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目録 新唐書糾謬 卷一
宋 吳縝 撰 江安傅氏雙鑑樓藏明刊本
卷二

新唐書糾謬卷第一

           宋咸林吳縝纂

 一曰以無爲有

  代宗母吳皇后傳

  李吉甫謀討劉闢

  劉蘭拒𨚫頡利

  馬璘擊潰史朝義兵

  裴巨卿竇孝諶無傳而云有傳

   代宗母吳皇后傳

肅宗章敬吳皇后傳云后㓜入掖廷肅宗在東

宮宰相李林甫隂謀不測太子内憂𩯭髮班秃

後入謁玄宗見不恱因幸其宫顧廷宇不汛掃

樂器塵蠧左右無嬪侍帝愀然謂高力士曰兒

居處乃爾將軍叵使我知乎詔選京兆良家子

五人虞侍太子力士曰京兆料擇人得以藉口

不如取掖廷衣冠子可乎詔可得三人而后在

中因蒙幸忽寢厭不寤太子問之辭曰夢神降

我介而劍決我脅以入殆不能堪燭至其文尚

隱然生代宗爲嫡皇孫生之三日帝臨澡之孫

體攣弱負姆嫌陋更取他宫兒以進帝視之不

樂姆叩頭言非是帝曰非爾所知趣取兒來於

是見嫡孫帝大喜向日視之曰福過其父帝還

盡留内樂宴具顧力士曰可與太子飮一日見

三天子樂哉后性謙柔太子禮之甚渥

 今案本紀代宗以大曆十四年崩時年五十

 三是歲己未推其生年實開元十五年丁卯

 歲而李林甫以開元二十年方爲宰相且案

 林甫本傳其未爲相之前亦無謀不測以傾

 東宫之事此其證一也又案開元十五年

 子瑛尚居東宮至二十五年瑛始廢二十六

 年六月肅宗方爲太子是歲戊寅則代宗巳

 年十二矣此其證二也且肅宗旣爲太子其

 宫室之内汛掃廷宇整飾樂器冝各有典司

 玄宗旣臨幸其宫則主者當掃洒整飾以爲

 備豫豈有乘輿方至而有司恬然不加嚴飾

 除治以俟之者乎就如肅宗誠憂林甫構扇

 不測則懷危懼不過中自隱憂而已何豫於

 掌灑掃典樂器之人而亦不舉其職歟此其

 證三也代宗旣於玄宗爲嫡長孫而又生之

 三日玄宗親臨澡之其事體亦已不輕彼負

 姆者遽敢率爾取它兒易之上欺人主下易

 皇孫靜尋其言有同𭟼劇雖人臣之家亦不

 至是況至尊之前乎此其證四也由是言之

 則吳后傳中所言虚謬可見蓋出於傳聞小

 說增飾之言不足取信於後世也

   李吉甫謀討劉闢

李吉甫傳云遷中書舍人劉闢拒命帝意討之

未决吉甫獨請無置宜絶朝貢以折姦謀高崇

文圍鹿頭未下嚴礪請岀并州兵與崇文趨果

閬以攻渝合吉甫以爲非是請起宣洪蘄鄂强

弩兵擣三峽之虚崇文懼舟師成功人有𨷖志

帝從之由是崇文悉力劉闢平吉甫謀居多

 今案杜黃裳傳云劉闢叛唯黃裳固勸不赦

 又嚴綬傳云劉闢叛綬建言天子始卽位不

 可失威請必誅由是言之劉闢之叛杜黃裳

 嚴綬亦皆請必誅非獨吉甫請無置此其證

 一也又嚴綬傳云綬爲河東節度使劉闢反

 綬請選銳兵遣大將李光顔𦔳討賊平之又

 高崇文傳云崇文討劉闢西自閬中岀郤劍

 門兵解梓潼之圍鹿頭山南距成都一百五

 十里扼二川之要闢城之旁連八屯以拒東

 兵崇文破賊于城下明日戰萬勝堆堆直鹿

 頭左使驍將募死士奪而有之下瞰鹿頭城

 凡八戰皆捷賊心始摇大將阿跌光顔卽李光顔

 後期懼罪請深入自贖乃軍鹿頭西斷賊

 糧道賊大震其將仇良輔舉鹿頭城降遂趣

 成都闢走追禽之又案嚴礪傳劉闢反時礪

 爲山南節度使今吉甫傳乃云崇文圍鹿頭

 未下嚴礪請岀并州兵且鹿頭距成都止一

 百五十里并州之兵與李光顔是時已皆在

 其行久矣今乃始云圍鹿頭未下嚴礪請出

 并州兵無乃太後時歟此其證二也且嚴綬

 傳自劉闢初反綬卽建請自河東選兵遣將

 助討賊今此乃以爲山南節度使嚴礪卽其

 誤可知此其證三也且鹿頭之距成都𦆵一

 百五十里而果閬渝合皆在城都五七百里

 之外今崇文旣已圍鹿頭則其城乃必爭之

 地而賊方危破之秋是不可緩頃刻而退尺

 寸之際也今乃云崇文圍鹿頭未下礪請出

 并州兵與崇文趨果閬以攻渝合如此則是

 鹿頭將抜賊勢已敗而礪乃始建請岀并州

 兵吉甫方欲起宣洪蘄鄂强弩不唯其時日

 巳太遲緩乖牾而其所指又皆捨近而之逺

 SKchar非兵家攻取之要此昭然可見其謬其證

 四也吉甫旣以起并州兵入蜀爲非是而請

 起宣洪蘄鄂强弩兵擣三峽之虚使崇文懼

 舟師有功而悉力然案諸人傳則并州之兵

 自初伐叛卽與崇文偕至卒以成功而宣洪

 蘄鄂之兵不聞有自三峽進者而闢亦就禽

 然則吉甫所謀竟無毫髪之效其證五也案

 杜黃裳傳云劉闢叛唯黃裳固勸不赦專委

 高崇文凡兵進退黃裳自中指授無不切于

 機崇文素憚劉澭黃裳使人謂曰公不奮命

 者當以澭代崇文懼一死力縛賊以獻蜀平

 群臣賀憲宗目黃裳曰時卿之功由此言之

 平劉闢者實黃裳之力今反歸功於吉甫此

 其證六也夫黃裳以宰相而當伐叛之任書

 之其傳固其宜矣而吉甫以一中書舍人乃

 欲多有其功就使其實且猶未可而况於虚

 乎然則此吉甫數事本皆無有而今史之所

 述如是者非它蓋其子德裕秉政日嘗重修

 憲宗實録故吉甫之美惡皆增損而不實若

 此之事乃重脩之時史官求書吉甫之美而

 不可得於是竊取黃裳之事依倣而爲之爾

 故其事大抵相𩔖然不顧其間叅錯牴牾考

 其實則無有今新書又因以爲實而書之無

 所刋正豈朝廷重脩之意哉

   劉蘭拒𨚫頡利

劉蘭傳貞觀十一年爲夏州都督長史時突厥

𢹂貳郁射設阿史那模末率屬帳居河南蘭縱

反間離之頡利果疑模末懼來降頡利急追蘭

逆拒郤其衆

 今案太宗紀貞觀四年三月甲午李靖俘突

 厥頡利可汗以獻又突厥傳貞觀八年頡利

 死于京師矣今劉蘭乃謂貞觀十一年頡利

 尚存于本國且又考突厥本傳亦無模末來

 降而頡利急追劉蘭拒郤之事此可驗其事

 皆虛也

   馬璘擊潰史朝義兵

馬璘傳云從李光弼攻洛陽史朝義衆十萬陣

北邙山旗鎧照日諸將冘疑未敢擊璘率部士

五百薄賊屯出入三反衆披靡乘之賊遂潰光

弼曰吾用兵三十年未見以少撃衆雄捷如馬

將軍者

 今案李光弼及史思明傳邙山之戰思明主

 其軍非朝義也此其悮一也又案帝紀上元

 二年二月戊寅光弼與思明戰敗績而光弼

 傳亦云官軍大潰則此安得有賊遂潰之謂

 哉此其悮二也此蓋馬璘傳一偏之說夸大

 其功若考其實則虚謬自見矣

   裴巨卿竇孝諶無傳而云有傳

裴守眞傳云子子餘耀卿巨卿别有傳昭成竇

皇后傳云曾祖抗父孝諶自有傳

 今案裴耀卿竇抗則已有傳而巨卿孝諶則

 無之








            海虞趙開美校刋

新唐書紏謬卷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