族祖處士墓銘

族祖處士墓銘
作者:元好問 金朝
本作品收錄於《元好問集/25

公諱滋新,字仲美。弱冠就科舉,一不中,即以力田為業。年五十有七,終於家,距今天子開興壬辰四十年矣。初病革,沐浴具衣冠,子婿郭生者就諸婦取一物將奉公,公惡其非禮也而切責之,其平生自處為可見乎。為人寡言,言則微雜詼諧。所居韓嚴五社,聚落千餘家,里中人日有聚話者,公時詣焉。山夫谷民性既鄙樸,語又無根蒂,每及一事,則粗氣叫吼,攘臂紛競,移時不罷。公不能忍,必為解之。已而曰:「人言田舍翁不通曉,果然。」其人慚而去。日久,慚者多,公至,則稍又引去,至無一人留語者,歎曰:「鄉人惡我耶?我不復出矣。」乃敕其子之規、之矩:「凡家之服食器用,必取諸左右而足,吾寧假人,不能假於人也。」自是人罕見其面。婦班氏,事公如事長,每問公今日欲何所食,鼓腹良久,曰:「此復欲何食乎?此腹旦欲某食,午欲某食,晡欲某食。」家人如言而辦,如是三十餘年乃終。

世衰道喪,是非好惡無有當其實。其處是非好惡之間者,又不能以理自固,聞譽而喜,聞謗而怒,為一人所軒輊者多矣,況一鄉之人乎!故嘗論公不合於一鄉,將不合於一邑;不合於一邑,將不合於一州;不合於一州,又將不合於天下四方;不合於天下四方,其耿耿自信者當猶一鄉也。群眾不能易其介,一物不能屈其志,生而知所以養,歿而知所以順。古之特立獨行、輕世肆志、隱居放言之君子,如是而止矣。沒而不書,族黨之過,乃追為之銘。嗚呼!此先君子之志,吾敏之兄欲成之而不及者也。銘曰:

志必於同,同則詭隨。且欲異焉,是謂自欺。理有固然,蕩如通逵。先之以司南,無容背馳。人取而己遺,百從而一違。匪直里閭,世所罵譏。吾寧汨濁流之泥,吾寧醊餔餘之醨,吾寧反關樂我所知。來不為所招,去不為所麾。不屈之高,無貴可幾。孰能自信於毀譽失真之後,如是之不疑?


PD-icon.svg 本金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