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目錄 斷鴻零雁記
←上一章 第二十一章 下一章→


  余一日無事,偶出春淙亭眺望,忽見壁上新題,墨痕猶濕。

  余細視之,即《捐官竹枝詞》數章也,其詞曰:

    二品加銜四品階,皇然綠轎四人抬。

    黃堂半跪稱卑府,白簡通詳署憲台。

    督撫請談當座揖,臬藩接見大門開。

    便宜此日稱觀察,五百光洋買得來。

    大夫原不會醫生,誤被都人喚此名。

    說夢但求升道府,升階何敢望參丞。

    外商吏禮皆無分,兵戶刑工浪掛名。

    一萬白銀能報效,燈籠馬上換京卿。

    一麾分省出京華,藍頂花翎到處誇。

    直與翰林爭俸滿,偶兼坐辦望釐差。

    大人兩字憑他叫,小考諸童聽我枷。

    莫問出身清白否,有錢再把道員加。

    工賑捐輸價便宜,白銀兩百得同知。

    官場逢我稱司馬,照壁憑他畫大獅。

    家世問來皆票局,大夫買去署門楣。

    怪他多少功牌頂,混我胸前白鷺鷀。

    八成遇缺盡先班,銓補居然父母官。

    刮得民膏還夙債,掩將妻耳買新歡。

    若逢苦缺還求調,偏想諸曹要請安。

    別有上台饒不得,一年節壽又分餐。

    補褂朝珠頂似晶,冒充一個狀元郎。

    教官都作加銜用,殷戶何妨苦缺當。

    外放只能掄刺史,出身原是做廚房。

    可憐裁缺悲公等,丟了金錢要發狂。

    小小京官不足珍,素珠金頂亦榮身。

    也隨編檢稱前輩,曾向王公作上賓。

    借與招牌充薙匠,呼來雅號冒儒臣。

    銜條三字翰林院,誑得家人喚大人。

  余讀至此,謂其詞雅謔。首章指道員,其二郎中,其三知府,其四同知,其五知縣,其六光祿寺署丞,其七待詔,惜末章為風雨剝滅,不可辨,只剩:

    天喪斯文人影絕,官多捷徑士心寒。

  一聯而已。此時科舉已廢,蓋指留學生而言也。

  余方欲行,適有少年比丘,負囊而來。余觀其年,可十六七,面帶深憂極恨之色。見余即肅容合十,向余而言曰:

  「敬問阿師,此間能容我掛單否乎?」

  余曰:「可,吾導爾至客堂。」

  比丘曰:「阿彌陀佛。」

  余曰:「子來從何許?觀子形容,勞困已極,吾請助子負囊。」

  比丘顰蹙曰:「謝師厚意。吾果困頓,如阿師言。吾自湖南來者,吾發願參禮十方,形雖枯槁,第吾心中懊惱,固已淨盡無餘,且勿知苦為何味也。」

Arrow l.svg上一章 下一章Arrow r.svg
斷鴻零雁記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