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書糾謬/卷20

卷十九 新唐書糾謬
卷二十
吳縝 北宋

二十曰字書非是编辑

昔班固為《漢書》,其間存用古字,使後世兼見古人文字之學,且又不妨本書,而餘光施及後人,斯可謂一舉而兩得,在小學家不為無助。故其叙傳,自云正文字維學林。此實史家之一美,而後世修書者之所宜法也。今《新書》則不然,不惟失一舉兩得,使人不忘古之意,而又時載不經訛誤之字,使後世何述焉?

今略編其字如左:

誤用字编辑

  姚宋傳贊   《姚宋傳贊》云:「崇勸天子不求邊功,璟不肯賞邊臣,而天寶之亂,卒悼其害,可謂先見矣。」今案「卒悼其害」,不知謂何,意者「悼」乃「蹈」之誤歟?

  嚴挺之傳   《嚴挺之傳》云:「君子以為徧。」今案此「徧」乃「徧」字,當為「偏」,亦有偏音,然行之已久,不可亂也。

  藩鎮傳序   《藩鎮傳序》云:「其人自視由羌狄然。」今案「由」蓋「猶」字,史臣之誤也。

  崔郾傳   《崔郾傳》云:「五子:瑶、瑰、瑾、珮、璆。瑤任禮部侍郎、鄂岳觀察使;瑾禮部侍郎、湖南觀察使。瓌、珮俱達官。」今案初用「瑰」字,末用「瓌」字,可乎?

  張廷珪傳   《張廷珪傳》,「彫弊」字。今案當作「凋」字,而《新書》内二字通用之,如是頗多,難以具載。今因此發之,它不復云。見前史中,亦頗通用。然考其訓釋,自各不同,似難以通用,故不敢不辨也。

  杜佑傳   《杜佑傳》云:「信安郡王漪表為靈州别駕。」今案信安郡王名禕,漪、禕雖同音,而義訓不同,不可通用也。

  蕭俛傳   《蕭俛傳》云:「穆宗初,兩河底定。」今案「底」字疑當為「厎」。

  蕭遘桓彦範等傳   《蕭遘傳》云:「迫畏不暝。」《桓彦範傳》云:「高枕而暝。」《李涵傳》云:「席地以暝。」今案古字瞑、眠通,其字當從「目」

  康承訓傳   《康承訓傳》云:「留婦弱持陬。」今案《説文》云:陬,阪隅也。今此云「婦弱持陬」,義不可曉,疑當為「掫」字。《説文》云:掫夜戒守,有所擊也。

  蕭至忠贊   《蕭至忠贊》云:「帝且悞往失而精來鑒已。」今案「悞」字合是「悟」字。

  隱太子巢刺王突厥等傳   《隱太子傳》云:「高祖授禪。」《巢刺王元吉傳》云:「帝授禪。」《突厥傳》云:「皆授靖節度以討之。」今案:「授」皆當作「受」。

  袁朗傳   《袁朗傳》云:「至見危受命,則無人焉。」今案「受」當作「授」。

  張建封傳   《張建封傳》云:「與徐軍埆」今案「埆」當作「确」,其字從石。

  屈突通唐儉崔寧傳   《屈突通傳》云:「帝遣其家僮往召通趨斬之」《唐儉傳》云:「命趨還舟」《崔寧傳》云:「趨與禁兵雜往」今案三傳,「趨」字皆當作「趣」音促字,史臣之悞也。

  崔光逺傳   《崔光逺傳》云:「後召見悞非是」今案「悞」字當作「悟」。

  辛替否高郢等傳   《辛替否傳》云:「寺塔不足穰飢饉。」《高郢傳》云:「不勞人以攘禍。」又云「若以攘禍。」今案穰、攘皆當作「禳」。

  薛嵩傳   《薛嵩傳》云:「好蹴踘」今案「踘」當作「鞠毱」

  孫逖傳   《孫逖傳》云:「父喪缺復拜舎人」今案「缺」合作「闋」。

  韋待價等傳   《韋待價傳》云:「朝野共蚩薄之」《李商隱傳》云:「黨人蚩謫」《李齊運》傳:「士人蚩之」今案《説文》云:蚩,蟲也。又《毛詩》注云:敦,厚貌。無蚩薄之訓。疑當作「嗤」。

  狄仁傑傳   《狄仁傑傳》云:「如得上方斬馬劍。」今案前漢朱雲《周勃傳》、《百官表》,「上方」字皆作「尚方」,然則為上字者悞矣。

  姦臣傳贊上官儀贊   《姦臣傳》贊:「三宰嘯凶,牝奪辰。」《上官儀》贊:「牝咮鳴辰。」今案此蓋取《書牧誓》之語,其字皆當作「晨」。

  李嶠傳   《李嶠傳》云:「今百姓𠬪窶。」今案《集韻》𠬪字注云:被表切。《説文》:物落上下相付也。通作𦭼𦭼。又同部殍注云:餓死曰殍。或作𦹡𦭼莩。然則𠬪窶之字當作殍𦹡𦭼莩則可,若作𠬪則本訓不同,於義未允也。

  何皇后傳   《昭宗何皇后傳》云:「帝奔播既屢,威柄盡喪,左右皆捍逆庸奴。」今案「捍」字疑當作「悍」。

  竇建德傳   《竇建德傳》云:「使人如灌津,祠充墓。」今案《史記》及《前漢書·竇后傳》、《地理志》皆作「觀」顔師古曰:「觀津,清河之縣也。」《舊書》亦作「觀」。蓋唐初嘗於其地置觀州在《地理志》景州境内。然則未嘗有作「灌」字者,獨《新書》如是,蓋悞也。

  王義方傳   《王義方傳》云:「光武失之逢萌。」今案人姓,「逢」字當作「夅」,今從「夅」,非也。又案後漢紀傳,皆作「龎萌」,蓋逄、龎得姓本殊,為字亦異,不可混同。今改「龎」為「逢」,非也。

  員半千傳安禄山史思明贊   《員半千傳》云:「得天下英才五千,與榷所長。」安祿山、史思明贊云:「張杜榷論。」至今多稱誦之。今案「半千」之意,欲與天下英才校其所長,則「榷」字疑當作「角」,或作「确」。張杜榷論字當作「確」。

  鄭善果傳   《鄭善果傳》云:「從幸江都,從宇文化及至遼城。」今案《本紀》武德二年閏二月:「辛丑,竇建德殺宇文化及于聊城。」又《淮安王神通傳》云:「進擊宇文化及于魏,化及敗走聊城。神通追北,賊願降,神通不受。竇建德拔聊城,勢遂張。」《竇建德傳》云:「建德引兵討化及,連戰破之,化及保聊城,乃四面乘城,拔之。」然則化及之敗在聊城,而《善果傳》以為「遼」,則非也。

  吐火羅傳   《吐火羅傳》云:「有稻夌粟豆」今案「夌」字當作「麥」

不經字编辑

  張建封傳    《張建封傳》:「地迫于宼,常困𦄉不支。」今案字書無「𦄉」字,疑當作「蹙」。《集韻》:蹙,迫也。

  蘇源明傳   《蘇源明傳》云:「市井餒𩛞。」今案字書無「𩛞」字,此蓋「殍」被表切,餓死曰殍,又作𦹡、𦭼、莩,字誤為此爾。

  安金藏傳   《安金藏傳》云:「桑𡎉紩之。」今案「𡎉」字,字書所未見,疑當作「𥀁」。

  田緒傳并目錄   《田緒傳》賈躭目錄賈躭,今案「躭」當從「耳」,今皆從「身」,非也。

  吳元濟并李日知傳   《吳元濟傳》云:「以馬㹅為留後。」《李日知傳》「諸子㹅方角。」今案馬㹅字會元以義考之,字當作「摠」,且諸紀傳皆作㧾字,其字俱從手,獨此從牛,蓋流俗不典之字,字書所無也。日知傳亦同。

  孫思邈傳   「導以藥石,救以𨥧劑。」今案:字書無「𨥧」字,當作「砭」。《説文》云:以石刺病也。

  盧弘宣傳   《盧弘宣傳》云:「下檄䝱諭。」今案字書,無「䝱」字,當作「脅」。

  李栖筠傳   李栖筠全傳,「栖」字皆從手。今案其字從手,不見于經典。案《集韻》則當從「木」。

  鄭餘慶傳   《鄭餘慶傳》云「損增儀矩。」又云「准漢舊事。」今案「矩」當作「榘」,「准」當作「準」。

  李翰徐申等傳   《李翰傳》云「析骸以爨。」《徐申傳》云「繇爨蠻」今案《説文》當作「爨」,此二傳字皆非也。

  李光弼楊炎等傳   《李光弼傳》云「設么幄城隅」《楊炎傳》云「貌么陋」今案「么」字,皆當作「幺」。

  岑文本等傳   岑文本隋楊炎傳「愍」字,今案愍當作愍。

  韋處厚傳   《韋處厚傳》云「皇子方襁褓。」今案《説文》,「褓」當作「緥」。

  吉温傳   《吉温傳》云「見温繦葆時」今案其字當為「襁緥」,今作「繦葆」,非也。

  五行志   《五行志》「貞觀十三年三月壬寅雲陽石燃」今案「燃」當作「然」。

  裴冕傳   《裴冕傳》云「爯調渭南尉」今案「爯」,當作「再」。

  吕諲傳   《吕諲傳》云「志行整飭」今案「飭」當作「飭」。

訛錯字编辑

  南蠻傳   《南蠻傳》云:「入自卭峽,闗圍雅州。」今案雅州止有卭崍,闗「峽」乃「崍」字之悞也。

  史憲誠傳   《史憲誠傳》云「丌志紹。」今案其傳作「志沼」,及《文宗紀》亦「沼」,然則作「紹」者誤也。

  王勃傳   《王勃傳》云:「客劍南,嘗登葛憒山,曠望慨然。」今案《地理志》,彭州九龍縣有葛璝山,作「憒」者誤也。

  韓滉傳   《韓滉傳》云「為元佐辦裝。」今案方述劉玄佐事,復云「元佐」,蓋「玄」誤為「元」也。

  太宗紀   《太宗紀》:「貞觀二十二年九月,眉卬雅。」今案當作「卭」字,「卬」字誤也。「武德二年,劉武周據并州,宋金剛陷滄州。」今案劉武周、獨孤懷恩、尉遲敬德傳,乃澮州作滄者悞?澮州,案《地理志》,本絳州冀城縣,武德元年置,四年廢。時劉武周方作亂河東,絳、澮正其境也。若滄州,則太逺矣。

  僕固懷恩傳   《僕固懷恩傳》云:「諸節度皆以兵會,次黄水。」今案《代宗紀》及《史朝義傳》乃横水,作「黄」者悞也。

  李懷仙傳   《李懷仙傳》云:「故懷先與田承嗣、薛嵩。」今案「先」字悞當作「仙」。

  代宗紀   《代宗紀》廣德元年永泰元年書「戰于盩厔。」又云「盩厔穭麥生,渾奴刺宼盩厔」今案其字,皆悞當作「盩厔」。

  矦君集傳   《矦君集傳》云「為磧石道行軍摠管。」今案《太宗紀》「貞觀八年十二月,君集為積石道行軍摠管。」《宰相表》亦同。然則「磧」字悞當為「積」也。

  陳京傳   《陳京傳》云:「天子尚尤豫,未剛定。」今案「尤」字必悞,合是「冘」字,如《馬璘傳》「諸將冘疑」,《張文瓘傳》「冘豫少决」,《李抱真傳》「内冘豫」,皆與此同意也。

  昭宗紀贊   昭宗贊云:「昭宗為人明隽」今案「隽」字悞,當作「雋」。

  王播傳   王播字明剔,今案當作「敭」。

  韋挺傳   《韋挺傳》云:「蓋牟城」今案「牟」當從「牛」,今從干,誤也。

  魏徵陸贄等傳   《魏徵傳》云:「龍逄,比干也。」今案「逄」當作「逢」。《魏徵傳》云「蕭然耗矣。」《陸贄傳》全卷皆作「耗」,今案「耗」當作「耗」。

  姜撫傳   《方技·姜撫傳》云:「旱藕,杜蒙也。」今案本草藥中無杜蒙,疑是牡蒙。牡蒙,紫參也。見《嘉祐本草》第七卷沙參注中。

  劉氏宰相世系表   《宰相世系表》劉氏注云:「尉氏房有仁軌琢。」今案尉氏、劉氏在唐無名琢者為宰相,止有瑑相宣宗,「琢」字乃「瑑」之悞也。

  元稹傳   《元稹傳》:「豈睱陳治安議教化。」今案「睱」字合從「日」,今從目,誤也。

  王緯傳   《王緯傳》云:「浙西觀察使。」今案「淅」乃「浙」字也。

  李紳傳   《李紳傳》末云:「屢為怨仇所根却。」今案此「根」字當作「拫」,其字從手,今從木誤也。

  百官志   《百官志》大理獄丞所掌職事内云:「家人入待。」今案此乃「侍」字之誤也。

  李德裕傳   《李德裕傳》:「舊制歲抄運内粟」今案此「抄」字,合從「禾」。

  李磎傳   《李磎傳》云:「反摘磎奏」今案當作「返擿」。

  李錡傳   《李錡傳》云:「天下㰌酒漕運」今案「㰌」當作「搉」

  劉崇望等傳   《劉崇望傳》:「即河中鎸諭。」《韋宙傳》「𨭽諭之。」今案皆當作「鐫」。

  王凝傳   《王凝傳》云:「州有冶賦,羨銀,常摧直,以優吏奉。」今案「摧」字恐是「搉」之誤。

  矦希逸傳   《矦希逸傳》云:「人䒷之」今案「䒷」乃「苦」字之誤。

  栁宗元傳   《栁宗元傳》貞符内云:「後之祅淫囂昏好怪之徒。」今案此「囂」字疑是「嚚」字。又云「琢斯屠剔,膏流節離之禍不作。」今案此「琢」字疑是「椓」字。

  盧懷慎及吐蕃等傳   《盧懷慎傳》:「疆場有警。」《吐蕃傳》:「疆場不定。」又「疆場不明。」今案此皆合作「場」。

  李晟賛   《李晟傳贊》云:「捉孤軍,抗群賊,身佩安危,而氣不少衰。」今案《郭子儀傳》贊曰:「子儀自朔方提孤軍,轉戰逐北,誼不還顧。」又《五王贊》曰:「五王提衛兵,誅嬖臣,中興唐室。」蓋提之為言,緫勒統御之謂。若乃命之為捉,於文殊為不典。今《李晟贊》所謂「捉孤軍」者,即「提」字之誤歟?

  韓愈傳   《韓愈傳》:「所要,光决於心。」今案乃是先决於心。又贊云:「無柢捂聖人者。」今案當作「抵」。又云:「以荀況、揚雄為未淳。」今案當作「醇」。

  劉武周傳   《劉武周傳》云:「破之於美食川。」今案《獨孤懷恩》及《秦瓊傳》,皆為「美良川」,蓋「良」字悞為「食」字也。

  蘇定方傳   《蘇定方傳》云:「縳賀魯以還」又云:「遂面縳降」。今案其字,皆當作「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