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一百七十四 新元史
卷一百七十五 列傳第七十二
卷一百七十六 

賀仁傑勝 太平 也先忽都 賈昔刺丑妮子 虎林赤 禿堅不花 呂合剌天麟 天祺

目录

賀仁傑编辑

賀仁傑,字寬甫,其先隰州人,後徙京兆鄠縣。父賁,數從軍有功。長安兵後,積屍遍野,賁買地金天門外,爲大家瘞之。嘗治室,獲白金七千五百兩。世祖以皇太弟征雲南,駐兵六盤,賁獻五千兩以佐軍資,且言其子仁傑才可用。世祖即召仁傑直宿衛。世祖踐厏,賜賁金符、總管京兆諸軍達魯花赤。卒,贈推忠立義功臣、銀青光祿大夫、司徒、追封雍國公,諡忠宣。

仁傑從世祖征雲南有功,與董文忠同侍帷幄,多所裨益,又厚重不泄,世祖深愛重之。他人入直滿三日則更,獨仁傑、文忠侍上疾,或一月不出。

至元十六年,宋合州守將王立降於西川行樞密院李德輝,東川行樞密院與德輝爭功,奏誅立。會西川都事呂域具立降附本末來,上白其事于許衡,衡告仁傑,仁傑奏于世祖,遂釋立。事具《李德輝傳》。

世祖一日仁傑至榻前,賜以白金,曰:「此汝父獻朕者,可持歸養母。」辭,不許。仁傑白其母鄭氏,鄭曰:「君賜也,宜仁吾宗。」悉散之。世祖欲選童女充後宮,及有司和買多非土産,山後諸郡縣鹽禁爲民害,仁傑皆奏罷之,民爲立生祠於李老峪。又永盈司倉任文通稅民不入粟,而私給券取直,懼事覺,乃先言他吏爲之,罪當誅。仁傑謂:「罪許自首,今文通雖誣人,事與自首同,若殺之,是塞悔過之途。」帝然之,乃重杖文通,而貸其死。

十八年,上都留守關,宰相擬數人皆不稱旨,世祖顧仁傑曰:「無以易卿者。」特授正議大夫、上都留守,兼本路總管、開平府尹。明年,賜三珠虎符,進資德大夫,兼虎賁親軍都指揮使,尋加榮祿大夫、中書右丞,留守如故。桑哥奏:上都留宋司錢谷失實,召留守剌忽耳及仁傑廷辨。仁傑曰:「臣漢人,不能戢奸,致錢谷耗,臣之罪也。」剌忽耳曰:「臣掌印,凡事必關白臣而後行,今錢彀耗,臣之罪也。」世祖曰:「讓人以名爵者有之未有爭引咎者也。」皆置勿問。仁傑妻劉氏卒,世祖欲爲娶貴族,固辭,乃娶平民女,已而失明,夫婦相敬如賓,未嘗置媵妾。大德九年,年七十二致仕,拜光祿大夫、平章政事,商議陝西行中書省事,賜金幣、袍帶有差。以子勝襲上都留守。仁宗立,以仁傑世祖舊臣,召赴闕,行至樊橋而卒。贈恭勤竭力功臣、儀同三司、太保、上柱國,追封雍國公,諡忠貞。延祐六年,加贈推誠宣力翊運功臣、太師、開府儀同三司、上柱國,追封奉元王。子勝。

子勝编辑

勝,字貞卿,小字伯顔,以小字行。從許衡學,通經傳大義。年十六,入直宿衛,凝重寡言,世祖器之。是時,天下初定,外事以遽聞者,世祖亟欲賜報,輒遣勝。勝日馳千里,受命無留行,復命無後期,凡交、廣、雲南、西域之地,皆至焉。

乃顔叛,世祖親征,勝扈從。將戰之夕,惟近臣只兒哈良帶劍立武帳外,雖親貴不能輒入。獨勝受密旨,出入指授諸將方略。明日,世祖禽乃顔。帝顧謂侍臣曰:「昨日之戰,飛矢及于朕前,毅然無懼色者,惟伯顔一人耳。」帝親征,都人洶懼,故亟還,夜行臥輿中,寒甚,勝解衣以身溫帝足,始酣寢。伶人迎駕,蒙彩毳爲獅子舞,乘輿象驚奔踶不可制,勝投身象前,令後至者斷靷縱之,乘輿乃安。勝創甚,世祖親撫之,遣尚醫尚食護視。俄拜集賢學士,領太史院事,賜一品服。

至元二十八年二月,拜尚書省參知政事。及桑哥敗,罷尚書省,改歸中書。世祖部:「誰可相者?」勝對曰:「天下公論,皆屬完澤。」;遂相完澤,而以勝爲中書參知政事。勝年甫二十八,參決大政,明允稱職。三十年,改僉樞密院事。

大德九年,勝父仁傑請老,以勝代爲上都留守,兼本路都總管、開平府尹,兼虎賁親軍都指揮使。至大三年,進領左丞相,階光祿大夫,行上都留守,兼本路總管府達魯花赤。延祐二年,加開府儀同三司、上柱國。歲饑,勝輒發倉廩賑民,自劾待罪。仁宗報曰:「祖宗以上都之民付卿父子,欲安之,卿能如此,朕復何憂。」吏持上供物入宮門,暮不得出,所司奏誅之。勝曰:「此非闌入也。」力爭之,吏得免死。奉全州高甲隸虎賁籍,甲死,子幼,官利甲家資,使人強娶其婦。勝辨於帝前,不聽娶,高氏始獲全,民爲勝立祠上都西門外。仁宗復命畫工寫勝像,賜之,俾傳示子孫。未幾,以足疾請老,不許,賜小車出入禁闥。

初,上都富民張弼死,其奴索逋錢,毆負錢者至死。治獄者教奴引弼子,並下獄。丞相鐵木叠兒受弼子賂六萬緡,使大奴脅勝出之,又強以他奸利利事,勝不從。一日,鐵木叠兒坐都堂盛怒,以官事召勝,將罪之。勝抗言,大奴所幹非法,不敢從,他實無罪。鐵木叠兒語詘,事得解。已而中丞楊朵兒只、平章蕭拜住廉知其所受贓,使禦史玉龍帖木兒、徐元素按之,據實入奏。仁宗素惡鐵木叠兒,欲誅之。鐵木叠兒走匿興聖宮太后爲言,乃奪其印綬罷之。

仁宗崩,英宗在諒暗,鐵木叠兒復相,即執楊朵兒只、蕭拜住矯詔殺之,又誣勝便服迎詔,大不敬,棄市,並籍其家。勝足疾,乘所賜小車迎詔,鐵木叠兒遂誣爲便服。英宗誅合散等布告天下,尚及勝前事,曰:「賀勝輕侮詔書,殊乘臣禮,不加征創曷示等威。」蓋猶信鐵木叠兒之誣雲。後聞勝母老,憫之,乃以所籍京兆田宅還其家。泰定初,詔雪其冤,贈推忠宣力保德功臣、太傅、開府儀同三司、上柱國,追封秦國公,諡惠憫。至正三年,加贈推忠亮節同德翊戴功上、太師,晉封涇陽王,改諡忠宣。

子惟一、惟賢、惟賢,大中大夫、同知上都留守司事。

太平编辑

惟一,字允中,後賜姓蒙古氏,名太平。資性開朗,幼如成人。受學于趙孟頫,又師雲中呂弼。泰定初,襲父職爲虎賁親軍都指揮使。尋擢陝西漢中道廉訪副使。文宗即位,召爲工部尚書,都主管奎章閣工事。又除上都留守同知。

元統初,召爲樞密副使,遷同知樞密院事。尋拜禦史中丞。中書參議佛家閭,憸人也,禦史劾其罪,宰相庇之,寢不報。太平引疾家居。

至正二年,命爲中書參知政事,辭。俄進右丞,又辭。會禦史祁君璧復劾佛家閭,黜之,太平乃起視事。時粟貴,金銀賤,太平請出官錢買之。後兵興,卒獲其用。又請慎選守令,仍遣使核其治行最者,增秩,賚以金幣。從之。四年,拜中書平章政事。五年,罷爲宣征院使。宣征典司飲膳,權貴多橫索,太平閱其籍,惟太常禮儀使阿刺不花無之,因請帝擢居近職,並厚賜之。六年,拜禦史大夫。故事,非國姓不授禦史大夫,太平辭,詔賜姓而改其名。七年,再遷中書平章政事,班同列上,國王朵兒只爲左丞相,奏言:「臣藉先臣之蔭,備位宰相,願得與太平共事。」十一月,拜太平左丞相,朵兒只右丞相,太平辭,不允,仍詔示天下。明年二月,詔修後妃功臣傳,特命太平同監修國史,異數也。九年七月,罷爲翰林院學士承旨,俄謫山西。太平還奉元,閉門謝客。

十五年,河南盜起,詔以太平爲江浙行省左丞相,未行,改淮南行省左丞相,兼知樞密院事,總制諸軍駐濟寧。軍餉絀,太平使有司給官兵牛具、種麥自食,軍賴以濟。十六年,移駐益都。未幾,除遼陽行省左丞相。

十七年五月,復拜中書左丞相。時毛貴據山東,官軍屢敗,十八年自河間入寇,京師大震。廷議遷都避之,太平力爭以爲不可。會劉哈剌不花禦賊于柳林,大敗之,貴衆潰走濟南,京師解嚴。

已而皇后奇氏爲皇太子求內憚,遣宦者樸不花諭意,太平不答。皇后又召太平至宮中,置灑,申前意,太平依違而已。皇太子令禦史劾中丞禿魯鐵不花,未及奏,禦史遷他官去。皇太子疑太平之子也先忽都泄其事,遂決意逐之。知樞密院事紐的該聞而歎曰:「善人國之紀也,敬去之,國將奚賴?」數於帝前左右之。俄紐的該卒,皇太子令禦史買住、桑哥失理劾左丞成遵、參知政事趙中下獄死,以二人爲太平之黨也。太平乃引疾辭位。

二十年二月,拜太保,養疾家居。是年,陽翟王阿魯輝帖木兒反,兵逼上都。皇太子言于帝,起太平爲上都留守,欲餡之於死地。會阿魯輝帖木兒敗于老章,其部將脫歡縛送于太平。脫次,也先忽都之舊部也。太平不受使,生致關闕下誅之。

太平復引疾乞歸。詔拜太傅,賜田若干頃,俾歸奉元。帝欲相伯撒里,辭以老,非得太平共事不可。於是密旨復留太平毋行,太平至沙井,聞命而止。皇太子惡其去而復留也,二十三年令禦史大夫普化劾以違命之罪,詔悉拘所授宣命及賜物,安置陝西西邊。右丞相搠思監希皇后意,復劾之,詔安置於吐蕃,尋遣使者逼令自裁。太平至東勝,賦詩一篇自殺,年六十三。

初別怯兒不花與脫脫有夙怨,脫脫謫陝西,別怯兒不花欲中傷之,賴哈麻營救獲免。太平與別怯兒不花、韓嘉納等十人約爲兄弟。及太平左丞相,韓嘉納爲禦史大夫,惡哈麻、諷禦史沃呼海壽劾之。哈麻知其事,訴於帝前。疏入,帝斥弗納。明日,疏再上,僅奪哈麻及其弟雪雪官。太平罷爲翰林學士承旨,韓嘉納出爲江浙行省平章政事。已而脫脫復相,乃謫太平于陝西,杖韓嘉納,流於尼嚕罕以死。又劾也先忽都不應僭娶宗室女,脫脫之母聞之,謂脫脫兄弟曰:「太平好人,何害於汝,而欲去之。汝兄弟如不信吾言,非吾子也。」事始得釋。太平引太不花爲平章政事,太平罷相,太不花党於脫脫,故太平怨之。及再爲左丞相,太不花督諸軍討賊久無功,疏請太平至軍中供其餉。太平知太不花害已,諷禦史只違兒海劾之,又力言於帝,削太不花官爵,安置蓋州,卒使劉剌哈不花殺太不花父子于路。脫脫之構太平,與太平之殺太不花,皆以朋黨修舊怨,爲君子所構。

然太平留意人才,疏薦完者都、執禮哈郎、董搏霄、張樞、李孝光等,皆當時賢者。至於沙汰僧道以減耗蠹,給教官俸以防虛冒,請賜經筵講官坐以崇聖學,又考求死節之士,雖平民亦予贈諡,有官者就世真子孫,天下尤爲感動,故一時稱爲賢相云。子均。

也先忽都编辑

均,字公秉,後改名也先忽都。少好學有俊才。累遷殿中侍禦史、治書侍禦史、翰林侍讀學士,皆兼虎賁親軍都指揮使。被劾,從太平歸奉元,居六年,召爲兵部尚書、同知樞密院事,改通政院使。太平再相,授知樞密院事,進太子詹事。 十九年,賊由開平東犯遼陽,詔也先忽都將兵討之,有功。旋罷爲上都留守。又改宣政院使。丁內艱,搠思監強起之,又爲禦史也先帖木兒等所劾罷。

已而搠思監誣也先忽都與老的沙、蠻子、按難答識里、沙加識里、脫歡等謀爲不軌,鍛煉其獄。帝知其無罪,欲釋之,特命大郝。而搠思監增入條畫內,獨不赦也先忽都等。惟老的沙匿于孛羅帖木兒軍中,獲免,蠻子等皆貶死。也先忽都當貶撒思嘉之地,道過朵思麻。行宣政院事桓州閭素受知于太平,留之。搠思監復劾也先忽都違命,杖殺之。年四十四。也先忽都以宰相子,傾身下士,名譽藉甚。有詩集十卷。

史臣曰:「皇太子圖內憚,皇后奇氏召宰相太平言之。使太平告以君臣、父子、夫婦之正,雖殞其身,豈非堂堂杜稷臣哉。乃依違答之,既麗於亂賊之黨,又爲孽後所困,父子俱不得其死。嗚呼!何其庸且暗也。

賈昔剌编辑

賈昔剌,大都大興人。其父爲庖人。昔剌體貌魁梧,太祖十九年,因近臣入見莊聖皇后,遂從睿宗于和林,典禦膳。以須黃,賜名昔剌,氏族與蕖古同,甚見親幸。又以昔剌漢人,不習和林風土,命居灤州。已復思之曰:「昔刺在吾,飲食殊甘。」促召入供奉。世祖在潛藩,知其厚重,俾迎皇后于鴻吉剌之地。自是,預帷幄密計。賜牝馬及駒三十匹並牧戶與之。時兵餘,數以所賜分還鄉里。世祖即位,立尚食、尚藥二局,賜金符,提點局事。卒,追封聞甚郡侯,諡敬懿。子 丑妮子。

丑妮子编辑

丑妮子,幼時世祖愛之,嘗坐之禦席旁。從征雲南,躍馬入水,斫戰船。帝奇其勇敢,而戒其輕銳。惠宗九年,從伐宋,還自鄂州。卒。追封臨汾郡公,諡顯毅。子虎林赤。

虎林赤编辑

虎林赤,有智略。阿里不哥叛,出名馬以助官軍。從幸和林,中道大風,晝晦,敵猝至,虎林赤擊走之。還,佩其大父金符,提點尚食、尚藥二局,曆尚膳使,兼司農。嘗入侍,帝問:「治天下以何爲本?」曰:「重農爲本。」「以何爲先?」曰:「用賢爲先,用賢則天下治,重農則百姓足。」帝深嘉之,超拜宣徽使,辭,改僉院事,仍領尚膳使。卒。贈榮祿大夫、絳國公,諡忠靖。子禿堅不花。

禿堅不花编辑

禿堅不花,襲世職爲尚食、尚藥局提點。世祖以故家子獨奇之,謂他日可大用,使在左右。從征乃顔,軍次杭海,敵猝至,禿堅不花突其陣,破走之。移軍哈罕,大風,晝晦,敵兵千人鼓噪以進,禿堅不花奮擊,身被十餘創,猶力戰,復大破之。帝嘉其壯勇,杭海叛衆請降,鹹謂親犯王師,宜誅之。禿堅不花曰:「杭海本吾人,或誘之以叛,豈其本心哉?且兵法,殺降不祥。宜赦之。」帝曰:「禿堅不花議是。」擢同僉宣征院事。每論政帝前,言直而氣不懾,帝亦知其直,令察宿衛之士有才器者以名聞。論薦數十人用之,後皆稱職。

成宗即位,諸侯王會于上京,凡芻餼宴享之節,賜予多寡之分,無一不當。帝喜曰:「宣徽得禿堅不花足矣。」進同知宣徽院事。四年,帝不豫,召入侍疾。疾愈,賜錢不受,解衣賜之,嘗從巡,幸禁中,衛士感奮,欲有所言。帝進而問之,皆曰:「臣等宿衛有年,日膳允、歲賜以時者誠荷陛下厚思。亦由徵有能官禿堅不花其人也。」帝悅,賜珠袍超拜宣徽使。辭曰:「先臣服勤三世,位不過僉佐,臣何敢有加?」帝嘉其退讓,允其請。九年,北方乞祿倫部大雪,奏買駝馬補其死損,出衣幣於內府,自往給之。全活著數萬人。還,賜七寶笠。十年,帝病甚,復入侍疾。及大漸,內難將作,守正無所回撓。

武宗即位,進階榮祿大夫,遙授平章政事,商議宣徽院事,行金復州新附軍萬戶府達魯花赤。至大二年,詔出金帛大賚北邊諸軍,以禿堅不花明習事宜,且不憚勞苦,使即軍中,與其帥月赤察兒定議分給之,諸部大悅。拜宣徽使,出內藏兼金帶賜之。爲同官賈廷瑞所嫉。廷瑞請以宣徵院爲門下省,尚書省奏廷瑞擅易官制。帝大怒,欲殺之。禿堅不花力諫,帝曰:賈廷瑞毀卿,不直一錢,卿何力言邪?」對曰:「廷瑞所坐不當死,不敢以臣私嫌誤陛下失刑。」廷瑞遂得免。轉光祿大夫。

仁宗即位,加金紫光祿大夫。延祐四年,朔方又大雪,禿堅不花請賑之如大德時,且出私家馬二百匹以爲助。賜錢酬其價,不受,帝解禦衣賜之。是時,托恩幸以遨賞賚者,禿堅不花輒抑弗子。鐵失、王廷顯皆同官也。鐵失秘取海舶之貨,禿堅不花曰:「此軍國所資,非人臣所得擅。」鐵失銜之。又賜廷顯玉帶,廷顯欲取大官羊錢三百緡充其價,禿堅不花亦執不從。於是怨之者衆。七年,以疾去官。英宗在諒暗,鐵失構禿堅不花于興聖太后,奏殺之。後鐵失伏誅,禿堅不花之冤始白。贈推忠宣力守諒功臣、太傅、開府儀同三司、上柱國,追封冀國公,諡忠隱。又進封冀安王。加贈其曾祖昔剌推忠翊運功臣、金紫光祿大夫、太保,進封絳國公;祖醜妮子崇德效節功臣、儀同三司、太傅、柱國,追封絳國公;父虎林赤推誠宣力守德功臣、太師、開府儀同三司、上柱國。進封臨汾王。四子:曰班蔔,曰忽里台,皆官監察禦史;曰也速古,章佩監少監;曰禿忽赤,中書客省使。

呂合剌编辑

呂合剌,本遼東咸平人,後徙大都。祖元,金監軍。太祖八年,率所部來降。父惠賢,事順聖皇后,與其妻董氏爲皇子北安王保傅。

合剌,性廉直。爲金玉局使,奏擇宋俘鉗鈦輸作,教以工事。累遷工部侍郎、將作監使。桑哥誣奏丞相安童,合剌力爲之辨,事始釋。成宗即位,拜中書參知政事,遷大司徒,卒。贈金紫光祿大夫,諡忠惠。

五子,天麟、天祐、天祺最知名。

天麟,元貞二年由工部尚書拜中書參知政事。大德六年,遷左丞,卒。天祐亦官至大司徒。

天祺,幼從合剌入見,世祖即以爲可大任。合剌選將作局吏,詔用天祺,合剌執不可。改同知異樣局總管府事。元貞初,累遷秘書監。繼其父爲將作監使,擢集賢學士,遷大都留守,兼少府監,人敢幹以私。至大初,擢河東山西道肅政廉訪使,以老母辭,改禮部尚書。丁母憂,屢詔起之,天祺固辭。服除,授壽福院使。延祐四年,拜集賢大學士,與聞國政。宰相忌其切直,遂稱疾辭歸。

文宗即位,起爲陝西等處行省平章政事。時關陝連年大旱,天祺發鈔百萬緡米萬石,命有司賑之。禱雨,不食三日,天果雨,歲乃大稔。至順二年冬,以疾乞還,父老哭而留之。天祺未至都,帝數問:「呂平章至否?」入見,上慰勞之,賜灑食,且曰:「卿病癒,當大用。」天祺頓首謝。後至元三年三月,卒,年七十。

呂氏自元至天祺,世以忠謹事上,有漢萬石君之家風。子延壽,大都人匠府達魯花赤、同知異樣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