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俄僑胞向當局呼籲

要聞·旅俄僑胞向當局呼籲
1929年10月13日
本作品收錄於《申報

八日哈爾演通信。中俄問題發生。我旅俄僑胞。慘遭俄方虐待。累年辛苦積得之財產。均被俄人沒收。尤以海參崴僑民所受損失獨重。綜計數目在四千萬以上。日前由崴埠逃回之僑胞集議。特向東北各當局呼籲。請扣留蘇俄在華財產。以爲僑民損失抵償。茲覓錄呈文如次。「竊查海參崴爲俄屬東方大港。我華人之僑居其地。經營商業積有資產者。頗不二人。蘇聯立國而後。肆意摧殘。我華僑己人人自危。近自東路問題發生。其摧殘之手段。較前竟愈形毒狠。最初尚擇其富有財產者。加以罪名。驅而納諸囹圄。其後則雖從事勞動者。亦囚之。認爲牛馬。哀我人斯盡成獄囚。有詩人滿爲患。即揚言陸續遣發。究竟曾否遣發於他處。抑或就地而予以殘害。亦無人能得其詳。惟因囹圄之中。鐵鎖??。獄卒猙獰不堪虐待。呻吟而死於非命者。則時有所聞。慘無人道。至此己極。華僑之身體自由現已盡被剝奪。而平日積蓄之現金。及貴重物品。皆搜括以去。其置有房產者。多數己被沒收。間有未沒收者。亦因經理無人。無所收入。既受損失不可勝計。財產者人類生命之所託此無數華僑現置生命於不顧。財產復何所惜。所可痛者。若輩僑居海外殫心血以博取金錢。其故鄉父母妻子全賴之以資生活。今者音信斷絕。生死未卜。哭望天涯。涙盡而繼之以血。此真極天地間之慘事矣。於此而又有一種令人難解之痛苦。即有房產者其人或己他往。託人代爲經理。現在其經理者與其所用之司賬廚役人等。盡累累作階下囚。存亡且未可知。則其父母妻子即以爲此委託者陷之於虎口。相率而哭諸門。撫慰亦窮於詞。在委託者現已喪其資產。更復受人怨詈。狼狽情況。更言莫能宣旅崴華僑約數萬人。其原籍分布於各省。因蘇聯之肆虐。而秋雲慘霧。竟籠罩我中國全境。此誠可爲痛哭流涕者也。上述各情。同等己身受之矣。商等去鄉離井。遠客崴埠。多或數十年。少亦十餘年。經無數辛苦。費無數心血。始得有些微積蓄。今未及數月之久。房產己非吾有。積蓄更歸他人。總計損失之數約在千萬金魯布以上。到此地步。衣食無以爲資家室無以爲養。山窮水盡。無家可歸。每每思之。幾不欲生。兩月以來。焦心苦思。而始有一綫之希望。希望維何。即以爲蘇聯人民僑居哈埠。其私有財產爲數亦正不少。如地段如房產。凡屬蘇聯人民所有請即令行主管官廳。在中俄交涉未解決以前。律停止轉讓。至必要時。即可以取之於彼者。償之於我。如遠東銀行出放華商之款項尚有一二百萬元。應請即時通知各貸戶。勿予歸還。由各商自行報告總商會備案。俟交涉解決後再爲清理。並令行法院。聲明扣留理由。推而及之東路收入之款。亦應將蘇聯所應得者。提出一部分。以供作抵償華僑財產之用。此種辦法。在我并非取報復手段抑以國家有保護國民之責任。當然有此斷然之處置。商等家人父子所託命者。即在此舉。敢請鈞座即時毅然實行。則商等有生之日。皆是戴德之年。更有懇者。前述方策。除路局入款不計外。其他兩項應儘先實行。作爲抵償商等財產之用。以免有顧此失彼之虞。茲將損失清冊及被害人名單繕呈備查。伏乞俯允。無任屏營。

PD-icon.svg 这部作品以匿名或別名發表,確實作者身份不明,或者以法人、非法人单位名義但非作者個人名義發表,1996年1月1日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匿名、別名、法人、非法人单位作品發表起7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