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新序
◀上一卷 卷八 義勇第八 下一卷▶


陳恒弑簡公而盟,盟者皆完其家,不盟者殺之。石他人曰:“昔之事其君者,皆得其君而事之,今謂他人曰:‘舍而君而事我。’他人不能,雖然,不盟則殺父母也,從而盟,是無君臣之禮也。生於亂世,不得正行;劫于暴上,不得道義。故雖盟,不以父母之死,不如退而自殺,以禮其君。”乃自殺。

陳恒弑君,使勇士六人劫子淵棲,子淵棲曰:“子之欲與我,以我為知乎?臣弑君,非知也!以我為仁乎?見利而背君,非仁也!以我為勇乎?劫我以兵,懼而與子,非勇也。使吾無此三者,與何補於子?若吾有此三者,終不從子矣!”乃舍之。

宋閔公臣長萬以勇力聞,萬與魯戰,師敗,為魯所獲,囚之宮中,數月歸之宋。與閔公搏,婦人皆在側,公謂萬曰:“魯君庸與寡人美?”萬曰:“魯君美。天下諸侯,唯魯君耳。宜其為君也。”閔公矜,婦人妒,其言曰:“爾魯之囚虜爾,何知?”萬怒,遂搏閔公頰,齒落於口,絕吭而死。仇牧聞君死,趨而至,遇萬于門,衛劍而叱之,萬臂擊仇牧而殺之,齒著於門闔。仇牧可謂不畏強禦矣,趨君之難,顧不旋踵。

崔杼弑莊公,令士大夫盟者,皆脫劍而入,言不疾指不至血者死,所殺十人。次及晏子,晏子奉桮血仰天歎曰:“惡乎崔子,將為無道,殺其君。”盟者皆視之。崔杼謂晏子曰:“子與我,我與子分國;子不吾與,吾將殺子。直兵將推之,曲兵將勾之,唯子圖之。”晏子曰:“嬰聞回以利而背其君者,非仁也;劫以刃而失其志者,非勇也。”詩雲:“愷悌君子,求福不回。”嬰可謂不回矣。直兵推之,曲兵鉤之,嬰之不回也。崔子舍之,晏子趨出,授綏而乘,其僕將馳,晏子拊其手曰:“虎豹在山林,其命在庖廚,馳不益生,緩不益死,按行成節,然後去之。”詩雲:“彼己之子,捨命不渝。”晏子之謂也。

佛肸以中牟叛,置鼎於庭,致士大夫曰:“與我者受邑,不吾與者烹。”大夫皆從之。至於田卑,田卑,中牟之邑人也。曰:“義死不避斧鉞之罪,義窮不受軒冕之服。無義而生,不仁而富,不如烹。”褰衣將就鼎,佛肸脫屨而生之。趙氏聞其叛也,攻而取之;聞田卑不肯與也,求而賞之。田卑曰:“不可也,一人舉而萬夫俛首,智者不為也。賞一人以慚萬夫,義者不取也。我受賞,使中牟之士,懷恥不義。”辭賞徙處曰:“以行臨人,不道,吾去矣。”遂南之楚。

楚太子建以費無極之譖見逐。建有子曰勝,在外,子西召勝,使治白,號曰白公。勝怨楚逐其父,將弑惠王及子西,欲得易甲,陳士勒兵,以示易甲曰:“與我,無患不富貴;不吾與,則此是也。”易甲笑曰:“嘗言吾義矣,吾子忘之乎?立得天下,不義,吾不敢也;威吾以兵,不義,吾不從也。今子將弑子之君,而使我從子,非吾前義也。子雖告我以利,威我以兵,吾不忍為也。子行子之威,則吾亦得明吾義也。逆子以兵爭也,應子以聲鄙也,吾聞士立義不爭,行死不鄙,拱而待兵,顏色不變也。”

白公勝將弑楚惠王,王出亡,令尹司馬皆死,拔劍而屬之于屈廬曰:“子與我,將舍之;子不與我,將殺子。”屈廬曰:“詩有之,曰:‘莫莫葛藟,肆於條枝,愷悌君子,求福不回。’今子殺子叔父西求福於廬也,可乎?且吾聞知命之士,見利不動,臨危不恐。為人臣者,時生則生,時死則死,是謂人臣之禮。故上知天命,下知臣道,其有可劫乎?子胡不推之?”白公勝乃內其劍。

白公勝既殺令尹司馬,欲立王子閭以為王。王子閭不肯,劫之以刃,王子閭曰:“王孫輔相楚國,匡正王室,而後自庇焉,閭之願也。今子假威以暴王室,殺伐以亂國家,吾雖死,不子從也。”白公勝曰:“楚國之重,天下無有。天以與子,子何不受?”王子閭曰:“吾聞辭天下者,非輕其利也,以明其德也;不為諸侯者,非惡其位也,以潔其行為。今吾見國而忘主,不仁也;劫白刃而失義,不勇也。子雖告我以利,威我以兵,吾不為也。”白公強之,不可,遂殺之。葉公高率眾誅白公,而反惠王于國。

白公之難,楚人有莊善者,辭其母將往死之,其母曰:“棄其親而死其君,可謂義乎?”莊善曰:“吾聞事君者,內其祿而外其身,今所以養母者,君之祿也。身安得無死乎!”遂辭而行,比至公門,三廢車中,其僕曰:“子懼矣。”曰:“懼。”“既懼,何不返?”莊善曰:“懼者,吾私也;死義,吾公也。聞君子不以私害公。”及公門,刎頸而死。君子曰:“好義乎哉!”

齊崔杼弑莊公也,有陳不占者,聞君難,將赴之,比去,餐則失匕,上車失軾。禦者曰:“怯如是,去有益乎?”不占曰:“死君,義也;無勇,私也。不以私害公。”遂往,聞戰鬥之聲,恐駭而死。人曰:“不占可謂仁者之勇也。”

知伯囂之時,有士曰長兒子魚,絕知伯而去之。三年,將東之越,而道聞知伯囂之見殺也,謂禦曰:“還車反,吾將死之。”禦曰:“夫子絕知伯而去之三年矣,今反死之,是絕屬無別也。”長兒子魚曰:“不然,吾聞仁者無餘愛,忠臣無餘祿。吾聞知伯之死而動吾心,餘祿之加於我者,至今尚存,吾將往依之。”反而死。

衛懿公有臣曰弘演,遠使未還。狄人攻衛,其民曰:“君之所與祿位者,鶴也;所富者,宮人也。君使宮人與鶴戰,呈焉能戰?”遂潰而去。狄人追及懿公於滎澤,殺之,盡食其肉,獨舍其肝。弘演至,報使于肝畢,呼天而號,盡哀而止。曰:“臣請為表。”因自刺其腹,內懿公之肝而死。齊桓公聞之曰:“衛之亡也以無道,今有臣若此,不可不存。”於是救衛于楚丘。

芊尹文者,荊之歐鹿彘者也。司馬子期獵於雲夢,載旗之長拽地。芊尹文拔劍齊諸軾而斷之,貳車抽弓于<韋長>,援矢於{甬},引而未發也。司馬子期伏軾而問曰:“吾有罪于夫子乎?”對曰:“臣以君旗拽地故也。國君之旗齊于軫,大夫之旗齊於軾。今子荊國有名大夫而減三等,文之斷也,不亦可乎?”子期悅,載之王所,王曰:“吾聞有斷子之旗者,其人安在?吾將殺之。”子期以文之言告,王悅,使為江南令,而大治。

卞莊子好勇,養母,戰而三北,交遊非之,國君辱之,及母死三年,齊與魯戰,卞莊子請從,見於魯將軍曰:“初與母處,是以三北,今母死,請塞責而神有所歸。”遂赴敵,役一甲首而獻之。曰:“此塞一北。”又入,獲一甲首而獻之。曰:“此塞再北。”又入,獲一甲首而獻之。曰:“此塞三北。”將軍曰:“毋沒爾家,宜止之,請為兄弟。”莊子曰:“三北以養母也,是子道也,今士節小具而塞責矣。吾聞之節士不以辱生。”遂反敵殺十人而死。君子曰:“三北已塞責,滅世斷宗,於孝未終也。”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