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一百八十一 新元史
卷一百八十二 列傳第七十九
卷一百八十三 


朱清 張瑄文虎 黃真 劉必顯等 羅璧 黃頭 咬童

目录

朱清 張瑄编辑

朱清,字澄叔,揚州崇明人。宋末,瀕海姚劉沙初漲,清母集親舊十余家縛蘆爲屋,捕魚以給衣食。

先是,宋宰相賈似道征相士張錦堂觀氣色,似道將坐拂几茵者三,錦堂謬曰:「公憂民憂國,顔色未和,請俟異日。」似道使門客數請,輒曰:「未可。」後使親密問之,錦堂曰:「一塵尚不容,安能治天下。」似道怒,欲殺之。錦堂望紫氣在東北海上,乃易姓名潛至太倉,渡海寓於崇明,尋其地,乃新漲姚劉沙也。見三、五少年,皆頎偉,及見清,身長八尺,貌如彪虎,錦堂乃拜於地曰:「不圖今日得見貴人。」清母及諸婦爭笑之,錦堂所見少年,即黃、劉、殷、徐、虞五萬戶也。

張瑄,平江嘉定人。幼孤從母乞食。及長丰姿魁岸,膂力過人。好飲博,鄉里以惡少年目之。朱清販私鹽,入吳淞江,至新華鎮易米,遇瑄,結爲兄弟。爲巡鹽吏所獲,系平江軍獄,共十八年,提刑洪起畏來蒞斬,是夕夢二白虎率群虎伏於前,寤,以爲不祥。旦出視事,獄卒枷衆從囚跪廳下,孔目取准伏以筆付清,清塗五指尖以押紙,瑄亦如之。洪奇其狀貌,以爲應夢兆,乃諭之曰:「今中原大亂,汝輩皆健兒,當爲國家立恢復之功。」遂釋之。

清等歸,仍劫掠爲群盜。尉司捕之急,乃攜老幼,泛海至膠州,來降。世祖授清、瑄,俱爲管軍千戶。其從者亦授百戶、總把。

至元十三年,丞相伯顔以大軍趨臨安,清、瑄亦率所部克上海,入吳淞江。宋主納款,清、瑄運宋帑藏至大都。後從張宏範克崖山,真授千戶、武略將軍,佩金符。

十七年,從元帥阿塔海招海中群盜,又平陳吊眼于福建。

十八年,宋都統崔順有衆五千、戰艦百艘,數寇山東沿海州縣。冬,泊於紫霧島,世祖命清招撫之,問用兵多少。清曰:「但率壯士二人,及朱虎在此,不煩兵力。」虎,清之次子也。清乘舟至紫霧島,賊矢發如雨。清呼曰:「我朱相公也,皇帝命我招崔都統。從我者。共取富貴。」衆指一巨艦,爲都統舟,清等即登舟。順聞之,甲而出,清宣讀詔書,乘間即捽順首斬以徇,衆皆讋服請降。 時車駕駐天門鎮清上謁,賞賚甚厚。

二十年,命阿塔海統舟師,瑄爲招討使,清爲總管,東征日本。師至八角島,無功而返。

二十一年,仍與阿塔海率舟師一萬五千人伐占城。

二十二年,創行海運,從清、瑄之議也。乃以清行海道運糧萬戶府事,瑄爲海運千戶。二十四年,命清子濟,瑄子文虎,並爲千戶,運糧十七萬石討交趾。以海運勞,遙授清鎮國上將軍,真除江東道宣慰使,兼領漕事。二十七年,運遼陽、高麗糧,加驃騎衛上將軍,賜銀印以寵之。清奏蠲建康淘金稅役,免溧陽歲課,以蘇民力。又討平涇縣賊趙良繪。

元貞二年,授資善大夫、河南行省參知政事。大德三年,擢大司農。四年,遷行省左丞,賜玉帶。 瑄亦至資善大夫、江南行省參知政事,遷左丞。清、瑄並移居於太倉。太倉爲昆山惠安鄉之屬地,不滿百家。清、瑄營建第宅,開海道通于直沽,糧艘商舶雲集於市。清、瑄兩家子弟,佩金符者百餘人,蕃夷珍貨、文犀、翠羽充斥於府庫之內,富貴赫奕,爲東南之冠。

七年,僧祖芋訐二人有逆謀,樞密院斷事官曹拾得從中主之。詔籍其家,逮清、瑄至京師。清歎曰:「我世祖舊臣,寵渥逾衆,豈從叛逆。不過新進宰相圖我家資,欲以危法中我耳。」遂發憤, 以首觸石而死。年六十七。瑄與子文虎,清子虎,俱棄市。虎妻茅氏沒官,有千戶欲娶之。自縊死。至大三年,中書奏雪其冤,以清幼子完者都爲樞密院判官,子孫悉返太倉,還其田宅。

清子顯祖,海運千戶;虎,昭勇大將軍、都水監;旭,最知名。

瑄,豪橫甚於清,鄉人忤其意,則縛而投於海。其第四妾尤悍,瑄劈而畏之,爲建大第,號四夫人府。兩家田宅,遍于吳中。籍沒後,官立提舉司專掌其租賦。 瑄子文龍,流漠北。文龍子天麟,大德九年,伏闕訴冤,使中書召還文龍,董曰本賈舶。至大初,遷都水監,仍督海運。天麟,授絳州坑冶提舉,不就。延祐二年,詔還所籍,天麟晚通《易》學。 元統二年, 江浙平章玥璐不花薦之,仍不起,卒。

與清、瑄同事者有五萬戶:黃真,昭武大將軍,海道都漕運糧正萬戶,佩三珠虎符;劉必顯,信武將軍、海運副萬戶;徐興祖,昭勇大將軍、海運副萬戶,追封東海郡侯,諡宣惠;虞應文,清女婿也,海運副萬戶。朱明達,海運上千戶。朱日新,清之養子,宣武將軍、江州路總管。楊茂春,松江嘉定所千戶,佩金符。範文虎、柏良弼、黃成,俱海運千戶,佩金符。俱爲崇明人。

初清、瑄爲海盜,東行三日夜,得沙門島,又東北過高麗海口,見文登諸山,又北見碣石山,亡慮十五六往返,私念南北海道,此最徑直,又不逢淺角,識之。及朝廷議挽漕,清、瑄遂建言海運焉。

旭,字子陽,清第三子,事親以孝名,處富貴之中,泊如也。以大臣薦,授忠顯校尉、海道運糧千戶,佩金符。秩滿,不樂仕進,遂告歸。日與士大夫以詩酒爲樂,博涉經史。尤長于書法,早從趙孟頫學,已有書名,晚年所造益精。卒於家。文虎,字山雲,瑄中子,善騎射。至元十五年,授管軍總把,佩銀符。二十一年,遷管軍千戶,換金符,督餉輸京師。丞相引見,上嘉歎,詔去帽,撫其額曰:「真我國能臣也。」二十四年,從鎮南王伐安南,授交趾海船萬戶,佩虎符,轉餉至松柏灣,逆戰,賊敗走。王議罷兵,以文虎殿后,竟全師而返。二十五年,超授懷遠大將軍、慶遠路總管,佩三珠虎符。二十八年,行戶部尚書、海道都漕運府事。二十九年,拜湖廣行省參知政事。大德三年,改江浙行省。五年,鎮江淮財賦都總管。七年,坐父事。誅。

史臣曰:元之海運,創于朱清、張瑄,重利而輕民命,不仁莫甚焉。二子用此致富貴,然亦不免誅夷。君子鑒於作俑,有以哉!

羅璧编辑

羅璧,字仲玉,鎮江丹徒人。幼孤,事母以孝聞。長而魁偉,沈鷙,善騎射。從朱祀孫入蜀,累官武翼大夫、利州西路馬步軍副總管。祀孫移荊湖,璧從之。阿里海涯至江陵,璧從祀孫降,入覲,授宣武將軍、管軍千戶,隸阿朮麾下。從平歙寇,領本州安撫使事。

至元十五年,從張宏范定廣南。十七年,以功賜金符,擢明威將軍、管軍總管,鎮金山,居四年,海盜屏絕。徒上海,督造船六十艘,再月而畢。

廷議轉江南之粟實京師,下其事於行省,璧獨謂海道便,部漕舟從海道至楊村,不數十日達京師,賜金虎符,進懷遠大將軍、管軍萬戶,兼管海道運糧。

二十四年,乃顔叛,壁轉餉遼陽,浮海抵錦州小淩河,至廣寧。加昭勇大將軍。二十五年,督運至直沽倉。潞河水溢,倉幾壞。璧樹柵、築堤,以捍之。賜宴中書省,擢昭毅大將軍、同知淮西道宣慰司事。上便宜十二策,帝嘉納之。又請兩淮荒田給貧民,三年後量收其入。從之。歲得粟數十萬石。拜鎮國上將軍、海北海南宣慰使都元帥。

大德三年,除饒州路總管,兼府尹。改廣東道宣慰使、都元帥。初,峒蠻占奪民田,不納租稅。璧召其酋至,以禍福諭之,相率奉版籍聽命。北軍戍廣東,多瘴死,璧求良藥,給諸郡療之。有請加鹽額置轉運司者,璧力言其不可,民皆悅服。尋除都水監,換正奉大夫。通州多水患,鑿二渠以分水勢,又浚阜通河而廣其堤,歲增漕六十余萬石。至大元年,奉命治徐、邳水災,又治兩淮屯田。得疾歸,卒於家,年六十六。

子坤載,以孝聞,璧病,坤載刲股爲粥以進,不仕卒。

黃頭编辑

黃頭,一名世雄,唐兀氏,後徙濮州鄄城,祖璉赤,山東道宣慰司副都元帥。父阿榮,襲璉赤職,累遷汀州總管、同知邵武路事,有惠政,轉德慶路總管、階懷遠大將軍,卒。黃頭,其長子也。以世襲職讓其弟山住。從弟朵國歹爲廣衍倉使,虧官粟,黃頭賣其宅以償之。辟浙西元帥府掾,累遷興國路大冶縣達魯花赤,調安豐路懷遠縣,兼領蒙城縣,鎮南王伐安南,道過其境,供張辦而民不擾。王善之。解所禦衣服弓矢以賜。擢嘉興等處運糧千戶,佩金符,在職八年,改溫台等處運糧千戶。

延祐元年,擢海道都漕運萬戶府副萬戶,運米二百七十萬至京師。遷海道都漕運萬戶,佩雙珠虎符,階武德將軍。前後九渡海,海運利弊,靡不周知。運船雇于瀕海,居民常以船壞失事。黃頭預以運費借之。使修船,由是失事者日少。運船受雇者直甚厚,船主貪飲博,或失期受責。黃頭爲之封識,時其當用給之。運船竊米者多,黃頭使漕兵、柁工、水手之屬得相收倚連坐,其弊遂除。自溫台至福建,皆雇民船載米至浙西,復還浙東入海。黃頭請移米慶元,自烈港入海,無迂道之費。溫、台運船水腳之費,歲于行省關撥,黃頭請給鈔于溫、台,使船人受訖即行。船行遲疾不一,舊例至直沽以次受之,先至者或食盡不得去。黃頭請於朝,至則受之,民以爲便。運船回空,樞密差官搜閱,因爲奸利,或誣執榜掠,罄其囊篋。黃頭請禁止之。運船過河間,監司率以鹽草爲辭,舟人無所得懥。黃頭請正鹽草地界,購其界外之薪。運船禱祠費,歲不給。黃頭請借官鈔千緡,收息供之。運船至直河,禁船人登岸。黃頭請寬其禁,使柁工、水手得飲食于市。凡所張弛之法,後人皆遵用之,以爲定例焉。未幾,卒。

子保童,崇仁縣達魯花赤,以轉輸至集慶海洋,海船人有識之者,驚曰:「此吾萬戶公子也。」相率羅拜,且衛之。其爲人所感戴如此。

咬童编辑

咬童,阿魯威氏,由中書直省舍人出爲濟南總管府治中,拜陝西行台監察禦史,改內台。江淮再置財賦總管府,遷同知府事。至順三年,改海道都漕運副萬戶。

先是,春運先從浙西裝發。是歲,浙西大水,行省議撥江東糧十七萬石補之。咬童曰:「風信不可失,倘誤國計,非細故。請先發浙西所有,徐以江東糧補之。」行省韙其言,立爲改命。無錫州千戶玉倫赤不花不聽命,咬童劾按之。各所鹹儆戒,無敢後期。及達直沽,咬童復以禦糧情弊白于監察禦史,著爲令。會科撥海船,別給腳直,運遼東粟菽八萬石,舟人爭欲承載。咬童使拈鬮決之,衆乃帖服。事竣,入覲京師,道卒。咬童精悍勤敏,台省交章薦之,未及大用,時論深惜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