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書糾謬/卷10

卷九 新唐書糾謬
卷十
吳縝 北宋
卷十一

十曰一事兩見而異同不完编辑

肅宗紀即位事與裴冕杜鴻漸魏少游傳不同编辑

  《肅宗紀》云:「朔方留後支度副使杜鴻漸、六城水陸運使魏少游、節度判官崔漪、支度判官崔簡金、闗内鹽池判官李涵、河西行軍司馬裴冕迎太子治兵於朔方。」今按《裴冕傳》云:「河西節度使哥舒翰辟行軍司馬。玄宗入蜀,詔皇太子為天下兵馬元帥,拜冕御史中丞兼左庶子副之。初,冕在河西,方召還,而道遇太子平涼,遂從至靈武,與杜鴻漸、崔漪同辭,進曰:『主上厭於勤,且南狩蜀,宗社神器,要須有歸。今天意人事,屬在殿下,宜正位號。有如逡巡,失億兆心,則大事去矣。』太子曰:『我平冦逆,奉迎乘輿還京師,退居儲貳,以侍膳左右,豈不樂哉!公等何言之過!』對曰:『殿下居東宫二十年,今多難啓聖,以安社稷,而所從將士皆闗輔人,日夜思歸,大衆一騷,不可復集,不如因而撫之,以就大功,臣等昧死請。』太子固讓,凡五請,卒見聽,太子即位。」又《杜鴻漸傳》云:「安思順表為朔方判官。禄山亂,皇太子按軍平凉,未知所適,議出蕭闗趣豐安。鴻漸與六城水陸運使魏少游、節度判官崔漪、支度判官盧簡金、闗内鹽池判官李涵謀曰:『劉、石亂常,二京覆沒,太子治兵平凉,然散地難恃也。今朔方制勝之會,若奉迎太子,西詔河、隴,北結回紇,回紇與國,収其勁騎,與大兵合鼓而南,雪社稷之恥,不亦易乎!』即具上兵馬招輯之勢,録軍資、庫器械、儲廥凡最,使涵詣平凉見太子,太子大悅。會裴冕至自河西,亦勸之朔方,而鴻漸與漪至白草頓迎謁說曰:『朔方天下勁兵,靈州用武地。今回紇請和,吐蕃結附天下,列城堅守,以待王命,縱為賊據,日夜望官軍以圖收復。殿下治兵長驅逆胡不足滅也。』太子喜曰:『靈武我之闗中,卿乃吾蕭何也。』既至靈武,鴻漸即與冕等勸即皇帝位,以係中外望。六請,見聽。」又《魏少游傳》云:「累遷朔方水陸轉運副使。」考此數傳,杜鴻漸止為朔方判官,而《紀》云朔方留後支度副使。魏少游本為水陸轉運副使,而《紀》云六城水陸運使。《鴻漸傳》又云,六城水運使裴冕,以河西行軍司馬,已拜御史中丞,兼左庶子,為天下兵馬副元帥,赴召而還。而《紀》止云河西行軍司馬,此位號不同也。《鴻漸傳》云,支度判官盧簡金,而《紀》云崔簡金,此姓不同也。《裴冕傳》云五請,而《鴻漸傳》云六請,此勸進之數不同也。

李峴傳謝夷甫事與毛若虛傳不同编辑

  《李峴傳》云:「鳳翔七馬坊押官盜掠人,天興令謝夷甫殺之。李輔國諷其妻使訴枉,詔監察御史孫鎣鞫之,直夷甫。其妻又訴,詔御史中丞崔伯陽、刑部侍郎李曄、大理卿權獻為三司訊之,無異辭。妻不承,輔國助之,乃令侍御史毛若虛覆按,若虛委罪夷甫,言御史用法不端。伯陽怒,欲質讓,若虛馳入自歸帝。帝留若虛簾中。頃,伯陽等至,劾若虛傅中人失有罪,帝怒叱之,貶伯陽高要尉、權獻杜陽尉,逐李曄嶺南,流鎣播州。」今按《毛若虛傳》云:「乾元中,鳳翔七坊士數剽州縣間殺人,尉謝夷甫不勝怒,榜殺之。士妻訴李輔國,輔國請御史孫鎣窮治,獄久不具,詔中丞崔伯陽與三司參訊,未決。乃使若虛按之,即歸罪夷甫。伯陽爭甚力,若虛慢拒,伯陽怒,若虛即馳入白於帝,詔姑出,若虛泥訴曰:『若臣出即死。』因蔽若虛殿中,而召伯陽至,具劾若虛罔上。帝主先語,叱伯陽出,并官屬悉貶嶺外。」且《李峴傳》云天興令謝夷甫,而《毛若虛傳》以為尉。《峴傳》云中丞、刑部大理為三司,而《若虛傳》云,詔中丞崔伯陽與三司參訊。則中丞之外自有三司。《歟峴傳》云,孫鎣直夷甫,其妻又訴,詔三司參訊無異辭,妻不承。《若虛傳》云,獄久不具,參訊未決,而若虛按之。《峴傳》云,崔伯陽高要尉,權獻、杜陽尉,李曄嶺南,孫鎣播州。《若虛傳》云,官屬悉貶嶺外。此皆兩傳之不同者也。

吳士矩傳與狄兼謨傳異同且各述事不盡编辑

  《吳湊傳》末云:「兄漵子士矩,開成初為江西觀察使,饗宴侈縱,一日費凡十數萬。初至,庫錢二十七萬。緡晚年纔九萬,軍用單匱,無所仰。事聞,中外共申解,得以親議,文宗弗窮治也,貶蔡州别駕。諫官執處其罪,不納。於是御史中丞狄兼謨建言:『陛下擢任士矩,非私也;士矩負陛下而治之,亦非私也。請遣御史至江西即訊,使杜江淮它鎮循習意。』帝聽,乃流端州。」今按《狄兼謨傳》云:「江西觀察使吳士矩加給其軍,擅用上供錢數十萬。兼謨劾奏:『觀察使為陛下守土宣國詔條,知臨戎賞士,州有定數,而與奪由已,詒弊一方,為諸道觖望。請付有司治罪。』士矩由是貶蔡州别駕。」觀二傳載士矩所犯,固已不同,至於有司劾治貶責,次序各有未完。蓋刪修之際,未嘗以二傳參校,補足其事意也。

髙智周傳記蔣洌等事與喬琳傳不同编辑

  《高智周傳》云:「智周所善義興蔣子慎,有客嘗視兩人曰:『高公位極人臣,而嗣少弱,蔣侯官不達,後且興。』子慎終達安尉。其子繒往見智周,智周方貴,以女妻之,生子挺,歴湖、延二州刺史。生子洌、渙,皆擢進士。洌為尚書左丞。渙,永泰初歴鴻臚卿、日本使嘗遺金帛不納,惟取牋一番,為書以貽其副云。挺之卒,洌兄弟廬墓側,植松柏千餘。渙終禮部尚書,封汝南公。洌子鍊,渙子銖,又有清白名,而高氏後無聞。」


今按《喬琳傳》末云:「時又有蔣鎮者,洌子也,與兄鍊俱以文辭顯,擢賢良方正科,累轉諫議大夫。大歴中,淫雨壞河中鹽池,味苦惡。韓滉判度支,慮減常賦,妄言池生瑞鹽,王德之美祥。代宗疑不然,命鎮馳驛按視。鎮内欲結滉,故實其事,表置祠房,號池曰寶應靈慶云。再進工部侍郎。妹婿源溥者,休弟也,故鎮與休交。泚叛,竄於鄠,傷足不能進。泚先得鍊,而鎮左右逃歸,語所在,源休聞,白泚,以二百騎求得之,知不免,懷刃將自刺,鍊止之。復謀出奔,懦不決中。朝臣遁伏者,休多所誅殺,賴鎮救原十五。初,洌與弟渙在安、史時皆汙偽官,鍊兄弟復屈節於賊云。」又按《朱泚傳》云泚僭即皇帝位,以蔣鎮為門下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蔣鍊為御史中丞。又云泚自將逼奉天,以蔣鍊、李子平為宰相。然則蔣洌、渙兄弟,以《高智周傳》言之,則皆良士可嘉者;在喬琳、朱泚傳言之,則父子皆汙偽官。

李知本李華傳各載太沖而得名之因不同编辑

  《孝友·李知本傳》云:「知本,趙州元氏人,元魏洛州刺史靈六世孫。父孝端,仕隋為獲嘉丞,與族弟太沖俱有世閥,而太沖官婚最高,鄉人語曰:『太沖無兄,孝端無弟。』」今按《李華傳》云:「華字遐叔,趙州贊皇人。曾祖太沖,名冠宗族間,鄉人語曰:『太沖無兄』。太宗時擢祠部郎中。」然則此李太沖姓名、鄉郡、時世及里語皆同,則二傳之太沖,實一人耳。今一傳以為官婚最高而得稱,一傳以為名冠宗族而得稱,二者使後世何所從也?况知本傳既備載矣,《華傳》復書之,可乎?

薛存誠孔戣傳各述李位事而有不同编辑

  《薛存誠傳》云:「存誠為御史中丞,江西監軍髙重昌妄劾信州刺史李位謀反,追付仗内詰狀。存誠一日三表,請付位御史臺,及案,果無實。」今按《孔戣傳》云:「遷尚書左丞。信州刺史李位好黄老道,數祠禱。部將韋岳告位集方士圖不軌。監軍髙仲謙上急變,捕位劾禁中。戣奏刺史有罪,不容繫仗内,請付有司。詔還御史臺,戣與三司雜治,無反狀。岳坐誣罔誅,貶位建州司馬,中人愈怒······」此李位一事,在《薛存誠傳》,則云高重昌劾之,而存誠三表請付臺,按之無實。在《孔戣傳》,則云高仲謙上變,劾位禁中,而戣請付有司治之,無反狀。二者未知孰是。

公主傳及張茂昭傳各記尚主而有不同编辑

  順宗女襄陽公主,始封晉康縣主,下嫁張孝忠子克禮。今按《張茂昭傳》,克禮乃茂昭之子而孝忠之孫,且又云尚晉康郡主,非縣主也。

韋温傳尉遲璋事與陳夷行曹確傳不同编辑

  《韋温傳》云:「樂工尉遲璋授光州長史,温封上詔書。」今按《陳夷行傳》云:「仙韶樂工部尉遲璋授王府率,右拾遺竇洵直當衙論奏,鄭覃嗣復嫌以細故,謂洵直近名。夷行曰:『諫官當衙,正須論宰相得失,彼賤工安足言者?然亦不可置不用。』帝即徙璋光州長史,以百縑賜洵直。」又按《曹確傳》云:「文宗欲以樂工尉遲璋為王府率拾遺,洵直固爭,卒授光州長史。」由是言之,則尉遲璋初授王府率,因洵直爭之,遂下除光州長史矣。韋温何為猶封還詔書?無乃史悞記乎?或者雖下除光州,而尚未厭公議,故温封還其詔,而朝廷遂已乎?事雖不可得而知,然要之《韋温傳》所書,訖不見朝廷聽否,此若非史筆之悞,則其事之終始是非,必有所未盡,而後世不得不疑也。

王璠傳所載石刻與五行志不同编辑

  《五行志》云:「浙西觀察使王璠治潤州城隍中得方石,有刻文曰:『山有石,石有玉,玉有瑕,瑕即休。』」今按《璠本傳》止云「山有石,石有玉,玉有瑕。」而已,無「瑕即休」三字。又曰:「術家云璠祖名崟,生礎,礎生璠,盡遐休。蓋其應云。」然則史之為書,所以傳信也。璠之石讖,正宜傳信者也。雖復鄙俚隠晦,既載之以示後,則宜存其本文,豈可或增或損,以疑後世哉?就使有增損,而止一見乎書,使觀者無它疑,猶為未可。况《志》、《傳》皆載,而其文多寡復不同,使後世何所信乎?

杜悰及南蠻傳述秦匡謀事不同编辑

  《杜悰傳》云:「悰為荆南節度使,黔南觀察使秦匡謀討蠻,兵敗奔於悰。」今按《南蠻傳》云:「坦綽冦成都,至新津而還,回冦黔中經略使秦匡謀懼,奔荆南。」在《杜悰傳》則云「討蠻賊而奔」,在《南蠻傳》則云「蠻冦黔中,懼而奔。」則是未嘗討蠻。二者既不相符,且又觀察、經略之名亦異。此二說必有非其實者。

崔湜及周利貞傳述内外兄不同编辑

  《崔湜傳》云:「進其外兄周利貞。」今按利貞,湜内兄也。未知孰是。

劉晏傳及藝文志各載包融包佶事及所任官有不同编辑

  《劉晏傳》末云:「包佶,字幼正,潤州延陵人。父融,集賢院學士,與賀知章、張若虛有名,當時號吳中四士。佶擢進士第,累官諫議大夫,坐善元載,貶嶺南,晏奏起為汴東兩稅使。晏罷,以佶充諸道鹽鐵輕貨錢物使。遷刑部侍郎,改秘書監,封丹陽郡公。」今按《藝文志》云:「《包融詩》一卷【 注云:潤州延陵人】,歴大理司直。二子,何、佶齊名,世稱二包。何,字幼嗣,大歴起居舎人。融與儲光羲皆延陵人。曲阿有餘杭尉丁仙芝、緱氏主簿蔡隠丘、監察御史蔡希周,渭南尉蔡希寂、處士張彥雄、張潮,校書郎張暈、吏部常選周瑀,長洲尉談戭。句容有忠王府倉曹參軍殷遥、硤石主簿樊光、横陽主簿沈如筠;江寧有右拾遺孫處玄、處士徐延夀,丹徒有江都主簿馬挺、武進尉申堂構十八人,皆有詩名。殷璠彚次其詩為《丹陽集》者。」然則融、佶既見於《劉晏傳》末矣,今《藝文志》又言之,非重複歟?且又其間述。

王晏平為韋温封上詔書编辑

  《韋溫傳》云:「為給事中。王晏平罷靈武節度使,以馬及鎧仗自隨,貶康州司户參軍,厚賂貴近,浹日改撫州司馬。溫封上詔書。」今按《王晏平傳》云:「以功檢校常侍、靈鹽節度使。父喪,擅取馬四百、兵械七千,自衞歸洛陽。御史劾之,有詔流康州,不即行,隂求援於河北三鎮,三鎮表其困,改撫州司馬。給事中韋溫、薛廷老、盧弘宣等還,詔不敢下,改永州司户參軍,溫固執,文宗諭而止。」以二傳校之,一則云「貶康州司户,厚賂貴近」;一則云「流康州,求援河北三鎮。」二者已自不同。且《溫傳》云:「改撫州司馬,溫封上詔書,而不言朝廷從否。」《晏平傳》則云:「溫等還,詔改永州司户,温固執,文宗諭而止。」此皆異同之甚者,未知其孰是。兼薛廷老、盧杞宣傳,皆遺此一事,不載。

蘇味道張錫傳悞编辑

  《蘇味道傳》云:「延載中,以鳳閣舎人檢校侍郎同鳳閣鸞臺平章事。證聖元年,與張錫俱坐法繫司刑獄。錫雖下吏,氣象自如,味道獨席地飯蔬,為危惴可憐者。武后聞,放錫嶺南,纔降味道集州刺史。召為天官侍郎。聖歴初。復以鳳閣侍郎、同鳳閣鸞臺三品,更葬其親······侵毁鄉人墓田。蕭至忠劾之。貶坊州刺史。」今按《張錫傳》云:「錫,久視初,為鳳閣侍郎,同鳳閣鸞臺平章事······坐洩禁中語,又賕謝鉅萬,時蘇味道亦坐事,同被訊,繫鳳閣,俄徙司刑三品院。錫按轡專道,神氣不懾,日膳豐鮮,無貶損。味道徒步赴逮,席地菜食。武后聞之,釋味道,將斬錫,既而流循州。」

  又《武后紀》云:延載元年【甲午】三月:「甲申,鳳閣舎人蘇味道為鳳閣侍郎、同鳳閣鸞臺平章事。」;天冊萬嵗元年【乙未】正月:「戊子,味道貶集州刺史。」;聖歴元年【戊戌】九月:「辛巳,試天官侍郎蘇味道為鳳閣侍郎、同鳳閣鸞臺平章事。」久視元年【庚子】閏七月:「己丑,天官侍郎張錫為鳳閣鸞臺平章事。」;長安元年【辛丑】:「三月,流張錫於循州。」;「七月,蘇味道按察幽平等州兵馬。」;長安二年【壬寅】十月:「甲寅,蘇味道同鳳閣鸞臺三品。」;長安四年【甲辰】三月:「己亥,貶蘇味道為坊州刺史。」以宰相表考之皆同。然則蘇味道凡再為相,其初相以延載元年甲午嵗,其貶集州以天冊萬嵗元年乙未嵗【是年先改為《證聖》,次改《天冊萬嵗》】。方是時,張錫未為相也。至聖歴元年戊戌嵗,味道再入相,是時張錫亦尚未入。至久視元年庚子嵗閏七月,張錫始為相,與味道共事。至長安元年辛丑嵗,流錫於循州,此其大槩也。今《味道傳》乃云,證聖元年,與張錫俱坐法繫司刑獄,武后放錫嶺南,纔降味道集州刺史,此大悞也!

  蓋後之史臣吳兢、劉知幾之後,追書其事,不知味道貶集州之因。但聞錫嘗與味道同下獄,而錫以高抗不屈流竄,味道以懾懼自責獲免,遂附會其事,以為坐此貶集州耳。殊不知當證聖之時,則張錫未為相也,味道貶集州,自有所坐也。與張錫同下獄,自是再入相之後,久視、長安之間,錫雖流竄,味道獲免,未嘗被責也。今試條陳之,且又為旁通圖譜,列其嵗次年號,及二人歴官次序,庶覽者昭然易見。所謂證聖之時,張錫未為相者。按《武后紀》及《宰相表》、《張錫傳》並云,錫以久視元年始為相,此得其實也。而是年嵗在庚子,其證聖元年歲在乙未,距庚子中間六年,其事殊不相屬,此其一也。

  所謂味道貶集州,自有所坐者。按《武后紀》及《宰相表》,延載元年九月壬寅,貶李昭德為南賓尉【昭德時自檢校内史貶也。】次年天冊萬嵗元年正月戊子,貶豆盧欽望為趙州刺史,韋巨源鄜州刺史,杜景佺溱州刺史,蘇味道集州刺史,陸元方綏州刺史。此五人皆宰相也,而同時貶斥。今考其傳,則四人所坐皆同。《豆盧欽望傳》云:「李昭德被罪,有司劾奏,欽望阿順昭德不執正,附臣罔君,貶趙州刺史。」《韋巨源傳》云:「坐李昭德累,貶麟州刺史。」【麟即鄜字之悞也,有說見别篇。】《杜景佺傳》云:「會李昭德下獄,景佺苦申救,后以為面欺,左遷溱州刺史。」《陸元方傳》云:「坐附會李昭德,貶綏州刺史。」此五人既同時為相,同時貶斥,而四人所坐,皆以昭德,則味道所坐,不言可知。由是言之,則味道集州之貶,本坐李昭德之故,而張錫奚預焉?此其二也。

  所謂與張錫同下獄,乃再入相之後,久視、長安之間,又獨得釋免,未嘗被責者。按《武后紀》及《宰相表》,久視元年,錫始為相,時味道亦同為相。至長安元年三月,錫流循州,而味道一無貶責。且錫本傳亦云:「武后聞之,釋味道。」而又是年七月,味道方奉使幽、平,亦足以驗其未嘗被責。此其三也。

  然則味道此傳,止以證聖元年與張錫下獄一事失其實,則其餘考於紀傳,遂皆參錯,不能符合,宜後人之疑惑。今若差次其事,當云:「證聖元年,有司劾味道與豆盧欽望等附會李昭德,坐貶集州刺史,召為試天官侍郎。聖厯初,復以鳳閣侍郎、同鳳閣鸞臺平章事。長安初,與張錫俱坐法,繫司刑獄。錫雖下吏,氣象自如,味道獨席地飯蔬,為危惴可憐者。武后聞之,將斬錫,既而流循州,釋味道。是嵗,奉使幽平等州,按察兵馬。」(圖表畧)

吳湊韓臯傳不同编辑

  《吳湊傳》云:「貞元十四年夏,大旱,穀貴,人流亡。帝以過京兆尹韓臯罷之,即召湊代臯。」今按《韓臯傳》云:「拜京兆尹,奏署鄭鋒為倉曹參軍。鋒苛斂,吏乃說臯,悉索府中雜錢,折糴粟麥三十萬石,獻於帝。臯悅之,奏為興平令。貞元十四年,大旱,民請蠲租賦,臯府帑已空,内憂恐,奏不敢實。會中人出入,百姓遮道訴之。事聞,貶撫州員外司馬。」由此言之,則臯之為京兆,無政之甚者。而《吳湊傳》所云,乃似臯本無過,而德宗以之為過,其意殊與《臯傳》不同。書法如是,可乎?

蘇幹之死紀傳不同编辑

  《本紀》長夀元年:「五月,殺冬官尚書蘇幹。」今按《幹傳》云:「遷冬官尚書,來俊臣素忌之,誣幹與瑯琊王冲通書,繫獄,發憤卒。」與紀不同,未知孰是。

武延秀安樂主被誅處不同编辑

  《武延秀傳》云:「韋后敗,尚與主居禁中,同斬肅章門。」今按《安樂公主傳》云:「臨淄王誅韋庶人,主方覽鏡作眉,聞亂,走至右延明門,兵及斬其首。」二說不同,未知孰是。

張說評許景先文兩傳不同编辑

  《許景先傳》云:「張說曰:『許舎人之文,雖乏峻峰激流,然詞旨豐美,得中和之氣。』」今按王勃、駱賓王傳,後張說論文處云:「許景先如豐肌膩理,雖穠華可愛,而乏風骨。」與本傳所載不同,未知孰是。

吳湊劉晏議王縉等罪编辑

  《吳湊傳》云:「元載賜死,於是王縉、楊炎、王昻、韓會、包佶等皆當坐。湊建言:『法有首從,從不應死。一用極刑,虧德傷仁。』縉等由是得減死。」今按《劉晏傳》云:「元載得罪,詔晏鞫之。晏畏載黨盛,不敢獨訊,更勅李涵等五人與晏雜治。王縉得免死,晏請之也。」又《王縉傳》云:「縉敗,劉晏等鞫其罪,同載論死。晏曰:『重刑再覆,有國常典,况大臣乎!法有首從,不容俱死。』於是以聞。上憫其耄,不加刑,乃貶括州刺史。」由是言之,王縉以下以從坐免死,乃劉晏之請也。今《吳湊傳》止以為湊言,則悞矣。蓋當時晏、湊皆各有言,但史之所敘不完爾。

劉悟賈直言傳不同编辑

  《劉悟傳》云:「與監軍劉承偕不叶,衆辱悟,縱其下亂法,悟不堪其忍。承偕與都將張問謀縳悟送京師,以問代節度事。悟知之,以兵圍監軍,殺小使,其屬賈直言質責悟曰:『李司空死有知,使公所為至此,軍中將復有如公者矣。』悟遽謝曰:『吾不欲聞李司空字,少選當定,即撝兵退,匿承偕,囚之,』帝重違其心,貶承偕。然悟自是頗專肆,上書言多不恭,天下負罪亡命者多歸之,彊列其寃。」

  今按《賈直言傳》云:「監軍劉承偕與悟不平,隂與慈州刺史張汶謀縳悟送闕下,以汶代節度。事洩,悟以兵圍承偕,殺小使。直言遽入責曰:『司空縱兵脅天子使者,是欲效李司空邪?它日後復為軍中所指笑。』悟聞感悔,匿承偕於第以免。悟每有過,必爭,故悟能以臣節光明於朝。」且在《劉悟傳》則言其自是專肆,上書不恭,彊列負罪者寃。在《直言傳》,則云悟能以臣節光明,在《悟傳》以為都將張問。《直言傳》則云慈州刺史張汶,而又質責應荅之詞皆不同,覽者莫知所從。此蓋未嘗以兩傳互相考究,但各就本傳直加筆削,故舛謬至是。

文宗紀與楊志誠傳不同编辑

  《文宗本紀》太和七年三月:「辛夘,幽州盧龍軍節度使楊志誠,執春衣使邊奉鸞、送奚契丹使尹士恭。」今按《楊志誠傳》云:「志誠果怨望,軍有嫚言,囚中人魏寳義及它使焦奉鸞、尹士恭。」與紀異同,未知孰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