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目錄 斷鴻零雁記
←上一章 第九章 下一章→


  入夜,余作書二通,一致吾乳媼,一致羅弼牧師。二書均言余平安抵家,得會余母,並述余母子感謝前此恩德,永永不忘。余母復附寄百金與吾乳媼,且囑其母子千萬珍衛,良會自當有期。迨二書竟,余疲極睡矣。逾日既醒,紅日當窗,即披衣入浴室。浴罷,登樓,見芙蓉峰湧現於金波之上,胸次為之澄澈。此日余母精神頓復,為余陳設各事無少暇。

  余歸家之第三日,天甫遲明,余母攜余及弱妹趁急行車,赴小田原掃墓。是日陰寒,車行而密雪翻飛,途中景物,至為蕭瑟。迨車抵小田原驛,雪封徑途矣。荒村風雪中,固無牽車者,余母遂僱一村婦負余妹。又至驛旁,購鮮花一束。既已,余即扶將母氏步行可三里,至一山腳。余仰睇山頂積雪中,露紅牆一角,余母以指示余曰:「是即龍山寺,爾祖及父之墓即在此。」

  余等遂徐徐踏石蹬而上。既近山門,有聯曰:

    蒲團坐耐江頭冷,香火重生劫後灰。

  余心謂是聯頗工整。方至殿中,一老尼龍鍾出,與余母問訊敘寒暄畢,尼即往燃香,並攜清水一壺,授余母。余與弱妹隨阿母步至浮屠之後,見王父及先君兩墓並立,四圍繞以鐵柵,柵外復立木柱。柱之四面,作悉曇文,書「地,水,火,風,空」五字,蓋密宗以表大日如來之德者也。余與弱妹拾取松枝,將墳上積雪推去。余母以手提壺灌水,由墓頂而下。少選,汛灑嚴淨,香花既陳,余母復摘長青葉一片,端置石案之中,命余等展拜。余拜已,掩面而哭。余母曰:「三郎,雪彌劇,余等遄歸。」

  余遂啟目視墳台,積雪復盈三寸,新陳諸物,均為雪蔽。

  余母以白紙裹金授老尼,即與告別,冒雪下山。余母且行且語余曰:「三郎,若姨昨歲卜居箱根,去此不遠,今且與爾赴謁若姨。須知爾幼時,若姨愛爾如雛鳳,一日不見爾,則心殊弗擇。先時余攜爾西行,若姨力阻;及爾行後,阿姨肝腸寸斷矣。三郎知若姨愛爾之恩,弗可忘也。」

Arrow l.svg上一章 下一章Arrow r.svg
斷鴻零雁記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