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一百六十五 新元史
卷一百六十六 列傳第六十三
卷一百六十七 

張禧宏綱 賈輔文備 王國昌 解誠 趙匣剌 孔元 張洪 趙伯成 虎益 張萬家奴孝忠 保童 郭昂 綦公直忙古台 完顔石柱 程介福 張立

張禧编辑

張禧,東安州人。父仁義,金末徙益都。及太宗下山東,仁義乃走信安,信安守將張進用爲裨將。大兵圍信安,仁義率敢死士三百開門出戰,圍解,以功署軍馬總管。固守十年,不能支,始與進來降。率其部曲,從宗王合丹略地河南,授管軍元帥。後攻歸德,中流矢卒。追贈縣侯。

禧,年十六,從大將阿朮魯攻徐州、歸德。復從元帥察罕攻壽春、安豐、廬、滁、黃、泗諸州,皆有功,禧素峭直,爲主將所忌,誣以它罪欲殺之。禧子宏綱入獄,省其父,獄卒並系之。乘間,與父脫械同逸,求援于王鶚,鶚薦禧與其子宏綱俱入見。從世祖南伐,進攻鄂州。諸軍穴城以入,宋樹柵爲夾城于內,入戰者輒不利。乃有厚賞,募敢死士。禧與宏綱俱應募,由城東南入,將至城下,世祖憫其父子俱死,遣阿里海牙諭禧父子,止一人。進戰,禧槍折,取宏綱槍以入,戰良久,身中十八矢,一矢鏃貫腹,悶絕復蘇,曰「得血竭飲之,血出可生。」世祖亟命取血竭療之。瘡既愈,復從大將納剌忽,與宋兵戰于金口、李家州,皆捷。

世祖即位,賜金符,授新軍千戶。三年,從征李璮。時宋乘璮叛,遣夏貴襲取蘄縣、宿州等城。禧移兵攻之,貴走,盡復諸城。至元元年,擢唐、鄧等州民軍總管。宋侵均州,總管李玉山敗走,帝命禧代之。三年,與宋將呂文煥戰于高頭赤山,乘勝,復均州。四年,改水軍總管,益其軍二千五百,令習水戰。

五年,從攻襄、樊。六年七月,夏貴率兵援襄陽,禧從元帥阿朮戰卻之。七年,與宋將範文虎戰于雲壽洲。九月,復戰於竹根灘、餓虎崖,俘斬二千餘人。八年,江水暴溢,範文虎以戰艦千餘艘援襄陽,阿朮命禧夜率輕舟銜枚出敵艦之後,插葦識水深淺。及還,即使禧率四翼水軍進戰,宋兵潰,追至淺水,奪戰艦七十餘艘。九年,攻樊城,焚其串樓,敗宋將張貴于鹿門山。十年,行省集諸將,問破襄陽之策,禧言:「襄樊夾漢水爲城,敵人橫鐵鎖水中,斷鎖以絕其援,則樊城必下。樊城下,則襄陽可圖。」行省從之。及襄陽降,授宣武將軍、水軍萬戶,佩金虎符。丞相伯顔因命禧爲水軍先鋒。

十二年,敗宋將孫虎臣于丁家洲。九月,從阿朮與宋都統姜才戰有功,加信武將軍。十三年,從下溫、台、福建。十四年,加懷遠大將軍、江陰路達魯花赤、水軍萬戶。十六年,入朝,進昭通大將軍、招討使。

十八年,加鎮國上將軍、都元帥。朝廷議征日本,禧請行,即日拜行中書省平章政事,與右丞範文虎、左丞李庭,同率舟師至日本。禧舍舟築壘平湖島,約束戰艦各相去五十步,以避風濤。八月,颶風大作,文虎、庭戰艦悉壞,禧所部獨完。文虎議還,禧曰:「士卒溺死者半,其脫死者皆壯士也。曷若乘其無回顧心,因糧於敵,以立奇功。」文虎等不從,曰;「還朝問罪,吾輩自當之。」禧乃分船與之。時平壺島屯兵四千,禧悉棄舟中所有馬七十匹,以載兵歸。二十八年卒,年七十五。至治三年,贈推誠著節功臣、榮祿大夫、湖廣行省平章政事、柱國、齊國公,諡忠烈。

子宏綱编辑

子宏綱、字憲臣。從禧伐宋,屬有功。自管軍總把、佩銀符,換金符爲千戶,千總管,廣威將軍、招討副使,加定遠大將軍、招討使,襲鎮江陰。從參政高興破建德溪寨諸賊。後賜三珠虎符,授昭勇大將軍、河南諸翼征行萬戶。從右丞劉深征八百媳婦師,次八番,與叛蠻宋隆濟等戰,歿。贈宣忠秉義功臣、資善大夫、湖廣等處行中書省左丞、上護軍,追封齊郡公,諡武宣。

子漢,當襲職、嚷其弟鼎。漢後爲監宗禦史,累官至集賢真學士。鼎,襲江陰水軍萬戶。

賈輔编辑

賈輔,字元德,祁州蒲陰人。金貞祐初,領鄉兵,以功授蒲陰尉。尋擢爲令。時土豪王知領祁州,貪婪爲民害,州人逐之,推輔爲刺史,行台即授輔宣武將軍、祁州刺史。輔保境息民,衆安之。遷浚州防禦使,仍知祁州,武仙守真定,潛兵襲之,輔挺身來降,詔以輔爲萬戶張柔之副,仍領祁州事。

柔開都元帥府于滿城,輔行元帥事于祁,號南府。從柔定山東,屬戰有功,遷左副元帥。柔開府於保州,復以輔副之。柔將兵在外,輔居守,事無巨細,一決於輔。輔蒞泣政嚴明,千里之外肅然。

金亡,有朝士五十餘人流徙境內,輔厚爲資給,由是士論歸之。丞相耶律楚材遺書稱美,且贈以詩,奏輔兼行台事。輔力辭,乃以其子文備爲千戶,佩金符,以輔商處行台事,領順天等路如故,亦佩金符。憲宗四年,入勤和林,帝欲以政事禦之,已輔疾甚,是年卒,年六十三。帝聞,驚悼曰:「吾方欲用之,天遽奪去耶!」賻廄馬五匹,俾輿歸以葬。

六子,文備最知名。

文備编辑

文備,字仲武,襲父千戶。張柔命屯三漢口,備宋兵。宋以雲梯來攻,文備鏖戰卻之。憲宗賜弓矢、銀盂,復令襲父左副元帥職,兼領順天路。

中統二年,升開元路女真水達達等處宣撫使,佩金虎符,三年,遷開元、東京、懿州等處宣慰使。四年,改授萬戶,領張柔所部軍,屯亳州。至元二年,加昭勇大將軍,真定路總管,兼府尹。六年,調衛輝路總管。七年,授西蜀成都統軍,以疾不赴。八年,授宿州萬戶,尋改河南等路統軍,圍襄、樊。九年,移蔡州,兼水陸漕運,宋兵截運道,文備敗之,並奪其船。統軍罷,敕文備入覲,賜弓矢、金鞍、錦衣、白金。十一年,復授萬戶、漢軍都元帥,領劉整軍駐亳州。宋將夏貴引兵來襲,文備邀擊,大破之賜金鞍、金織文段、白金。

丞相伯顔伐宋,文備領左翼軍以從。抵郢州,宋築二城,夾江布戰艦數千艘于江中,陳兵兩岸,軍不得進。文備引舟由淪河徑出大江,攻武磯堡,大軍繼之,遂取鄂、漢,以功賜白金,加昭毅大將軍,守鄂州。十二年,從平章政事阿里海牙取湖南。至潭州城下,文備冒鋒鏑,炮傷右手,流矢中左臂,宋轉運判官鍾蜚英等以城降。十三年,加昭武大將軍,守潭州,十四年,衡永,郴等州寇發,文備悉討平之。十五年,進鎮國上將軍、湖南道宣慰使,徇瓊、崖等州及廣東瀕海諸城。十六年,召還拜浙東宣慰使,加金吾上將軍,鎮慶元。十八年,復授都元帥。二十年,改江東宣慰使,討建甯盜黃華。二十二年,拜荊湖占城行中書省參知政事。二十三年,改湖廣行省參知政事。二十四年,致仕,後十七年以疾卒。延祐四年,贈江西等處行中書省左丞,追封武威郡公,諡莊武。

王國昌编辑

王國昌,膠州高密人。初爲膠州千戶。中統元年,入覲,遷左武衛親軍千戶,佩金符。召問軍旅之事,國昌奏對甚悉,帝嘉之,賜白金、錦袍。至元五年,有上書言高麗境內黑山道至宋境爲近,帝命國昌往視之。泛海千餘里,風濤洶湧,國昌神色自若,至黑山乃遠。帝延見,慰勞之。時遣使諭日本,令國昌率兵護送,道經高麗。高麗叛臣據珍島,因命國昌與經略使卯突、史樞等攻之。八年,復遣使至日本,命國昌屯於高麗之義安郡,以爲援。冬十月,卒於軍。子通嗣。

编辑

通,初襲爵爲左衛親軍千戶。十二年,從諸軍伐宋,渡江,鎮鄂州,時潭州不下,兵薄其城,通以所將千人破其柵,宋兵遁去。通縱兵追擊,殺獲其衆。以功進武節將軍。從攻靜江,克之。十四年,改侍衛親軍千戶。明年,通上書言:「今南方已定,北陲未安,請屯田于和林率所部自效。」帝慰勞遣之。從破叛王於金山,俘獲生口及牛、馬、羊、駝不可勝計。進顯武將軍,賜金虎符,升僉左衛親軍都指揮使。從討乃顔,遷副都指揮使。明年,屯田瓜、沙諸州、進階明威將軍。武宗即位,命總京城衛兵。樞密院奏通攝左丞,領諸衛屯田兵。尋遷屯儲衛親軍都指揮使,鎮海口,以疾卒。

子燕出不花,襲武德將軍,右衛親軍副都指揮使。

解誠编辑

解誠,易州定興人,善水戰。從伐宋,以功授金符、水軍萬戶,兼都水監使。焦湖之戰,獲戰艦三百艘,援兵不敢動,乘勢追敗之,奪其軍糧三百余石。從攻安豐、壽,復泗、亳諸州,俱有功。又從下雲南大理,以功賜金虎符。從攻鄂州,奪敵艦千餘艘。世祖嘉其功,降璽書獎之。李璮反,奉命率所部會東平。卒於軍中。後贈推忠宣力功臣、龍虎衛上將軍、同知樞密院事、上護軍,追封易國公,諡武定。

子汝楫襲。從討李璮。至元六年,從行元帥趙壁,以舟師敗夏貴于龍尾州。襄、樊平、汝楫功多,賜銀萬五千兩。十一年,又從阿里海涯敗高世傑於洞庭湖,卒。贈推忠效節功臣、資德大夫、中書右丞、上護軍,追封易國公,諡忠毅。 子帖哥襲。從征廣西,下靜江府,改授水軍招討使。尋復爲萬戶,從征交趾有功。升廣東道宣慰使。卒。贈資道德大夫、河南江北等處行中書省左丞、上護軍、平陽郡公,諡武宣。

子世英,由監察禦史遷山南江北道僉事。卒。

趙匣剌编辑

趙匣剌,失其籍貫,以父任爲千戶,佩金符。中統三年,守東川。四年,宋夏貴以兵侵虎嘯山,元帥欽察遣匣剌禦之,貴敗走。宋劉雄飛以兵犯青居山,匣剌與戰于都尉壩,復敗之。欽察攻釣魚山,別遣匣剌以兵千五百略地至南壩,敗宋軍,獲軍士五十七人,老幼三百四十人。從攻大良平,宋昝萬壽運糧至渠江之鵝灘,匣剌邀擊之,宋兵大敗,匣剌亦被三創,鏃中左肩不出,欽察惜其驍勇,取死囚二人,刲其肩,視骨節淺深,知可出,鑿創,拔鏃出之,匣剌神色不動。

至元三年,擢東川路先鋒使。四年,元帥拜答攻開州,至萬寶山,遣匣剌以兵五百人禦宋軍。獲四十人。五年,兼管京兆、延安兩路新軍,戍東安、虎嘯山兩城。宋楊立以兵護糧送大良平,匣剌率所部與立戰於三重山,斬首百五十級。立敗走,棄其糧千余石;並奪其甲仗、旗幟而還。

六年,行院遣匣剌攻釣魚山之沙市,焚其敵樓。從左丞曲力吉思等入朝,詔賞白金五十兩、細甲一注。九年,統軍合剌攻釣魚山,以匣剌爲先鋒,領兵千人略地至葛樹坪,與宋兵遇,生獲二十餘人,斬首四十級。十年三月,復從合答攻釣魚山之沙市,匣剌乘夜蟻附而登,殺其守兵,生獲二十餘人。又擊敗宋將張玨于武勝軍,行院拔禮義山寨,命匣剌守之。十二年,率舟師會攻釣魚山,戰數有功。 進圍重慶,宋將趙安勒兵出戰,匣剌逆敗之。行院以其疾作,命返瀘州。瀘州復叛,匣剌與從者二十人皆死。

子世顯,船橋副萬戶。

孔元编辑

孔元,字彥亨,真定人。驍勇有智略,隸丞相史天澤麾下,從取焦湖,圍壽春,先登,拔其西堡。又從圍泗州,拔之。又從攻五堂山寨,俘其衆以歸,。憲宗八年,從攻樊城,元率死士,斬首十九級以獻。

中統元年,扈駕北征。二年,宣授管軍總把。至元十一年,從伐宋,爲前鋒,所向克捷。十四年,進武略將軍、管軍千戶。明年,還軍,北征,進武義將軍侍衛親軍千戶,賜佩金符。又明年,討叛王失里木等,從行院別乞里迷失追其衆至兀速羊而還,分軍扼其要害,餘衆遂潰,獲輜重牛馬。帝大悅,賞賚甚厚,加宣武將軍右衛親軍總管。十九年,以疾卒。

子鷹揚,襲授昭信校尉、右衛親軍弩軍千戶,仍佩金符。至大元年,以疾卒。子成祖襲,延祐二年卒。子那海襲。

張洪编辑

張洪,河間滄州人。以千戶從討李璮,賜金符。至元四年,董修大都城,賞金織衣。十一年,從征五河口。十四年,從討叛王撒里蠻,擢宣武將軍、侍衛親軍總管。還至和林塔迷兒之地,輜重爲賊所掠。十六年,進左衛親軍副都指揮使。十七年,加安遠大將軍。二十四年,,扈駕征乃顔。明年,以昭毅大將軍致仕。

子奉政,襲千戶,僉左衛親軍都指揮司事。元貞元年,提調左衛屯田。大德十一年,卒。子庸嗣。

趙伯成编辑

趙伯成,真定人。父偉,黑軍百戶。伯成襲職,隸萬戶邸澤部下。從攻鄂州;李璮反,從澤討之;俱有功。改隸招討使野的迷失部下。從渡江伐宋,留戍黃州。至元十三年,張世傑挾宋益、衛兩王走福建,伯成從野的迷失攻克建甯,署伯成建甯安撫司達魯花赤。

盜起南劍州,犯建甯,伯成一發,殲其渠魁,餘衆奔潰,行省以伯成署軍民魯花赤。明年,討平慶元浦城亂民,兼署建甯路萬戶,賜金符,授管軍千戶。十七年,都昌賊杜萬一作亂,伯成與方安撫討平之,生擒萬一,磔以徇。復以管軍千戶守建寧。十六年,授管軍總管。二十年,黃華叛,伯成連戰敗之。未幾,華衆號二十萬來攻,伯成據水拒之,潛從上海泅以濟,賊大敗,華遂不振。二十四年,移守南劍州。是冬,鍾明亮叛,伯成偕達魯花赤脫歡討之,超拜漳州新軍副萬戶。二十九年,移伯成守漳州之雲霄隘,盜不敢犯,民德之。大德初,劉大老犯漳州,伯成拒戰,刀中項及腰。時伯成年六十七,及移疾北歸。至大二年,卒於家。 子仲立,嗣爲副萬戶。

虎益编辑

虎益,河西人。父穆蘇和勒善,爲夏兀納城鈐部官,首出降。從李恒父惟忠,隸于諸王哈答爾,官淄川軍民總管。卒。

益,姓其祖名爲虎氏,從討李璮有功,賜鞍馬、弓矢、甲胄。以承事郎、知萬戶府事,從恒下襄陽。又從徇地江西,破劉槃、熊飛諸軍,凡定江西州七、福建州三、廣東州十四,護送宋丞相文天祥至京師,擢中順大夫、龍興路達理花赤,曆撫州、袁州、微州三路。累擢少中大夫。乞病歸。卒於家。

張萬家奴编辑

張萬家奴,失其籍貫。父答古帶,事睿宗于潛邸。從破金,有功,賜虎符,授河東南北路船橋隨路兵馬都總管、萬戶。從圍嘉定,歿於軍。

萬家奴,數從都元帥亦管炎魯征討,有功。中統二年,從都元帥紐璘入朝,授以父官。宋兵入成都,從行院阿脫擊破之。至元四年,帥師立眉、簡二州。從也速答兒攻瀘州,大敗宋軍,俘四十餘人。七年,率諸軍城章廣平,與宋人戰,斬首三百餘級。攻重慶,破朝陽寨。時諸將攻瀘州多失利,乃詣闕請自任攻取之效,許之。率舟師百五十艘,自桃竹灘至折魚灘,分守江面。先據神臂門,爲梯沖,登城,殺二百餘人。斬關而入,遂拔之。加昭勇大將軍。從圍重慶,將其衆斷馬湖江,分兵水陸往來爲遊徼。加昭毅大將軍。以所部轉餉成都及下流諸屯。

遷招討使。與都元帥藥剌海討亦奚不薛,平之。進副都元帥。詔其子孝忠爲船橋萬戶,以萬家奴將四川、湖南兵征哈剌章。時雲南惡昌、多興、羅諸蠻皆叛,州郡莫能制,萬家奴率所部討平之,民爲立生祠。二十年,征緬,戰歿。

雲南王命次子保童,將其軍,從攻太公城,有功,襲副都元帥。又從討吐番,至甘州山丹,亦戰歿。孝忠,少從父軍中。至元十九年,從都元帥也速答兒討亦奚不薛,遇其衆于會靈關,追至沙溪,敗之。克龍家寨、阿那關,遂進攻亦奚不薛,大破之。又以八百人,敗阿永蠻于鹿答河,乘勝至打鼓寨,諸蠻悉平。以功賜金帛、弓矢、鞍轡,還軍成都。二十二年,從討烏蒙蠻,復擊降大壩、都掌、蟻子諸蠻,加明威將軍。二十七年,從討叛王,至沙、瓜諸州還。賜虎符,僉書四川等處行樞密院事。院罷,以本軍萬戶鎮成都。卒。

郭昂编辑

郭昂,字彥高,彰德林州人,稍通經史。至元二年,上書言事,平章廉希憲才之,授山東統軍司知事。尋改經歷,遷襄陽總軍司,轉沅州安撫司同知,佩金符。招降溪洞八十餘柵。播州賊張華聚衆容山,昂討華,斬之,山徭、土獠諸洞盡降。

十六年,以諸洞酋入朝,帝賜金綺衣、鞍轡,進安遠大將軍,徇沅州西南界,復新化、安仁二縣。擒劇賊張虎,縱之,曰:「汝非吾敵,願降即來,不然吾復擒汝不難也。」明日虎降,其衆三千餘人悉使歸民籍。軍還,衆斂白金以獻,一無所受。至江陵,衆復追至,請納其金,昂悉上之行省。宰臣令藏于庫,以示諸將。

十九年,授溪洞招討使,換虎符。二十六年,江西盜起,昂討平之,進平南安、明揚、上龍岩、湖緣村、石門、雁湖、赤水、黑風峒諸蠻,立太平寨而還。會大饑,以賊酋家資賑饑民。授萬戶,賜金虎符,鎮撫州。是年,宜黃縣南坑盜起,行省檄昂捕之,昂議環賊出入之境,各以兵殲其居民。行軍令史李榮抗言不可,請招諭其衆,昂從之。獲盜首四人,餘悉散走。未幾,赴廣東監造戰船,遇賊,移檄諭以禍福。廣東素服其威信,檄至,即降。授廣東宣慰使。卒,年六十一。

子:震,杭州路鎮守萬戶;惠,僉江西廉訪司事;豫,知寧都州。惠子嘉。

嘉字元禮。由國子生登泰定三年進士第,授彰德路林州判官。累遷斡林國史院編修官,除廣東道宣慰使司都元帥府經歷。未幾,入爲京畿漕運使司副使。尋拜監察禦史。會朝廷以海寇起,欲于浙東溫、台、慶元等路立水軍萬戶鎮之,擢嘉禮部員外郎,乘驛至慶元,與江浙行省會議可否。嘉至,詢父老,知其弗便,請罷之。授廣甯路總管,兼諸奧魯、勸農、防禦。屬盜起,軍旅數興,供餉無虛日,民苦和糴轉輸,吏胥得因緣爲奸,嘉設法弟其戶口甲乙,民其便之。詔團結義兵,嘉招集民兵數千,教以坐作進退,號令齊一,賞罰明信。故東方諸路義兵,稱廣寧爲最。

十八年,寇陷上京,嘉率義兵援之。既而遼陽陷,嘉率衆巡邏,去城十五里,遇青號賊五百餘人,紿言官軍。嘉疑其詐,分兵兩隊夾攻之,生擒賊數百,死者無算。嘉見賊勢日熾,孤城元援,乃集同官議攻守之計。衆皆失措,嘉曰:「吾計決矣。」因出所有家資犒義兵,且曰:「自我祖宗有勳王室,今之盡忠,吾分內事也,況身守此土,當生死以之,餘不足恤矣。」頃之,賊至圍城,有呼者曰:「遼陽我得矣,何不出降。」嘉挽弓射呼者,中其左頰,墮馬死,賊稍引退。嘉開門逐之,賊大至,力戰以死。事聞,贈崇化宣力效忠功臣、資善大夫、河南江北等處行省、左丞、上護軍,封太原郡公,諡忠烈。

綦公直编辑

綦公直,字世美,益都樂安人。爲益都勸農官,又爲沂、莒、膠、密、寧海五州都城池所千戶。至元十年,賜金符,監造征日本戰船於高麗。世祖知其勇,召見,命與忽不烈拔都等同行荊南等處招討司事。抵峽州青草灘,霖雨,不進,還屯玉泉山。率兵三千,攻安進寨,破之,獲牛馬七百。還至襄陽,樞密院復命督造戰船。襄陽既下,敕領鄧州、光化、唐州漢軍及郢、復熟卷軍九千二百人,從諸軍南伐。十二年冬,至隆興。宋軍突出逆戰,公直敗之,追抵城下,逾壕焚其樓櫓,斬首萬餘級,隆興降。由是南安、吉、贛皆望風款附。平堡柵六百餘。其公直又令第三子忙古台攻梅關,破淮德山寨,入廣東,所向克捷,詔授公直武毅將軍、管軍千戶。

入覲,加昭勇大將軍、管軍萬戶,佩金虎符,領侍衛親軍鎮別失八里。時伯延、伯答罕、禿忽魯叛於西夏,命公直率所部討平之。十八年五月,擢輔國上將軍、都元帥、宣慰使。初、帝詔以長子泰襲萬戶,公直自陳年老,乞以泰爲樂安縣尹,就養其父,仍終身勿徙它職。至是,乃以忙古台襲萬戶,佩金虎符從之鎮。公真陛辭曰:「臣父喪五年,願葬以行。」帝許之。至家,葬事畢,遂計樂發稅課及貧民逋負,悉以賜金代輸。二十三年,諸王海都叛,侵別失八里,公直從丞相伯顔戰于洪水山。援兵不至,第五子瑗力戰而死,公直與妻及忙古台俱陷於賊。

二十四年,忙古台奔還,授定遠大將軍、中侍衛親軍副都指揮使。改湖州炮手軍匠萬戶。討衢州山賊有功,加昭勇大將軍。泰,後終於知寧海州。

完顔石柱编辑

完顔石柱,契丹人。祖德住,仕金爲管軍千戶。父拿住,歸太祖,從征西域、河西。又從太宗攻下鳳翔、同州,有功。賜號拔都兒,佩銀符,爲同州管民達魯花赤。改賜金符,兼征行千戶。總管拔都軍。

憲宗以拿住年老,命石柱襲其職,從世祖征合剌章。還,又從都元帥紐璘攻馬湖江。石柱奪浮橋有功,賞白金七百五十兩。進至龍化縣,與宋兵戰,大敗之。中統二年,以前功,授征行萬戶,佩金符。三年,從都元帥帖哥攻嘉定有功,改賜金虎符。至元四年,敗甯兵於九頂山,生獲四十餘人。五年,攻滬州之水寨及五獲寨,渡馬湖江,迎擊宋兵,敗之。從行省也速帶兒攻建都,建都降。從攻喜定,復瀘州,取重慶,石柱之功居多。十四年,遷昭勇大將軍。十六年,授四川東道宣慰使。十七年,改鎮國上將軍、四川西道宣慰使,總管隨路八都萬戶。二十年,拜四川行省參知政事,卒。弟真童,襲爲隨路八都萬戶。

程介福,字伯強,太原祁縣人。父達,太祖十三年率衆來降,授提控。累遷管民總管,賜銀符。太宗四年,發平陽、河中、京兆民戶二千屯田鳳翔,以達領之,換金符,位總管上。大軍伐蜀,往來供億,屯民出十之七。達卒。

介福嗣。憲宗二年,宋制置使餘玠潛遣偏將燒絕棧道,自率諸軍攻圍興元城,旦夕且陷。介福將屯兵五百,從大帥赴援,道路不通,有三人自玠營亡歸,爲介福所獲,貰之,使爲向導,槎山通路,直出陳倉。玠以爲從天而下,焚圍宵遁。帝收諸將符節,二年,介福入覲,再賜金符,位總管上,制許專生殺。民有毆其兄死者,其父以金賂介福曰:「季子償死,吾誰與爲養?幸哀而宥之。」介福曰;「賊殺同氣,其不仁甚於虎狼,貸之何以坊民撝?」其父出,立誅之。遷武略將軍、知弘州,有惠政。後以病卒。

子檜,八番副都元帥,賜虎符。孫文演,陝西萬戶。

張立编辑

張立,泰安長清人。初隸嚴實麾下,略地江淮,以功署百戶。憲宗征蜀,征諸道兵,立佐劉千戶將東平兵從行。次大獲山,宋人阻山塹江,恃以自固。立攻其外堡,克之,奪戰艦百餘艘。從攻釣魚山,復力戰,有功,賜金帛。

中統初,從世祖北征還,授管軍總把,佩銀符。至元二年,進侍衛軍鎮撫,換金符。八年,改侍衛軍千戶。尋遷左衛親軍副指揮使,賜金虎符。

十四年春,率步卒千人,轉粟和林。至應昌,有叛將潛謀不軌,以騎三千躡立後,欲乘間奪其資糧。立覺其有異,環車爲柵,以自衛。賊衆已合,矢如雨下。初,立發上都,每車載二板以備不虞。至是,立板于車上,矢不能入,相持累日,卒達和林。

十六年,增置前後衛,進明威將軍,後衛親軍都指揮使,賜雙珠虎符,加昭勇大將軍。長子溫,以世爵爲千戶,加宣武將、右衛親軍總管。父子並佩虎符,鄉里榮之。立以老病致仕,卒於家,年六十七。

立精敏,常督營繕之役。白河宮殿落成,世祖命賜金以旌其勞,立固辭不受。乃致仕,詔以立次子圭代領環衛,以立所佩金符賜之。圭卒,子伯潛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