲,以老病乞歸田里,帝憫之,遂還鞏昌。二十六年,行者奏忽蘭吉之功,請用范殿帥故事,商議本省軍事。二十七年,拜資善大夫,遙授陝西等處行尚書省左丞,商議軍事,食左丞之祿。元貞二年,入覲,授資德大夫、陝西等處行中書省右丞,議本省公事,卒。泰定元年,諡襄敏。

鄭鼎编辑

鄭鼎,澤州陽城人。父臯,金忠昌軍節度使。鼎善騎射,初爲澤、潞、遼、沁千戶。從塔海紺蔔征蜀,攻二里關及散關,屢立戰功,還屯秦中。未幾,宋將餘玠燒絕棧道,以兵圍興元,鼎率從大敗宋兵,解興元之圍。遷陽城縣軍民長官。 從世祖征大理國,自六盤山經監洮,入西蕃境,抵雪山。山路險澀,舍騎徒步,嘗背負世祖以行。敵據險要,鼎力戰敗之,帝壯之,賜馬三匹。至金沙江,波濤洶湧,帝臨水傍危石,立馬觀之。鼎諫曰:「此非聖躬所宜。」親扶下馬,帝嘉之。大理平,師還以鼎殿后,全軍而返。入朝,憲宗問以時務,鼎敷對詳明,憲宗嘉納之,賜名曰也可拔都。賜白金千兩。

從世祖南伐,攻大勝關,破之。繼破台山寨,擒其守將胡知縣。乘勝獨進,陷淖中,伏兵突出,鼎擊殺三人,餘衆遁去。帝急召鼎還,使者以聞,帝曰:「爲將當鎮重,不可恃勇輕進。」遂分禦衛士三百人,以備不虞,且戒之曰:「自今非奉命,毋得輕與敵接。」秋九月,帝駐蹕江北岸,命諸將南渡,先至者舉烽火爲應。鼎首奪南岸,衆軍畢渡。進圍鄂州,戰益力。別攻興國軍,遇宋兵五千,力戰破之,擒其將桑太尉,責以懦怯、不忠,斬之。

以功遷平陽、太原萬戶。阿藍答兒、渾都海之亂,鼎率本道兵討之。二年,詔鼎率征西諸將戍雁門關。遷河東南、北西路宣撫使。三年,改平陽、太原兩道宣慰使。至元三年,遷平路總管。是歲大旱,鼎下車而雨。平陽地狹人衆,常乏食。鼎乃導汾水,溉民田千餘頃,開潞河鵬黃嶺道,以來上黨之粟。修學校,厲風俗。建橫漳故橋,以便行旅。民德之。

七年改僉書西蜀四川行尚書省事,將兵巡東川。過嘉定,遇宋兵,與戰江中,擒其將李越。八年五月,改軍前行尚書省事。十一年,從伐宋。十二年,留鎮黃州。夏四月,改淮西道宣慰使。十三年,加昭毅大將軍,賜白金五百兩。

十四年,改湖北道宣慰使,移鎮鄂州,仍領平陽、太原萬戶。是年,蘄、黃二州叛,鼎將所部討之,戰于樊口,舟覆溺死,年六十有三。

初,鄂州民傅高謀反,鼎疑城中大姓皆與高通,欲盡戮之。僉行中書省事賈居貞不從。及鼎出討賊,留其部將,告以吾還軍,內外合發,盡戮城中大姓。會鼎敗,溺死,鄂人始免於難。鼎一時名將,獨以此事爲人所訾焉。十七年,董文忠等奏:「鄭也可拔都遇害,其叛人家屬物産宜悉與其子納懷。」帝從之。贈中書右丞,諡忠毅。後加贈宣忠保節功臣、金紫光祿大夫、平章政事、柱國,追封潞國公,諡忠肅。子制宜。鼎弟廷瑞,平陽太原萬戶。

次弟甫编辑

次弟甫,未冠,鼎攜之入見,世祖偉其儀狀,命給事左右。甫勇略絕人,讀書,善騎射,從鼎西征有功。曆陽曲、長子、陽城、潞、平棘五縣尹,有惠政,遷平定州、潞州同知,不從長吏加鐵冶課稅,改邠州知卅,授璽書,仍前職,兼管民萬戶。致仕,卒。子昂霄。

昂霄编辑

昂霄,始宿衛世祖,以勤慎知名。至元十九年,從征八番順元蠻,晉定元大將軍。又從征安西徭賊,斬賊首梁君政,擢中奉大夫、廣西兩江都元帥。初,制宜官樞密副使,其所襲萬戶授廷瑞。及廷瑞老,以昂霄襲萬戶。昂霄重棄世勳,辭都元帥不拜。

大德五年,葛蠻雍真土官宋隆濟叛,昂霄率所部從分省討之,有功。入朝,賜銀鈔、錦段、進懷遠大將軍。延祐元年,進定遠大將軍。三年,分戍廣南。二十四年,擢廣西西江道宣慰使都元帥。泰定二年,復襲萬戶。安西徭叛,命昂霄與左丞乞住討之。昂霄諭以禍福,降洞寨八十五,男女八百餘人,遂班師。天曆元年授湖廣行省參知政事。率平陽、保定兵屯河上,以子濤襲萬戶,旋改樞密副使,扼潼關以禦西兵。事平,賜銀鈔,固辭。二年,復授湖廣行省參知政事,與行省官脫歡,別薛、孛羅等總兵入蜀,討囊家歹,賜表里衣甲、弓矢有差。四月,囊家歹降,師還。以疾告,不允。八月,知貢舉,昂霄力疾留貢院,誓天爲國得人,俄卒,年六十。

子濤,以萬戶不能去職丁憂,涕泣陳情,欲棄官歸,乃得請。濤婦範氏,以夫喪,哀毀卒。

制宜编辑

制宜,小字納懷,性聰敏,有器局,通習國語。

至元十四年,襲爺職太原、平陽萬戶,仍戍鄂州。十九年,朝廷將征日本,造樓船何家洲。地狹,衆欲徙洲旁居民,制宜不從,改擇寬地,民德之。城中屢災或言於制宜曰;「恐奸人乘間爲變,宜捕其疑似者,痛治之。」制宜曰:「吾但嚴守備而已,奈何濫及無辜!」不答一人,災亦息。有盜伏近郊,晨夕剽劫,流言將入城。俄有數人自城外至,顧盼異常,制宜命吏縛入獄,問之無驗,行省將釋之,不從。明日,再出城東,遇一人,乘白馬,制宜叱下,訊之,乃與前數人同爲盜者,遂殺之,一郡帖然。二十四年,扈駕東征乃顔,請赴失望自效。帝顧左右曰:「而父歿王事,惟有一子,毋使在行陣。」制宜表愈力,乃命從月兒呂那顔別爲一軍。以戰功,授懷遠大將軍、樞密院判官。明年,車駕幸上都。舊制:樞府官從行,歲留一人司本院事,漢人不得與。至是,以命制宜。制宜辭,帝曰:「汝豈漢人比耶!」竟留之。二十八年,遷湖廣地省參知政事,陛辭,帝曰:「汝父死事,恤賞未汝及。近者,要束木伏誅,已籍沒其財産,汝可擇取之。」制宜對曰:「彼以贓敗,臣復取之,寧不汙臣!」帝賢之賜白金五千兩。未幾,征拜內台侍禦史。安西牧地圉人冒奪民田十萬餘頃,訟於有司,積年不能理。制宜奉詔而往,按圖籍以正之,訟遂息。

三十年,除湖廣行樞密院副使。湖南地闊遠,群盜據險出沒、昭、賀二州及廬陵境常被害,制宜按部,經廬陵、永新,獲賊首其黨與,皆殺之。茶陵譚計龍,聚惡少年,匿兵器爲奸。既捕獲,其家納賂乞緩獄事。制宜頒其賂以犒士卒,斬計龍於市。自是,湖以南無盜賊。元貞元年,詔行樞密院添置副使一員,與制宜連署。制宜以員非常設,先任者當罷。俄入朝,特授大都留守,領少府監,兼武衛親軍都指揮使,知屯田事。

大德八年,平陽地震,壓死者衆。制宜承命存恤,懼緩不及事,晝夜倍道兼行。至則親入閭巷,撫瘡殘,給粟帛,存者賴之。成宗素知其名,眷遇殊厚。每侍宴,制宜不敢飲,終日儼然。帝察其忠勤,屢賜內醞,輒持以奉母。帝聞之,特封基母蘇氏爲潞國太夫人。十年卒,年四十有七。贈推忠贊治功臣、銀青榮祿大夫、平章政事,追封澤國公,諡忠宣。

子阿兒思蘭嗣。至大三年,尚書省誣奏阿兒思蘭與兄塋祖及段叔仁等謀爲不軌,詔誅阿兒思蘭等十七人,籍沒其家。仁宗即位,雪其冤,並給還家產,追諡敬敏。

李進编辑

李進,保定曲陽人。初從萬戶張柔屯杞縣三叉口。六皇后稱制二年,柔引兵築堡龍岡。會淮水汛漲,宋舟師卒至,大帥察罕率軍拒之,進以兵十五人轉鬥十餘里,奪一巨艦,以功擢百戶。

憲宗八年,大舉伐宋,丞相史天澤爲河南經略大使,選諸道兵之驍勇者,命進爲總把。是年秋九月,由陳倉入興元,度米倉關,伐木開道七百餘里。冬十一月,至定遠七十關,基關上下皆築連堡,宋以五百人守之。天澤命進往說降之,不從。進潛視間道,歸白天澤曰:「彼可取也。」是夜二鼓,進率勇士七十人,掩其不備,攻之,脫門樞而入者二十人。守門者覺,拔刀拒之,進被傷,懸門俄閉,進與二十人力戰,殺傷三十人。後兵繼至,進乃毀懸門,納諸軍,遂拔其堡,守之,關路始通。

九年春二月,天澤兵至行在所,圍合州釣魚山。夏五月,宋舟師援合州,大戰三槽山西。六月,又戰三槽東。進並有功。秋七月,宋戰船三百余泊黑石峽,在輕舟五十爲前鋒,北軍船七十餘泊峽西,相距一里許。帝立馬東山,擁捕二萬,夾江而陣。天澤乃號令於衆曰:「聽吾鼓,視吾旗,無稍怠。」頃之,聞鼓聲,視其旗東指,諸軍鼓噪而入。兵一交,宋前鋒潰走,順流縱擊,死者不可勝計。帝謂諸將曰:「白旗下服紅半臂突而前者,誰也?」天澤以進對。賞錦衣、名馬。

世祖即位,入爲侍衛親軍。中統二年,宣授總把,賜銀符。三年,從征李璮,有功。至元八年,從圍襄陽。十二年,略地湖北、湖南。宋平,以兵馬使分兵屯鄂州。十三年,領軍三千,屯田河西中興府。十四年,加武略將軍,擢千戶。十五年,移屯六盤同山,加武毅將軍,賜金符。十七年,進明威將軍、稱軍總管。十九年,賜虎符,復進懷遠大將軍,命屯田西域別十八里。

二十三年秋,海都及篤哇等至洪水山,進衆寡不失望,軍潰。進被擒,從至摻八里,遁還至和州,收潰兵三百餘人,且戰且行。至京師,賞金給紋衣二襲、鈔一千五百貫。二十五年,授蒙古侍衛親軍都指揮使司僉事。明年,改授左翼屯田萬戶。元貞元年春,卒。

子雯,襲授武德將軍、左翼屯田萬戶,佩虎符。皇慶二年,加宣武將軍,延祐六年,仁宗念其父功,特賜雯中統鈔五百錠以恤之。泰定元年春,以疾辭,子朵耳只襲。

石抹按只编辑

石抹按只,契丹人,世居太原。父大家奴,率漢軍五百人歸太祖。憲宗八年,按只代領其軍,從都元帥紐璘攻成都。時宋兵聚於虛泉,按只率所部兵大敗之,殺其將韓都統。又從都元帥按敦攻滬州,按只以戰艦七十至馬湖江,宋軍先以五百艘控江渡,按只擊敗之。時宋兵沿江拒守,按只相地形,造浮橋,敵欲撓其役,兵出輒敗。自馬湖以達合江、涪江、清江,凡立浮橋二十餘。及四川平,浮橋之功居多。

九年,宋以巨艦載甲士數萬,屯清河浮橋,相距七十日。水暴漲,浮橋壞,西岸車多漂溺,按只軍東岸,急撒浮橋,聚舟岸下,士卒得不死,又援出別部軍五百余人,先鋒奔察火魯赤以聞,憲宗遣使慰諭,賞賜甚厚。敘州守將橫截江津,軍不得渡,按只聚軍中牛皮,作渾脫有皮船,乘之與戰,奪渡口,爲浮橋以濟。中統三年,授河中府船橋水手軍總管,佩金符,以立浮橋功也。

至元四年,從行省也速帶兒攻滬州,按只以水軍與宋將陳都統、張總制戰于馬湖江,按隻身被二創,戰愈力,敗之。六年正月,也速帶兒領兵趨滬州,遣按只連糧械,由水道進。宋兵復扼馬湖江,按只擊敗之,生獲四十人,奪其船五艘,復以水軍一千,連糧于眉、簡二州,軍中賴之。九年,從征建都蠻,歲餘不下,按只先登力戰,遂降之。軍遠,道病卒。行省承制以其子不老代領其軍。

不老编辑

不老,從攻嘉定,以巨艦七十艘載勇士數千人,據其上流,于府江紅崖灘造浮橋以渡。十二年,嘉定降,宋將鮮於都統率衆遁,不老追至大佛灘,盡斃之。行院汪田哥攻取紫雲、滬、敘等城,不老功最多。及諸軍圍重慶,不老先以戰艦三百艘列陣於觀灘,絕其走路。十三年,領隨翼軍五百人,會招討藥剌海,豎柵於白水江岸以爲備。不老乘夜襲宋軍,直抵重慶城下,攻千斯門,宋軍驚潰,溺死者衆,宋涪州守將率舟師來援,不老擊敗之于廣陽壩,奪其船十艘。十四年,從攻瀘州,不老勒所部兵攻神臂門,蟻附以登,斬首五十級。明日復戰,又敗之。十五年,復攻重慶太平門,不老先登,殺其守陴卒,宋都統趙安以城降,總管黃亮乘舟遁,不老追擒之,奪戰艦五十艘。

十六年,命襲父職爲懷遠大將國、船橋軍馬總管,更賜金虎符,兼夔路守鎮副萬戶。十八年,大小盤諸峒蠻叛,命領諸翼蒙古、漢軍三千余人戍施州,既而蠻酋向貴、誓用等降,其餘峒蠻末服者悉平,以不老爲保甯等處萬戶。未幾卒。

鄭溫编辑

鄭溫,真定靈壽人。初從粘合南合有功,爲合必赤千戶。後又從史天澤爲新軍萬戶鎮撫。憲宗征西川,溫四月不解甲,天澤以溫見,具言其功,帝曰:「朕所親見也。」賜名也可拔都,賞以鞍勒。還至閬州,命分軍守邏青居、釣魚等山。

中統元年,佩金虎符爲總管。三年,李璮叛,詔溫以軍還討。至濟南,大軍圍其城,賊將楊拔都等乘夜斫營,溫力戰至黎明,賊退,諸王哈必赤、孫相史天澤厚賞之。七月,城破,命溫率兵三千往定益都。授侍衛親軍總管。

至元六年,進懷遠大將軍、右衛副都指揮使。九年,詔溫統蒙古、漢人、女真、高麗諸部軍萬人,渡海征耽羅,平之。十二年,擢右衛親軍都指揮使,率三衛軍萬人,從攻岳州、江州、沙市、潭州,皆有功。十四年,入朝,遷昭勇大將軍、樞密院判官。

十八年,改輔國上將國、江淮行省參知政事。杭民饑,出米二十萬石糶之。俄賜以常州官田三十頃。二十二年,召還。二十三年,遷江浙行省左丞,命以新附漢軍萬五千人,于淮安雲山泉塘立屯田。三十年,卒,年八十一。贈榮祿大夫、平章政事、柱國,追封趙國公,諡武毅。

子欽、釭、銓、鏞。欽,以父功授右衛親軍千戶,遷利用監丞。欽子克諶,克諶子惟知,惟知子彬,皆世襲。釭,有智略,仕爲龍興路同知,曆廬州路總管,擢樞密院判官,所至有聲。銓,字方年。溫自江南入覲世祖,方次柳林,銓見於行宮,世祖奇其貌,命宿衛東宮,未幾,代兄爲右衛千戶。故事,大享太室,先期賜執事湯沐錢,有司或不時給。銓上言:「禮者,著致潔也,今湯沐錢賜或不均,非是。」時論韙之。分治渾河橋,大雨水溢,銓所治獨堅完不壞。敕賜灑饌勞之。大德中,復以官讓兄子克諶。中統元年卒。子克順,臨城縣尹。鏞,靖江路總管府同知,政尚平恕,民稱之。

石抹乞兒编辑

石抹乞兒,契丹人。祖高奴。太祖六年大軍至威甯,高奴與劉伯林、夾谷常哥等迎降,授千戶、青州防禦使,賜金符。太宗元年,從伐金,爲征行千戶,卒。父常山襲。憲宗三年,擢總管,領興元諸軍奧魯屯田,並權台雞驛行軍都總管萬戶。卒。乞兒襲萬戶,從紐鄰攻重慶、滬、敘諸州,俱有功。

至元三年,從都元帥按敦移鎮潼川。四年九月,從攻蓬溪寨,戰歿。子狗狗襲。

狗狗编辑

狗狗,少從征伐,以勇敢稱。八年,從嚴忠範圍重慶,攻朝陽寨,先登。九年,宋昝萬壽襲成都,狗狗以蒙古軍二千擊敗之。十六年,錄前後功,賜金虎符,授宣武將軍、管軍總管,戍遂寧。

十七年進明威將軍、管軍副萬戶。從招討使藥刺海討亦奚不薛蠻,平之。從行省也速帶兒討都掌、烏蒙、蟻子諸蠻,戰于鴨樓關,狗狗最有功。二十一年,率蒙古軍八百人,從征散貓,戰於菜園坪、滲水溪,皆敗之。月餘,散貓降,大盤諸蠻亦降。二十四年,遷懷遠大將軍、夔州路萬戶,移戍重慶。二十六年,卒。子安童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