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二百五十五 新元史
卷二百五十六 列傳第一百五十三·外國八
卷二百五十七 

木剌夷 報達 西里亞

木剌夷编辑

木剌夷,非國名也,譯義為舍正路者,蓋其同教之人詆之如此。其人自稱則曰伊思馬耳哀。伊思馬耳哀者,天方教主阿里之後,其父曰札非而沙,卒,伊思馬耳哀嗣位,以嗜酒為教民所黜。十葉教民又奉伊思馬耳哀之子別為教主,是為伊思馬耳哀之教,其後遂為國名。

北宋中,伊思馬耳哀教民相率至波斯之地,其酋曰哈山沙巴哈,居於低楞,自稱為東方之伊思馬裏惕,即後來之木剌夷也。宋哲宗五年,逐阿剌模忒堡酋,而奪其堡。西域塞而柱克王馬裏克沙,使鹿忒巴耳堡酋阿兒蘭阿旭就近討之,不克。未幾,馬裏克沙之相尼匝姆烏兒蔑裏克被刺死,馬裏克沙亦中毒卒,皆哈山沙巴哈為之。又築堡於裏海西南,及裏海東南苦亦斯單之地,聲威始盛。哈山沙巴哈教規:其徒黨必殺教主仇人,陰謀行刺,殺其人而後已。馬裏克沙之子散者耳嗣位,屢遣兵攻苦亦斯單諸堡。夜寢,有人卓刃於地,遺書於案上,散者耳見之大恐,始罷兵。哈山沙巴哈死,傳位於倫白塞而堡酋曰基牙布速而克烏米特,蓄刺客益眾。於所居堡內築宮室苑囿,務極華麗,供張豪侈,為出力殺人者乃得入。蓄童子自十二歲至二十,擇其有膽勇者,日諭以天堂福地享用之樂,既而醉以酒,乘昏迷時載之入,恣所欲為,俟飲醉仍載以出。其人醒,詢所遇,則告以謨罕默德所云天堂福地也,乃命往殺某某,事成復其故處,不幸身死,靈魂昇天,樂亦如是。故人人踊躍用命,或為商賈,為奴僕,不遠千里以行其志焉。

宋寧宗慶元四年,復取可斯費音附近之阿斯蘭堡。貨勒自彌王喀塔施以兵至,偽請降,而夜從地道入,盡殺其兵。及兵再至,又乞降,請分先後行,以納還侵地。先行者不被殺,則以次出堡,否則死守,許之。迨前隊去後,無繼者,詗之,則已盡行矣。其詭譎類如此。

基牙布速而克烏米特死,子基牙謨罕默德嗣位,死,子哈山第二嗣位。哈山第二性放誕,多嗜慾,且獎誘同惡者。於是,教徒始有木剌夷之名,哈山第二為其妻弟刺死,子謨罕默德第二嗣位,中毒死,子札拉兒哀丁哈山嗣位。

太祖西征大軍渡阿母河,札拉兒哀丁哈山遣使來送款。明年,又中毒死,子阿剌愛丁嗣位。時貨勒自彌王札剌勒丁建國,使其將土而堪侵掠木剌夷,為刺客所殺。蒙古五將西伐之役,木剌夷乘機取塔密干城。札剌勒丁將伐之,木剌夷使者至,其相飲使者酒。及醉,使者曰:「公等軍中,皆有我國人,特公等不覺耳。不信,請証諸從者。」呼其五僕至,一為印度人,具言某月日某地,左右無他人,即可加刃,以未奉命,故不敢。其相大懼,札剌勒丁聞之,投五僕於火,議用兵,以輸賦納貢獲免。

憲宗二年,以木剌夷兇悍無道,使皇弟旭烈兀討之,乃蠻人怯的不花率萬二千人先行。次年,怯的不花至苦亦斯單,攻下數堡。復進至塔密幹,攻吉兒都苦堡。其地高據山巔,為矢石所不及,怯的不花築壘兩重,使其將布裏守之,自引兵攻附近城堡。未幾,吉兒都苦人潛出,陷其壘,殺布裏,傷士卒甚眾。怯的不花聞之,引還,攻益急。吉兒都苦堡病疫,木剌夷酋阿剌愛丁謨罕默德遣精銳百餘人,持療疫藥,突圍入,仍堅守不降。

五年冬,阿剌愛丁謨罕默德死,子兀克乃丁庫沙嗣位。阿拉愛丁謨罕默德之立甫九歲,既長,有心疾,清狂不慧。十八歲,生兀克乃丁庫沙,定為嗣,眾望屬之。而其父忌兀克乃丁庫沙得眾,待之虐,兀克乃丁庫沙告於部人:「我父不能理事,故民心渙散,致蒙古之兵禍。」眾然之。一日,阿剌愛丁謨罕默德醉臥,為人所殺。咸謂其子弒之。未幾,兀克乃丁庫沙遷居梅門迭司堡。

六年,旭烈兀至西域,命怯的不花、庫喀、伊而喀分攻苦亦力斯單各城堡,遂克枯姆城。旭烈兀至噶部姍,遣使諭降。其相火者納昔兒哀丁,及數醫士,皆勸兀克乃丁庫沙降,乃遣其弟薩恆沙偕使者來謁。旭烈兀諭以盡墮城堡,親來納降,則汝父從前虐待蒙古人之咎,可以恕。已而兀克乃丁庫沙不至。旭烈兀進至波斯單,復遣使求寬期一歲,兀克乃丁庫沙當自來請命,吉兒都苦堡及他堡均諭以納款。旭烈兀知其意在緩兵,仍進攻各堡,抵迭馬溫脫城。再遣使招降,兀克乃丁庫沙始諭吉兒都苦堡出降,而仍不自至。梅斤迭司、阿剌模忒、倫白賽耳三大堡仍堅守如故。旭烈兀命布喀帖木兒、庫喀、伊而喀自馬三德蘭進,為北軍;臺古塔兒、怯的不花自胡瓦耳、西姆囊進,為南軍;旭烈兀將中軍自塔勒幹進。兀克乃丁庫沙又使其幼子來請降,尚未及十歲,旭烈兀遣歸。

六年冬,進軍至梅斤迭司,諸將以冬寒,馬乏食,請班師。布喀帖木兒不從,復遣人諭兀克乃丁庫沙,限五日內出降,許以不死。兀克乃丁庫沙計窮,遂與火者納昔耳哀丁等出降,盡獻其金玉寶貨。旭烈兀命兀克乃丁庫沙遣人偕蒙古官諭下四十餘堡,盡隳之。而阿剌模忒、倫白賽耳二堡猶拒命。旭烈兀自至阿剌模忒,攻之,始降。阿來曷丁阿塔瑪裏克志費尼得其內藏書籍、測量儀器。分遣諸將圍倫白賽耳,久始克之。木剌夷人居於西里亞者亦來降。兀克乃丁庫沙從旭烈兀至哈馬丹,復遣至西利亞說降伊思馬裏哀諸堡。

事定,旭烈兀欲殺之,恐負約為天下笑,遲未發。兀克乃丁庫沙內不自安,請入朝。既至,憲宗拒不見,遣歸,行至通噶脫山,並其從者皆為蒙古官所害。旭烈兀之出師也,憲宗諭盡除木剌夷人。故旭烈兀分其人隸於各營,俟其酋入朝,下令無少長悉行誅戮。在苦亦斯單,殺一萬二千人,他處亦如之,間有得脫者,皆竄匿山谷以自活。其居西里亞者,不曰木剌夷,曰哈施身,能以麻葉釀酒迷人。其葉名哈施設,故稱其人為哈施身,又訛為阿殺辛。西域人稱謀殺者曰阿殺辛,語本於此。木剌夷建國傳七世,共一百七十六年而滅。

報達编辑

報達,直波斯海灣西北,臨體格力斯河,天方教哈裏發之都城也。天方教創於阿剌比人謨罕默德,其族分二派:一為柯勒奚施,一為倭馬亞。謨罕默德則系出柯勒奚施。謨罕默德卒,其妻阿夷舍之父阿部倍殼耳嗣為教主,始名曰哈裏發,譯言代天治事也。阿部倍殼耳立二年卒,倭馬亞人倭馬爾嗣為哈裏發十年,為刺客所殺,謨罕默德之女婿奧自蠻嗣十二年,為其僚婿阿里所殺。阿里遂嗣為哈裏發。阿夷舍與奧自蠻同族大怒,集奧自蠻舊部,與阿里戰於蒲斯拉,不勝。丹馬斯克大酋謨阿費牙起兵助之,與阿里戰於西芬,相持不下。二人遂分國而治:謨阿費牙治達馬思格,阿里治苦法。未幾,阿里為阿孛賭阿滿所害,子哈山嗣。甫半年,部眾潰亂,哈山遜位,還居默德那。謨阿費牙乃獨握政權。謨阿費牙為倭馬亞人,故稱為倭馬亞國。十五傳至末而換第二,逐其兄伊孛拉希母,而奪其位。旋為謨罕默德族人阿蒲而阿拔斯所殺,稱為阿拔斯國。是時西里亞、埃及、阿非利喀、阿剌比、波斯、小亞細亞、阿昧尼亞等部,皆為哈裏發屬地。阿拔斯衣尚黑,唐人所謂黑衣大食是也。自末而換第二以前,則為白衣大食。唐代宗時,嘗借兵於大食,以平兩京之亂。至德宗貞元二年,哈裏發哈裡突以謨薩,始遷都於報達,故又以報達為國名云。哈裡突以謨薩卒,三子曰阿敏、曰麻謨訥、曰謨阿塔遜,分國而治。阿敏攻謨阿塔遜,為其將他海爾所殺,立麻謨訥為哈裏發,卒,謨阿塔遜嗣,以土耳基人為左右親軍。浸久為親軍所挾制,其後哈裏發之廢立,率出於親軍大將之手,紀綱陵替,國勢日衰。

太祖平西域,哈裏發東方屬國存者無幾。時哈裏發為那昔兒累丁,與西域主阿剌哀丁謨罕默德有隙,西域主以兵侵報達,至呼耳汪阻風雪而退,那昔兒累丁怨之,構於蒙古。太祖徵西域,阿剌哀丁謨罕默德竄於海島,死後五年,那昔兒累丁亦卒,子哀脫塔海壁拉立一年卒,子木司丹錫爾壁拉嗣十六年卒,子木司塔辛壁拉嗣。

乃馬真皇后稱制四年,大將貝住攻克羅哈你夕班等部兵及舍海而蘇耳城,距報達僅八日程,鴿書告於哈裏發,報達大震。值盛暑,駝馬多斃,貝住遂班師。五年,貝住攻牙庫拔城,為報達兵所敗。定宗崩後一年,貝住復攻克達枯克城,殺報達所置官吏。是時蒙古屢侵其境。

木司塔辛壁拉之十五年,憲宗即位六年也,旭烈兀既滅木剌夷,謀攻報達。木司塔辛壁拉嗜音樂,嘗患頭痛,伶人作新琵琶七十二絃,聽之病頓愈,其國事皆決於羣臣。屬國若羅馬,若法而斯,若克而漫,盡降於蒙古;若哀而陛耳,若毛夕耳等尚依違不定。報達有十葉教人聚居一地,木司塔辛壁拉縱親軍掠之。其用事大臣謨牙代丁亦奉十葉教,怨哈裏發殘其同類,遂輸誠於旭烈兀,願為大軍向導。旭烈兀懲貝住之失利,疑報達不易攻,又恐謨牙代丁為誘敵之計,貽書責以要約。謨牙代丁復其書,具以虛實告之,勸旭烈兀亟進兵,又勸哈裏發裁兵以省餉,有警則徵屬國之兵入衛。木司塔辛壁拉吝於財,從之。哈裏發之相曰低瓦答兒,置正副各一人,低瓦答兒之副名哀倍克,與哈裏發不協,謀廢立。謨牙代丁知其謀,哀倍克亦知謨牙代丁通蒙古,各言於木司塔辛壁拉,皆不問。

旭烈兀遣使以書諭之曰:「我徵木剌夷,令汝助兵,非有他意,欲締好也,而汝之兵終不至。汝席祖業為哈裏發,但日入之後,月始有光,日出則月沒矣。我蒙古自我祖西征,滅貨勒自彌,服塞而柱克,平低楞,收撫諸阿塔畢。凡此諸國逃人入汝境者,汝開門納之。我蒙古人至,則稱兵以拒。今我自至,汝如見機,毀平城堡,親來納降,或先遣將相大臣來議,汝位得保,我兵自退。如欲戰,則速集眾以待。屆飛走路窮,汝無後悔。」

木司塔辛壁拉復書曰:「汝以偶然得志,便藐視天下。自西自東,凡信上帝崇正教者,皆我管屬。我一震怒,則義而闌之人皆羣起逐汝,特我不願眾庶罹於鋒鏑,故相容耳。汝安得令我平毀城堡。」蒙古使者出城,報達人皆怒目視之,欲加刃,謨牙代丁以兵護之,始獲免。

旭烈兀得書,議進兵,木司塔辛壁拉問計於謨牙代丁,勸以納賄行成,而哀倍克不允。久之始命其大將素黎曼沙集兵,謨牙代丁管財賦,不急籌兵餉,逾五月兵始集,而餉仍遷延不發。木司塔辛壁拉復遣二使往言,自來攻報達者無不受天譴,歷引列國故事為証。旭烈兀斥其妄。

報達東界有山為義拉克阿剌比部分界之地,有得而屯克堡守將曰勿姆姍哀丁,以事怨哈裏發。旭烈兀知其事,招之,果來降,使攻奪旁堡,為大軍前驅。忽姆姍哀丁歸而悔之,旭烈兀聞其中變,使怯的不花誘擒忽姆姍哀丁,命招堡中人出降,怯的不花悉殺之,並殺忽姆姍哀丁。

憲宗遣星者窪殺哀丁至軍前,詢攻報達事。窪殺哀丁曰:「如攻報達,日不出,雨不降,士馬亡,年歲荒,風霾地震,國有大喪。」旭烈兀問奉釋教人及將士,皆曰:「吉。」詢納昔兒哀丁,則素仇哈裏發,力言無此六殃,引往時哈裏發為人致死之事,以折窪殺哀丁。納昔兒哀丁者,為木剌夷酋近侍,以書獻哈裏發,報達之相致書木剌夷酋,謂其交通鄰國,乃拘納昔兒哀丁於阿剌模忒堡,後從木剌夷酋降於旭烈兀者也。

旭烈兀乃決計深入,以貝住為右翼,自羅馬涉毛夕耳,自報達西北境進;不花帖木兒、蘇袞察兒,偕術赤孫三人曰布而嘎、曰土拉爾、曰庫裏,將別隊佐之。以怯的不花、庫圖遜為左翼,自報達東南羅耳之境進。旭烈兀將中軍,自報達東境進,庫喀、伊而喀、鄂勒克圖、阿而袞阿喀、喀而拉克筆帖齊、賽甫曷丁、火者納昔兒哀丁、阿拉哀丁阿塔瑪裏克志費尼皆從,法而斯之阿塔畢遣其侄謨罕默德率兵助之。

七年冬,大軍躪乞裏茫沙杭城。召貝住等東渡體格力斯河上游,來議軍事。以羊胛骨卜之吉,旭烈兀進至呼耳汪河,貝住等仍西渡體格力斯河,率所部進發。是時,哈裏發遣哀倍克、費度曷丁、喀拉辛酷耳等守體格力斯河東之牙庫拔城及八奇賽裏城,聞貝住軍已在河西,行漸近,亦引兵西渡,遇前鋒將蘇袞察克於盎瓦拔耳城,蒙古軍敗退。費度曷丁老於軍事,持重不輕進,哀倍克不從。追及於堵者耳河,蒙古軍背水為陣,戰竟日,無勝負。及暮,兩軍皆營河上。報達營地低下,大軍夜決堤淹之。次日進攻,覆其眾,費度曷丁、喀拉辛酷耳死之,哀倍克逃歸報達。

貝住等至報達西域外,據其街市。是時怯的不花已平羅耳,與貝住會兵城下。旭烈兀中軍進駐報達城東。圍遂合。報達跨體格力斯河,分東、西二城。西城有子城,東城壁尤峻厚,城上築敵臺百六十三。中軍營於阿鄭門,怯的不花等營於開而拔提門,布而嘎等營於蘇克蘇而灘門,皆圍東城軍也。西則不花帖木兒、貝住等軍於體格力斯河上下游,列炮船上游,以防其逸。築壘掘濠,一晝夜工畢,取居發屋甓為炮臺,攻具亦備。

哈裏發懼,遣謨牙代丁等見旭烈兀,乞如前議納降。旭烈兀曰:「此我在丹馬時之議,今我在報達城下矣。速令素黎漫沙、低瓦答兒來見我。」遲日,又遣使至旭烈兀,拒不見。攻克阿鄭門敵臺,城遂陷。哈裏發先後遣長子、次子出城乞降,旭烈兀拒之如前,遣人召低瓦答兒及諸將出城,哈裏發來否聽之。哀倍克、素黎漫沙不得已乃出謁,旭烈兀悉誅之。越日,哈裏發挈其三子暨官吏三千人出降。時憲宗八年正月也。

旭烈兀置哈裏發父子於怯的不花營,兵入城大殺掠,至第七日居民求免,乃下令停刃,死者已八十萬人。旭烈兀至哈裏發宮內,命畢獻庫藏復詰窖金,目於井而出之,黃金珠玉充牣其中。旭烈兀以城中伏屍積穢,移駐郊外,遣使招諭庫昔斯單。木斯塔辛壁拉自知不免,請沐浴就死,同死者其長子及宦者五人,皆裹以氈置衢路,驅戰馬蹴踏而斃。木司塔辛壁拉在位十六年,報達阿拔斯傳三十七世而滅。

次日,又殺其次子及親族等。幼子謨拔來克沙以倭而採哈屯乞免,得不死,後娶蒙古女生二子焉。

自謨罕默德創立天方教,從者風靡,招徠不至,濟以兵力,闢地萬餘里。東西各國俯首臣伏,莫敢抵抗。有國者非受其冊封,即無以自立於臣民之上。冊封之禮,哈裏發遣人賜以纏頭巾一、約指一、刀一、騾一,鞍轡備,飾以珠寶。使者至,官吏郊迎,國主迎於國門之內,以口嘬使者手背,如卑幼見尊屬,或云以口嘬騾蹄云。使者宣命,首以護衛其教為勖,國主聽命惟謹。歷六百餘年,而哈裏發之位始絕。

先是,哀脫塔海而壁拉之子阿卜而喀辛阿黑昧脫逃至阿剌比,旋至西里亞境。世祖中統二年,埃及國王迎至國中,立為哈裏發,受其策封為蘇而灘,謀復報達。以騎兵二千及阿剌比兵護以東行,遇其族人哀而哈勤以眾七百人會之,攻克歇拉城。蒙古將喀拉布哈與報達守將阿里巴圖皆以兵至,戰於盎拔城,大敗之。阿卜而喀辛阿黑昧脫走死。哀而哈勤遁歸埃及,嗣為哈裏發。然竊號一隅,託人宇下,不復能自立矣。

西里亞编辑

西里亞,埃及屬國,以他木古斯為都城。埃及與蒙古隔絕,不通使命。憲宗初,西里亞酋納昔兒商拉哀丁耶思甫取埃及之塔木司古司之地,後為埃及蘇爾灘哀倍克所敗,納昔兒乃割基納斯列母克渣及納蒲列斯海岸以請平。

初,埃及蘇爾灘散裏卒,瑪蔑裏忽之長哀倍克代立,瑪蔑裏忽,波斯語僱兵也。散裏之先祖曰散拉赤,有騎兵一萬二千,皆購突厥之奴以供役,稱為瑪蔑裏忽。至散裏,為第六世,乃重用瑪蔑裏忽,由是瑪蔑裏忽之威權日重。至哀倍克,遂代散裏為蘇爾灘。

已而哀倍克之部下七百騎,及所統巴阿里亞兵,逃於西里亞。巴阿里亞兵官見納昔兒巽懦不足恃,乃約埃及別部酋摩黑德阿馬兒攻哀倍克殺之。摩黑德阿馬兒,埃及前蘇爾灘阿扎兒之子也。

是時,納昔兒以蒙古強盛,遣其宰相塞伊哀丁耶兒哈甫基來貢方物。及旭烈兀平報達,納昔兒愈恐。憲宗七年,遣其幼子阿基斯,並乞毛夕耳酋貝特累丁羅魯,奉書於旭烈兀,為之和解。旭烈兀問:「納昔兒曷不自來?」答以納昔兒出境,恐鄰國乘虛襲之。旭烈兀命阿基斯等返,以書諭納昔兒降,不應。

旭烈兀乃進兵攻西里亞,以毛夕耳酋篤老,使其子蔑裏克散裏伊思馬哀從行。怯的不花率沙古魯人為前鋒,貝住將右翼,蘇袞察克將左翼,旭烈兀自將中軍。

八年,由巴喀克山入赤烏魯俾克,攻拔扎基勒圖。旭烈兀子臺古塔兒牙世摩特別將攻拔蔑雅爾克。伊思馬哀攻阿兀忒,不下,去之。旭烈兀進至哀甫拉特,西里亞人大震。

納昔兒方與摩黑德構兵和議,甫成,返他木古斯。旭烈兀至哈兒納,會諸將,剋期決戰。納昔兒兵雖眾,內有阿剌伯人、突厥人,實不用命。其宰相勸納昔兒降,大將哀密伊耳卑伊巴兒斥之,議未決。納昔兒與其弟撒魯屯於他木古斯城外,西里亞之瑪蔑裏忽乘其無備圍之。卑伊巴兒遣使告於埃及蘇爾灘,又求援於摩黑德及加伊羅。會瑪蔑裏忽將綽馬哀丁等復請降,圍始解。

是時旭烈兀已拔哀而陛忒,乃於瑪納扎亞克爾烏脫羅姆、哀而陛忒及吉爾札亞造橋樑,濟師進掠瑪勒忽,遂圍阿列娑城。大軍至阿列娑附近之沙米哀特城,以城中無兵,引去。敗西里亞兵於巴庫遜山,拔阿列娑北之阿沙司城。旭烈兀諭阿列娑守將降,不從,攻七日克之,殺戮五日,隳其城。其內城後一月始下,獲納昔兒之母及其子。

當旭烈兀入哀而陛忒,其酋瑪斯爾謨罕默德奔他木古斯,代治木剌夷。及大兵克阿列娑,乃逐謨罕默德後裔哈瑪脫之貴族,至阿列娑請降。旭烈兀以波斯人木司列烏沙為哀而陛忒長官。

納昔兒聞阿列娑已失,退至加扎耳,復求援於埃及。埃及蘇爾灘為哀倍克之子瑪司兒,僅遣將守他木古斯,令城人攜家貲避兵於埃及。納昔兒至半途,為大軍所襲敗,乃奔於哀而阿庫奚。其宰相塞伊哀丁裏列伊瑪伊布阿里,以他木古斯降,返旭烈兀之使者。旭烈兀受其降,下令城中安堵無恐。

九月,旭烈兀率大軍入他木古斯,其內城仍堅守不下,久始克之。又諭降哈列姆城。旭烈兀返阿列娑。明年,聞憲宗大漸,乃班師,以怯的不花留鎮西里亞,甫魯哀丁為阿列娑長官,貝特那為他木古司長官。

後旭烈兀與術赤後王伯勒克相攻,埃及蘇爾灘遂與伯勒克連合。旭烈兀卒,阿八哈嗣位,埃及復以兵奪西里亞濱海之地。阿八哈與埃及構兵十年,屢失利,事具《阿八哈傳》。

  ↑返回頂部  
  这部作品在1924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33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