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言/刻方言序

方言序 刻方言序 宋
李孟傳
跋李刻方言

西漢氏古書之全者,如《鹽鐵論》、楊子雲《方》言,其存蓋無幾。《鹽鐵論》,前輩每恨其文章不稱漢氏。唯《方言》之書最奇古。孟傳頃聞之,曾文清公嘗以三詩答呂治先,有云︰「傷心昨夜杯中物,不對王郎對影斟。」紫微呂居仁次韻云︰「書來肯附銅魚使,記我今年病不斟。」自注云︰「出子雲《方言》。」今所在鏤皮,輙誤作「病不禁」。此書世所有,而無與是正,知好之者少也。山谷詩云︰「追隨富貴勞牽尾。」乃用《太元經》語。紹興初,胡少汲、洪玉父、李文若諸人校黃詩刊本,乃誤作「榮牽尾」,自此他本遂承誤。「鬱蒼蒼」三字,文人多愛之,亦或鮮記其出於《太元》。大扺子雲精於小學,且多見先秦古書,故《方言》多識奇字,《太元》多有奇語。然其用之,亦各有宜。子雲諸賦多古字,至《法言》、《劇秦》,所用則無幾。古人文章,蓋莫不然:西漢一書,唯相如、子雲等諸賦;韓退之文唯《曹成王碑》;柳子厚自騷詞、《晉問》等,他皆不用古字。本朝歐文忠、王荊公、蘇長公、曾南豐諸宗工,文章映照今古,亦不多用古字。得非以謂古文奇字聲形之學,雖在所當講,而文律之妙則不專在是;若有意用之,或返累正氣也耶?學者要知所以用之,當其可,則盡善耳。今《方言》自閩本外不多見,每惜其未廣。予來官尋陽,有以大字本見示者,因刊置邵齋,而附以所聞一二,蓋惜前輩之言久或不傳也。慶元庚申仲春甲子會稽李孟傳書。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