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既醉備五福論

既醉備五福論
作者:蘇軾 北宋
本作品收錄於:《東坡全集‎

論曰:君子之所以大過人者,非以其智能知之,強能行之也。
以其功興而民勞,與之同勞,功成而民樂,與之同樂,如是而已矣。
富貴安逸者,天下之所同好也,然而君子獨享焉。
享之而安,天下以為當然者,何也?天下知其所以富貴安逸者,凡以庇覆我也。
貧賤勞苦者,天下之所同惡也,而小人獨居焉。
居之而安,天下以為當然者,何也?天下知其所以貧賤勞苦者,凡以生全我也。
夫然,故獨享天下之大利而不憂,使天下為己勞苦而不怍,耳聽天下之備聲,目視天下之備色,而民猶以為未也,相與禱祠而祈祝曰:使吾君長有吾國也。
又相與詠歌而稱頌之,被於金石,溢於竹帛,使其萬世而不忘也。

嗚呼!彼君子者,獨何修而得此於民哉?豈非始之以至誠,中之以不欲速,而終之以不懈歟?視民如視其身,待其至愚者如其至賢者,是謂至誠。
至誠無近效,要在於自信而不惑,是謂不欲速。
不欲速則能久,久則功成,功成則易懈,君子濟之以恭,是謂不懈。
行此三者,所以得之於民也。
三代之盛,不能加毫末於此矣。

《既醉》者,成王之詩也。
其序曰:《既醉》,太平也,醉酒飽德,人有士君子之行焉。
而說者以為是詩也,實具五福。
其詩曰「君子萬年」,壽也;「介爾景福」,富也;「室家之」,康寧也;「高明有融」,攸好德也;「高朗令終」,考終命也。
凡言此者,非美其有是五福也,美其全享是福,兼有是樂,而天下安之,以為當然也。

夫詩者,不可以言語求而得,必將深觀其意焉。
故其譏刺是人也,不言其所為之惡,而言其爵位之尊、車服之美而民疾之,以見其不堪也。
「君子偕老,副笄六珈」、「赫赫師尹,民具爾瞻」是也。
其頌美是人也,不言其所為之善,而言其冠佩之華、容貌之盛而民安之,以見其無愧也。
「緇衣之宜兮,敝,予又改為兮」、「服其命服,朱芾斯皇」是也。
故《既醉》者,非徒享是五福而已,必將有以致之。
不然,民將ツツ焉疾視而不能平,又安能獨樂乎?是以孟子言王道不言其他,而獨言民之聞其作樂見其田獵而欣欣者,此可謂知本矣。
謹論。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