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新纪元
◀上一回 第二回 见机而作任相辞官 无可为谋匈王告急 下一回▶


却说这位豪杰,原来是解州安邑县人氏,姓黄名之盛,表字梦轩,是本州实业学堂里化学教习黄运开的儿子。自幼深受家庭教育,于格致理化之学,都有心得。到了十五岁上,已在本州普通中学堂卒业,由普通中学入本省高等学堂,专修理科。

其年因解州地方疫症传染,黄运开夫妇双亡,以故黄之盛学业未成,即便回家守孝,直到了十七岁上,方才依旧入理科学堂肄建业。后来在理科学堂卒业之后,又在天文农务水师陆师万国语言等专门学堂,一就学。 因他生得资质异常聪慧,所以卒业时都得了超等的文凭。到了二十四岁上,已学成满腹经纶,浑身才干。当时就有出使美日秘大臣,奏调他充作随员。这位钦差任满之后,又经出使英国大臣,奏调他充作头等翻译。未几,又奏准将他升作参赞。所以,黄之盛于欧美两洲,游历殆遍,深悉外交事宜。迨返国之后,又历任海军游击、海军副将直升至海军提督,时常统领战舰,在印度洋一带巡查。 这一年上,因为海部大臣出缺,特旨简为海部大臣;其时中国的政党,分作两派,一是温和党,一 是急激党。 黄之盛本来是急激党中人,既任了海部大臣,本待要把海军好好的整顿一番,谁知不满半年,温和党首领内部大臣任其艰,得了权势,举为首相。

黄之盛见党势已孤,料想此后在海部衙门,不能自由摆布,便决意上表辞职。接连辞了三四次,方得了允准的谕旨,飘然回里。自此就把平日积蓄起来的俸银,在蒲州地方,开个日报馆。

有余的钱,便在本州中条山脚下,买了一-所小小的山庄。莳花养鱼,作为栖息之地。然而虽有了这所山庄,自己还是在报馆里的日子多。

这蒲州地方的西面就是黄河,过了黄河,是潼关华州一带。

走陕西省城的大道,东边芮城虞 乡的铁路,也建设多年。南走河洛,北走太原,都是由同蒲铁路直接,所以这蒲州地方上铁轨纵横,竟是北数省交通的要道。往来的官商和那文人学士,很是不少。报馆里所出的报纸,每日总要行销数万张。因为报纸上的论说,虽离不了急激党的宗旨,然持论极其正大,所以这报纸,不但北数省的人喜欢阅看,就是南边长江流域一带,也处处畅销。只为这报纸于政界上极有势力,所以急激党中的人,都把黄之盛当做泰山北斗般看待。就不是急激党中人,也都说黄之盛是当世的祥麟威凤,仰慕得不可名状。

这日内阁的电音,传到解州,齐巧黄之盛正在山庄闲居,得了这个消息,便立刻命笔撰了一篇论说,大旨说是中国宜认匈耶律同种,倘然他受了白种人的欺凌,宜加以实力保护,否则不惟伤了匈耶律全国的感情,就是其余的黄种诸国,也要从此解体了。当时把这论说稿子,交与一个得力的仆人,趁了火车,不消三点钟工夫,送到蒲州报馆里。第二日就在报纸上登了出来。这日的报纸行销出去,不想竟哄动全国,都说黄之盛的说话,果然先得我心。这篇论说,真可代表全国人民的意见。

那些接了地方官的照会打点进京的议员,听了这番舆论,胸中就有了把握。过了几日,大家都到了京中,内阁衙门的司员晓得了,连忙奏知大皇帝。即于翌日开了议院,到了开议院的时候,众议员先期早到。等到大皇帝和宰相一齐莅院,宰相任其艰,把开议的缘由重述了一遍,问众议员,还是附如匈耶律王所请许出力保护的,还是拒绝他的?众议员因为有黄之盛的论说横亘于胸,一时主张保护的,遂居其多数。任其艰的意思颇不谓然,当即向众议员辩驳说:“匈国离中国足足有五万余里,那匈王虽算是黄种,然通国人民,共有十余种之多,如中国要保护他,非惟鞭长莫及,且亦不犯着去保护那些异种的人。况且据匈国现在情形而论,非牺牲数十万人性命糜费数百兆金钱,也保护不来。试思匈国有什么利益与我们中国,中国又何必把他人千万斤担子,代他担在肩上呢?“道犹未了,众议员中有个长沙人名叫扬国威的,上前说道“相爷的说话,固是不差。但此番不能保护匈耶律,只恐匈耶律屈伏于白种诸国之后,那美澳两洲华工后裔所立的两共和国,与南洋群岛的诸黄种国,闻知此事,都齐解体,此后我们中国在亚东,成了个孤立之势,不论是那一个白种国皆得而鱼肉,不知相爷又将若之何?“扬国威言毕,又有一个广州人,名叫华日兴的,说道:“据愚见而论,匈耶律国是不得不保护的,但为了这事,就要我中国强行出头,与白种诸国开衅,却也不必。目下似应用和平的政策,一面电覆匈王,许为保护,一面电知驻于各国的使臣,向各国君主总统之前,解说一番。只说中国所以令同种诸国用黄帝纪年,也不过取其便于记忆,与用耶酥纪年同一用意,并无丝毫仇视白人的心。劝诸国照旧看待匈国,幸勿与之为难。

倘诸国能听我使臣所劝,保全了太平之局,那就不必虑及其余。

若诸国执意不听,定要与匈国开衅,那就曲在诸国,我们中国纵然要费些钱粮兵马,也就说不得了。“任其艰听罢,向一众议员问道:“诸公以为何如?“众议员都一叠连声说道:“华君的计议甚为周妥,我们愿表同情。“任其艰举目一 看,见赞成此议的议员倒有三分之二,心中颇为不悦。不得已只得于散会之后,把此次议案,入言奏知大皇帝。大皇帝不便拂逆群情,当即批准保护匈国。倘白种诸国,为此与我国开衅,也说不得。

当日大皇帝批准这议案之后,就饬知外务部,由外务部大臣,先行电覆匈王,许其所请,随后又发电与驻在各国的使臣,命他各人前去觐见所驻国的君主或总统,把中国这番用黄帝纪年之意,解说一番。请其勿与匈国为难。

任其艰见各处的电报上讫,思是这番议员主张保护匈耶律的政策,都是黄之盛篇论说鼓动出来的,看来黄之盛不久又要大用了。我此时还不见机而作,更待何时?于是到了次日,就上了个乞退的表章,要求大皇帝批准。大皇帝见了,甚是骇然。忙降下温诏,竭力挽留。任其艰又再三辞职,说自己年已衰朽,实不胜枢务之劳,愿早日归田,免议陨越。大皇帝见他去志已决,只得于次日邀他入官赐宴,替他送行。又命满朝的官员为他饯行。不想任其艰正在奉旨与众朝臣连日欢宴之际,忽然匈耶律国又有电音到来,说各国的驻使,因匈政府不允保护白人的性命财产,已下了哀的美敦书,打点下旗回国了。同日外务部又接到驻在各国的使臣覆电,大概说是各君主统俱不从所劝,有的推说这是他自己与匈国的交涉,于中国无关;有的竟说是中国要越五六万里之重洋,来保护匈国,明系自恃强权,把白人不看在眼里,还要掩耳盗铃,假意来解劝些什么。

惟有驻独弗两国的使臣覆电,都说劝无可劝,中国宜极早预备。

大皇帝看见各处所来的电音,慌忙亲自临幸任其艰的私第,请他画策。任其艰叹了一口气道:“咳,这些事都是臣早经料及的。现在臣归心如箭,不暇筹及其他。倘不幸中国与白人开了战端,那总统水陆兵马的大元帅,臣敢保举一人。“大皇帝连忙问道:“先生保举的是谁?”任其艰道:“就是前任海部大臣黄之盛。“大皇帝听说,极意嘉纳。这日回到官中,就传出谕旨特简户部大臣金作砺任为首相。一面又把兵部大臣与海部大臣召入官中,教把战时的预备,暗地里先为布置,免得临时措手不及。

不说中国大皇帝小心处置这事,且说匈耶律国王自从各国驻使下了哀的美敦书之后,匈王恃有中国保护,仍旧不允保护白人性命财产之要求。各驻使见待至二十四点钟之后,匈政府不肯降心相从,没奈何,只得一律下了国旗,遄回本国。匈王-面发电告知中国大皇帝,一面部署兵士,所有与恶国接界的积黎夫河要口暨东方坎尔把扬山上各炮台,俱添了几万军士严密防守。又把全国的军舰十余艘,都调集阿德利亚基克海沿岸-带,以防各国由此地进兵。一都署已毕,只静待中国大皇帝示以方略,便当拿定了铁血主义与各种拼个死活。但是国中黄白两种的百姓,仍旧要不时互相攻击,只得一面出示解劝,一面派兵弹压。那白种百姓有不愿隶属匈国,携了家属逃往他国去的,也不去追究。此时白种诸国,见己国使臣竟不能迫令匈王立约,已经下了旗转来,倒也要公同商议个办法,不能就此罢手。于是仍由独弗两国发电与前番在万国平和会与议各国,大旨说是匈事已经决裂,势不能不动干戈。我同种诸邦,如果践行前次会议的条约,当于两礼拜内-同派出兵队,前抵匈境,向匈王问罪。且须公举一谙练兵事的大员,以为统帅,俾号令归于此-人之手,以免偾事。我同种诸邦幸勿观望,云云。这道电报一经分布开去,果然就有三十余国依言派出军舰,如期出境,相约到了阿德利亚基克海取齐。然后再公举统帅,内中只有罗独亚肱四大国,以及色尔为贝加立等数小国,都是由陆路调兵,直捣匈境。此外如美洲密黑制必等国,因为国内侨寓的华人,得了这个消息,不肯担承军事上的义务,反与白人大起冲突,政府派出官兵去弹压,便与官兵对敌,以至各国自顾不遑,一时调不出兵来。就是澳洲各国属地上的情形,也是如此。

这且按下不题,且说匈王于独弗两国发电征兵之后,也赶忙发出一电到中国,请中国大皇帝速即发兵往援。大皇帝立刻与首相金作砺计议,电召前任海部大臣黄之盛入京,要拜他为总统水陆诸军兵马大元帅,与他商议起兵往救匈耶律这事。这一来,有分教:鬼泣神愁开杀运,雷轰电掣显神通。

欲知黄之盛接了电旨之后,果肯入京与否,且听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新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